那些辞去工作去丽江开民宿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崔小花 2019-07-08 09:23:39

那些以诗和远方的名义开启的创业,最后都败给了现实。情怀与生计,总在艰难中平衡。

每天清晨,从洱海荡来的风,叮叮当当地吹响了风铃,酥甜酥甜的阳光透过窗棂,斑驳地洒在脸上,醒了的人们互道早安,转角处,还会看见纳西婆婆甜甜地笑。

丽江,有着一套与大都市完全不同的作息。10点起床并不算晚,悠闲地吃过早饭后,可以沏一壶花草茶,安静地坐在花园或者阳台,抬头看看蓝天,数一朵朵的白云,或是低头欣赏园中殷红的三角梅、鹅黄的千叶菊,感受微风拂过脸颊的温柔,仿佛时间就是用来浪费的。

都市生活地快节奏下,996超负荷的工作早已经压得人喘不过气,身心疲惫的人们不免生出了逃离“北上广”的渴望,然而可以逃去何方?

幸好还有丽江。

一匹来自浙江的“野马”

丽江有4000多家民宿,每一个民宿老板都有一个留在丽江的理由。

野马骏本名陈骏(化名),野马骏是朋友给他取的外号,大概是他身上散发着一股不被束缚的野性,一直被这样叫着,大家几乎已经忘了他的本名。

野马骏是浙江人,他深知自己的个性没办法从事那些朝九晚五的工作,在家乡就是同朋友一起打理酒吧,这样随性的日子过得也还算平静,直到2016年有了变化。

开酒吧的人,大多都有些江湖气概,义字当头,野马骏也不例外。2016年,有个朋友做生意借钱需要一个担保人,野马骏便义不容辞地答应了,没想到这个朋友生意失败跑了路,自己反而被债主天天堵在酒吧里,人生似乎一下子走进了死胡同。

疯子(外号)是野马骏的兄弟,人如其名,生性洒脱,好四海为家,总在一个地方呆不了太长时间。彼时,他正打算去丽江开客栈,见自己这个兄弟生活不如意,就鼓动他同自己一道去丽江发展。

2016年12月,野马骏同疯子坐上了开往丽江的绿皮火车,随身行李只有家里凑的2000多块钱和一颗忐忑的心。

疯子在此之前已经盘下了一栋20多间房的院子,工人们正在忙活装修,闲来无事的野马骏就先在古城里晃悠,熟悉环境。感受着丽江透彻的阳光和悠闲的生活,似乎也将自己的不如意抛诸了脑后,完全不知道他即将从事的民宿事业在丽江早已过了最初的红利期。

丽江的民宿很早就在全国闻名,2013年前后更是达到了巅峰状态,特别是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中的民宿,旺季时节一房难求。然而,这种火热也成了各种矛盾的导火索。

首当其冲的就是房东毁约,疯涨房租。2014年,束河古镇还发生了房东强行驱赶租客的“泼粪”和“泼油漆”事件。除了纠纷外,民宿数量几何式的增长与游客的增长并不匹配,市场越来越饱和,抢客越来越严重,民宿内部开始恶性竞争。

野马骏和疯子很快就发现,开家民宿并非如他们最初想象的那么浪漫而惬意。

首先,民宿老板必须具备十八般武艺,从上房修瓦下厨做饭,一直到修剪花草疏通马桶,你得是全能型人才。野马骏打趣地说,第一个月就通了不下十次马桶,风花雪月的浪漫都是别人的。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野马骏和疯子两人都是运营民宿的门外汉,对于如何上房,如何和OTA平台合作获客,这一切都是陌生的,硬生生将一家民宿开成了商务宾馆,失败便成为大概率事件。

不到一年时间,这间民宿就交了学费。疯子还是洒脱得像一阵风,这边才关门,那边就又跑到泰国开民宿去了,只留下野马骏还在丽江独自坚守。

虽然丽江给自己的见面礼并不友好,但在这里谁也不认识自己,谁也不知道自己的过去,可以海阔天空不受束缚,丽江满足野马骏性格的一切属性,他已经决定,这儿就是自己以后要生活的地方。

小院出奇迹

被市场教育过,野马骏交了学费也学到了东西。

2017年10月,对于野马骏来讲是个特殊的月份,不知是对市场的判断还是对朴素生活和遥远梦想地追求,当他看到一方小小的院落时,就被深深地吸引了。这就是他向往的生活,一方不被人打扰的小院,一本书一壶茶,或者一部手机一点音乐,就这样享受丽江的蓝天白云,绿植花香。

野马骏当时手里没有钱,软磨硬泡地同房东谈了好久。兴许是感动于他的诚意,房东最终同意将小院交给他经营,对此,野马骏至今心存感激。

也许是一个人在丽江的漂泊让野马骏对“家”有了一份强烈的向往,对于如何打造小院,他的理念很简单,就是要打造一种“家”的感觉。家,第一,不需要太奢华,但一定要有厨房和洗衣房,这样的家才有烟火气;第二,一定要有一间可以照得进阳光的茶室,一家人可以聚在一起品茶聊天;第三,要有一个独立的院落,不被打扰,一家人才能真正放下戒备,敞开心房,享受在丽江慵懒的生活。

简单地装修以后,野马骏的小院开业了。吸取了第一次失败的经验,这一次他对于小院的销售渠道格外的重视。

丽江的客栈90%以上的客源都是来自于OTA这样的渠道,而这些平台需要客栈有大量的房源去冲订单数,这样才能够在推荐中排位比较靠前,所以近几年很火的基本都是大型或者品牌连锁的民宿,小型民宿和单体酒店很难有出头之日。

整院出租的模式,在整个丽江很少见,算是稀缺资源。野马骏避开了美团、携程这些主营大型酒店的平台,选择在途家、小猪短租上推出自己的小院,因为是新房源,获得了平台7天的推荐,第一个月上房量就达到了20多天,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差异化的经营,让野马骏在丽江这片杀红了眼的民宿江湖里找到了自己的立足之地。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野马骏几乎一有空就在古城的大街小巷里转悠,浏览丽江的各大微信群,寻找适合做民宿的小院。在此后的一年中,5个小院相继开业迎客。

情怀与商业

每一个来到丽江的人心中难免都会生出一个归去来兮的田园梦,而民宿似乎成了这种情怀与生计最佳的平衡点,当逃离樊笼的理想有了经济的载体,民宿之火便得以迅速燎原。但实际上这种和谐只有少数人能够掌握,当民宿的梦想杂糅进利益之后,这种理想化的生意又有多少人能够坚持。

到丽江去的人,都免不了要去遇见酒吧坐坐,这里的老板是被称为丽江康康的知名歌手。

康康原名唐康,09年便辞去教师工作,来到丽江追寻自己的诗和远方,发誓要将以后的日子过得像丽江的阳光一样灿烂,他算是最早的一代“丽漂”了。从街边卖唱起家,如今他所经营的遇见酒吧是丽江最能代表本土风情的三大酒吧之一。

康康和野马骏产生交集,是因为文笔海边那几栋别墅组成的民宿群。

文笔海是距离丽江不远的一个海子,近几年丽江古城里的民宿已近饱和,不少从业者盯上了这片离古城不远的净土。虽然漂在丽江多年,康康却从没涉足过民宿业,但对于打造一个承载自己对艺术的理解与向往的家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他花大手笔租下了这个别墅群,重金进行装修,将自己对于艺术的追求都融入到了对民宿的雕琢之中,极尽全力地打造了一个梦中的家园。

然而,他犯了和野马骏当初同样的错误,前期大手笔的砸钱,后期又没有铺陈好渠道,必然造成资金链的断档,无以为继,很快几千万的大窟窿就逼得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想。

恰在此时,野马骏也看上了这片文笔海边一线海景的别墅群,他找到房东,以全新的合作模式转租过来。由野马骏负责民宿的运营,经营的利润则和房东进行分成。目前,这样的经营模式已经初见成效,每个月上房率在60%左右。其中好几套别墅已经成为网红摄影打卡地,野马骏自己的摄影工作室也在筹备中。

野马骏说,丽江乡土民俗风格的民宿太多了,偶尔大家也需要这种现代风格,差异化的经营是我的生存法则。

现在,康康依然经营着自己的遇见酒吧,努力在艺术、情怀与商业中找寻着平衡。

在野马骏看来,现在民宿业的土壤并不肥沃,自己是在悬崖的夹缝中找到了一点点恰够生存的空间而已,并且自己的这种经营模式很难做出规模。

很多民宿从业者都在感叹:“民宿的风口已经过去,丽江回不去了。”

确实,在民宿发展较早的丽江、莫干山、鼓浪屿,我们发现早期的民宿创业者已经开始悄然离场,舆论上传播民宿末日的文章也铺天盖地,甚至成为某些媒体阅读量的保障。

但,另一边,在全域旅游和民宿综艺节目井喷的加持下,国家层面也首次点名民宿客栈,民宿国家标准和区域标准相继出台,民宿投资热似乎又正在到来。

这种火热,一方面体现了投资者认为红利尚未过去,依然有人跑步进场;另一方面,各个民宿平台迅速崛起,新玩家不断涌现,新模式接连试水。比如,今年春节后, Airbnb全球副总裁携全硅谷团队打造的“悦宿”就高调出现在民宿旅游行业的视野中。

那么,民宿的风口到底过去了吗?这个问题只有交给市场来回答了。

403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丽江  民宿  旅游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3600)

般若
般若2019-07-16 18:06:56
鸡汤文,毫无用处。。
分享
分享2019-07-10 22:49:20
商界能写出一些新的创业内容吗?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9-07-09 02:54:56
等于没说
努力无形式
努力无形式2019-07-08 22:06:13
当梦想杂糅进了利益啊,啧啧
林原
林原2019-07-08 18:01:09
去年就看过这篇,有时候你以为这些可以给你多少启迪,不过都是作者赚钱的文案。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