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当立,A站该死?
杨洁 2018-03-29 13:56:49

B站上市,A站却要凉了。

今年2月,在B站提交招股书之前,A站服务器曾长期关闭,官博也发送了一条“我还想再活五百年”的信息。种种迹象显示,背负了十年“迟早药丸”骂名的A站,再度走到了困境。

在A站看来,B站或许是个“篡位”的大逆不道之臣,但是并不妨碍,B站赴美敲钟。A站只能寂寞地为自己点播一首《凉凉》。

本来不应是“非A即B”的选择题。

B站敲钟,让一直以来都是小众的二次元经济,终于看到了一线黎明之光。从A站的后花园,到今日赴美上市,B站的两位合伙人徐逸和陈睿,在为这一场逆袭励志大戏欢喜的同时,不知是否也会想到A站,心头涌出一丝感慨。

江湖戏谈,A站诞生以来有三大贡献:推出AC娘、孵化斗鱼、催生B站。亲手孕育了对手并且将霸主地位用十年时间拱手相让这种传奇故事,不知道A站元老们日后回想起来,心里是何滋味。

不管怎么说,B站,其实是应该感谢A站的。

3月28日晚,B站以11.5美元的发行价正式登陆纳斯达克

没有A站,这世上本也没有B站。甚至夸张点说,不会有今日的二次元经济曙光。

从2007年创站至今,A站走过了整整十年。十年前的那一批动漫网站,大多都已经消失不见,A站和同根生的B站,却坚挺到了如今。

2008年,A站将“弹幕”引进了中国。彼时,日本的弹幕始祖NicoNico也仅仅才成立半年而已。这奠定了A站成为二次元宅群们“基地”的地位。A站和B站获得的流量红利,足以支撑它们走过10年。

互联网和新的社交媒介为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划开了界限,伴随它们成长起来的新生代们,有了属于自己的沟通方式。无论是帝吧的屌丝文化,还是ACG(创业家注:动漫游戏)与宅群的二次元文化,都和三次元空间的属性格格不入,这是深不见底的代沟,也是“结界”。

弹幕就是其中一种独特的社交渠道。

抱怨弹幕挡住了视频画面的人,永远也跨不过这道门槛,更遑论弹幕里五花八门的颜色,满屏“空耳”、“233333”、“空降成功”、“前方高能”之类超出人类理解力之外的奇葩言语。

但实际上,每一条弹幕后面,都是一位死宅熬夜补番时,对着反光的屏幕露出的满脸痴笑。满屏飞舞的文字,交织成一个二次元的社交帝国。不理解或不接受的人,能看到,进不去。

弹幕已经成为各大视频网站的标配。说起弹幕文化,如今仍然没有其他任何一家视频网站,能够和A站、B站相提并论。

这是一道“次元壁”。

当年的互联网媒介挖空心思要形成的社群,在A站或B站只靠弹幕就宣告完成。独特的文化氛围和共鸣,让二次元用户不自觉地形成了一个自传播组织,黏性极强。

早在2010年,A站的投稿量就突破了10万。A站成立8年后,腾讯才首次在中国提出了“二次元经济”的概念。

根据艾瑞发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我国二次元用户整体规模达3.1亿,A站和B站仍是他们活跃的重要“基地”。 B站去年第四季度月度活跃用户为7180万。

现今,A站和B站已经不限于动漫,还包括了影视、游戏、直播等泛娱乐内容。我们熟悉的金坷垃、滑板鞋、小苹果从A站发酵,成龙的“DUANG~”、雷军的“Are you OK?”和优信二手车的广告则从B站起源。

二次元文化开始向三次元拓展。尽管盈利之路还漫长,A站和B站后来也受到了资本的青睐。获得了年轻人,就是获得未来。年轻人总会长大,会掌握这个世界的话语权,以及自己越来越鼓的钱包。

B站崛起,应该感谢A站的服务器和网线那端的管理员们。

2009年初创的B站,还叫做Mikufans,是技术青年徐逸搭建的个人站,定位是A站的备胎,意思是,如果A站上不去了,用户可以在这里暂时看看视频打发时间。

它诞生时,由于内讧,A站已经宕机了一个多月之久。二次元人群“用爱发电”的免费模式,让全凭兴趣建立A站的发起人Xilin颇感头痛:A站全靠站长和元老们自发经营,管理松散,频发内战;高额的视频带宽成本都由网站自身支撑;个人用户上传的视频盗链问题也日益严重。

2010年初,Mikufans改名bilibili,B站正式开始了独立运营之路。由于A站之前的失误,B站的系统更为稳定,也建立起了较为明确的管理制。在移动时代,B站在手机客户端上也投入了比A站更大的心力。据说,B站的崩溃是季节性的,而A站,要靠运气好才能偶尔赶上系统的不崩溃。因此,大量的用户开始向B站迁移。

徐逸也开始试水营销。2010年3月,A站出现大量贬低A站的弹幕,呼吁用户去B站。这次被称为“弹幕事件”的行动后,用户和UP主纷纷从A站转投B站,双方纠缠近十年的恩怨史的序幕,也正式拉开。

Xilin决定脱身,将A站以40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了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

陈少杰接手A站时,边锋的“三国杀”正赚得盆满钵盈。顺理成章地,陈少杰并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二次元内容上,而是直奔游戏直播业务而来,开辟了新板块“AcFun生放送直播”,也就是后来的斗鱼。

这可以说是A站在商业化上早期的尝试,也是A站弯道超车的最大机会。

但是结局总是事与愿违。作为A站的管理者,陈少杰对直播的“情有独钟”和对于A站原有业务的放任,无异于将二次元江山向B站拱手相让。

随着直播的流量增长,A站无法再支撑它的烧钱模式。2014年,陈少杰将A站转手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创始人杨鑫淼,也带走了斗鱼。如今,斗鱼已经是估值超百亿元的直播独角兽,和A站再无关联。2014年4月,奥飞入股A站。

随后,A站开始了持续的股东和管理层动荡。A站的融资能力并不差,截至2016年,A站进行了三轮融资,但是每次新股东进入,都伴随着高层的大换血,最频繁的2016年,连续出现了三次变动。

曾有用户感叹说,A站视频资源的更新,有高层的变化那么快就好了。

A站以其对二次元人群的影响力,在资本方手中翻来倒去。但是,在吸取了A站的资源后,每一任管理者思考的,都是如何“抽身”退出,而在业务的开拓和增长上,A站却没有得到任何助力。

B站记住了A站每一个磕磕绊绊的教训。

2010年,徐逸开始寻求融资。幸运的是,他遇到的是时任猎豹移动副总裁、也是国内最早接触二次元网民的陈睿。陈睿给了B站一笔投资,也亲自介入了B站的运营。2014年猎豹赴美IPO之后,陈睿从猎豹离职,成为了B站的董事长兼合伙人。B站的管理和运营,自此一直牢牢处于徐逸和陈睿的引领之下。徐睿加入之后,B站向着一家正规的商业化公司一路飞奔而去。

2013年10月,B站获得IDG资本的A轮融资;一年之后,IDG和启明创投联合主导B站的B轮融资;2015年3月,掌趣科技领投B站的C轮融资;同年11月,B站的D轮融资名单中出现了腾讯以及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

B站之得,总是伴随着A站之失。

A站替B站趟了一个个坑,包括最重要的版权雷区。

离开A站后,Xilin在百度贴吧写了一段话。他说:“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是不合理的,AcFuN需要其他的网站提供生存空间,说得明白点,AcFuN是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地活到今天。”

他看得很清楚。这些网站所依赖的UGC模式(创业家注:用户原创内容),大多是用户也就是UP主通过盗链获取其他视频网站的内容上传,有巨大的侵权风险。初期问题尚不明显,而当网站逐渐做大、走向商业化之时,这将是悬在它们头顶的利剑。

2014年底,优酷土豆起诉A站盗链。此事最终以合一集团入股A站、孙旻担任CEO结束,孙旻所创办的旗下公司也为A站带来了一张视听牌照,但是终归难以服众,也为之后继续的一连串高层动荡埋下了伏笔。随着之后孙旻的离开,因为视听牌照的问题,2017年,A站遭广电总局点名,下架了数十万条视频内容,被罚款12万元,也关闭了部分频道。

同样屡遭诉讼的B站或许应该感谢Xilin的提醒,它在解决侵权问题上的动作,一直没有停止。2014年,B站收购了上海宽娱,获得了视听牌照,同时在日本大量采购动画版权,补全自己的短板。

UGC靠不住,B站也努力试图向PGC转型。B站对外投资了大量ACG制作团队,比如三文娱和海岸线动画等,截至去年9月,共投资了23家文娱初创企业和9家游戏企业。

此外,B站还将触角伸向上游自制内容。2015年12月,B站和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旗下的尚世影业共同成立哔哩哔哩影业,那部《我在故宫修文物》就是它参与投资的——虽然最后票房只有区区600多万元,试水宣告失败,但是B站内容制作之心不死,2018年1月,B站和BBC联合出品的纪录片《神奇的月亮》正式上线。

在很多老用户看来,B站在资本的推动和商业化进程中,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专供二次元狂欢的圈子了。

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和流量,B站向泛娱乐化的方向演进。原有无版权资源下架、引进影视、综艺等非ACG内容,大量新用户涌入。

次元壁正在破裂。

二次元生意之所以难做,是因为变现途径太窄了。从视频内容出发,似乎也只有少数那几条路:直播、广告、游戏。但是,二次元用户的独特性,以及区别于大众圈子的维持“逼格”的心理和“情怀”作用,注定A站和B站,很难通过视频网站常见的贴片广告形式获利。

2016年,拥有1亿活跃用户的B站试图采用付费会员模式——成为B站“大会员”可以享受1080P高清画质,以及付费内容抢先看的福利。但是这个决定也引起了用户的强烈反对,最终改为积分兑换和付费购买并行的方式。

情怀不能当饭吃,“用爱发电”难以持久。B站的商业化,虽然历经用户的反对和指责,依然不会停滞。它不断地试验每一条途径,竭力求生。

B站也试图通过线下活动赢利。作为B站最大的线下活动,BML从2013年至今已经举办了5届,并且在去年实现了盈亏平衡。

B站现在最主要的赢利方式是什么?也许你不相信,答案竟然是游戏。

创业家&i黑马查阅B站招股书发现,目前,B站绝大部分收入靠手机游戏,包括游戏代理、联运和自主研发。2015-2017年,B站的手游收入占总收入比重分别为65.7%、65.4%、83.4%,呈上升趋势。相比2016年的3.42亿元,B站目前游戏收入增长超过5倍。

招股书显示,目前B站运营8个独家分销手机游戏,63个联合运营手机游戏和一个自主开发的手机游戏,共计72款。其中,仅一款日本游戏《Fate/Grand Order》,就为B站贡献了7成收入。

2016年初,当时新任A站CEO的莫然曾透露,在商业化上,A站还处于起步阶段,接下来将上线游戏运营中心,做游戏联运及定制服务;同时,也将公布更多的线下活动计划。

可以看得出来,也是B站的那一套。而且,仅仅半年后,莫然离职。

从不为,到不能,A站的商业化整整浪费了十年青春。但是,天下二次元本是一家,所有宅腐基人群都应该感谢它的是,尽管举步维艰,它寄托着一代人最大的“情怀”。

A站曾经说过:“我们就算倒闭,也绝不收用户一分钱。”

言犹在耳。

在B站上市前夕,广电总局发布文件,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加强网上片花、预告片等视听节目管理。这意味着,为A站与B站带来巨大流量的鬼畜视频和影视剪辑视频,即将被禁止。

二次元经济还只是起步阶段,年轻一代仍然具有巨大潜在价值。但是,B站在视频、直播、游戏每一个板块都面临强大对手,未来之路仍然还危机四伏。

A站呢,如果还能死里逃生……

12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B站  A站  二次元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83)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