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市”不恭陆正耀
马 冬 2021-06-08 16:24:48
摘要: 人们将强横有野心的人物称为枭雄,但陆正耀好像还不属于这样的人,他是那种兼具“痞”和“精”还有野心于一身的角色。

喜欢咖啡的人不光是喜欢它的苦涩,其实更喜欢的是它带给人的清醒。也许咖啡苦味的存在,就是在某种程度上,能让人活得更加真实,更加坦然。

我们不知道瑞幸的苦有没有让陆正耀清醒加坦然,但能看到的是,与商业大时代共舞的“顽主”陆正耀,怀揣着各大媒体对他的评价“提线木偶”“剪了个指甲”之后,确确实实拾起了屁股后头才抖落的一地鸡毛,又上路了,元气满满的那种。

陆正耀回来了。

他盯上了面店,一个名叫“小面日记”的新品牌。

没人知道“小面日记”会以怎样的姿态面世,但消费者很难从“小面日记”里忘记瑞幸的影子。

当一个从租车起家,又开了上千家连锁咖啡店的中年男人去做面,大家对他的期待,顶天了就是面香汤浓,有滋有味,怕没人再敢追求什么烟火气息,吃完会流泪的家常味……

有人问,“先开 500 家面馆,再做线上美食城,你看好吗?”

资深网友韭菜公子答:“我能做的,只有看好自己的钱包………”

老地主·铁哥们·前半生

“陆正耀表面看着是那种经常喝酒和带一帮兄弟经常打架的那种人。其实不是,他特别细心,能算账,像个老地主一样,是典型的‘表’叔。”——刘二海

陆正耀是福建人,早先先后创立了 DITEL Technology 和北京华夏联合科技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的主业都是通讯代理,因为曾经做过公务员,手上多少有一定人脉积累,老陆很快挣到了第一桶金。

2005年,陆正耀前往美国考察新商业机会。考察路上,汽车抛锚了,他打电话给美国汽车俱乐部请求支援,那时他被这家公司的效率给打动了。

回国后,陆正耀马上开始琢磨那家公司的商业模式,随后将其复制到了自己创立的联合汽车俱乐部上。模式其实很简单,就是向用户收取会员费,然后提供汽车救援、维修和保险等系列服务。成立后,陆正耀在市场拼命砸钱投广告,当时光北京就砸了几千万元。

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这是陆正耀最难的时候,他当时不愿意裁员,曾选择通过卖房筹钱养团队。但对于当时的租车项目来说,这其实是杯水车薪。

很快,他的模式便吸引了联想的注意。

当时联想的高级投资人刘二海,直接给陆正耀带来了800万美元的投资,他也是后来瑞幸的主要投资人之一。

鉴于此,陆正耀此后做每个项目前,都会囤积不少的资金,测算好商业模型,他也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有了铁哥们刘二海的支持,陆正耀大步挺进了汽车租赁行业。

2007年8月,神州租车项目正式运作,一个月不到,神州租车又拿到了凯鹏华盈3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拿到资本后,陆正耀开始疯狂烧钱来扩充网点和车辆数量。

早些年流传,神州租车创立之初便遇到租车行业盛行的盗抢顽疾,很多租出去的车被抵押或变卖。陆正耀亲自上阵,带上数十名员工,根据定位追回丢失的车。亦有评价称他“颇具闽商的韧性”。

摸爬滚打之下,神州租车逐渐在行业里站稳了脚跟。

神州租车发展神速,2007年只有300多辆车,在全国11个城市运营,到2008年迅速扩张到1 000辆车,在全国20个城市运营,规模已经居全国第二。

2010年,陆正耀拿到了联想控股12亿元的投资,从此更开始了疯狂的烧钱模式,并且直接做起了价格屠夫。

那时候陆正耀没少被人批,说他不惜高负债率、资金链紧张,也要低价搅乱市场。但陆正耀完全不以为意,觉得租车就是规模经济,规模越大,成本越低,玩得起就玩,玩不起就别入局。

“世界末日”那年,陆正耀的神州租车赴美上市失败,负债率超过90%,神州租车命悬一线,陆正耀有点慌。

命运有时会捉弄人,但在陆正耀这里,更多的时候是“临幸”。

正当陆正耀为钱发愁的时候,恰好又通过刘二海结识了华平资本的黎辉。黎辉、刘二海,陆正耀,三人常在一起聚会。某次会面,陆正耀向黎辉诉苦说穷,想要再融一次资,黎辉答应了,没多久2亿美元就打到了陆正耀的账上。

随后,老陆又一次在“铁哥们”们的帮助下起死回生,让神州租车在香港成功上市。

时间一晃,神州租车霸占中国租车行业老大之位已有数年。

陆正耀觉得,高处不胜寒,这种日子有些枯燥,不如再搞点事情,抢抢滴滴打车嘴里的肉。那时的滴滴才完成了D轮7亿美元的融资,长成超级独角兽。

融资的消息传到了陆正耀的耳朵里,他性子上来了,决定非要和滴滴争个高低。2015年,神州专车平台在全国上线运营。

与滴滴不同,神州专车全部为自有车辆,随后,神州专车迅速完成A轮2.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是联想控股和华平资本。

短短2个月,神州专车又完成了B轮5.5亿美元融资,估值达35.5亿美元。

与滴滴不同,神州专车主打高端客户,2015年5月神州专车就拥有1 000辆宝马车。

陆正耀的野心还在继续。神州租车上市之后,他发现网约车平台靠广告收入与汽车公司合作赚取卖车佣金等手段,不足以弥补日常开销、补贴。他决定依托神州租车的车辆,后来,以B2C的方式杀入了这场混战,一年过后,神州优车成立,将原神州专车所有资产、业务和5家子公司全部置入,当年7月,神州优车在新三板挂牌,首日市值高达417亿元。

从启动到上市,神州专车花了1年半不到的时间。

凭借神州租车、神州优车两大品牌,陆正耀打造了自己的“神州系王国”。

但陆正耀还是让神州专车在第一年里就拿下了近4成的市场份额。而且在2016年7月22日,神州专车的运营主体公司神州优车成功登陆新三板,成为了“专车第一股”,陆正耀在专车领域里打了一个漂亮仗。

有财经学者曾经说,陆正耀很懂得什么时候去“找钱”,就是在有钱的时候,当时未见得是正确的,但是在后来陆正耀的发展脉络里,得到了应验。

无独有偶,2017年神州系高管钱治亚离职创业做瑞幸咖啡,陆正耀给予充分的支持,重金投资了瑞幸,当时国内市场上已经有星巴克、Costa这样的知名咖啡连锁品牌,一边是拥有3 000多家门店的国际咖啡巨头,另一边是刚诞生没多久并不知名的咖啡新秀。

在陆正耀的鼎力支持下,瑞幸咖啡通过快速开店、给用户提供更便宜、更便利的咖啡体验,1年的时间里在全国开出了2 000多家门店,一跃成为了星巴克都无法忽视的竞争对手。瑞幸成立18个月就成功地上市还刷新了全球最快IPO的纪录,让业界十分惊叹。

瑞幸咖啡与神州租车仍有一点很大的不同,神州租车是在一嗨租车之后追风口,而瑞幸咖啡则是无风起浪,是陆正耀打通“任督二脉”之后的一次出手。他曾说:“我做任何事情不会轻易出手,一旦出手,我一定从粮草、弹药到部队,全部调集完毕。”这次,他从捧星变成了造星。所谓“星”也可以视为让公众觉得十分醒目的符号。

毫不夸张地说,那时瑞幸的火已经烧到星巴克的眉毛了,如今,随着瑞幸的陨落,星巴克的CEO凯文·约翰逊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但陆正耀的下半场,急着讲个新故事。

落幕·重启·后半程

“我从来没有为钱发愁过。我总会在不需要钱的时候,启动大笔的融资,保证这些钱能够支撑公司运转两到三年。”——陆正耀

陆正耀挺了很久。

如果不是2020年初瑞幸咖啡爆出财务造假冲击神州系,人车生态圈的故事也许还能硬挺着讲几年。

没办法,神州系的基座盘根错节太深,当时瑞幸咖啡“爆雷”,神州租车股价直接跳水。最后,陆正耀不得不甩卖神州租车股份填坑,失去瑞幸咖啡控制权之后,神州租车成为旗下仅剩的优质业务。

追责之后,陆正耀应该是最有可能全身而退的一位。当年神州系投资了大量体外资产,比如当时正在排队IPO的孩子王公司股权等。卖卖资产,总不至于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十多年来,陆正耀费尽心思,布的是一个关于“汽车出行”的局,这也是他的梦想。瑞幸股价疯狂上涨时,陆正耀曾经说过自己不差钱。那时候的陆正耀风光无限,一切皆在掌握之中。

失去瑞幸咖啡,陆正耀就会很缺钱,他的梦想也会贫血,那种风光的感觉已经不再有了。

即使不失去瑞幸咖啡,结果也不会太多变化,大家都知道的瑞幸爆出22亿美元交易造假,股价闪崩,瑞幸已经失去了作为融资平台的价值。

除了瑞幸咖啡外,神州租车正在脱离陆正耀的控制,神州优车、神州租车、瑞幸咖啡被称为神州系的三驾马车,现在三驾马车正在失控。

人们将强横有野心的人物称为枭雄,但陆正耀好像还不属于这样的人,他是那种兼具“痞”和“精”还有野心于一身的角色,不难推测,当“痞”和“精”不被市场认可,三驾马车如果完全失控,怀揣野心的陆正耀下一步会怎么样?

之前的一次访谈中,陆正耀被问:“做过最激进的事情是什么?”

“你觉得(神州)买买车不激进吗?我觉得也很激进。开100多家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100多个团队要去管理,没有一定的管理能力敢开吗?这个事情很多人就觉得很激进。对于每个时期来讲,每个决定都不能算太保守。(神州)专车今年也蛮激进的,激进的投资人都受不了了,因为亏得太多,专车一年亏三十几个亿,把他们都吓傻了。”

陆正耀从不避谈亏损,他颇认可自己的“激进”策略:“从我创业开始,但凡跟我竞争的,我都打赢了。”

只是他没想到,受瑞幸造假事件影响,神州租车在短短一周内改换门庭,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如今来看,创立“小面日记”,陆正耀的各种操作跟其过往风格几乎一致。先挖角核心骨干人员和技术团队,瑞幸管理层多为神州系旧部,在瑞幸员工里,很多都是由神州程序员、技术人员转岗而来。

有网络消息可看到,目前瑞幸原CEO钱治亚、瑞幸副总裁李军、瑞幸副总裁周斌等核心骨干人员已加入小面日记,负责开店选址事宜的瑞幸在职、离职员工也正在被陆正耀邀请加入。

而小面日记打算“先在全国开500家店”、最终做成一个线上化的App的规划,都与瑞幸的发展路径极其相似。

无论是神州租车体系公司,还是瑞幸咖啡,上市挂牌、融资和减持套现的历史,都是陆正耀惯用的资本运作套路。在激进的扩张方式中,陆正耀也多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有网友总结了一套“陆氏五步创业秘法”,即:看准风口、成立公司、巨额融资、烧钱扩张、迅速谋求IPO。而暗含在资本市场中的仍有最后部分:拉高估值、迅速套现离场。

早期,神州租车在上市6个月限售期内,股价一直在发行价徘徊。随着解禁期的到来,神州租车的股价在3个月内翻番,从11港元涨到历史最高峰的22港元,而在这个过程中,陆正耀及其投资人已经完成累计套现16亿美元。

神州优车曾在10个月里陆续完成四轮融资,并在两个月后成功登上新三板。上市一个星期,公告就显示,陆正耀将他所持有的全部9 000万股股票质押给了杭州银行北京中关村支行,以个人名义融资5亿元。之后,神州优车市值一路蒸发。

瑞幸的招股书显示,陆正耀家族信托持瑞幸咖啡股份30.53%;钱治亚家族信托持瑞幸咖啡股份19.68%;黎辉的大钲资本持瑞幸咖啡股份11.9%;刘二海的愉悦资本持瑞幸咖啡股份6.75%。这些股东都是陆正耀的亲信,也在多年来备受质疑的“套现”中不断出现身影。

不过,陆正耀在道歉信中称,自己从未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也因瑞幸事件让许多帮助他的人背负了莫须有的罪名。

而仅以神州系的大盘子来看,高管频频套现离场后,无数“韭菜”欲哭无泪。社交媒体上亦有人发问:“谁更委屈?”

……

看遍了陆正耀的前世今生,如今,再看未来的陆正耀和小面日记。

陆正耀:面对负面报道和评价,直接开喷,言辞辣眼,满是戾气。比如“烂仔”“在我身后丢板砖,就是一个小瘪三”。在人们面前的形象像是一头强壮的雄狮,胆大,脾气暴躁,作风彪悍。

小面日记:入席正菜为大,市井吃食为小,是为小面,街头巷尾、坎下坡上,二两即可,三两也行,江湖气味浓厚,正巧,“餐饮数字化”是当下餐饮行业的风口和趋势。

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干的个体碰撞在一起,会有怎么样的化学反应?

读者日后自有评判。

138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陆正耀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7234)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