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理财耽误的六个核桃
周慧娴 2021-06-08 14:35:09
摘要: 不好好做产品的公司,不是好公司,但养元饮品不这么想。

养元饮品时下不会忙着为饮品六个核桃中到底有没有六颗核桃辩解了,他们遇到了更大的难题。

4月底,养元饮品公布2020年度业绩,去年公司营收44.27亿元,归母净利润15.78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0.65%、41.46%。与此同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0.80亿元,同比减少35.34%。

对此,养元饮品表示,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及春节前置影响,消费者减少甚至取消了聚餐和走亲访友,导致公司产品市场需求下降,致使报告期内销售收入同比下滑。

一场疫情就能够将这家行业龙头的利润拦腰砍断吗?

卖易拉罐的六个核桃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显示,去年全年,全国规模以上饮料制造企业营业收入3 007.3亿元,同比下降8.6%;利润总额428.8亿元,同比增长0.5%。

已是植物蛋白饮料巨鳄的养元饮品业绩下滑幅度竟远高于行业水平,看来,疫情与节日前置并不是利润下滑的罪魁祸首。

更何况公司核心产品六个核桃的净利率甚至达到了白酒企业的水平,在植物蛋白饮品,甚至是整个非白酒饮料行业中都实属罕见。

养元饮品2018年和2019年的净利率分别高达34.84%、36.13%,比肩白酒行业。尽管2020年其营收仅44亿元,净利润仍超15亿元,净利率依然比今世缘酒业高。

暴利的背后是养元饮品对产品的轻视。六个核桃的成分表上,成分最多的依次是水、白砂糖,理应最为重要的原料核桃仁却屈居末位。有关六个核桃饮品中是否有六颗核桃的争议闹得沸沸扬扬。

根据上海华东医院主任营养师陈霞飞的推算, 六个核桃精研产品中不仅没有2个核桃仁的量,并且其蛋白质含量甚至没有达到普通牛奶水平。

养元饮品很聪明,在六个核桃的产品宣传语“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中,公司并没有堂而皇之地打出“补脑”的旗号,但却无时无刻不在暗示该产品具有保健功效。更令人咋舌的是,这罐打着“补脑”擦边球的食品,最大成本支出竟然是易拉罐。

据公司2017年上半年公布的招股书,六个核桃产品生产成本中,用于产品包装的易拉罐占据了一半左右的费用。有趣的是,为养元饮品提供包装的嘉美包装与养元饮品实际控制人姚奎章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通过其控股的雅智顺投资间接持有嘉美包装的股权。

养元饮品与其说是在售卖核桃饮料,不如说是在兜售易拉罐。六个核桃尽管没有达到健脑产品的标准,却通过贩卖概念理所当然地卖出了高价,养元饮品也理所应当地收获暴利。

原来,高价的奥义并不在于产品质量,而是贩卖给消费者想象空间。

被反噬的养元饮品

养元饮品的广告铺天盖地,六个核桃也频繁登陆各大热门益智类节目。梅婷、鲁豫、王源等明星都曾代言六个核桃,帮助养元饮品收获了一大批迷信核桃饮品能够补脑的消费者。很快,养元饮品迅速从大本营河北崛起,随后将势力的触角伸向河南、山东。

尽管六个核桃被曝光根本没有六颗核桃,但养元饮品的名气已然打响,再加上其消费场景多用于节假日走亲访友,消费者会体面地选择购买大品牌,在更好的替代商品出现前,他们依然会选择六个核桃。

替代品的出现并没有扼住养元饮品命运的喉咙,反倒是养元饮品扼住了自己的喉咙。因为其在行业中处于龙头地位,逐渐产生的恃宠而骄和散漫让养元饮品遭到反噬。

不仅仅是2020年,很早之前其营业收入就已经开始下跌。2016年、2017年公司营收增速出现负值。2018年营收虽有所好转,但仍无法比肩2015年的成绩。

营收下滑的原因无非有三:

一是行业原因。目前,植物蛋白饮品行业已经触及到天花板,国内整个植物蛋白饮料市场都遇到了瓶颈,业绩很难有突破。

近年来伊利、蒙牛等巨头也开始切入核桃乳市场,产品同质化占比加大,再加上奶茶行业异军突起,抢占了部分国内饮料市场。留给植物蛋白饮品行业的增长空间并不多了。

二是产品线单一。养元饮品长期依赖同一单品盈利,并故步自封。2017—2020年,六个核桃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8.45%、98.51%和98.91%。收入构成如此危险的情况下,公司并没有积极求变,反而是一副无敌的悠然自得模样。在2014年到2017这3年内,研发费用占比都稳定在0.1%左右,而同期的广告费用却是研发费的100多倍。

三则是作为快消产品,近年来公司对赖以生存的经销渠道吸引力也逐渐放缓。去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实际增加经销商15个,对于一个全国性的企业而言,这一数字实在难看。

销售渠道是六个核桃触达消费者的“最后一公里”,对其销量有最直接的影响,养元饮品对经销商的黏性降低,再加上其线上销售板块一直不温不火,对于公司而言,这无疑是慢性自杀。

好在养元饮品也逐渐明白,是时候自救了。

去年9月,公司宣布接手泰国天丝旗下红牛安奈吉饮料在长江以北地区的运营权。消息一出,养元饮品股价连续两天涨停。不过这不是命运的转折点,真相很快浮出了水面。

此红牛非彼红牛。目前市场上有3款红牛产品,分别是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和红牛安奈吉饮料,与养元饮品合作的是市占率仅为5%的红牛安奈吉饮料。

乌龙事件过去后,养元饮品在股市的表现又恢复了昔日的不温不火。养元饮品选择牵手该红牛大有“病急乱投医”的意味,六个核桃与定位功能性饮料的红牛在产品定位上并不相同,就连养元饮品官方也承认双方合作尚处初步开展阶段,对2020年业绩不会产生重大实质性影响。

此外,今年3月28日,养元饮品发布了高端新品六个核桃“2430”。与此同时,进军新赛道,公司正积极拓展植物奶品类,推出“每日养元植物奶”。但大众看来,在这些艰难转身的背后,管理层还是没有展现出应有的诚意。

喜欢理财的饮品公司

有股市研究员注意到,养元饮品并不是一家专注于产品的企业,公司不仅没有将资金倾注在产品线上,反而将大量资金投入到理财产品中。

尽管报告期内营收和利润双降,但养元饮品并不缺乏资金,这给了管理层巨大的操作空间。《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该公司将大量资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并未用于扩大生产或者拓展市场。截至去年9月末,其货币资金较期初减少68.91%,背后原因是公司将部分闲置资金用于购买银行理财产品。

所谓“术业有专攻”,就目前来看,养元饮品并不是一家合格的金融投资企业。这家做快消产品的高手,可以说是金融理财方面的“小白”。

在2019年,养元饮品的金融资产总计116.8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为62.2%。然而其最后受益相当惨淡,投资收入仅为5.2亿元,投资收益率为可怜的4%,相当于银行定期存款的利率。

金融业务明显拖了养元饮品的后腿,但为了遮掩该板块对年报的冲击,公司似乎对年报数据做了手脚。

据2019年年报数据,公司年销量为77.48万吨,在其生产线年产量已经达到139万吨的情况下,养元饮品却大费周章地新建20万吨产量的新产线。在销量未达原有产量、行业已经触及天花板、销量趋于平稳的情况下,如此动作着实令人不解。

于是,便有股市研究员怀疑养元饮品此举是为增加折旧摊销,方便调控后期利润表。不过事实是否果真如此,也只有养元饮品自己清楚。

养元饮品涌动的暗潮并不止这一处。

2018-2020年末,养元饮品生产人员和销售人员减员明显。既然公司对外大声宣告将扩宽产品线,那为何却将裁员的大刀向生产销售人员挥去?

一边是企业营业收入下滑、企业裁员,另一边却是股东的回报率却居高不下。2018年、2019年养元饮品的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22.6亿元,21.09亿元,占当期净利润的79.66%、78.25%。没想到,在其最艰难的2020年,股东回报率却迎来飞涨——养元饮品拟派发现金红利151 859.23万元,比例达96.24%,基本上分光了当年利润。

再结合上文中,养元饮品管理层痴迷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收益惨淡却“乐在其中”,不禁让我们对领导们重振公司雄风的诚意产生质疑。

在资本家的眼中,企业的生命力以及仰仗公司效益生活的打工人难道不值一提吗?

殊不知,曾经命悬一线的养元饮品也是靠打工人用几百、几千块钱一点点拼凑起来的。

2004年9月,衡水老白干进行国企改革,旗下的养元饮品被要求改制。当时还是公司总经理的姚奎章很是郁闷,拉上两个副总吃散伙饭。酒过三巡,大家发现彼此都不甘心如此黯然退场,借着酒劲,他们决定自己买下厂子。可是当时他们东拼西凑也拿不出300万元,便开始游说厂里的职工。

于是,公司的伙房厨师、仓管保管员、保安、文员、花木工人、司机等58名员工自愿出资凑齐了这笔钱,买下了其国有股,让公司变身私企。

自此员工不再是“打工人”,摇身一变掌握了公司驶向未来的发言权,他们开始真正关注养元饮品的存亡。次年,“王炸”六个核桃横空出世。

资本家的圈钱狂欢

昔日的打工人身居高位已久,已然忘却了他们也曾和公司是命运共同体。

在公司管理层被巨额的分红蒙蔽双眼时,养元饮品也正被资本市场厌弃。公司在股市的表现一直不景气,但这一次,管理层们却集体选择漠视。

2018年2月,养元饮品跻身A股,并以78.73元的高价发行,成为A股新贵,上市首日飙涨44%。

可仅仅一日之后,资本市场对其态度就发生了大转弯。

养元饮品上市的动机受到资本市场的质疑。在登陆A股之前,其公司的现金流便十分充裕,2017年底,公司现金流超过80亿元,其中账面货币资金5.61亿元,购买的银行理财产品75.70亿元。因此养元饮品上市被外界理解为一场由大股东导演的狂欢和圈钱运动。

一时间质疑声四起,养元饮品股价迅速下跌,成为信用申购新规落地以来最快破发的新股,甚至被封为最“熊”次新股,市值2天蒸发超92亿元。一年后公司公布财报,股市开盘后养元饮品不到1小时即已跌停,一天就蒸发35亿元市值。有投资者愤愤地表示:“昨天好不容易买到的,还兴奋得一夜没睡好,今天怎么就跌停了。”

管理层不可能不清楚养元饮品在资本市场的窘态,但他们对现状却持冷漠的态度。原来,在私利面前,曾经心系公司的他们也是冷血的。要是管理层再不全心全意做好经营,那么公司的滑铁卢将加速到来。

58名员工慷慨解囊,救活了养元饮品,在推出爆品六个核桃后,他们摇身一变成为了资本的主人。如今靠着榨取公司在行业的龙头地位以及盘踞的财富牟取私利,透支企业的生命力与员工的利益,不禁让人唏嘘不已。

我们可能再也等不到第二款六个核桃的诞生了。

5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六个核桃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845)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