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顺叫车”驶向何处?
宁从玥 2021-05-12 13:54:01

全国每日至少产生2 000万张网约车订单,让不少交通出行服务行业巨头红了眼。就在各类网约车巨头为抢夺一线城市用户而争得头破血流时,“万顺叫车”却选择在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地区这类下沉市场卖力吆喝揽客。

“一次性交纳两年起底,金额高达10 000元网约车平台费用”“公司上市后给合伙人分配股权”等高调的口号,也引来无数人质疑……

这个在业内人士和用户眼里都颇为小众的叫车平台,短时间内快速起势,在出租车和“黑车”打主力的边缘市场跑出自己的加速度。这到底是一场幻觉还是赛前预热?

把蚊子肉吃成“大餐”,对低线城市即时出行场景的志在必得,让“万顺叫车”这个名不经传的网约车平台制造了一场“弯道超车”的真人秀。

“万顺叫车”要驶向的目的地究竟在何方,它是否能如愿抵达?

01

万顺车,谁在开?

“你好,万顺叫车”,当车窗摇下,映入眼前的是一个身材娇小、打扮得体的中年妇女。接完电话,周颖(化名)立马掉转车头,往附近一个学校驶去。

这是《商界》记者近日在重庆彭水了解到的一个特殊现象,预约用车的往往是成年人,然而司机接到的乘客是小孩子,这样的订单在彭水很常见。

据了解,周颖通过朋友介绍,成为万顺司机还不到一年。“小县城,地方不大,拐个弯就能认识了。”周颖说,万顺叫车定位“本地司机,熟人熟路”,敲开了像彭水这样的县级消费市场大门。

当司机和乘客的关系可以是同小区住户,拥有“同一个朋友圈”的朋友,甚至是熟人朋友时,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双方的信任感。再加上本地司机对本地路况的了解和熟悉,在路线选择和出行时间上都能做到效率最大化。

据彭水当地的万顺叫车相关负责人介绍,万顺叫车在彭水的日单量能达到5 000单左右。

《商界》记者在彭水县城尝试同时使用多个网约车叫车软件,大部分平台显示“该地段,车辆较少”,即使等待20分钟也无法顺利上车,但万顺叫车通常不到一分钟,就能接下订单。

“平时一天下来能接20~30单,生意好的时候能接到更多。”周颖对记者说,她跑车接单的本意是贴补家用,并非是全职网约车司机。她坦言,相比其他网约车平台上每单25%的平台抽成,万顺只需缴纳4 800元/年费,线上线下接到的订单不会再收取任何平台费用。显然,这样的模式更让她心动。

此外,她还透露,平台统一派单,在一定程度上能保证了自己的接单数量,且万顺还能像普通出租车一样,自行上街招揽乘客。待乘客上车后,扫码进入万顺小程序下单,这笔收益也算成司机个人所得。

“一年4 800,相当于一天13元,只要出去跑两圈就能赚回来了,勤快爱动的话,连本带息赚回来很轻松。”周颖笑着说。

像周颖这种利用闲暇时候接单的人还有很多,他们更多地把万顺当成一个副业来做,但也有不少人选择成为全职的万顺司机。

02

万顺车,谁在坐?

网约车市场竞争激烈,政策变动频繁,上至监管层,下至从业主体、资本和广大乘客,各方诉求交织,齐齐敦促这个草莽行业短时间内打磨出一套接待标准。

面对更原生的下沉市场,喊出“打造更优质出行体验”差异化口号的万顺叫车,给C2C模式带来天然的压力和障碍。

据网络查询,2018年5月,“万顺叫车”手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合法走进重庆,开启对重庆各个区县的布局。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万顺平台初来乍到,首先带来冲击的是区县市场的“黑车”生意。在这之前,包括彭水在内的“黑车”现象非常严重。

“县城小,大家接受新东西的速度比较慢。”王师傅今年55岁,据他回忆,出租车刚开上县城大街时,由于起步价偏贵,所以很多人更愿意坐2、3块钱的长安面包车,“这类车在全城畅行无阻,采取的有两种方式收费,一是长安车司机们统一规定的车费,二是根据路程距离来算定车费。”

长安面包车算得上是网约车的“鼻祖”,但与后者明显不同的是,要成功上车“全凭运气”,即使在路边打到了,一拉开门,发现车内早已超载,司机还不停招呼往里面塞人。

其次,这类车未获得正规营运资质,车上也并没有监控、录音等安全保障,一旦出事,倒霉的只能是乘客。据了解,这类车经常往返城乡,市场空间和安全隐患也紧随着活动范围的扩大而无限增长。

无论是城乡回返上班,还是过节过年回家,都逃不开面临乘坐交通工具,然而固定化的发车班次、不稳定的出车时间以及有限的乘车位,不能满足乘客时间上和空间上的自由。

随着二三线城市的发展和新农村的建设,部分人开始从一线城市回流,所以互联网+三四线城市及农村都对出行有了新的要求。

彭水作为重庆的一个二线小县城,是典型的“城虽小,但物价和消费水平不低”的地方。原本处于同等价位的出租车和网约车,出租车要向乘客加收“出城费”“返程油费”等费用,但同样通过打表计费的万顺却并不会额外收费。如此一来,在出城返乡、跨区域活动等出行场景下,万顺这种新型网约出租车就更受乘客欢迎。

03

被质疑的万顺

扎根下沉、施行“预付费”机制、启用其他运营细节……这些特立独行的操作方式看似为“万顺叫车”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但实际上,从它诞生之日起,围绕它的质疑从未间断过。

“一年平台费4 800元,一次性两年起底缴纳”司机还未进入万顺得到实质收益,就需要缴纳昂贵年费给万顺垫资,无疑拉高了万顺的门槛,以及公司上市会分配“股权”等口号,都成了万顺遭受大众质疑的关键。

2016年,交通运输部颁布《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万顺叫车”应运而生,但是才破土而出的万顺,就迎来了3次风暴。

第一次是在2017 年的 3 月 18 日,万顺叫车 APP 上线三个小时后崩溃,导致早已招募的5000多名司机离开,这样的结果让万顺叫车丢失了深圳市场优势,也导致包括一位联合创始人在内的第一批创业合伙人多数离场。

第二次是2017 年 9 月 27 日,产品修复后的万顺再次上线,但系统风控维度少导致万顺叫车遭遇了 " 薅羊毛 " 事件,对创业公司而言损失巨大。到了 9 月份公司每天亏损达上百万元。

第三次是在 2018 年 7 月 19 日,由于技术系统崩溃 39 天,万顺再一次丢掉了第一批客户。同时在当天凌晨,新 App 和旧 App 数据交互出现故障,致使软件系统全线崩溃,核心技术骨干之间相互指责,内部分崩离析。平台与司机、乘客失去联系,分支机构合伙人和司机合伙人辛苦地推扫街的成果付之东流。

经历3次大起大落后,万顺默默发力,前后通过深入基层市场搭建“车队”资源和不断开发衍生新业务等方式,在网约车巨头们的身影下寻找“狭窄”生存空间,并跻身于国内网约车平台的第二梯度。

它也曾于2020年获评“网约车行业人气品牌”第一名,同年夺得“交通运输新业态百强企业第二名”等好成绩。

无论如何,能让司机挣到钱、让用户享受出行便捷和实惠,且还能持续运营下去的,就是好模式。仔细来看,万顺能在这条竞争日益激烈的网约车赛道异军突起,“90%以上客源依赖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市场”起了关键作用。

“那是巨头无暇顾及或不屑于开发的一方沃土。”一位业内人士向《商界》记者分析,从万顺的重点布局可以看出,与其和巨头正面拼刺,不如在二三线市场上提前卡位。

事实上,万顺模式瞄准的的确是一个极具“出行优化”前景的潜力市场。

一份数据表明,2016-2019年,一线城市人才流入占比呈下降趋势;二线城市人才流入占比分别为44.9%、46.3%、47.9%、46.4%,呈上升趋势且约半数人才流入二线城市;三线城市人才流入占比分别20.5%、19.3%、18.6%、20.8%,2019年上升较为明显,人才流出占比逐年下降。

人才的流向是一个重要指标,无论市场规模大小还是市场增速,显然二线市场成为了下一个主战场。

风头正盛的二线城市,和常被忽略的三四线城市及广大农村地区亟待满足的即时出行需求,正是横在万顺们跟前的机会,但同时也是极大的挑战。

截至2020年,万顺已获得245个城市运营许可证,发展设立社区服务站超过3.7万个,其中实体网点8000个;线上线下两头齐下。万顺叫车平台入网司机超180万,其中司机合伙人超33万;注册用户超1.1亿,日订单更是达50万单。

但万顺的想法是,“网约车”业务仅作为“切入口”,它其实更倾向于横向发展。《商界》记者采访了解到,围绕“出行”,万顺模式的下一步将在“衣、食、住、养”等方面开拓衍生业务,顺势完成系列布局。

这意味着,网约车仅作为万顺整个业务体系的战略落脚点,它将来可能“长”成什么样子谁也说不清楚。

125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万顺叫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5536)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21-05-13 07:36:14
利用合法的外衣干着非法的勾当。第一,万顺作为网约车平台没有对驾驶员和车辆的资质进行严格审核,从某种程度上有一大批没有网约车从业资格证的驾驶员在从业,乘客的安全得不到保障。第二,网约车的运营方式是通过线上接单,不能和迅游出租车一样进行线下揽客,更不能按照计价器等设施设备,这在《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暂行管理办法》里面有明文规定。第三,经常会看到万顺平台的网约车非法运行城际线路,完全超出了经营范围。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