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分钟,挥别中国首富
周慧娴 2021-04-21 13:39:32

浙江长兴汉能薄膜太阳能有限公司房地产、附属设施等整体资产,将在4月27日被破产拍卖,起拍价 2.2 亿元,这让李河君重新走入大众的视野中。

李河君,从寒门中走出的贵子,也是“最快跌落的中国首富”。他的前半生绽放了极度的光和热,他用赌徒般的胆识,成就了汉能,也葬送了汉能。他是人们口中的“成功企业家”,也是家喻户晓的“骗子”。

17岁,李河君考入北京交通大学,在校读研时,他找大学老师借了5万元,然而短短3个月,首次创业便宣告失败。并不气馁的他转身走向中关村,靠倒卖电子元件赚了七八千万,积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至此,李河君开启了开挂的首富之路。

01

两步成就中国首富

李河君成为中国首富只用了两步,第一步是建立金安桥水电站,第二步是创建汉能薄膜发电集团。

2002年的一天,他去云南考察当时还没有人敢涉足的水电投资项目,随后发改委“强烈阻止”了李河君,没有人相信他能成功。

能成为首富的,往往都是狠人。气不打一处来的李河君索性将政府告上法庭。依靠与云南省政府签订的合同,最终他拿到了金安桥水电站的建设权。2005年,项目破土动工,4年后首台发电机组正式发电,开启了疯狂的印钞模式,每日盈利近千万元。

有了金安桥水电站这台“印钞机器”,李河君终于有底气进军心仪已久的光伏业,2009年,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正式成立。

光伏领域一直都是热门风口,但难度较大的薄膜发电却很少有人敢尝试。“我本人,历来是剑走偏锋,跟别人不太一样,我甚至会反向地走。”别人越是畏手畏脚,李河君便越无所畏惧。

2012年,全球光伏市场遭遇寒冬,李河君自信地表示汉能光伏组件产能已达3GW,超越美国第一太阳能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的薄膜太阳能企业以及太阳能发电系统集成商。

李河君狂砸210亿元落地河源项目,当然,这笔钱也有政府和银行的支持。三方集资是光伏圈心照不宣“潜规则”,不少老板在银行和政府的鼎力相助下,一跃成为地方巨富。李河君也不例外,一路势如破竹,直接超越马云,空降中国首富宝座。

2013年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借壳上市,2014年,沪港通开通,股价一路飙升,2015年3月,公司市值超3000亿港元,李河君更是身价暴增至1655亿元,同比增长832%,成为当年的新首富。

然而李河君就像是一颗璀璨的流星,迅速从首富位置上陨落。

02

李河君的第二个“骄傲”

2015年5月20日,是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召开股东大会的日子,大会进行15分钟后,刚才侃侃而谈、神色飞扬的李河君脸色突然阴沉起来,原来汉能薄膜发电股价遭遇跳崖式下跌,市值在短短20分钟内消失47%,李河君身家瞬间蒸发1167亿港元,从此告别中国首富。

李河君从首富位置上跌落,只用了短短不到半个小时。

很快,汉能便作出回应称,公司股价暴跌是遭遇两家外国公司恶意做空。从5月初开始,做空机构每天都会买入600万汉能股票,截至停牌前,汉能先后遭遇了8次600万股以上的成交和19次超过100万股的抛售。

但汉能却对股票被做空的原因避而不谈。此前,英国的《金融时报》曾发文质疑汉能,称其跟踪了汉能股价25个月,发现股票时常在收盘前10分钟左右出现股价飙升的状况。一年多的时间,其股价便狂涨1048%,公司操纵股价的嫌疑极大。

最终,香港证监会认定李河君出现违规行为,强制停止汉能薄膜发电交易,这样的举动在香港资本市场并不多见。一位资深香港市场人士评论称,香港证监会“从来没有这么狠过”。

四年后,眼看复牌仍旧无望,汉能只能以换股的方式完成私有化,直接退市。

退市后的汉能资金链断裂,不过这并未阻止李河君做东山再起的梦。

全球陷入新能源造车的狂热中,不好企业界精英纷纷下场,李河君也不例外,他试图通过新能源车进行自救。只不过,这些精英们的造车却始终停留在PPT阶段。

2016年7月,李河君汉能一口气发布了4款太阳能汽车,他驾着工程样车穿过人群,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奋力地朝人群挥手。

金安桥水电站是李河君的第一个骄傲,那么新能源汽车则是他口中的第二个骄傲。汉能决定将薄膜电池用于新能源车上。但这一切,仅停留在纸上谈兵阶段,在那场发布会上,汉能并没有公布车型相关配置、价格等关键指标。

李河君的第二个“骄傲”实在名不副实,刻意营销的味道极重。

03

空手套白狼的首富?

白手起家成为首富,李河君自然有过人之处,但聪明没有用对地方,让汉能薄膜发电的高光掺杂着太多杂质。

与晶硅发电相比,薄膜发电由于技术和成本原因,想实现大规模生产和盈利可谓难度极高。汉能尽管突破了限制,但与多数晶硅发电企业相比,汉能在光伏发电转化上仍有一定距离。由于转化率瓶颈未突破,汉能薄膜发电产品也没有太多竞争力。

李河君又有怎样的魔力,可以让产品不给力的汉能薄膜发电走向舞台中央?

坊间有这样的说法——汉能其实就是打着新能源高科技的幌子招摇撞骗的流氓企业,而李河君也不过是好大喜功的资本操作高手。为何会有这样的传言,还要从李河君与地方政府合资设立移动产业园,并采用“三三制”的合作方式说起。

从字面意思来看,“三三制”规则是把项目投资额均分为三份,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首先地方政府出一份资金来入股,持股1/3;随后,政府再为汉能担保借贷资金。整个项目中,汉能只需以房产建设、提供生产设备等方式出资最后一份资金。

换句话说,汉能薄膜发电有时甚至不用出资,便可以在项目分红时,收获1/3的回报。此外,公司的出资方式也有巨大的操作空间——公司购买的是自家控股的公司设备。

内部人士消息透露,在与海口政府合作时,公司的设备采购价是20亿元人民币,单价每瓦10元人民币。此次设备供应商为铂阳太阳能,正常情况下,铂阳太阳能设备价格为实际报价的三分之二。

汉能控股集团是铂阳太阳能的第一大股东,早在2010年公司就收购了铂阳太阳能29.4%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之后又进一步增持至50.65%。铂阳太阳能董事会主席基本被汉能管理层替代,李河君成为了铂阳太阳能实际控制人。

在李河君的操作下,汉能薄膜发电类似的关联业务颇为庞大。纸终究包住不火,李河君如此漠视游戏规则,也被证券研究员嗅到了味道,最终导致公司退出港股市场。

李河君非但空手套白狼,甚至自产自销,从中赚取肥厚的利润差价。殊不知聪明反被聪明误,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04

魂断金安桥水电站

纵观李河君的前半生,金安桥水电站成就了李河君,是他蝶化为首富的关键,他只要有机会就会在演讲、开会时提及金安桥水电站:“有了金安桥,我们什么都可以不干,每天打打高尔夫就好了。”但他没想到命运的价码就是心爱的水电站。

遇挫前的李河君野心很大,他希望与政府的项目能够四处开花,最终公司却入不敷出,深陷资金链的泥沼中。

自从进军光伏业,汉能资金周转便出现问题(这也成为员工怀疑李河君转移资产的理由之一)。为解决燃眉之急,李河君将汉能薄膜发电的股票,抵押给金融机构贷款。他几乎动用了所有融资渠道,甚至将大量金安桥水电站的股票质押。

公司股票被做空,蝴蝶的翅膀煽动了第一下,直接导致股价下跌。因为上述质押中,有部分逾期未还,部分机构选择抛售股票,这也打击了公司股价,蝴蝶的翅膀持续煽动,随后其他机构跟进抛售,最终汉能市值萎缩。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相关政策的变动。2018年5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指出,根据行业发展实际,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在国家未下发文件启动普通电站建设工作前,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需国家补贴的普通电站建设。

降规模、降补贴、降电价等关键词,深深地刺痛了整个李河君的神经。汉能薄膜发电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拥有144亿港元的流动负债和净流出7.9亿港元的经营现金流,数据实在太难看。

汉能薄膜发电这座大厦开始坍塌,其百亿债务也波及到了金安桥水电站,汉能于2019年9月被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拍卖金安桥水电站40.48%股权及10.88%股权。

对于李河君来说,出卖“印钞机”无非是割肉。很快,最后股权拍卖项目被撤回。那资金漏洞如何填补?

资本家是自私的,李河君想到了背后的员工。

2018年6月,汉能开始向内部员工集资。“开始是威逼,后来是利诱。”汉能薄膜发电员工向记者透露,如果不出资,就会被公司开除,因此不少员工都被迫投资了。

公司不对内部定级9级以下的员工做硬性要求,但9级员工必须承担20万元的认购“义务”,9级以上的员工逐级递增,一级涨10万。如若员工以没钱为由拒绝出资,公司则马上找来银行让员工贷款。

11月的裁员接踵而至,并未能分发赔偿金,员工怎一个惨字了得。2019年,被李河君逼到走投无路的员工选择到总部集体讨薪,曾经体面的工程师放下了颜面,爬上楼顶,以死相逼。

05

神棍式创业

2019年,李河君曾在接受央视专访时直言 ,“未来三十年将是汉能最好的三十年。”但目前,汉能薄膜发电依旧没有迎来最好的30年。

目前汉能薄膜发电旗下的产业园,有不少都已经陷入官司中,2019年,继汉能海南薄膜基地被法院查封后,山东聊城也被当地汉能产业园执行查封;2020年3月,汉能旗下Solibro高科技公司进入破产程序;美国亚利桑那收购的GSE也濒临关门。

汉能薄膜发电的风波也波及到了李河君,这位曾经的中国首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不得乘坐飞机等交通工具出行,并已被限制出境。骄傲的李河君终于服软,逐渐淡出汉能,2018年12月将103亿股汉能股份转让予胞弟李伟均后,2019年3月底又将手上余下的汉能股份转予胞妹李雪及李霞代为持有。

李河君好高骛远,极度自信,不愿被人看轻。长期以来,他都在苦心经营“不可能出错”的人设。有接触过他的人坦言,和李河君聊天就是被他的成功史洗脑的过程,那些能证明他始终正确的小故事总能脱口而出。

长此以往,他逐渐忘记了自己也是“人”,是一名也会犯错的肉体凡胎。他将《道德经》奉为圣经,在他的办公室,“重义”“得道”的书法被悬挂在最明显的地方。他强调选择金安桥水电站和汉能薄膜发电是命运的使然,是因为他拥有“感知未来的能力”,这是他生命高光的密码。

薄膜发电技术存在技术瓶颈,没关系,他能预感未来,在他的世界观中,主观可以战胜客观。

然而,做企业并不是算命,作为一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企业家,李河君有这样的想法相当危险。

可怕的是,他的神棍式创业竟然也成就了他短暂的首富历程。

186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首富  李河君  汉能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6871)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