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和比尔·盖茨惊人相似的人生!
谈心 2018-08-07 10:03:40

哈佛辍学、早熟的神童、都曾面临困境的巨头......马克·扎克伯格和比尔·盖茨之间的相似之处令人吃惊,历史在重演还是只是巧合?

01

外界一提到扎克伯格时,总是将其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做比较,因为他们都是从哈佛大学辍学的“坏学生”,都是专注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业,心无旁骛地精益求精,最后成为影响全世界的科技大亨。

有趣的是,马克·扎克伯格和比尔·盖茨不仅拥有相同的哈佛辍学经历。你将他俩比较的越多,他们看起来就越相似。他们就好像是从同一个DNA中克隆出来:两人都是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家庭且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他们的母亲都溺爱孩子、纵容孩子,她们相信自己的孩子不会做错事,并向他们灌输一种超自然的自信。

他们都曾读过私立预科学校。在青少年时期,他们都对电脑和计算非常痴迷,几乎不考虑其他。“两人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甚至显得有些奇怪。”《财富》杂志高级科技编辑大卫·柯克帕特里克(David Kirkpatrick)说。他是畅销书《facebook效应》和《盖茨之后的微软》的作者,曾花了大量的时间与盖茨和扎克伯格交谈。

这两个人之间的历史相似之处如此强烈,以至于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甚至可能是有预测性的。因为今天Facebook的经历:历史性的股价暴跌,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对该公司进行监管,甚至将其拆分成小公司,看起来很像20年前微软的遭遇。

02

扎克伯格出生时,比尔·盖茨28岁;扎克伯格10岁时,比尔·盖茨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同年,美国司法部(US Department of Justice)开始调查微软,指控微软垄断操作系统,将浏览器软件与视窗操作系统软件非法捆绑销售。

美国司法部诉微软案最终在2004年尘埃落定,同年夏天,扎克伯格来到硅谷,把他的宿舍项目注册成了一家真正的公司。换句话说,扎克伯格整个十几岁的电脑迷生涯,都是在看着微软与美国政府近十年的较量,最后微软输了。

但是,扎克伯格在接受ReCode(美国知名科技博客)的记者卡拉·斯威夏(Kara Swisher)采访说到,“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钦佩微软专注于使命。早在我认识他之前,比尔·盖茨就已经是我的良师益友,而且一直都是。”

扎克伯格第一次认识盖茨时,Facebook还没有正式上线,外人来看,他也不过只是一个21岁的毛头小子。但是,扎克伯格在那时就制定了他的宏大计划:成为下一个比尔·盖茨。

扎克伯格21岁认识盖茨,两人在2010年拍摄《连线》杂志封面封面相识。

如何做?扎克伯格把自己在哈佛宿舍里写的软件(那时它还被称为"The Facebook")变成了互联网的操作系统。这是一种直接从微软剧本上照搬下来的策略。

曾经的盖茨将IBM和其他公司认为毫无意义的软件(微软磁盘操作系统),变成了几乎完全控制桌面计算世界的系统而致富。

扎克伯格的计划则是让他的小玩意——一个MySpace.com的克隆品,供大学生玩乐的网站,几乎完全控制未来的媒体。但年轻的扎克伯格需要人来帮他思考策略。

因此,在2005年年初,Facebook从宿舍项目成为一家真正公司的第一年,扎克伯格拨通了与“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的第一通电话。

除了盖茨和扎克伯格自己之外,没有人确切地知道他们第一次谈话的内容,但这是多年来他们众多对话中的第一次。盖茨是扎克伯格愿意寻求建议和帮助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成年人之一。在ReCode的访谈中,当记者斯威夏问到扎克伯格的导师是谁,他只说出了一个名字:比尔·盖茨。

如今,扎克伯格和Facebook陷入了第一秩序的漩涡。这始于特朗普赢得总统竞选的第二天。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卫报共同发布报道,曝光Facebook上超过5000万用户信息数据被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非法获取,并用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向目标受众定向宣传,从而影响大选结果。

其他主流媒体迅速指出,假新闻是一个巨大的罪行,它给了我们一个虚假的总统,而 Facebook 则成了始作俑者逃跑的汽车。扎克伯格有力地驳斥了这一观点,他在大选结束后告诉柯克帕特里克(Kirkpatrick ):“facebook上的假新闻,你知道,只是占很小的一部分内容,怎么会影响到总统选举?我认为这是一个不成立的想法。”

几乎就在20年前,微软还在联邦法庭上辩称,不可能遵守法官的命令,将其Windows操作系统从Explorer浏览器中解除捆绑。法官指出,可以简单地卸载浏览器就能将两者分开,然后对盖茨的律师们说:“如果这个过程不是那样简单,我希望微软选择引入的任何证据能够驳斥它。”然后,他弯下腰,准备给出致命一击:“我想知道是否能相信我的眼睛。”

就在那一刻,潮流决定性地转向了微软。两年半后,法官下令拆分这家公司。虽然政治权力的改变使微软免于遭受这种命运,但盖茨却果断地开始变得谦卑,他在所有计算领域的垄断地位也将逐渐消失。盖茨对浏览器市场毫无保留的攻击可能弊大于利,因为这将整个硅谷团结起来反对他。谷歌和其他公司将一切都投入到web应用程序中,稳步削弱了微软操作系统的重要性。然后,苹果就用iPhone完全跳出了Windows。

在2016年大选之后,扎克伯格彻底否定了虚假新闻的力量,再次将Facebook和微软之间的历史相似之处展现了出来。然而,这一次,全世界都想知道自己是否能相信它的耳朵和眼睛。(人们常说,历史不会重复,但它会有巧合。)

扎克伯格真的对大选前出现在每个人的Facebook上的假新闻视而不见吗?难道他真的没有看到Facebook是如何决定性地将世界政治轴心向民粹主义右翼倾斜的吗?他真的认为假新闻会影响选举的想法是不成立的吗?嗯,在被拖到国会作证,然后又去布鲁塞尔欧洲议会作证之后,他改变了态度。他的回应是完美的,就像他童年时代的英雄比尔·盖茨一样,马克·扎克伯格也变得很谦卑。所谓骄者必败吧。

03

那么,盖茨和扎克伯格这些天聊些什么呢?好吧,首先是关于钱。

“我认为他的第二次行动是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慈善家之一,这绝对影响了我,”扎克伯格告诉斯威舍,“比尔盖茨的教训是,你必须尽早开始练习……如果我真的想在10年或15年后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普里西拉(Priscilla)和我真的需要现在就开始努力了。”

听起来,扎克伯格似乎在策划自己“10年或15年后”的第二幕职业生涯。这将使他与比尔·盖茨走上相同的道路。在杰克逊法官面前惨败十年后,盖茨从微软的日常管理角色过渡,并开始了他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慈善家的职业生涯。这是一次了不起的转变。比尔·盖茨已经从地球上最受诋毁的年轻人变成了几乎受到普遍尊重和爱戴的人。

扎克伯格一直在为成为盖茨式的慈善家做准备。图为2010年9月,他们共同出现在旧金山的“治愈、预防或管理所有疾病”的倡议现场。

那么,未来的几代人会把扎克伯格看作是科技巨头中的一个,然后不知怎地变成了世界上最好的慈善家?也许不会。柯克帕特里克认为,盖茨和扎克伯格的故事之间的差异比相似之处更能预测未来。他指出,“在微软面临危机的那一刻,盖茨要比扎克伯格成熟得多。”柯克帕特里克也认为这两种情况根本不同。“盖茨对司法部来说是个混蛋?相比之下,扎克伯格颠覆了几乎每个国家的民主。”

Facebook的早期投资者罗杰•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对此也表示赞同:“即便是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微软也从未触及到我们从Facebook上看到的伤害。”在他公开反对Facebook之前,麦克纳米曾是这家公司年轻CEO的导师。“扎克伯格,”他继续说道,“应该把盖茨当作榜样,重新设计Facebook和他自己的优先事项,并试图修复Facebook造成的一些伤害。”这是麦克纳米以前私下给扎克伯格的建议,但正如他公开表示的那样,他对扎克能够倾听任何人、甚至盖茨的建议的质疑是显而易见的。

来源:wired

编译:谭欣

4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71)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