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领袖访谈|企徒体育赵超:戈壁徒步布道者
2018-09-06 10:18:07
摘要: 这是一个由64人组成的草台班子,1人出资1万元众筹起来的企业。在诞生以来的700余天里,它平均一天超越一个户外旅游公司,两年销售规模赶上

这是一个由64人组成的草台班子,1人出资1万元众筹起来的企业。在诞生以来的700余天里,它平均一天超越一个户外旅游公司,两年销售规模赶上一家发展10年的传统企业,而且没有一个销售人员。

通过“互联网+文化体育旅游+社交”的模式,打造“千人走戈壁”、“千车万人自驾新疆”、“NODE星球戈壁嘉年华”等IP活动,实现近10000人去户外徒步旅行。将企业家精神和健康生活方式这种抽象概念转化为企业利润来源,从而实现道德和经营的知行合一。

一个超级新物种正在浮出水面,企徒体育成功的秘密,离不开互联网的奇迹,更离不开它背后那个男人。

一群人的戈壁

干旱,盐碱地,戈壁滩,满目都是永恒不变的土黄色。不到敦煌,很难体会到那种近乎绝望的荒凉。

除了荒凉,这里见不到一丝现代文明的痕迹。随行的司机来自嘉峪关,他每次开车路过这里,看见窗外的山都想哭,“这么荒凉的地方别说走路,开车都很痛苦。”

这是赵超第一次来敦煌,他将带队108人,花费4天3夜,徒步走完长达108公里的戈壁。在这之前,他从小身体羸弱,没有进行过大强度的户外活动,最多只是骑着共享单车上下班。改变一个人以及他的生活方式,来自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2015年,赵超和一群怀有梦想的人——50多位拥有上百万粉丝的社群领袖,在云南丽江一家由他们众筹的客栈里,开展了一场关于“如何通过个人增强民宿影响力”的头脑风暴。

其中一个人参加过户外徒步,他提议通过“众筹+徒步”的形式,打造“徒步茶马古道活动”增加影响力。这个新奇的想法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通过50多个发起人,竟然成功邀请来260多人,活动最后很成功。

2016年6月,赵超第一次去戈壁徒步,由于良好的体验感,在路上的他就已经决定成立企徒体育,并有着充足的理由:第一,中国旅游市场方兴未艾,需求量正在上升;第二,众筹模式和打造精品路线IP,没有一家公司专门在做这件事;第三,之前创办过众筹平台,有着相当丰富的经验和粉丝基础;第四,户外体育旅游行业零散,产业上下游没有打通。

这个想法得到了参与徒步的64位徒友的支持,他们把钱投入这个前途未卜的新公司,“走过大漠戈壁,都是姐妹兄弟”,只有走过戈壁的人,感触是最深的。

地域对人的影响是无声的。第一次走戈壁之际,有一位来自江苏的企业家感动过赵超,让他真正明白企徒体育存在的价值。

当时谁也不知道,因为现金流周转困难,企业经营压力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他年龄最长,而且体重超过200斤,肯定走不完全程。

但是,他出乎所有人预料第一次就走完了全程,还连续参加了6次戈壁徒步,最后成为企徒体育的股东之一。突破自我,走戈壁给了他最大的内心力量,他的企业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转危为安。

“你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吸引了很多气质相投的人,这些人帮你把它实现了,最后获得内心的力量”。这就是行走的力量,也是企徒体育的价值。和“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火星梦一样,赵超也相信,“如果宇宙有氧气,肯定我们把它徒步走完。”

企徒体育不是拼多多

第一次活动做到108个人之后,赵超又组织了几场活动,他发现一个问题:人数在减少,最后甚至只有64个人来参加,单一的活动很难规模化。

赵超决定突破这种天花板,他开始跳出单纯活动的限制,而是打造一种IP,一种新的企业家社交方式,把10场的单一活动做成1场大型IP活动,进而实现规模化的突破。

于是,赵超开始着手一场1000人的活动。10倍的增长对于传统企业而言,需要多年的规模化发展,很多人都提醒他要脚踏实地。但赵超知道,通过互联网的改造,是可以颠覆传统销售模式的。

传统销售模式要想做100个客户,就需要拜访500个潜在客户,而企徒体育用社群众筹的方式,通过现有的潜在客户进行裂变传播,从而挖掘到背后的1000个客户。这两种销售模式完全相反,传统企业依赖于销售,而企徒体育却没有一名销售人员。

其实,社群众筹模式并不神秘,即以社交为载体,以信任为背书,通过裂变方式聚集一帮人。熟人用一个“小红包”的方式支持你完成梦想,你通过完成梦想又以礼物等方式感谢支持你的人。

有人质疑,说企徒体育通过诱导分享,是户外活动版的拼多多,是微信“病毒”。但赵超不这么认为,“首先,参与者都是企业家群体,他们参加众筹不是缺钱,而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的影响力;其次,在一定时间内,通过朋友众筹到活动费用,这本身就是自我人际关系的一个重塑,是激活朋友圈社交的一种方式;最后,利用互联网实现了社群传播,是传统企业无法比拟,这是一种创新,怎么能说是‘病毒’呢? ”

企徒体育CEO袁艺桐做了十几年教育培训,赵超第一次邀请她成为梦想合伙人时,给她定了一个邀请50个人参加活动的“小目标”,那时她的内心特别怀疑:戈壁徒步每个人要花费12800元,而且还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这件事实在难以开口。

但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第一次就邀请了137个人,大大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很多人甚至是她朋友的朋友,这让她相信了社群众筹的巨大想象力。

通过融合“互联网+文化体育旅游+社交”的模式,企徒体育开始浮出水面。从戈壁、沙漠到热带雨林等自然IP线路,再到茶马古道、丝绸之路和重走长征路等文化IP线路,仅仅2017年企徒体育就在全国打造了11条这样的精品线路,而最有影响力的当属“千人走戈壁”。

但是,要组织1000多个人去戈壁徒步,这件事的挑战让赵超最初心里很没有底。

交通成了第一个阻碍。第一届千人走戈壁期间,敦煌机场由于维修而临时关闭,为了来到这里,有的人坐了两天的绿皮火车,还有的人自驾了3000多公里。

其次,走的线路多数为未开发地区,戈壁最容易出现的就是沙尘暴,轻则吹走帐篷,重则影响活动行程,怎么进行预警备案成了重中之重。

每到一个地方办活动,还需要和当地政府打交道。赵超就给敦煌政府提议,策划徒步节成为敦煌的城市新名片,然后再把企徒体育的活动植入进去。

第一届千人走戈壁让赵超吃了一惊,突然意识到企徒体育火了。6000多人报名,17万人通过众筹支持,最终来自8个国家的1300多个人来到敦煌。年龄最小的6岁,最大的72岁,甚至还有杵着双拐的残疾人。

作为企徒体育的首席体验官,几乎所有线路赵超都要亲自去走。他还记得,第一届千人走戈壁的时候,工作人员还是用本子手记的方式记录,而第二届千人走戈壁已经人手一台智能穿戴设备。

企徒体育在进化,它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个赛事,而是一个企业家圈层的交流平台,以及一个互联网+文化体育旅游的范本。

下一步,赵超赋予了企徒体育更大的期望,他要在戈壁上建一些固定的基础设施,为中国步道系统和户外营地的标准制定。未来5年,赵超希望带领100万人去户外,为重新定义中国人的户外生活而努力。

做企业和做企业家

顺风时不浪,逆风时不投。那些一年创立、两年融资、三年上市的创业神话,其实都是成功者包装出来的“毒药”。从第一届千人走戈壁成功之后,赵超就享受过多次“资本的诱惑”。

但在他的认知里,不赚钱的企业就是耍流氓,这和快与慢无关。他时常追问自己:企徒体育进入一个利基市场却无对手,究竟是因为大企业不想做而小企业又做不了,还是确实自己已经把防火墙筑到了极致?

答案其实都不是,类似企徒体育这样的新兴企业,往往市场教育成本昂贵,这在大多数利益驱动型的企业看来,实在是费力又不讨好,用时髦的话讲“想象力不够”。

真的是想象力不够吗?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6年中国体育旅游规模已经达到3000亿。而只专注于企业家体育旅游的企徒体育,仅2018年上半年营收就达到2500多万元,超过中国多数上市企业。

真正的问题,不是想象力不够,而是行业不成熟所造成的乱象。

比如,一些八竿子打不到的众筹平台,纷纷推出戈壁徒步众筹计划,利用已有的渠道优势,把人组织起来再转手给当地地接社,赚取中间差价。

不仅如此,市场上诸如“众徒体育”、“戈徒体育”和“企联体育”的企业,如草莽般拔地而起。不仅名字模仿企徒体育,有的还在产品上直接抄袭“千人走戈壁”的形式。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为了谋取暴利,价格战就成为杀向对手的武器,“买一赠一”、“积分兑换”等促销大战乐此不疲,最后羊毛出在猪身上,途中增加一些莫名其妙的强制消费,伤害的还是消费者。

市场上还有一种投机行为,这种企业被称为“候鸟式”企业。它们通常是作坊式的,今年做企业家戈壁徒步,明年做亲子教育,后年做员工培训拓展,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行业缺少监管,供应商服务能力差,市场教育几乎为零,劣币驱逐良币。赵超看不了这些,“既然没人做费力不讨好的事,那就让企徒体育来,我们企业年轻,有的是时间和精力。”

通过戈壁徒步等活动方式,企徒体育不断号召企业家关注健康,追求内心突破,传递正能量。通过正道、利他、共赢、共生的企业价值观,影响更多的人。

电影《一代宗师》有一句经典台词: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不仅习武之人有这三个阶段,人生也大致如此。在赵超看来,经营企业也一样,“做企业远比做企业家重要。”

采访当天,正午的阳光洒在黄浦江上,透过世博会意大利馆4楼的玻璃窗望去,江面很平,看出去很宽阔。两年来,对岸的高楼不断重叠,变化之快就像企徒体育一样,从50多个人草台班子,到组织上千人去戈壁,再到影响几百万人了解这种户外生活方式。这是过去做私募基金的赵超看来,难以想象的。

在采访镜头下,赵超眼神坚定,精神抖擞。他穿着企徒的员工服,上面印着一只蜥蜴,这是一种在沙漠环境中,具备顽强适应能力的动物。这就像企徒体育一样,不断去适应涤荡起伏的商业环境,又在不断打压中顽强的生存下来。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