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在谈足球时,我在谈些什么
熊彦冰 2017-07-18 10:35:44
摘要: 现实就像游戏闯关,很多人在血条还剩40的时候,就以为自己死定了,他们缺少原地修复、满血复活的精神。他们不是输给了对手的利剑,而是败给了自己的怯懦和恐惧。

为期三天的“丝绸之路—华山杯”渭南国际青年足球锦标赛结束了。中国U16国少队以连输三场的成绩,碾碎了球迷们的一颗颗玻璃心。人们或愤怒、或调侃,极尽揶揄和奚落,无数人感慨:中国男足仿佛是被下降头,中了魔咒,难逃宿命。

这么多年,男足几乎是逢战必败,只要进上一两个球,别弄成零蛋,便足以安抚球迷们的心。我愿意相信,这些16岁的少年,为了荣誉拼尽全力;理解他们付出了汗水和泪水,仍然败北的不甘和屈辱。

在中国,运动员带着明星光环,更多人只是把它看成一种赚钱的职业。拿到金牌者,赢得鲜花和掌声,仿佛世界都在手中握着;成绩不佳者,黯然离场,想保持体面都难。

一将功成万骨枯,那是感性的认知,思考和洞察内因,才是理性的开始。一味地去谴责运动员,将问题都推给他们,诚然是不理智的。

让我们收拾好情绪,把目光聚焦在体制的弊端、行业的问题上来:球员身体素质不佳,技不如人;球队缺少领军人物、团队配合不佳,以及社会重视度不高、内部腐败等等,皆属于“术”的范畴,每一项都足以写一篇洋洋洒洒的博文了,在这里不作一 一赘述。

想我泱泱大国,找出一百个骨骼清奇、韧带发达的“练武奇才”,绝非难事。将那些有天赋的孩子聚集起来,按照“冲出亚马逊”那样严苛的淘汰机制,不合适的出局,总能剩下十几个厉害的。

大浪淘沙留下的,才是千锤百炼的斗者。当拼搏精神内化到骨血,每个人都能以一当十,独当一面时,再来做团队建设,挑最好的教练,完善制度,岂不游刃有余,如虎添翼呢?

我们很多时候,抛弃了最重要的“灵魂“,而去追求表象的和谐太平,好比学生把成绩不好归于没有良师,员工把效率低下归罪与体制问题。皆是舍本逐末。

透过现象看本质,我想谈“道”,谈谈体育精神,它关乎拼搏、信仰和荣辱。而“精神”两个字,在今天这个泛娱乐化的商业时代里,稀缺的就像爱情 。

它的存在,无所谓有,无所谓无。对于信的人,它大得无边无际,可以为之付出生命;对于不信的人,它虚无缥缈,不如钞票和四两胸脯真实可触。

为什么要来讨论这个一点也不时髦的话题?

今天,我们都在讲任正非,讨论华为的狼性文化。狼性文化,应用在体育界,那是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应用在职场,是忍,狠,滚!对应到各行各界,则是追求极致,大国工匠。

我想谈谈我们所处的金字塔世界:20%的富人掌握了80%的财富,80%的穷人掌握了20%的财富。

痛苦在于,我们中的大多数,都属于80%里的一员,梦想着通过创业来打破阶层固化,改变自己和家族的命运。

当我们揭开温情脉脉的面纱,一窥世界的真实面目时,我们才可能成为鲁迅先生笔下的那个勇士。

我国每年有100多万家企业死亡,每分钟就有两家死亡。他们有的死于缺资金,缺方法,更多的是不战而败,死在自我的恐惧、怯懦。

如果成功是100,失败是0,很多人还在50的时候,就会觉得自己没弹药,打不过正规军,然后缴械投降。很少有人坚持战斗到一兵一卒,直到弹尽粮绝,彻底动弹不得。

股市崩盘了,你被套了几十万,想想看,不就是钱没了,几个数字嘛,至于闹得要跳楼;禽流感来了,活禽交易取消了,你万念俱灰,以为自己和那些鸡是一样的命运,不就是死了一批鸡吗,再养一批咯。

“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对于中国的男足,从小给娃娃们喝牛奶,吃黄油面包,固然重要,但培养他们顽强的意志力,以及为荣誉而战的精神,也许更为重要。

最精彩的战役,都是以弱胜强,以寡克多;最扣人心弦的故事,都是跌宕起伏,悲喜交加的。最励志的人,都是陷入谷底,绝地反击的。

不轻言输赢,坚持笑到最后,才是英雄。我们每个人此生,都必然带着改变世界的使命。做自己擅长的事情,规避短板,最大化地发挥自己的优势,立足现有装备谋打赢。

现实每天都是锤子,玻璃心的,早就被碎成渣。在重要的节点上挺住,世界就是你的,否则,就乖乖做个岁月静好的吃瓜群众吧。

1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足球  创业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6)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