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专栏|遵义小黄车的命运浪潮,拍打的是遵义人文精神
王娜 2017-05-10 15:07:22

每个时代最让人神往、惊叹的东西,就是灵感思绪爆发后诞生的产物。

一、共享单车走进来

近年,炒的最热,人人都可触碰并深入其中的大概就是“共享风”这股热潮。热潮下催生的产物数不胜数,共享单车便是其中的一颗丰硕果实。

2014年一群北大青年成立了ofo公司,2016年摩拜单车正式登陆,2017年4月底,这股东风终于吹到遵义。

“骑车热”在遵义逐渐打响,越来越多的市民开始接触并使用共享单车。在交通上,解决了公交难以涉足的最后一公里的尴尬;在生活上,增添了骑车赏景的闲情雅致;有市民感叹到自从有了小黄车,每天上下班路不堵了、心也不堵了,身体也得到了锻炼。甚至有数据显示城区5000辆共享单车,每日就有2至3万人次使用。

人们选择共享单车,走向的不仅是某个设定好的目的地,更是在通往返璞归真的幽香小径上。

荷兰人大都喜欢骑自行车,那里的人民发明了各种自行车,还有专门的自行车公路,车道有明显的标志,配备专门的路标和交通信号灯。

他们认为自行车是人生中“可信任的伙伴”——越老越好。他们选择的不仅是一种交通工具,也是一种情怀。在来往穿梭的车流里,在快节奏追赶生活的路途上,他们观光沿途的风景,期待不经意的邂逅,驻足快时光的缝隙。对他们而言,如果有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就越能显示自己的地位,似乎这是永恒之爱的证明。

二、自行车发展史

如果你够细心,你会发现现下很多推广出来的东西不仅是出于便利、兴趣等的需求,人们在渐渐往回走,很多产物是倒推到了历史的需求,对过去被迭代淘汰的东西用现代的思维与科技加以包装和优化,然后呈现出来。

1868年,上海首次由欧洲运来几辆自行车,人坐车上,两脚掂地引车而走;1940年,上海凤凰牌自行车应运而生,当时的人们以拥有一辆自己的自行车为骄傲;1984年,北京天安门前,自行车停放如车海

1995年起,政府因交通管制,限制自行车发展,“无自行车城市”被视为理想的城市发展愿景,自行车迅速衰退;2002年起,自行车不再被视为公共交通的竞争者,而被定义为“补充者”,衰退开始减速;而今,共享单车的热潮又让人们看到了自行车的兴起势头。

三、共享单车无法控制的漏洞

对于一个物品,你也许可以对它全权把控。比如自行车,款式不佳可以再次设计甚至量身定做;性能不佳可以升级优化引入科技;硬件不佳可以强化固化再改进。

唯独,把控不了人的素质与习惯,至少现在无法把控。

就像种树一样,播洒了相同的种子,却难保每棵树结出的果子都能香甜可口。有些小黄车终究难以善始善终。

有放在垃圾桶旁边的,有缺胳膊少腿的,也有二维码被割花的,甚至有人直接把小黄车抬回家占为己用的。

也许小黄车创始人在推出共享单车的时候也考虑过国民素质,但是人们的破坏程度和范围难保没超出她的预期,如果创始人不出台相应的维护手段,难以想象单车的复原率能否跟得上人们的破坏率。

四、遵义市民意识还需拔高

遵义是革命圣地、转折之城,红色文化从古至今并将永远伴随市民延续下去。可唯独红色革命精神就够了吗?共享单车的宿命不仅仅是它自身体系设置的不完善,更是人们缺少意识。很多人都是从空间的角度来看待事物,门内的东西总是会悉心呵护安置,门外的东西置之不理甚至加以破坏,这是一种意识的局限更是一种意识的缺失。

我们需要追溯的,不仅是产物迭代前历史遗留的可再加工思路,还有曾经人们众志成城维护社会利益的基本素质和意识。

小黄车在遵义的宿命,体现着创始人眼界的长远,更体现着遵义市民的素质和意识。再过几个月、几年,小黄车命运如何,遵义市民总体素质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小黄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