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保安直播代客扫墓,十分钟到手近千元
谭野 2017-04-25 14:14:39

不懂互联网,更不懂直播,但某一天居然靠直播扫墓赚到了钱。

晚上八点,紧靠301医院的聚贤府2楼,此时来就餐的人大多已经离去,偌大的餐厅显得有点冷清。李猛抿了一口二锅头,夹起面前盘里的花生轻轻的丢进嘴里。

剃着小平头,敞开的外衣下露出一件印有黄褐色大老虎的白色半袖,手中的香烟不停地燃烧着,烟火忽明忽暗,这个33岁的河北汉子把自己打扮成香港电影里古惑仔的行头。

摆过老虎机,开过公司,当过保安头子,进过拘留所,这个从19岁便到北京讨生活的汉子,如今盯上了直播,赶起了潮流,代人扫墓,哭坟、烧纸、倒酒一样不落,最后现场直播给客户。

“还行,这一天的收入赶上了20天的保安工资,值。”李猛说,这买卖合算着呢,至于网上那些争议不重要。

“妈,儿子来看你了。你在那边过得好吗?”一名男子跪在墓地前声泪俱下,旁边的李猛拿着手机拍下这一切,时间一到,那名男子立马擦干眼泪,像是没事发生过一样。电影《私人订制》才出现的一幕,如今被活生生搬到了线下。

能赚点是点

“都是瞎混,能挣点是点,谁还嫌钱多吗?”

李猛说,自己发现扫墓的商机是偶然的。那天,他去八宝山签清明节的安保合同,在陵园里看到很多“代扫墓”的小纸条,心思一动,当天回来就在网上发了一条“代客扫墓”的帖子。

结果,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在互联网时代,这买卖还真成了。

打小开始,李猛脑子就向来灵光,总能琢磨点东西出来。混到高二,同学喊他一起去北京闯闯,二话不说提包就走。

到了北京后,他开始捣腾稀奇古怪的小买卖。先进了一批寿桃,精心包装,拿到进京的收费站去卖。

“给收费站都打点好了,专做外地人生意,六十元一个果子,尤其上海、天津人大方,有时候一次买七八个”。李猛说靠卖桃子,半年就攒了笔小钱。淘到钱后,他又跑到301医院附近租了套房子,弄成几个隔断间,每间以50-100元价格,专门租给来看病的外地人。两年后,随着竞争压力大,李猛觉得这个钱来的慢,便寻思挣点快钱。

2009年,李猛跑到深圳搞了一批老虎机回来,又一家家找游戏厅和小卖铺谈合作,借用他们的场地,五五分成。生意好时,那可谓机器一响,黄金万两。毕竟,这种钱来的快。每天出入各种高级场所,用他自己的话说,爱吃啥吃啥,咱不差钱!

“很多东西属于灰色地带,掌握好了,就没什么风险。”李猛说开娱乐场所的背后一般都有靠山,他们打点好了,只要钱到位,什么都好办。

但好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三年后,市面上的老虎机逐步被监管部门清理,李猛不得不另谋生路。虽然买卖最终折了本,但并没有太伤其筋骨肉。被派出所关了一段时间,出来后,他又开始琢磨下一个买卖。

“什么样来钱快就做什么,反正,我就是一滚刀肉。”

我是保安头子

从八宝山回来,李猛没想到自己发的帖子竟然有回音,很快先后便有十来个外地人因为要趁假期出去旅行,无法祭奠先人,就找他代扫墓,其中三个要求微信视频直播。

“只要能赚钱,扫扫墓而已,又没有什么的。”李猛说,自己手下有一帮兄弟帮衬着,同时这些年他也注册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保安公司,平日里也接点各种场合的安保活。

像鸟巢、水立方等场所的活动,一般活动就要动用七八百个保安,遇到大型活动则要动用几千名保安。最多的一次,他曾为鸟巢提供过2000名保安。其中,90%以上的保安都是他临时借调来的。

“保安公司的活都靠打点,关键是只要上边有关系能接到活。”李猛说,借调一名保安的费用通常是一天两百元,自己签的合约价是从一人三百元到八百元不等,中间的差额即是他的理论收入。

如今,李猛正琢磨着,以后接明星的安保任务,是不是也可以直播呢,那挣得肯定比扫墓多。

我不会高科技的活儿

其实,对于拍摄,李猛还是有经验的。

他曾利用做安保的便利,给狗仔爆过料以及偷拍一些明星的活动;也曾在陪同朋友给医生送红包时,帮助《北京晚报》暗拍了这一过程。对方事后给他几千元到几万元作为报酬。

“狗仔比记者来钱快,给钱也大方些。”李猛说,自己随时可以进入角色,并不比那些专业狗仔差,如果有买卖可以介绍些,自己完全可以胜任那些偷拍爆料的活。

“歪门邪道这东西全做过。”李猛自嘲道。自己不好女色,从不找小姐,曾有托他办事的女医药代表主动贴上来,还给他买东西,最后半推半就还是成了,只不过最后没有走到一起。但出去谈事应酬,只要别人给安排了特殊服务,他也不推辞。

为了省事,在自己亲历亲为后,为图省事,本想挣点是点的李猛转手就把代扫墓的活儿转给了手下的四个保安。关于转手,他有自己的看法,虽然这活好糊弄,但毕竟钱少。

“我嫌挣得少啊,另外要求太多,一会这样,一会那样的。”李猛一边晃动左手108颗玉珠子串,一边还把玩着朋友新送来的手串,头也不抬的说道,我那一天忙得很,哪有空去。

手下的保安代扫墓时,他也在场,还帮忙举着手机视频,整个过程只有十分钟。说的话也挺简单,都是人家设计好的台词,让说什么说什么。代扫墓也就鞠几个躬,没有下跪。

在发帖之前,他还详细上网查了下行情,并设定了几个档位的价格,使得这事看起来那么真实。在李猛提供的表格里,代扫墓服务分为经济套餐、情怀套餐、豪华套餐三个等级,价格分别是888元、1999元、5288元。包括摆花、上香、念经等服务,也可根据客户的需求作出调整,服务范围遍布北京。直播内容包括擦拭墓碑、敬香、敬献鲜花、鞠躬等。扫墓现场还会运用VR技术进行全景展示。

“出北京就太远了,而且不方便,再说现在都互联网时代了。”李猛说,客户在定制代客扫墓服务时,只需要留下墓地名,逝者姓名,以及自己的电话号、微信、QQ或邮箱等联系方式,用于发照片和视频。

叶探花询问他懂什么叫VR吗?他想了半天,摸了下脑袋,反问道,是不是那个像带着眼镜的东西?

有人曾建议他做个公号,里面设置好栏目,如在线陵园的公号选项一样,会出现“网上祭扫”、“灵堂追思直播”和“墓区祭祀直播”三种服务,后两种均可在微信上看到现场直播画面,这样可收费更高。但他捣鼓半天,并没有弄明白什么是公号,最后在叶探花的解释下,他方才领悟。

“微信,对,就是微信嘛,不过这高科技东西我不懂。”李猛强调,自己的几个活里没有要求那么先进和哭坟的业务。一般不会接这种活,哭也不吉利,但如果要真怀念,要真哭,那就要加钱。通常都是来坟前烧点纸,磕几个头。

扫完墓,有很多保安都从墓上捡回没用完的中华烟和茅台,这在李猛看来是有点晦气,反正每次客户委托再好东西他都不往回拿。说到这,他从兜里掏出玉溪,拿火机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

“晦气不晦气的另说,但这不是和死人抢东西吃嘛。你知道一个保安一个月才3000块钱,你给他一天能挣五百八百的活儿,这是什么概念?他巴不得买包烟感谢你呢。”李猛喜欢抽玉溪,接了888元那单活儿的保安完事后给他买了一条,其他保安也都给了他一两盒。

关于直播,李猛一直是似懂非懂,他有朋友在映客做过主播,但做的不好,没多少人看。为了捧场,李猛还上去给刷过一两千块钱,也没啥效果。平日,他自己更喜欢看的是快手,也把拍过几个搞笑的视频传上去,但阅读量都没过百,为证明现在情况已经改观,李猛从兜里翻出手机来展示,但没有找到视频的地址。

有趣的是,接了代客扫墓活儿的李猛,清明当天完事还赶回了老家,给自己的爷爷奶奶上了个坟。“不说虚的,还是应该生前尽孝,不管有钱没钱,哪怕自己苦点,多尽点心。”

不过,安保没活儿的时候,李猛就跟两三个朋友聚在一起打斗地主,一天下来,输赢在千八百左右。

“其实也不光是为了玩,也是一起琢磨怎么挣点钱。”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猛为化名。)

1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北京  保安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0)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