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底层民营企业家的苦难涅槃
文扬 彭彬 2017-03-31 08:11:00

和大家一起分享民营企业家戴国芳的故事,其命运之辗转,足以让人感到唏嘘。

戴国芳被认为是中国经济体制变革中一个不可忽视的人,吴晓波曾在代表《大破局》中为其树碑立传。

他曾放言“3年内超过宝钢,5年内追上浦项”。却在 2004年2月,铁本项目因“毁田占地”被新华社记者写成内参上报中央。当年,在国家去产能的背景下,戴国芳成为“出头鸟”。最终身陷囹圄近五年,常州超越无锡的雄心,也如烟飘散,苏锡常变为苏无常。

出狱之后的戴国芳,在低调中东山再起,重归熟悉的钢铁行业。这次,他选择远走他乡,在不经意间,再次做到了百亿规模。

然而,命运女神再次向戴国芳露出峥嵘一面。国家发改委下发的《关于山东金海汇科技有限公司、江苏德龙镍业有限公司、甘肃兰鑫钢铁有限公司违规建设钢铁项目有关情况的通报》中,德龙镍业因在2013年实施了年产30万吨镍铁合金扩建项目,违规建设了1台80吨电炉、4台60吨AOD炉及相关配套设施被“点名”。通报下发后,当地政府立即行动,火速拆除江苏德龙镍业有限公司违规建设的不锈钢冶炼设备。

如今戴国芳已经51岁,五十而知天命,戴国芳能躲过这一劫吗?

三年超宝钢

1964年,戴国芳出生于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湟里镇渎南村。

木杉瞭望的一位前同事出生在渎南村,在当地人眼里,戴国芳口碑非常不错,对父母也很孝顺。

上世纪90年代,以苏南模式为代表的乡镇经济如日中天,该村也不甘人后,村民们开办了各种乡镇产业。

戴国芳由于家中贫困,他初二就辍学,做了一个泥瓦匠,后来有和父亲一起靠收破铜烂铁为生。在这个过程中,戴国芳发现炼铁能赚大钱。

邓小平92南巡后,国家对基建热情很高,急需钢铁,那时的钢铁价格一天一个价,正是钢铁的黄金时代。

有了一定的原始积累后,戴国芳就买了3台30吨的小电炉,开始炼钢。

随后,戴国芳马不停蹄地承包租赁了江苏6家濒临倒闭的钢铁厂。1996年,戴国芳在常州创建了铁本钢铁有限公司。戴国芳说,所谓“铁本”,就是以铁为本。

到2000年前后,铁本的厂区面积扩大到了18公顷,拥有1000多名工人,销售收入超过了1亿元。

戴国芳一心向着高精尖发展,倾家荡产投了高炉项目。据当地人讲,高炉项目落地时,戴国芳对着高炉长跪不起。

2003年,铁本的钢产量达到100万吨,年销售收入超过25亿元。同时,戴国芳被一份杂志估计身价有2.2亿元。

很快,雄心勃勃的戴国芳开始的产能扩张计划,占地2000亩,年产260万吨的宽厚板,总投资额为10亿元左右,主要以自有资金滚动投入。

彼时,常州市与苏州、无锡一起作为苏南模式的代表,但已经出现苏州和无锡一骑绝尘的趋势,常州市政府正为此烦恼。铁本的计划很快和当地政府不谋而合。

据媒体报道,在常州的很多官员看来,戴国芳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他面庞瘦削,寡言,平生没有任何爱好,只是整天窝在工厂里,和技术人员在一起切磋。他是当地出了名的“五不老板”——不坐高级轿车,不进娱乐场所,不大吃大喝,不赌博,甚至不住高级宾馆,平日生活十分俭朴,家中所有积蓄都投到了工厂里,父亲和继母一直在乡下种菜务农。

在有关人士的热情推动下,项目一改再改,日渐膨胀。在短短的6个月里,项目规模从一开始的200多万吨级,加码到400万吨级、600万吨级,最后被定在840万吨级,规模占地从2000亩攀升到9379亩, 106亿元,产品定位为船用板和螺纹钢等较高档次产品。

于是,铁本的840万吨项目被拆分成7个子项目和1个码头项目分别上报,铁本相应成立了7家徒有其名的“中外合资公司”,在建设用地的权证审批上,用地被“化整为零”,切分成14块土地报批申请。项目所在的常州高新区经济发展局在一天内,就火速批准了所有的基建项目。

840万吨的规模,已足以让铁本跻身中国最大的钢铁公司的行列,当时全国超过1000万吨的钢铁厂只有宝钢和唐钢两家而已。戴国芳本人也信心爆棚。他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铁本要在3年内超过宝钢,5年内追上浦项。”宝钢、浦项分别是中国和韩国最大的两家钢铁厂,分列全球第五、第三。

然而,好梦易醒,戴国芳不知道,此时他的一只脚已经迈进了监狱的大门。

2003年12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2003〕103号文,即《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关于制止钢铁电解铝水泥行业盲目投资若干意见的通知》,要求各地运用多种手段,迅速遏制盲目投资、低水平重复建设的势头。

随后,几位新华社记者发现,铁本的建设用地未批先建,于是写成内参。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和国家环保总局派出调查组赶赴常州。

最终,部委联合调查组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向温家宝总理汇报查处情况,其定性为:“这是一起典型的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严重失职违规、企业涉嫌违法犯罪的重大案件。

铁本危局正式拉开。

同事不同命

长期以来,戴国芳一直专注经营,并无太多政治智慧。

为了给调查组一个交代,铁本先进行了“自查”。在一份由铁本公司向常州市武进区政府和国税局、东安镇政府呈递的书面报告中承认:“我公司在接受国家有关部门调查违规投资、违规用地事项时,进行了自我财务检查,发现了经营过程中的违法问题——自2000年公司设立开始,我公司从常州物资回收公司及武进物资再生有限公司收购废旧钢铁十几亿元,其中有虚开发票近2亿元,抵扣税额近2000万元……然后迅速将税款补缴给税务局。

然而,《商务周刊》报道称,税务总局893号文指出,“废旧物资收购人员(非本单位人员)在社会上收购废旧物资,直接运送到购货方(生产厂家),废旧物资经营单位根据上述双方实际发生的业务,向废旧物资收购人员开具废旧物资收购凭证,在财务上作购进处理,同时向购货方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或普通发票,在财务上作销售处理,将购货方支付的购货款以现金方式转付给废旧物资收购人员。鉴于此种经营方式是由目前废旧物资行业的经营特点决定的,且废旧物资经营单位在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时确实收取了同等金额的货款,并确有同等数量的货物销售,因此,废旧物资经营单位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不违背有关税收规定,不应定性为虚开。”

这最终成为,铁本有罪的最重要证据,而当年新华社向全国播发通稿,列举了联合调查组认定的铁本五大问题:

——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严重违反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越权分22次将投资高达105.9亿元的项目分拆审批;

——违规审批征用土地6541亩,违规组织实施征地拆迁;

——铁本公司通过提供虚假财务报表骗取银行信用和贷款,挪用银行流动资金贷款20多亿元用于固定资产投资;

——有关金融机构严重违反国家固定资产贷款审贷和现金管理规定;

——铁本公司大量偷税漏税。

前四大罪证,在法庭审判时,都没有列举。

受到铁本事件影响,时任常州市委书记的范燕青等八位政府官员受到处理。

若干今年,一位网友写了《三哭常州》,认为“铁本事件”是常州彻底失去赶超苏锡的机会的重要标志。

然而,令人唏嘘的是。宝钢股份在2004年4月曾明确表示近期不再融资,但4个月后又增发50亿股合计280 亿元新股,用于公司整体上市。

而在戴国芳被捕3天后,与常州仅距105公里的苏州工业园区内,投资17亿元的澳大利亚博思格钢铁公司却开业了,该公司的总裁递交申请材料后的7个工作日内就拿到了园区颁发的营业执照。

与铁本同是典型同是民营企业的宁波建龙却化险为夷。位于浙江省的宁波建龙投资12亿美元和年产600万吨的钢铁项目也是未经国家批准,且采取了与铁本极为相似的操作模式,而且早在2003年年底和2004年2月初,国家有关部门已到建龙调查,但迟迟未见结论。宁波建龙的背后是民企富豪郭广昌,在“铁本事件”两周年左右,被责令停工的宁波建龙又上马了。

踏着铁本的尸体,江苏的沙钢集团一跃成为全国最大的民营企业,并顺利上市。戴国芳,还能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吗?

沉默戴国芳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在戴国芳被羁押期间,其在长江边的3000亩地,半建的工程,无人打理,资产在一天天折损。

经过“马拉松式”的审判后,2009年4月,戴国芳被冠以“虚开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罪”判刑5年。

彼时,戴国芳从2004年4月开始已经入狱达到5年时间,所以判决之日也成为他重获自由之日。

很多人都在好奇,出狱之后的戴国芳还会重操旧业吗?此时,钢铁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戴国芳还能东山再起吗?

戴国芳依旧沉默应对,并在不声不响中,创立了江苏德龙镍业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8月,注册资金两亿元,总部位于距离原铁本厂址442公里外的盐城响水,规划产能为国内最大的镍铁合金生产企业”。

此时,戴国芳已经学会了低调,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推上了前台,股东均由儿子戴笠和女儿戴娇担任。在高管中,戴笠出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戴娇担任监事。

复出后的戴国芳依旧拼命。据木杉瞭望的前同事介绍,常州当地去了一批批的人,但一批批的人又回来,“受不了戴国芳吃的苦。”前同事说。

盐城当地渔民形容戴国芳:“吹着海风,吃着冷饭,吃尽苦头,那种干事创业的激情、拼命三郎的吃苦劲头,连我们渔民都自愧不如。”

戴国芳似乎正在走来辉煌。资料显示,江苏德龙镍业有限公司计划总投资为100亿元,一期总投资20亿元,已于2011年开始投产,二期工程于2012年7月投产,目前镍铁合金总共有19条RKEF生产线,皆为33000KVA电炉,主要生产10%~15%的高镍铁合金和镍铬合金,并主导了投资近10亿美元的印尼项目。

然后,在一份国家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下发的《关于山东金海汇科技有限公司、江苏德龙镍业有限公司、甘肃兰鑫钢铁有限公司违规建设钢铁项目有关情况的通报》,再次将戴国芳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通报中,德龙镍业因在2013年实施了年产30万吨镍铁合金扩建项目,违规建设了1台80吨电炉、4台60吨AOD炉及相关配套设施被“点名”。

通报下发后,当地政府立即行动,火速拆除江苏德龙镍业有限公司违规建设的不锈钢冶炼设备,要求严肃查处并公开曝光涉案人员,对违法违规建设项目的排查,不留死角,不留隐患。

目前,供给侧改革方兴未艾,钢铁产能成为去产能的重点,戴国芳却想着扩大产能。两次赶上国家宏观调控,时也命也?

对于这一切,戴国芳依然沉默,公开场合均由其子戴笠出席。

或许,对戴国芳自己来说,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这一切就已经足够。

戴国芳究竟会面临怎么样命运,或许只有历史才能给出答案。

6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民营  企业家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

风舞艳阳
风舞艳阳2017-03-31 15:41:55
唉!这评论怎么写呀!怎么邪呀!怎么血呀!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