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界半壁江山拯救不了共和国长子,东北经济垮掉后
南十三 2016-12-06 13:22:00

文丨南十三

东北,被誉为“共和国长子”。当年,这块中国版图东北方的疆土,以广袤的黑土地,丰富的煤炭、石油资源,在共和国诞生成长中,承载了无限荣光与梦想。一句“共和国长子”,是对当年的东北的最高赞赏。

然而随着东北经济的衰败,如今东北留给人们的印象,不再是重工业经济的龙头,而是一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低俗幽默。

活跃在春晚舞台上几十年的赵本山老师,还有大家耳熟能详的“我在东北玩泥巴”,抑或是“小鸡儿炖me菇”的经典口音,以及关于金链大哥和穿白貂的扒蒜小妹儿的各种故事……

而如今打开各种直播平台,也总是能听到各种各样的东北口儿。多家直播平台提供的数据显示,几乎每家直播平台粉丝最多的前二十名主播里都有超过或接近半数为东北籍。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就像金庸的小说里,北方盛产郭靖、乔峰、胡一刀等大侠,在直播这个江湖里,东北也输出着中国网红主播的主力军。

有人说,除了传统的“东北三宝”人参、鹿茸和貂,东北的第四大特产就是网红主播了。

为什么东北人会占据网红的半壁江山?难道网红就是拯救东北经济的法宝吗?

天生幽默的艺术土壤

要说东北最早的网红范本,恐怕可以追溯到2001年因为网络神曲《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大红的雪村。一句“翠花,上酸菜”几乎成了东北的代名词。

△ 雪村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非常真实地反映了东北人的普遍性格:豪爽、耿直、大方,人与人之间相处讲究情和义。

东北的文化标志——二人转,其实就与网络直播工作的吻合度很高。集歌舞、表演、说唱为一体的二人转,把幽默和段子(传统叫包袱)藏在语言中,配上特色鲜明的服装,夸张有辨识度的舞台动作。这些都与直播需要的元素不谋而合,东北人熟悉的草根娱乐文化和同样以草根方式成长起来的直播行业一拍即合。

直播平台内部工作人员表示,除唱歌外,东北主播喜欢在直播间隙和观众唠嗑、拉家常,这与二人转表演中的拉场戏说口颇为接近,这种互动工作适合开朗热情的东北人。

东北草根文化浓厚,群众性文化基础强,又豁得出去,不介意自黑和被黑。不管是连续出现在央视春晚舞台上的赵本山、范伟、宋丹丹,还是近几年火起来的小沈阳、刘小利、宋小宝,身上都带着这种鲜明的草根特质。加上东北话和普通话相近,容易理解,接地气的东北式表演几乎能被全国人民接受。

东北产美女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哈尔滨连续三年稳居中国十大美女城市榜首、大连也是国内美女知名产地,而在这两地之外长春、长白山、沈阳等城市也多出美女,东北美女的显著特点是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曲线动人,大多是大眼睛高鼻梁,非常适合直播镜头。

而东北主播们的表演方式也是花样百出的。

最有代表性的平台要数快手。快手上活跃着大量以“农村人”、“务工者”自居的主播,有的可能其实生活条件并不差,但是他们愿意以底层文化为卖点,用一些出位的行为博眼球,比如吃灯泡、“炸档”甚至自残等,并给自己打上“农村人”的标签。在很多城市白领急于脱离这种标签时,东北人却乐于去展现和调侃。

△ 快手上的东北主播们

背后的东北传统经济衰败

直播在东北的兴起,背后其实是日渐衰退的东北传统经济。在谈到东北主播数量众多的原因时,一位东北主播打趣道:“可能是因为天冷,不愿意出屋吧。”

这句话的背后是东北经济一路遇冷的现状。

东北曾是中国工业发展的摇篮,其经济发展曾在我国历史上书写过辉煌的一页。1978年,辽宁省的经济总量为229.2亿元,位列全国第三。然而近几年来东北经济增速逐渐放缓,一度低于国家平均水平。

2003年中央推行了老工业基地振兴策略,东北GDP得以有效提升。但是2014年,东北经济结束了持续振兴的势头,又开始陷入新一轮“东北困局”。

去年,东北三省更是集体加速滑落。黑吉辽三省的GDP增速分别居于全国倒数第二、第四与第一;今年上半年,此三省的GDP增速为全国倒数第三、第六与第一。

糟糕的GDP增长率数字背后,则是稀少的工作机会。

九十年代末,东北实施国有企业改革,全国3000万下岗职工中有四分之一左右在东北。而央企之外,东北民营企业也没有办法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

东北三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辽宁省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黑龙江和吉林省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目前东北人均可用工资不足三千。

中国的科技互联网版图上,东北地区也几近空白,除了东软集团,能喊得出名字的科技公司寥寥无几,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等新兴业态严重滞后于全国,而种种原因造成的就业危机,也导致大量东北年轻人出走外省。

与此对比的是,目前绝大多数直播平台的主播收入均至少在5000以上。在东北没法给年轻人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和更好的生活时,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自己寻找出路。

△ 东北女主播在做直播

难道成为一名网红主播就意味着年入百万走上人生巅峰了吗?映客公布的数据显示,一周直播时长排名前一万名的主播中,每天直播7-14个小时的占比最大,达到了6527人。而前十名平均直播时长达到了41.4小时,工作强度已经超过普通白领的一周工作时长(40个小时)。

但对于失业率不断上涨、人口外流严重的东北三省来说,直播俨然是可以抓住的一棵稻草。

顽固的社会阶层,稀有的新兴行业工作机会,沉闷的文化惯性,压抑了这些东北年轻人的个性、才能和表演天赋。

而网络直播平台的兴起,释放了他们的活力,东北主播的崛起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只是这个全民直播的时代,大家都去做直播了,不知道谁还会去搞实业?

网红就能拯救东北经济吗?

虽然东北主播在直播行业相当有地位,但想靠一批网红拯救衰败的东北经济,显然只是一个玩笑。

随着12月1日国家网信办发布的号称“史上最严网络直播新规”的实施,直播行业新的瓶颈期也随之到来。

在直播行业的PC时代,秀场模式往往靠打“擦边球”生存,而在现在愈发白热化的竞争环境中,一些主播也不惜触碰直播守则,面临直播间被封停的风险,大打“软色情”牌。露脐、蕾丝吊带、三角形超短裤等性感衣物曾经是直播平台的标配,一些有意无意的暗示可以让一个直播间瞬间人气爆棚。

△ 以低俗化内容博眼球

但是随着监管逐渐加强以及直播模式多样化,仅仅靠色情擦边球似乎已经不能满足粉丝的全部需求。据不完全统计,在YY、斗鱼等直播平台上,秀场模式的人气男主播也不在少数。在这方面,东北男性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春晚舞台上积累起来的影响力让东北男主播很容易打开话题。

一些擅长此道的主播开通了专门的聊天直播室,抖机灵、讲段子、评论时事,以脱口秀模式来吸引粉丝。有数据显示,在这类主播中,最受欢迎的依然是东北人。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人加入直播行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主播这份职业还能延续多久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回想多年前,长篇累牍的大段文字是闲暇时最好的读物。于是韩寒、徐静蕾等明星博客是最火的。

后来碎片化的阅读成为了主流,140字的微博成为了最流行的平台,催生了姚晨、留几手、小马甲等一批大V。

随着短视频的浪潮悄然来袭,Papi酱成为了短视频内容创业的代名词,虽然也逃不开与罗辑思维分道扬镳的结果。

而时下最火的直播,又能走多远呢?经济基础已经非常薄弱的东北,真的靠一批网红,做做直播就能挽救吗?

显而易见的是,没有任何一种类型的网红能一直长久。韩寒、徐静蕾现在在拍电影,小马甲出了书在全国各地签售,与罗辑思维分手后的Papi酱依然保持着高频率的更新,而东北的网红主播们,也在使尽浑身解数开辟新的直播内容。不管是直播吃灯泡、卖煎饼果子还是撸串、扒蒜甚至唠嗑,都是东北人民“豁得出去”的表现。

从传统的工业经济到网红经济固然是一种转型,但在这个直播行业的瓶颈期,如果不能成功转型,东北经济依然上不去。

直播打赏之外,一些主播也在探索新的盈利模式,例如承接一些企业客户的商业推广以及与电商、在线教育等垂直领域结合等。事实上,产业创新、娱乐消费和年轻人创造力的结合,可能也是振兴东北经济的关键所在。

6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共和国  长子  经济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