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利益分配囹圄
王鹏辉 2016-09-29 17:58:04

绝大多数企业转型都会遇到利益分配的问题,分配不均很可能引起内斗。如何保证公平,实现二次利益分配,是企业必须迈过的坎。

转型一直是苏宁近年的主调之一。越是大企业,越要经历转型的阵痛。其中,员工的利益分配问题举足轻重,往往隐藏着一些商业伦理。

在外界看来,担任苏宁云商副董事长的孙为民是“二号首长”,应该是深得张近东信任的人。如果按照职位来论,或许应该如此。但若是按照利益来论,其地位并没那么突出。从苏宁云商高管的持股比例来看,孙为民勉强保住老三的位置,排在其前面的是张近东和金明,排在其后的任峻比他少不到一万股,孟祥胜也只比他少了50多万股。

对比来看,孙为民和金明的利益还是很悬殊的,孙为民持460.3万股,目前市值约为4 948万元;金明持1.25亿股,目前市值约为13.43亿元。按照公开资料来看,孙为民曾是南京理工大学老师,1998年进入苏宁担任总经理助理;金明是1993年以应届毕业生身份进入苏宁。孙为民的职位一直比金明要高,孙为民卸任总裁后是由金明接任。

很多人都说孙为民和金明是张近东的左膀右臂,对外也表现出了孙为民“二号首长”的地位,但如果按照悬殊的利益来看,孙为民还不到金明的零头,充其量就是个小拇指。这也不是要论资排辈,不是说孙为民比金明年长些,就一定要有差不多的利益,而是取决于张近东如何分配,外人自然没有权利说三道四。但是,为何地位相近的高管如此悬殊?这让外界感到好奇,似乎不符合常理。无论如何,“二号首长”都不应该是这样的待遇。

这里或许带出一个普遍问题,那就是传统企业的利益分配,如何适应向互联网转型的需求。这些年苏宁一直在忙着转型,但转来转去似乎有点转晕了,根本不知道要做成什么样。这和思维、能力有关,也与利益分配有关。事实上,利益起到了关键作用。毕竟,绝大多数的传统企业已经完成了一次利益分配,再进行大的利益分配很难了。

先来看孙为民,尽管薪水比金明高,但股票少十几亿元,帮助苏宁转型能让他受益良多吗?没有,他不过是一个“小散”而已。再来看金明,手里拿着十几亿元的股票,公司干好干坏对他的影响很大吗?也没有,手上的股票足够养活几代人了。对于这两个功成名就的人来说,工作的好坏并不会有太大的利益影响。

苏宁的转型无疑是不成功的。这并非苏宁一家的问题,绝大多数传统企业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要么是创始人掌握了绝大多数的股份,要么是元老们早就瓜分了大蛋糕,对于后进者来说能有剩菜残羹就不错了。那么,就必然会引发一个严重的人才问题,要么就是留不住人,要么就是请不来人。有能耐的人看重的是长远利益,而利益已经被瓜分掉了,没有希望,那就自己单干了。瓜分了利益的人,对于未来也没有太大愿景,要么就是留下养老,要么就是回家养老。

哪怕是互联网企业,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比如魅族和小米。魅族的绝大部分股份控制在黄章手里,手下的人都是“打工仔”,对于未来利益基本没有想象空间。指望这些人为了未来拼命,基本是上没有可能的,这些年魅族除了发布会开得多了,人们似乎也没发现有其他大的变化,唯一的变化可能就是产品越来越渣了。雷军是舍得给期权的人,小米这些年作死往前冲,大家都能够看到未来利益。但是,小米现在遇到了瓶颈,那帮人却冲不动了,因为大家手上都拿着不多不少的利益,也就这么回事了。

绝大多数企业转型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没利益的人敷衍,有利益的人敷衍。前者是看不到希望,后者则是无所谓了。如何相对公平地分配利益,如何实现二次的利益分配,其实不只是苏宁一家的问题,而是所有企业面临的问题。内部利益的争夺往往会引发内斗,内斗的结果就是内耗,内耗的结果就是企业死掉,大家谁也别想有好果子吃。

18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囹圄  利益  企业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30)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