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与安生》票房破亿:IP改编的正确打开方式
文创资讯 2016-09-23 17:29:32

可能没有人会想到,上映前不被看好的《七月与安生》成为了今年中秋档口碑最好的电影。

原著出自文艺腔浓郁的安妮宝贝之手,导演是“星二代”曾国祥,主演是演技未被看好的周冬雨和马思纯,故事是一对闺蜜爱上同一个男人的狗血三角恋……原本每一个都可能成为《七月与安生》的“黑点”。电影上映后,断言这是部烂片的网友,却被结结实实地打了脸。在豆瓣上,这部电影的评分为7.7分,好于74%爱情片。

经过暑期档一众IP烂片的“洗礼”,很多观众已经对IP改编作品表示失望,甚至认为IP改编之作都是骗钱。《七月与安生》却让他们看到了IP改编电影的“曙光”。那么,《七月与安生》是如何在重重“黑点”中突围而出的呢?能否成为IP电影改编的标杆呢?

今年最佳IP改编?《七月与安生》获赞

银镯子,棉布长裙,海藻般的长发,光脚穿白球鞋……熟悉安妮宝贝(现笔名为庆山)的人,一定会对这些关键词有印象。这些颇具文艺气质的符号,一度受到文艺青年的追捧,同时也成为了不少人口中“矫情”的代名词。

因此,当听到《七月与安生》是改编自安妮宝贝小说的时候,不少观众的内心是拒绝的。更何况,这部电影还集齐了流浪、三角恋、意外怀孕、死亡等多个烂片关键词,似乎生怕观众不觉得这是一部“狗血”的电影。而实际上,这部电影的确有一些俗套的情节,但在导演和编剧的认真改编之下,成为了一部合格的,让人有所触动的电影。

简单来说,《七月与安生》讲的是七月与安生这一对闺蜜“相爱相杀”的故事。七月与安生在13岁相遇后,成为了挚友。她们的性格截然不同,一个安静乖巧,一个张扬叛逆,却又相互吸引。她们本以为将一辈子陪伴对方,却没想到爱上了同一个男生……

一对闺蜜爱上同一个男生,这个情节本身相当俗套。但在这部女性视角的电影中,男主角家明的面目相当模糊,类似于一个“炮灰”般的存在。这部电影真正想展现的,并不是两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撕逼”的过程,而是保守与自由两种人生观的碰撞,或者说是一个女人性格里两个侧面的碰撞。

一直生活安稳的七月,其实很羡慕安生浪迹天涯的生活,而体会过颠沛流离滋味的安生,却一直想要安定下来。这正是现实生活中不少人的真实想法,既想岁月静好,又想浪迹天涯,选择了一条路,却总在羡慕另一条路有多好。

如果回看《七月与安生》原著,你会发现原版结局十分狗血——安生难产而死,七月和家明结了婚,共同养大了安生与家明的孩子。电影将结局变为了“交换人生”,使得影片顿时脱离了“狗血三角恋”的趣味,更多关注的是女性的成长,让人不再感觉是“无病呻吟”。

影片结尾处,安生回归了安稳的家庭生活,用“七月”作为笔名写下了她们的故事。而七月虽然在现实中大出血而死,却在安生的小说中成为了那个浪迹天涯的人。这似乎是在暗示着,七月和安生本来就是一个人,她们所经历的事情只是一个女人生命中的不同阶段罢了。

从这个角度看,七月与安生为了家明“互撕”,可以看做是一个自我互搏的过程。七月想要自由,却无法放弃已拥有的幸福生活。安生敢于活出自己,却难以忘记心中所爱。最终,七月与安生的和解,意味着在人生中完成了对于自我的谅解。正如一个人到了人生的某个阶段,终于原谅自己没有成为想变成的那个人,也接受了岁月给自己带来的改变。

虽然这部电影是一部青春爱情片,却并没有局限于两女一男之间的“小情小爱”,而是聚焦女性自身的成长,同时还在细节中植入了时代感和集体回忆。电影虽然是根据安妮宝贝小说改编,却并没有染上“文艺腔”,无论是造型、台词还是人物表演,都没有让人感到“矫情”。结尾处的多次反转,更是让观众感受到惊喜,这些或许都是电影改编获赞的重要原因。

《七月与安生》是IP改编的正确打开方式?

严格来说,《七月与安生》虽然是一部合格的IP改编电影,但难以算是一部经典之作。这部电影口碑获赞的原因,除了自身品质不错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可以归结为一句话——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近几年,中国电影票房市场的高速增长十分引人注目。随着大量资本涌入了电影行业,影视公司开始疯狂收购各类IP作品。去年,《夏洛特烦恼》、《大圣归来》等IP影片的大热,更是让电影人将IP视作“制胜法宝”,IP电影随即在今年迎来了井喷。

回看今年上映的IP电影,除了《盗墓笔记》收获了10亿票房,《使徒行者》斩获6.06亿票房,仅有《微微一笑很倾城》、《谁的青春不迷茫》、《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票房过亿,其他IP改编作品票房表现大多十分惨淡。而这些高票房IP电影,除了《使徒行者》豆瓣评分超过6分之外,大多都没有超过及格线。更不必说《泡沫之夏》、《喜乐长安》这些刷新豆瓣评分下限的IP“困难户”了。

好不容易将IP抢到手,一转眼却拍成了“烂片”,这正是不少影视公司面临的尴尬局面。很多抢占了优质IP的影视公司,却没有足够专业的编剧团队去改编,也没有预留足够的时间去拍摄和制作,即使请来了一众“鲜肉”和“大腕”来主演,最终交出的只能是粗制滥造的作品。暑期档的“迷之烂片”《封神传奇》,以及《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等青春片,都在剧本环节就已经注定了它们的败绩。

反观《七月与安生》,虽然改编自安妮宝贝的小说,却跳出了言情小说的格局,没有把电影拍成是一部“一言不合就撕逼”的狗血言情片,而是聚焦于主角心灵的成长。在青春时代,有人固守小城生活安逸,但始终羡慕着身在远方的朋友,有人走四方看世界,却要经受困顿和孤独之苦,这原本就是80后、90后的生活现状。无论是把电影视作是一对灵魂伴侣的成长历程,还是看作是一个人性格两个侧面的外化,都能从中收获一些感慨。

更可贵的是,导演曾国祥以及监制陈可辛对于影片细节的把控非常用心。明明是两个香港人,拍摄内地的生活却并不让人出戏。从白球鞋、老式诺基亚手机,到北京的筒子楼,酒吧里唱起的《花房姑娘》,都能勾起80后的集体回忆。据了解,曾国祥在拍摄过程中,会经常向内地工作人员请教内地生活的细节,这正体现了导演对于电影改编的用心。

同样都是IP电影,暑期档的一众IP影片深受不靠谱剧本之害,而《七月与安生》则借助用心的改编,成为了这个中秋档的口碑之作。这或许可以给国内电影人一个启示,与其对于超级IP趋之若鹜,倒不如踏踏实实地讲好一个故事。哪怕这个故事中,没有家国大义,没有视觉奇观,也没有当红鲜肉,只要故事本身是一个好故事,总会有人捧场。

14
来源:文创资讯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