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金长文背后的德云社
观点 2016-09-09 10:03:24
摘要: 郭德纲的影响力正在随着相声影响力的衰落而衰落。

在郭德纲发布德云社家谱,将何云伟、曹云金等一众离开德云社的徒弟逐出师门的一周后,曹云金决定反击,发长文爆料“师父”对其的种种不公。网友站成两派,一派维护德云社的班社制,一派认为曹云金也是迫不得已。

这是自2010年底曹云金离开德云社,六年来多次被郭德纲暗讽为叛徒后的首度正面回应。在他所发布的长文中,曹云金透露自己在学徒期间并非像郭德纲所说的那样白吃白纸,而是“每年交小一万块的学费,每月还要交500饭费,500生活费”,他还自曝有次饭费交晚,郭德纲甚至将其赶出门,令其在公园的长椅上睡了一周。

不过在2010年曹云金出版的自传《金声金事》中,对于这段生活,他的表述是这样的——“那段时间我师父个人的经济状况并不是很好,虽说不至于入不敷出,但真的挺苦,又多我这么一口跟着吃饭,分文不取,说起来相当不容易。”

网友质疑曹云金言论前后不一,但也有接近曹云金的人士对界面新闻透露,当时曹云金是迫于无奈这样写的,“老郭说不这么写就不给写序”。

撇开这些只能他俩人心里清楚的事情不谈,在曹云金回应郭德纲的全文中,至少有两点他没说错,一是德云社的创始人有张文顺老先生,但郭德纲有意不提。二是“云”字是张文顺先生给的,如果要收回,郭德纲也没这个权利。

关于张文顺老先生的创始人地位,既有早年的采访记载,也有郭德纲的亲口表述。2006年,在德云社刚刚火起来时,相声资深票友东东枪曾为《读库》采写过长文《谁是郭德纲?》,文中明确表述德云社的创始人是张文顺、郭德纲和李菁。三人在2002年于北京大栅栏内的广德楼办起了“北京相声大会”,当时,一些京津同行都会不定期的来演出帮忙,后才更名为德云社。

张文顺家资殷富,德云社很长一段时间的运营费用都来自他的补贴,德云社徒弟的辈分谱字“云鹤九宵”也是张定下来的。而李菁是快板名家梁厚民的徒弟,在当时德云社还没成名之前,李菁的师承关系被看做是德云社想在北京立足能够依靠的靠山之一。

2008年在一份张文顺的声明中,也有“我和郭德纲先生创立德云社时并未想要拿这个团体发财….”等言语。2009年张文顺去世时,郭德纲也曾对媒体说,“张先生是德云社的创始人,没有他就不会有德云社”。

可这样的表述和言论在2009年之后,就再没被郭德纲提起过。2013年郭德纲妻子王慧的堂弟王俣钦出了一本爆料德云社内部师徒关系的书——《钦口说,我眼中的德云社》。书中,王俣钦对于德云社创始人的表述已经变成了——“创始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王惠,一个是郭德纲。”虽然这是小舅子的一家之言,但郭德纲曾为该书的发行站台,说明他本人是认可书中内容的。

至于郭德纲徒弟艺名中的“云”字,实际上,在相声圈,师父“给字”只是个潜规则,行内并没有明文规定必须给,例如马季先生就没有给徒弟谱字。当年,北大毕业的徐亮,与张文顺、郭德纲等人相识,并一起说相声时,他的“德”字,是张文顺老先生给的。2008年,徐德亮与王文林退出德云社时,张文顺曾发声明表示希望收回“德”字,但也并没有强制执行,而且在声明最后他也说如果徐德亮不交回,就望他能够好好说相声,弘扬相声艺术。

可见“谱字”并不是硬性规定。而且,“云鹤九宵”四字都是张文顺根据自家书斋“听云轩”的名字而起,并不是郭德纲给的。如今张文顺早已作古,他出面要求收回已不可能。当年张文顺临终前,曾把女儿张德燕和外孙宁云祥托付给德云社,可现在宁云祥已退出德云社,虽然郭德纲发布的家谱里还有他的名字,但实际上他已改了名字,不再做相声这行。这其中的是非曲折,外人也不得而知。

曹云金之所以发长文,是因为一周前郭德纲发布德云社家谱,要将其逐出师门。而除了他,被逐出师门的还有何云伟、郭鹤鸣等人,为什么是曹云金,而不是其他被逐出师门的徒弟,对郭德纲作出长达六千字的正面回应呢?这还要从曹云金学艺说起。

正如他文中所写,他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母亲送到郭德纲处学艺,而那时郭德纲也是个穷困潦倒的曲艺人,没有任何名气和资源。两人的关系说白了就是你给我钱,我授你课。只不过,郭德纲还看重旧时班社家长制的做法,让曹云金在学艺之余,在家里干活。

收曹云金为徒,想来授业只是一方面,更本初的目的,应该是郭德纲谋生的一个手段,他开设家庭培训班,以此维持生计。而刚好曹云金与郭德纲的第二任妻子王慧有点亲戚关系,就投奔而来。至于这层亲戚关系,后来有接近曹云金的人曾透露,两人其实也并不沾亲,只是王慧在天津的邻居是曹云金一个远方的表姐,继而曹云金喊王慧表姐,郭德纲就成了“表姐夫”。

当年,曹云金家中贫困,早年辍学,母亲送他来北京学艺也是走投无路之选,希望他能学个一技之长混口饭吃,在举目无亲的情况下,曹云金也只能跟着“远方亲戚”郭德纲学艺。如此看来,曹云金与郭德纲在成长历程,和因此塑造的性格上是非常相似的——年轻时都吃过大苦,得势后便绝不吃亏。

而北京孩子何云伟就显然没有曹云金学艺时的窘迫,他毕竟家在这里,再没饭吃,回趟家就什么都解决了。

从目前郭德纲收徒的类型看,他的标准有两条,第一是要绝对服从师父,也就是听话;第二是能耐不能比师父大。而德云社二十年,出走的人恰恰都不符合这两个标准。最初2008年出走的徐德亮、王文顺,一个是郭德纲的同辈,一个比郭德纲高一辈儿。徐德亮还是北大毕业,内心自然不会认可郭德纲崇尚的旧时一言堂的班社制。

2010年何云伟、曹云金也都因有自己的打算而前后出走。何云伟的演出风格是老派相声演员的风格,不会满场洒狗血,说段子规规矩矩,这导致他不太受现代观众的欢迎,演出现场的效果也不可能比郭德纲火;但在某些单项的才艺上,例如贯口和柳活造诣深厚(何云伟唱京剧、白派京韵大鼓都像模像样,而郭德纲总被戏曲界的票友笑其唱什么都是评戏味)。何云伟相声造诣令郭德纲欣赏,徒弟水平高自然证明了师父教得好。一个能证明师父水平高,又没师父名气大的徒弟,是多少师父梦寐以求的。

所以,何云伟出走时,郭德纲非常伤感,甚至在后台抹泪。后来,何云伟拜相声演员刘洪沂为干爹,郭德纲也是气得不行,甚至有传闻他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举报刘洪沂的女儿是杀人犯。

而相比之下,曹云金离开时,郭德纲的反应并不大。曹云金当年在德云社火爆程度堪比今天的岳云鹏,但他性格高调,在后台得罪不少师兄弟。另外,他家境贫穷,也的确更需要钱。在钱的问题上,与一样爱钱的师父郭德纲的矛盾自然也就越来越大。

实际上,2010年初在德云社发生8月风波之前,曹云金就因为钱的问题出走过两个月,但后来又回来了,为此郭德纲特别为其在三里屯开了元宵节专场,就是为了向外界表明他没走,德云社团队没出问题。当时曹云金表演了四个段子,郭德纲还为其量活。但最终在同年底,曹云金因不肯签约还是无奈离开了德云社。

从曹云金的文中看,曹云金提的要求郭德纲无法满足,从他的角度讲,他有名气、也能挣钱,也想发展,是个好青年。而从郭德纲的角度看,徒弟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你要听话,服管,给我挣钱,不能出去单干。两个人从各自的角度思考问题,都觉得自己没错,也就是所谓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郭德纲发布的德云社家谱,在现代社会中既不是行业规范、法律条文,也不是企业与员工之间的劳动合同,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但对于郭德纲来说,发布家谱还是有两大作用的。对内是起到震慑作用,防止现有的徒弟出走,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一经发布就具有道德制高点,而且写进家谱的徒弟会被看做是认可班社这种一切都听师父的制度,将来若反水就不好在相声圈继续混下去。

对外的作用则是吸引公众的注目。郭德纲最不怕的就是跟人吵架,他骂过记者、骂过体制内的相声演员、骂过央视、骂过春晚,如今国内没有任何相声团队能与德云社比肩,他也曾表示过孤独。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骂骂早年出走的徒弟就几乎成了郭德纲的月经贴。

在郭德纲与曹云金的正面对决之外,放眼观之,外部环境是相声的衰落,2006年由郭德纲带起的相声红利,在十年间,早已变成强弩之末。在没有新作品出现的情况下,观众也对郭德纲的相声产生了审美疲劳。尽管今年初岳云鹏火爆一时,但他的造诣从目前看也不具有将相声这门艺术延续下去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郭德纲常常在微博上发布德云社在外地演出时观众席的照片,为了是向那些地接的演出商证明德云社的卖票能力,正是因为演出商的信心不足,才导致郭德纲“多此一举”。他在各地的大剧场演出通常只办两场,到第三场票就比较难卖了。

郭德纲的影响力正在随着相声影响力的衰落而衰落,连他自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坦言不看好相声的发展。对于他和德云社来说,要想在这个日日出新的娱乐圈生存下去,也需要时不时制造话题来刷存在感。

而曹云金在家谱发布的一周之后才出面回应,显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自从离开德云社后,在演艺圈的发展并不理想,顺着师父制造的热点,更上一层楼,也未尝不可。从这个层面看,师徒两人不仅性格相似、做事方式相似,在最终的效果上都相互借力、共同营造热点上头条的客观结果。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http://t.kanshangjie.com/r4

面对曹云金的回应,或许今日的郭德纲内心还有一丝窃喜,终于有人接招了,那就让撕X来得更猛烈些吧。

15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德云  长文  背后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46)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