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创始人被资本逼走之后,这些公司过得还好吗?
苏清涛 2016-06-28 12:37:00

文丨苏清涛

宝能和华润联合发力,王石出局将是大概率事件。一旦实现董事会改组,万科会不会给王石安排一个“名誉董事长”的虚职,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这恐怕又是一个“资本赶走创始人”的故事。

像王石一样历经“资本劫数”的企业创始人或掌门人并不少见。远有新浪的王志东、乐百氏的何伯权,近有大娘水饺的吴国强,他们无一不是因为和投资方的分歧而最终离开了自己“养大”的公司。现在,这些企业过得还好吗?

大娘水饺:饺子开始偷工减料了

2016年2月初,大娘水饺创始人吴国强的一封《致全体大娘人的公开信》在网上流传,信中称,自欧洲最大私募股权基金公司CVC入驻以来,企业业绩连年下滑,而作为创始人,他自己不但被踢出局,而且连参加大娘水饺年会都被阻拦。

吴国强在公开信中称,大娘水饺自2014年被欧洲最大私募股权基金公司CVC收购后,资方聘用的管理层“对大娘水饺产品不断提价,饺子每只由20克改到17.5克,主要汤品主料减10%”,导致业绩连年下滑。2014年的销售是2013年的90%左右,2015年的销售又是2014年的90%左右,仅相当于被收购前2013年销售的80%。

公开信发出后,公司业绩再一次直降。

2016年2月底,资本方选出了得到创始人吴国强认可的CEO包德礼,包德礼能否将大娘水饺带出“困境”,成为当前行业关注的焦点。但在包德礼上任之后,媒体至今尚未出现过关于大娘水饺的公开报道。

俏江南:哭到最后的是谁,还真不好说

2013年底,高端餐饮品牌俏江南被CVC以3亿美元收购了82.7%的股权,外界盛传创始人张兰“出局”。但在收购之后,因为中国反腐及CVC派驻董事经营不善等原因,俏江南的业绩比此前大幅下降50%。甚至,在2014年,俏江南还开始转型“卖盒饭”,在重庆、北京和长沙等地推出了38元/28元的盒饭业务。

CVC虽然在收购的时候显得“财大气粗”,但他们实际上也没钱,收购资金迟迟不到账。2014年年初,银行团方面要求CVC在15天之内向俏江南注资6750万美元,以应对潜在的财务违约,从而让俏江南重获新生。但是CVC不仅拒绝注入资金,也不再按约定偿还1.4亿美元收购贷款。迫于资金压力和业绩因素,CVC反悔了当初的收购案,想要取消交易。银行团于是授权香港保华顾问有限公司于2015年6月23日“接管”了俏江南集团。

“真正‘被出局’的是CVC,而不是张兰(张兰手里还有17.3%的股权)。”张兰的律师陈若剑如是说。

雷士照明:创始人三次出局

2014年8月29日,家居照明行业的龙头企业雷士照明在香港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罢免董事长吴长江一事进行表决,参与投票的股东有九成以上赞成罢免吴长江。吴长江是雷士照明的创始人,他一直把雷士视为“自己的孩子”,但这却已经是吴长江第三次被自己创立的雷士照明赶走。

吴长江在两年前的一句话还被很多人记得:“大家已经上了船,何况我还是一个创始人,如果我不想下这个船,谁也赶不走我。”当时,他与投资方、赛富亚洲基金创始合伙人阎焱闹翻,辞去公司职务。他随后对媒体说了上述的话。那一次,凭借经销商的支持,吴长江重新返回公司。但这一次,曾经作为吴长江坚定盟友的经销商出现大规模“倒戈”,吴长江再也未能回来。

在吴长江出局之后,大股东德豪润达的董事长王冬雷成为雷士照明的董事长。后者因为名字中有一个“雷”字,很容易让不明真相的人误以为他就是创始人,这或许是天意。如今,雷士已经走出“内斗”的阴影,不仅开始国际化布局,而且,也在探索更先进的智能照明技术。

红孩子:你不用来上班了

2008年10月6日,母婴用品网站红孩子总经理李阳在国庆节假期后回到公司上班,投资方派驻红孩子的代表金鹏到他的办公室里开门见山地告诉他,董事会决定,让他立即离开这家由他创立的公司。

引入资本后,母婴电商红孩子并未出现高速成长,规模始终徘徊不前,IPO计划也落空。创始人之一李阳主张聚焦母婴用品市场,但代表资本意志的另一位创始人徐沛欣却坚持扩充产品线,向综合类B2C转型,双方争执不下。最终,投资方支持徐沛欣,董事会决定让李阳离开红孩子公司。

其后的几年,受激烈的价格战影响,红孩子营收受到严重影响。且负面消息不断,创始人离职、资本方控制公司、多元化战略失败、亏损严重等等问题都困扰着红孩子。2012年9月25日下午消息,苏宁电器宣布以6600万美金收购母婴电商品牌红孩子。

太子奶:创始人因“非法集资”罪名入狱

2006年12月,英联、高盛、摩根士丹利联合向太子奶投资7300万美元,占股31.3%。李途纯与三大投行签订了一纸“对赌协议”,如果太子奶未来三年净利润增长率达不到30%,就要给予投行不同数量的股份补偿。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太子奶资金链断裂,三大投行又给了4.5亿,李纯途交出61.6%的控股权。虽然湖南株洲政府出手拯救太子奶,然而,此时的太子奶已经是个空架子,负债高达26亿,被迫提前履行对赌协议。李纯途不得不出让全部股份,净身出户。2010年6月,李途纯被株洲市检察机关批捕,罪名是“涉嫌非法集资”。2011年8月31日,太子奶重整方案最终正式出炉,新华联控股及北京三元食品联合提供7.15亿元资金偿还太子奶的全部债务,并获得太子奶100%股权以及全部剩余资产。

据三元股份2013、2014年报显示,太子奶在三元旗下虽营收每年都在增长,但是净利润却是连年亏损,2013年亏损9627万元,2014年亏损2000多万。

悲情吴鹰谢幕UT斯达康:资本力量下牺牲

十几年前,当手机的话费还很高的时候,在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很多人使用的是“小灵通”。在那个年代关注过小灵通的人,应该就会知道UT斯达康。而在UT斯达康,也上演过老板被资本赶走的故事。

2007年以来,UT斯达康创始人吴鹰在与资本方的角逐中失利,并在董事会中被边缘化。当年6月,UT斯达康对外宣布,吴鹰将离职。至此,吴鹰在UT斯达康中将仅保留董事一职。继任CEO的陆弘亮,既是UT斯达康的联合创始人,也是资本方的代表。

此后的几年,随着3G时代来临,小灵通被淘汰,UT斯达康逐步在通信人士视野中淡出。不发展小灵通的UT斯达康,通过经营光网络传输、IPTV等电信和广电产品,成为一家年销售额约2亿美元的中等规模公司。UT斯达康主要开展海外业务,其产品市场包括泰国、日本和美国。

中华英才网:在走向没落后被收购

中华英才网于1997年成立。1999年,今日资本总裁徐新以个人名义注资。2005年美国在线招聘巨头Monster以1.25亿美元的估价拿走了中华英才网40%的股权,第二年又买下5%的股权。在Monster与中华英才网签订的3年助其完成上市的对赌承诺无法兑现后,Monster正式收购中华英才网剩余55%股份,成为其全资公司,徐新则以数百倍的收益实现退出。创始人张杰贤于2004年离开,在投资人绝对控制董事会的情况下,原管理团队最终退出,中华英才网变成真正的外商独资公司。

其后,由于资本方不了解中国市场、投入不多等原因,中华英才网逐渐走向没落。2015年,中华英才网被58同城收购。

乐百氏:创始人出局,品牌被资本“雪藏”

1989年,何伯权与4 个年轻人组建中山乐百氏保健品有限公司,短短8年,何伯权让乐百氏的销售额由1989 年的几百万元上升到1997年的15亿元,连续5年全国市场占有率第一。2000年,正当乐百氏的事业处于巅峰,何伯权却将92%的股份卖给法国达能。2001年11月30日,时任乐百氏总裁的何伯权向全体中层以上干部宣布:他和杨杰强、王广、李宝磊、彭艳芬等五位创业者集体辞职。

据分析,何伯权之所以选择离开,是因为与控股方达能公司在今后的发展战略方面发生了严重分歧。

如今,虽然乐百氏这个公司还在,但“乐百氏”这个品牌,已经从大众视野中消失了。

很多乐百氏的老员工在谈到乐百氏的衰败时,往往把原因归咎于“达能并不想做大乐百氏”,甚至有意要把乐百氏“雪藏”在达能大家庭中。比如,对于新产品“脉动”,消费者甚至看不出其与乐百氏的关系,“乐百氏”的字样在包装瓶的右上角,很不显眼。

新浪王志东:创始人被逐“第一案”

王志东的名号在早期互联网领域可谓如雷贯耳,他最大的贡献莫过于成功创建了当时中国第一门户大网新浪,且领导新浪网成为全球最大中文门户并于2000年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

1998年起王志东开始担任新浪网CEO,2001年6月段永基等新浪5名董事在董事会上突然对王志东宣布免除其在新浪的一切职务,原因在于王志东坚持认为拯救门户网站的出路是广告,但当年新浪网广告收入增长缓慢,同时他坚决反对持有4亿美元现钞的中华网与新浪网的合并计划,分手就是不可避免的事了。王志东的案例可谓是中国创始人与投资人决裂的第一案。

在BAT时代来临后,新浪这样的门户网站逐渐走向没落。

点评:

1.大体上,这些企业的创始人被赶出去,多跟他们原先在融资前没有完全搞清楚游戏规则,没有冷静地“考虑后果”有关;或者,在特别缺钱的时候,明知融资有陷阱,却依然饮鸩止渴。

2.这些企业,大多在创始人出局后走向没落,但我们也不能把企业没落的原因归咎于创始人的离开,因为,在创始人离开之前,企业就已经问题不断了。

3.创始人失去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当然是悲剧的,但我们也不能因为对创始人的同情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把一切问题归咎于资本。在很多案例中,对最后的“不欢而散”,创始人自己是有过错、有责任的。

链接:

创始团队和资本的博弈并非当下才有的话题,许多全球知名企业的创始人也未能逃出被资本踢出局的命运。比如思科和古驰,当人们提及这两大在不同领域闻名世界的品牌时,会赞叹创始人的伟大。但如今,这两大品牌的运营早已与创始人及其家族无关。

思科:创始人因“脾气太坏”而被赶走

如果没有思科的路由器,也许就不会有互联网+。思科创始人莱恩和桑迪这对夫妇的伟大想法从某种意义上说成就了一个新的时代。

1984年,莱恩和桑迪冒着可能会被起诉的危险注册了思科系统公司。1987年,红杉资本向思科投资250万美元,得到思科29.1%的股份;1990年,思科上市,此时红杉资本持股比例23.%,莱恩和桑迪各自持股13.8%。

但上市仅仅半年之后,思科6名副总裁无法忍受桑迪的火爆脾气,以集体辞职相威胁,思科董事会不得不解聘了创始人之一桑迪,随后,莱恩辞职。1990年底,思科两位创始人抛售了所持思科股票,从此与思科再无关系。

古驰,家族不和的悲剧

奢侈品品牌古驰(GUCCI)在树立品牌形象时会谈及创始人古奇欧•古驰,增添了历史感、家族感的古驰品牌被蒙上了高贵、神秘的色彩。但事实上古驰家族早在第三代就彻底失去了古驰集团,从引入私人股权资本到痛失控制权仅4年。

在家族内斗中,由于不甘于小股东身份,古驰家族第三代的成员乔吉欧和罗贝托先后卖掉了股份。到1988年6月,投资集团经过摩根士丹利共从艾度三个儿子手上收购了47.8%的古驰股权。到1989年4月,投资集团掌握了整个古驰集团50%的股份。另外50%在掌门人莫里吉奥手中。但莫里吉奥既无战略眼光又无管理才能,导致古驰债台高筑。莫里吉奥不得不以1.2亿美元的价格将自己所持50%的古驰股权卖给了投资集团。古驰家族彻底从古驰集团出局。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http://t.kanshangjie.com/r4

点评:在创始人出局后,这两家著名企业却依然发展得很健康,与我们在中国看到的现象形成了鲜明对照。原因何在?这是值得国内的企业运营者和投资人深思的。

36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创始人  资本  公司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