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官到卖情趣用品 如今他又凭什么撬动这个亿万级市场?
商界新媒体记者 钟莹 2016-05-11 14:45:03

可租可住项目负责人 罗曾渝

罗曾渝当过军官,卖过情趣用品,还曾是一家外卖O2O平台的联合创始人。现在,他又看上了长租公寓,不变的是,这个外表看起来腼腆的小伙子一直在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行。

他的梦想没有伟大到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世界,或者说他唯一明确的目标就是想追随自己的热情,当记者疑惑为什么会放弃军官这个职位时,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我在20多岁的时候,就看到了20年甚至是30年后的生活,这不是我要的人生。”

“弃官”下海之路

放弃很容易,重新开始却很难。罗曾渝从零开始,虽然每天加班很辛苦,但他却觉得那段重新出发的日子很充实,那几年他连续参与了多个创业项目,积累了丰富的线上线下运营经验,终于熬成了一家外卖公司的运营总监,无奈公司却有了方向上的转变。

离开公司后,罗曾渝患上了“社交综合症”,疯狂地注册了多个社交平台的账号,“当时就是想多认识几个朋友,谁知道会跟这些疯子一起创业呢!”他转过头看着身边的联合创始人,笑着向《商界》新媒体记者说到。

以前大家总觉得金融都很高大上,在工作中罗曾渝渐渐发现,大部分的金融机构都聚焦于满足企业或者经济条件较好的个人的需求,所谓金融就是“嫌贫爱富”。但是,普通老百姓难道就没有金融上的需要吗?市场上更多的不就是这些占大多数的普通人吗?基于此,罗曾渝对金融的意义有了新的认识,也正是因为在这一点的共识,让曾经处于各行各业的人走到了一起。

罗曾渝跟着他们一起,搭上了互联网金融的快车,进入了租房分期的垂直领域。“对于消费金融,首先是要抓住一个具体可操作的消费场景”罗曾渝介绍,“乐首付选择租房这个场景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尝试。”

随着中国进入存量房时代,城市家庭房屋自有率越来越高,房产除了是人们生活的必需品,也成为越来越普遍的投资产品。但是这些投资性房产往往都有较长时间的空置期;另一方面,随着城镇化的程度越来越高,更多的年轻人涌入城市,大量的新增住房需求需要满足。在这样的背景下,租房市场增长速度也越来越快。

“然而,租房市场本身存在大量的痛点。对房东来说,出租之前首先必须装修,前期不得不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本身在外地就更麻烦了;对租客来说找房难,押一付三压力大,服务质量得不到保障。”罗曾渝告诉记者:“我们希望通过金融手段改造整个最传统的租房行业。通过装修分期产品,把标准化装修和金融分期绑在一起,尽量减少业主的前期投入;针对年轻租客,我们用租金分期产品,让他们交租从押一付三变为租金月付,经济压力减小,也能够选择更优质的生活环境以及租住服务。”

上线半年后,乐首付打造成为了基于本地生活服务的一站式金融分期产品,旅游、租房和学车等生活消费产品都可以通过乐首付进行分期。在重庆交易金额已突破2000万,彼时,他们还继续进军外地市场。

可租可租公寓内景

这个长租公寓为什么没有空置期?

商业模式总是随着市场而不断地变化。

2015年7月中旬一天下午,罗曾渝从下属口中得知,一位租房分期的租客逾期没还款。于是罗曾渝找到租客小王了解情况后才得知,原来小王在租完房的第二天就把电子锁的房卡弄丢了,但无论小王怎样寻求房屋托管公司的帮助,托管公司每次都一拖再拖,无奈小王只好回了老家。“托管公司的服务,让我们再次感到这个行业的创业契机。”罗曾渝向记者娓娓道来了他们的创业故事。

经过分析后,罗曾渝发现,一套出租房在重庆地区对应了5个租客,是一个很强的卖方市场,再加上渝新欧铁路的开通、中新项目的落地,重庆的机遇和发展都将蒸蒸日上,来重庆工作、创业的年轻人也将接踵而至,意味着租房一定是刚需。但是在市场调研的过程中,罗曾渝发现很多房屋托管公司都在不断地压榨房东和租客,少给房东收益,同时也在房屋提高租价。出租房内的家具、电器坏了不修也是常事。除此之外,罗曾渝还告诉记者,在乐首付运营这一年期间,他在跟不同的托管公司、装修公司合作中发现,如果仅仅提供资金并不能真正满足房东与租客的真实需求,就不能建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如果客户跟你只是单纯的‘金钱关系’,那么除非你能一直提供更有优势的价格诱惑,否则你的用户总是能轻易地离开你。”

为了更好的及其团队所研发的青年长租公寓“可租可住”上线了。令罗曾渝意想不到的是,可租可住没有空置期,每次产品一出来就被哄抢而空。记者问到其中缘由,罗曾渝说:“可能还是因为品质吧!”

在可住可租之前,乐首付就有了租金缴费房源管理体系,罗曾渝还成立了装修事业部。“其实在装修这条路上,我们下了很大的功夫。”在做可租可住这个项目之前,罗曾渝还是个“半壶水响叮当”的门外汉,为了踢开“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内行们,他去市场研究了很多产品,做了很多功课。“最初我每天都守在装修现场,监督装修工人的每一道程序,就像装自己家一样小心翼翼,后来这项工作就交由可租可住装修部老大负责了。”罗曾渝回顾着他的装修历程。

可租可住的装修风格是很多年轻白领喜欢的简约北欧风,所有的房子统一使用品牌家电。最初为了节省成本,可租可住的客厅是没有空调的,但是后来罗曾渝发现这样的配置并不被租客接受,于是他又把客厅加上了空调。同时,他还找了很多适合出租房用的耐用家具,把客厅的一些地方利用起来,做了很多储物空间。“女孩子的衣物肯定很多,卧室的储物空间是肯定不够的。”可租可住使每个房客的平均使用面积保持在了15平米以上,而且每个房间都有窗户,以保证采光。“在不断地发现和满足租客需求的同时,也在潜移默化中完成了品牌的正向传播。”

租客在可租可住的生活

资本疯狂追逐的背后

现在的长租公寓这么多,可租可住是怎么增加影响力?怎么提高市场占有率的呢?

“其实我们的第一批用户就是乐首付平台上的那些装修分期的老用户。”罗曾渝向记者透露了他们获得用户的内在逻辑。

用户从使用乐首付进行装修分期,再到可租可住,其实是房产转化的“一条龙”服务。以前业主持有清水房,在市场上是很难租出去的,即使出租也会被人压价,而装修又是一件非常非常麻烦的事,因此市场上就有了很多这样闲置的房产,而业主要收回投资收益只能通过卖房实现,中间空置多年。“现在如果通过乐首付再进入可租可住进行托管,首先装修一次性投入减少,而且可租可住所用的装修产品是专门针对出租房研发的,既有质量的保证又不会造成过多的浪费,性价比更高;其次从装修、出租到租后管理都可以实现一站式服务,极大地减少了业主的时间成本以及空置成本。”谈及可租可住的核心竞争力,罗曾渝不加掩饰地向记者侃侃而谈。

其实,长租公寓近年来吸引了不少商业大佬和金融大鳄,雷军、阎焱、王石以及投资机构,甚至包括连锁酒店相继涌入,但是纵使行业发展多么火热,也难掩盈利尴尬。资本力挺助推行业快速发展,仍要时刻面临盈利的现实问题,快速破解行业发展难题,解决行业痛点才能促进行业可持续前进。

痛点一,租房价格高,供需双方信息严重失衡,市场很大但是聚不住用户。

很多人认为,价格高不算痛点,因为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品牌定位,其实并非如此,如果以用户导向来倒逼平台,那么会发现供需双方严重失衡。根据客户年龄和客户结构等数据分析,客户更加倾向于合租,而且在18-40岁的区间内,无论哪个阶段的年龄层,主观接受租房价格在1200-1500元/月。如果一个平台定位是月租金4000以上,显然这个平台就会过滤掉大部分的用需求的用户。

所以,长租公寓平台是否可以考虑多种产品体系,其他数据不说,每年有600万以上的大学生有租房需求,初级阶段只能考虑中低端产品,甚至会选择城乡结合部解决租住问题。面对记者的这一问题,罗曾渝告诉记者,可租可住合租的每个房间的租金在1000元/月左右,其实这样的价格在重庆地区算是比较高的,“因为我们就是吸引的一些对生活有要求的高品质租客,只有对生活有要求,他们才会不断地学习提升自己,这样才能再已经进入到乐首付的生活消费分期平台。”他这样向记者解释。

痛点二,重资产、高固定成本和高运营成本导致陷入低利润怪圈。

长租公寓行业有几大属性:重资产、运营成本高、空置风险高等。一般的投资机构不愿意在这个领域内进行深扎,现在看来,盈利太遥远。想在这个领域进行规模化布局,的确需要足够多的资金支持,而且工作流程复杂,涉及造价、装修和安置家具家电,总之要占用大量的资金来配置产品,而且为了规避风险,很多环节的工作需要人工来处理,这就消耗了大量的人员并且效率极低。组织架构的臃肿暴露了公寓运营商规模化发展的最大的痛点,运营和资金。当记者问及可租可住的盈利情况,罗曾渝坦言,他们现在还没有盈利,就这样的现状来看,可租可住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但对于未来的发展,罗曾渝则显得信心满满,他们的目标不是靠可租可住来获得主要的赢利点,而是想把可租可住与看、乐首付相互串联在一起,通过持续、精准的产品定位和营销来吸引到目标客户,并不断依靠用户来驱动产品,吸引流量,实现高利润。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长租公寓  青年  资本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

264稳健8161521
264稳健81615212016-05-12 10:21:56
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团队来做 专业炒股 短线操作 先盈利后付费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