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你在群体中就变傻了?
Michael Bond 2016-04-07 18:45:24
摘要: “团体思维”有时候会让人做出愚蠢的决定。

大多数心理学家不会在伦敦中心的酒吧楼下,开展一项关于做决定的测试。但是伦敦大学学院的调查者丹尼尔·里查德森却觉得酒吧再合适不过了。丹尼尔一直对人的想法是如何被周围人影响这种问题很有兴趣。就比如,别人的选择会不会影响自己做决定呢。所以他需要的是一个充斥着社交交流的真实场景,而不是那些典型的心理学实验室,把人彼此隔离开。

有天晚上,包括我在内共50人聚集在伦敦苏活区一家名叫凤凰艺术的俱乐部,参加丹尼尔的一项关于“大众参与”的研究。丹尼尔卷起袖子站在我们面前,俨然像个综艺节目主持人,现场气氛很欢快。但是,这毕竟事关科学,需要严肃对待。我们每人都登陆上了一个给测试专门设计的网站,我们在自己的触摸屏上移动一个点,然后房间正前面的大屏幕上会相对应的移动一个点。所有人都能看到我们每个人移动的点(丹尼尔根据这个进行测试),每个人都在动自己的小点时,整个大屏幕看上去就像是一窝激动的蜜蜂。

当我们掌握了移动点的小窍门时,丹尼尔抛来了第一个问题:“你在测试中做过弊吗?”做过的请把点往左移,没做过请把点往右移。我们一开始单独操作,大屏幕上的点不显示,第二次大屏幕上会出现我们的点。丹尼尔想知道两种情况下,产生的结果是否一样。我们单独回答时会不会更诚实呢?我们是不是为了迎合别人而改变答案呢?

人们经常采纳大多数人的观点,即使有些观点明显是错的。

主要的测试开始了——就是询问我们对待事物的观点。丹尼尔问道:“英国是否应该退出联合国呢?”几乎所有的点都移到左边(代表不是)。“法律应禁止伦敦地铁罢工吗?”很多点儿都在犹豫,像是要从团体的其他人那里找寻答案。“帮朋友买食物的人有权得到最大份。”在一阵集体愤怒过后,大家一窝蜂的把点移到了左边(代表不是)。但是,当我们不知道彼此点儿的轨迹时,还有多少人会抗议这件事呢?

很遗憾,当天晚上得不到最终结论。(资料会整合进PhD的论文)但是丹尼尔认为他们最终会证明团体一致性带来的负面影响。比起独自决定,群体决定更偏见、更愚蠢。“人们互相影响,最终意见一致,做出失败的决定。他们分享的不是信息,而是偏见。我们想搞清楚其中的原因,以及怎样才能做出更好的团体决定。“

丹尼尔和他的学生可以用今晚的数据验证“团体智慧”这一理论,并深入探究了究竟别人的行为是如何改变我们的认知和感觉的。他带给我们关于社交媒体的思考:“我们都觉得互联网是个信息高速公路,其实不然,它更像是偏见高速公路。推特和脸书是分享信息的圣地,但兴许因为分享的是偏见,所以我们变得越来越愚笨了。”我们想搞清楚其中的原因,以及怎样才能做出更好的团体决定。

人们互相影响,最终意见一致,做出失败的决定。他们分享的不是信息,而是偏见。

丹尼尔的团体一致性的研究实际上追随了实验心理学的一项传统。这得追溯到60多年前。上世纪50年代,哈佛的心理学家所罗门阿西认为人们经常采纳大多数人的观点,即使这些观点明显是错的,即使这些观点跟自己的相悖。同时期,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图得汉姆发现对一些简单的问题,学生的答案往往特别荒谬,当他们觉得别人也会这么回答的时候。比如,他们认为男人的寿命是25年。

团体一致性和“团体智慧”具有鲜明对比。“团体智慧”指的是集合大多数人的观点,这些观点或预测往往会比个人的准确。只有团体成员都可以独立做决定时,“团体智慧”原则才适用,并且团体成员越多样,智慧生成的就越多。在凝聚力强的团体中,成员们会共享一个身份,求统一的欲望力便力压群雄。所以丹尼尔给我们看一张鲸鱼的图片,问这头鲸鱼多重时,他最好用我们每个人单独给出的答案计算平均值,而不是参考我们在大屏幕一起移动的点儿。

我们都觉得互联网是信息高速公路,其实不然,它更像是偏见高速公路。

丹尼尔和他的学生可以用今晚的数据验证“团体智慧”这一理论,并深入探究究竟别人的行为是如何改变我们的认知和感觉的。他带给我们关于社交媒体的思考:“我们都觉得互联网是个信息高速公路,其实不然,它更像是偏见高速公路。推特和脸书是分享信息的圣地,但兴许因为分享的是偏见,所以我们变得越来越愚笨了。”

14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群体  智慧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