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长子”经济陨落,东北酒店站在生死边缘
自由撰稿人 杨强 2016-04-05 09:27:41

超低生育率-劳动力短缺-高度老龄化-经济丧失活力-人口外流,东北已然陷入一个恶性循环。坍塌的经济正在波及各个行业,2015年东北465家星级酒店停业。放眼东北市场,几乎没有中端酒店集团或者高星级酒店集团开发的直营店项目。

没人能否定东北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中的扛鼎地位,然而昔日的“共和国长子”如今背负的确是“断崖式下跌、滑出底线、塌陷”等等词汇。两会结束,东北地区的经济问题再次成为舆论热点。

经济萎靡的糟糕状况正不断影响各个行业。由于三公消费受限、房地产泡沫等因素,致经营业绩受挫的酒店业,正在因经济萧条陷入更深的困境。而这一次,受影响的似乎并不仅仅是高星酒店。

经营深陷泥沼

500元/间夜的凯宾斯基与索菲特,不足千元的香格里拉与君悦。一线的国际酒店品牌,正以“白菜价”在各大预订平台上排队等待光顾。

东北酒店业究竟有多糟糕,几个例子可以简单说明。

两年前大连一家新开业的高端酒店售价2000元/间夜,如今只需900元左右。在沈阳,中档酒店的装修,卖出经济型酒店的价格,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某大型地产商自建的五星级酒店品牌员工向TBO(旅游商业观察)吐槽,酒店落地东北之后,由于没有客源,大分部酒店员工曾开启无薪休假模式。

辽宁酒店业主如今聚在一起,并不是探讨生意,而是关心如何将手中的酒店尽快脱手。

东北酒店业绩究竟有多差?国家旅游局统计的数据给出了更直观的展示,2015全国星级饭店经营情况统计数据显示,全国的平均出租率为54.43%,而同期东三省(黑吉辽)全年的平均出租率则为47.11%,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而2015年全国停业的星级饭店数量为3879家,其中东三省(黑吉辽)465家,占据总停业数的12%。

经济“硬着陆”

东北酒店业衰弱,首当其冲的是经济原因。

2014年黑吉辽三省的经济增速分别为5.6%、6.5%和5.8%,到了2015年情况更加糟糕,三省的经济增速分别为5.7%、6.5%和3%。其中辽宁全国垫底,排名倒数第一。

“整个区域的工业增加值、消费都很疲软。去存量和结构调不过来,大中型企业转型转不过来,其他方面就难以推进。”中国酒店创新论坛秘书长张经邦向TBO分析。

经济发展缓慢,消费受制,其他方面自然难以发力。何况这种影响是环形的,紧紧相连,几番轮回,经济态势必然越来越严峻。

而由此带来的蝴蝶效应,也深深影响酒店行业的发展。“严格意义上说,目前整个北部城市酒店业都很糟糕。在整个中国北部,目前酒店经营被公认不错的只有北京,周边酒店早些年已经出现了麻烦”,酒店产权网相关负责人称。

就北部地区的经济和城市转型来看,也逐步进入艰难期。毕竟酒店的经营需要整个大环境的支持。据酒店产权网了解,整个东北地区,几乎没有中端酒店集团或者高星级酒店集团开发的直营店项目。这也凸显了各大集团对东北城市的看法。

另一方面,经济衰退的同时导致产权交易困难。

“东北地区的酒店资产交易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不仅是东北,全国市场也是如此。”酒店产权网相关负责人称,经济的窘境将使国内的酒店中短期处于非常艰难的流通或者无法流通。北京、上海的酒店资产也需要大量的接盘者,因为无法出售导致停售的案例很多,也有一些无法出售导致转包。

其实,国内的酒店资产流通本来就缺乏机制和渠道,加上经济受到影响,这个过程太突然,致使很多都需要时间来调节。

人口持续外流

经济困境之外,严重的人口外流正在令东北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酒店最怕的不是有客人没服务,而是有服务没客人。酒店产权网相关负责人表示,“人口流动才是酒店经营最根本的支持。城市是否能吸引人流,将是决定酒店当下或者是未来的重要因素。”

谈及这个问题时,张经邦感叹道:“东北地区存在着严重的人口外流现象。比如说经济条件稍微好些的,有财产的都外流了,家里男方亲戚朋友多一些的,甚至拖家带口移向广东和海南等地。”

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三省的人口总和持续多年人口净流出,每年净流出约180万人,黑龙江、吉林、辽宁的生育率分别为1.03%、1.03%和1.0%,远低于全国水平的1.5%。除沈阳、大连外,辽宁多数城市人口已是负增长。

严重的人口外流导致东北每年新增劳动力几乎赶不上退休人员数,农村劳动力转移的基本都已转移,缺技术工人,缺普通工业。

由于大部分人口依靠国有经济和体制生活的东北,计划生育贯彻得十分彻底,成为人们传统的自觉要求,而经济活力的缺乏口的流出,净流出的又大都是适龄婚育人口,这进一步加重了人口问题的严峻。东北陷入了超低生育率-劳动力短缺-高度老龄化-经济丧失活力-人口外流的恶性循环。

严重季节依赖

虽然受种种内外部因素影响,但东北酒店也并非没有客人光顾,例如说哈尔滨,其有比较好的冬季旅游的环境。所以,每年一到冬天就会有大批的人去哈尔滨滑雪,看冰雕。人流涌进,酒店的入住率自然会比以往高。

可是到了春季,东北地区的旅游,就会显得十分乏力,酒店行业也会迎来入住率的低谷。因而也就出现了酒店房价差额特别大的情况。

季节性的依赖,即令东北酒店感受到临时客源集结产生的井喷快感,也令其必须面对没有稳定客源地尴尬。经过高峰之后,酒店还是会陷入经营的僵局,并没有实质上的变化。

虽然东北三省会吸引部分京津地区的游客,进行周边游或周末游等形式的短期旅游,但他们基本上都不住宿或很少住宿。即便是住宿,所偏好的也都是当地极具特色的民宿。所以,对于多数酒店而言,所起到的作用也不会太大。

东北地区的酒店究竟能不能突破窘境,获得新生,短期内答案已经明确。但从长期来看,需要解决的问题实在太多。

1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共和国  长子  边缘  东北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