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店夏普为什么栽得这么惨
新媒体 2016-03-08 14:31:12
摘要: 没几家公司在 新技术身上投下的赌注像日本的夏普一样大。

日本,东京——平板电视十多年前开始取代全世界起居室里四四方方像盒子一样的模拟电视时,没几家公司在这种新技术身上投下的赌注像日本的夏普一样大。

这家制造商已经有一个世纪的历史,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靠生产皮带扣和自动铅笔起家,曾经不顾商界正统,在竞争对手纷纷前往成本更低廉的国家寻求外包服务的时候,在日本本土新建了一家先进的显示器工厂。

这场赌博带来了回报——虽然好景不长。日本制造、用这家工厂的名字命名的龟山电视机成了热销货,夏普当年从中大赚了一笔。

曾经在夏普效力过33年的工程师中田敬彦(Yukihiko Nakata)说:“那个时候,我们是赢家。”

这样的日子已经到头了。夏普现在深陷亏损,未来也疑云密布。

夏普给自己找了个救兵,也就是台湾公司富士康。后者为苹果和其他公司制造设备,向夏普提供了55亿美元的救命钱。但据一位了解双方会谈的知情人士透露,夏普上周却出人意料地告诉这个救兵,自己背着近30亿美元的潜在债务。富士康现在还在审查这个突然披露的信息,目前还不清楚这家台湾的公司会不会继续完成这笔收购交易。

夏普的困境是因为公司高管没能预见到全球电子产业的重大转型。长期以来一直是廉价制造业之乡的中国已经变得越来越精密复杂,生产的产品在质量上已经能够媲美日本产品。其他地方的竞争对手们则在创新领域挑战着日本公司。这个行业的权力中心已经远离日本,迁移到了中国、韩国以及美国的硅谷这样的地方。

公司员工和业内专家称,夏普公司的领导层在适应变化方面行动迟缓。商业环境变了,已经不利于公司,他们依然不愿意改变战略,反而还在加倍下注,投资于越来越不赚钱的业务,进一步加剧了公司的财务压力。

2000年代中,因为制造技术的进步以及中国出现的供应过剩,液晶电视显示屏、也就是LCD显示屏价格开始迅速下跌的时候,夏普还能勉力领先于廉价竞争对手一步。它研发了尺寸更大的电视显示屏,还拓展业务,挺进了用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触摸显示屏领域。但中田敬彦说,竞争对手追赶的速度超出了公司高管的预期。中田十年前已经离开了夏普,现在是日本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Ritsumeikan Asia Pacific University)的一位教授。

他说:“首先是计算机显示器实现了商品化。接着是电视机,最后是智能手机显示屏。”

夏普碰到的麻烦或许比它一开始承认的要大。上周四,也就是夏普董事会投票赞成出售公司的同一天,它的追求者富士康突然暂停了收购。富士康援引的是夏普当天11点钟披露的“新材料”。据那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份材料是一张清单,包含100项左右的不确定债务,也就是根据业务条件或者其他事宜可能会出现的潜在债务,总计接近3500亿日元,或者说31亿美元(约合200亿元人民币)。

夏普放弃了日本政府支持的一个投资基金,选中了富士康。这个基金、也就是日本创新网络基金(Innovation Network Corp.of Japan)之前已经掌握了东芝和其他一些公司经营、但已陷入困境的LCD资产,日本的政府官员们把它看成是日本平板显示器产业可能的救世主。尽管如此,这支基金或许还得好好检查一下夏普的账目,看看可能还藏着什么秘密。

公司员工和业内专家都说,夏普是被自己早期在平板电视领域取得的成功蒙蔽了双眼。

龟山工厂开始大批量生产电视机之后不久,夏普就开始在日本大阪总部附近工业化的郊区城市堺市动工兴建规模更大的工厂。这座工厂的规模是龟山工厂的四倍,建设造价超过40亿美元。

到了2012年,也就是投产三年后,这座工厂已经严重开工不足。于是,夏普决定把它的一部分出售给亿万富豪、富士康的创始人兼董事长郭台铭。涉及这个工厂原始投资的销账是导致夏普过去五年亏损额超过100亿美元的一部分原因。

“他们在龟山已经有了足够的产能,但他们没有收手,又建了堺市工厂,”曾经在夏普任工程师的中田敬彦说,“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错误。”

但夏普的高管们却不这么看。他们想的是挖掘规模经济的效益,同时保留他们眼里公司在质量和技术方面的领先优势。夏普时任总裁片山干雄(Mikio Katayama)在堺市工厂开工生产的时候曾经说过:“我们的对手或许也会追求这样的规模,但我们将在一段时间内拥有成本上的优势。”

他的时机非常不走运。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大部分地区都处境艰难。LCD的价格迅速下跌,日元的汇率却像火箭一样蹿升,导致日本的出口昂贵到了碾压性的地步。夏普陷入了赤字状态。

夏普随后经历了两次改组及银行的救助。通过自愿买断的方式裁减了大约6000个全职岗位,几乎相当于它在日本所有员工的1/4。

蒙娜丽莎·拉斯提莫扎(Monaliza Lastimoza)八年前从菲律宾来到日本,在日本中部龟山附近的多伎夏普工厂获得了一份工作。她在厂里把玻璃板切割成手掌大小的长方形,用来生产智能手机的显示屏。

她说,去年,她和她同样来自菲律宾的丈夫跟厂里其他几十名外国工人一起被炒了鱿鱼。拉斯提莫扎说,她当时已经怀孕,马上就要休产假了。

她说:“厂子当时看着很忙,但他们突然就通知我们要终止合同。”

夏普称,提供这些外国工人的中介公司应该确保这些人的聘用和解聘都符合劳动标准。夏普不愿意提供合同工和其他遭遇裁员的非正式员工的具体数字。

富士康的郭台铭曾经含糊其辞地承诺过,要保障夏普的工作岗位。夏普目前在日本聘用了两万名员工,全球还有几千人。富士康还称,没有拆分夏普的计划。

但日本创新网络基金却另有打算。2012年,它合并了从东芝、日立以及索尼手里收购过来的LCD业务,组建了一家新的公司——日本显示器公司(Japan Display)。这家公司处境艰难,公司的支持者们希望,加上夏普的产能之后能够提高它的竞争力。日本创新网络基金同时还在与东芝谈判,想让夏普把自己的家电部门卖给东芝。

这个基金主动提出投资大约27亿美元,但声称实际价值要更高,因为它可以利用自己对日本国内银行的影响力,拿到额外的财务支持。

但这些银行似乎更青睐富士康。夏普这家电子公司最大的债权人、东京日联三菱银行(Bank of Tokyo-Mitsubishi UFJ)和瑞穗实业银行(Mizuho Corporate Bank)在夏普董事会安插的两名董事都支持富士康的收购要约。经纪公司Jefferies分析师阿图尔·戈亚尔(Atul Goyal)说:“这些银行借出去的钱太多了,这样做可以免遭减记的尴尬。”

如果夏普重新与创新网络基金达成交易,那将正好符合日本大权在握的工业主管部门官员们设置的日程。他们认为,夏普的业务还有救。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直在宣扬外国投资的好处,而且,动用税收资金来救助夏普也很别扭。

“如今,夏普的技术对日本的产业结构已经不是必不可少的技术,”安倍晋三政府一位要求匿名讨论这起私营企业商业事务的高级官员说,“否则,日本的公司们早就筹钱来收购它了。”

12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老店  夏普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44)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