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麦肯锡和亚马逊,我创业这半年
Autumn 2016-01-08 10:25:50

在2015年7月之前,我是一个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忠犬型选手。一路勤恳,在麦肯锡做过咨询汪,在亚马逊当过运营狗,经历写成鸡汤也足以让人热泪盈眶。于是自以为小宇宙强大,可以去混迹创业江湖了。

在2015年7月之后,我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担任市场与运营负责人。这个选择,有理性的成分,例如行业算在风口,公司颇有些出彩的优势,大股东和CEO都牛逼闪闪能成事儿的样子。但更多的是感性,“世界那么大,人只活一次”。在大公司里走完半生,渴望白手成家,在撒哈拉里建成罗马。

初创业的故事或许都是相似的。公司/团队/自己成长的成就感,熬夜/犯错/顾不上孩子的内疚感,这些都在意料之中。然而我从未这样深切地感受到,我从前一直生活在象牙塔中。麦肯锡、亚马逊素有磨练人的名声,我以为自己在那里是“饱经风霜”了,回头想来,他们用品牌、文化、体制、经验、实力这几重保护,让我不用培养两种能力:

第一种,怎样让自己相信别人;

第二种,怎样让别人相信自己。

相信与被相信

面对供应商,我偷偷想,能不能先付钱给你,你能做好吗,我付这个价合适吗。

他默默问,这公司会不会拖欠,这公司值得投资长期关系吗,这客户好伺候吗。

以前没这个问题,我们是大公司啊;我的供应商都是(我现在用不起的)大公司啊。

面对求职者,我判断着,这人靠谱吗,可以胜任吗,性格好吗,能经受住创业公司“跑步中整理队形”的混乱吗;或者,我怎么能把这么合适的人吸(hu)引(you)过来啊。

他踯躅再三,我是否能把职业生涯押在这个公司/老板/团队/岗位上吗。

以前没这个问题,我们是大公司啊,有路人皆知的品牌光环、职业路径、薪酬预期。候选人慕名而来,我按照标准与流程挑就好了,然后公司洗脑集体培养,不好咱就换一个。

面对新合作的隔壁部门同事,我默默判断,ta脑子明白吗,办事靠谱吗,性格合得来吗,和我会有冲突吗?

Ta肯定也在打量,Autumn脑子明白吗,办事靠谱吗,性格合得来吗,和我会有冲突吗?

以前这个问题也不突出,我们是大公司啊,大家用差不多标准筛选招募进来,一起被洗过脑、受过训,跨部门合作的SOP(标准操作流程)都编成了内部维基百科,可以按图索骥。我年轻时很惊奇过,就是和汉城或者斯德哥尔摩的同事第一天见面,就可以马上开工,画出长一样的PPT来。

面对用户,更不用说了。做互联网金融这一行,安全为至高标准,信任是用户至高褒奖。别人是要真金白银的把钱托付给你的。在一个充满柠檬的市场上,怎样才能说清楚,为什么我们是靠谱的。

以前这个问题照样是没有的,我们是大公司啊;我只需要画很美PPT拿一堆现成公司光荣历史砸向客户就好了。

在创业的江湖上,失去几重保护的我,忽然裸奔了。每一天,我都在做判断题与选择题。

对于我这枚纯(轻)良(信)的中度傻白甜,质疑、谈判、还价,这需要勇气。

对于我这种天秤座AB型血的重度纠结症患者,判断、抉择、决定,这需要力气。

在创业的江湖上,我会做题了吗?

2015年,有几个难忘的故事

10月15日新闻发布会,宣布我们A轮融资。这是我们第一次发布会,第一次在媒体与公众面前亮相。开场是一个几分钟的微电影,拍什么风格视角、选什么导演团队,每一个演员、每一个分镜头、每一句字幕,都一一斟酌过。没什么钱,断断拍不出大片效果,可是也不甘心它不好看。

和导演第一次合作,你可以看他从前拍过的所有东西,打听他的口碑品性,但依然不知道拍出来会不会是我们想要的那个样子。中间几经波折。例如邀请一个明星友情出镜,配合她的时间,直等国庆节期间才能拍,导演大呼来不及,硬被摁住了。临时找还开门的摄影棚,一家家问,在第16家时找到了。

第一版剪辑完的电影出来,是国庆长假最后一天凌晨四点。我丢下女儿,跟妈妈说一句抱歉,抱着电脑走了。看完心里冰凉,音效字幕与设计风格完全不一致,把青春大学生拍出了小沈阳的赶脚,现场会笑场。

一秒一秒写,哪里要改,同时和公关公司、导演微信电话掐。

导演说,这等于全部重配重剪,时间来不及,不改。

PK。

另外找一间工作室,两套机器同时改。

加钱。

电话老板,申请加钱。

……

发布会前24小时,第二稿出来,两个导演熬夜改得脸色发青。演职人员都静候着,看是否还改。

我面对电脑,背对他们,不动声色地看完。看完,起身,给所有人鞠了一躬。

明年1月,我们要在上海地铁投放大量广告了,决定寻找外部广告商,出创意(文案与平面视觉稿)。我团队的90后,认认真真谈了8家供应商。有的太昂贵,希望做完整市场策略,我们既没有预算也没有时间;有的没有金融经验;有的风格不搭……时间一天天过去了。

最后选择了一个奥美出来的单飞大咖,做过无比牛逼的文案(用他的话来说,“你别拿这个例子要求我,这个可遇不可求”。)他特别有个性,或许会出很惊艳的方案,或许会特别不听话,不是乖巧的乙方。

决定赌一把。

你知道,等待广告公司出创意方向这个事,就像等待开奖。第一稿出来,四个接近的方向,都有点意思,都不够理想。我们提出修改意见,对方果然不乖巧了,面聊、电聊、各种聊之后,表示很难改,撂下电话前说,“也别改了,我重新出一个。”时间和预算也不允许再找别家了,我的心里黑洞洞的。

看最后一稿的那天早晨,寒风凛冽。我坐在屏幕前,尽量hold住,其实内心小鹿乱撞。如果这一稿出来不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一页页看,就忍不住笑出来了。

11月底,我们CEO参加一个评选,在主办方(且称为A机构)的微信号投票。创业公司都很珍惜这样不太花钱的曝光机会。

我看到别家(且称之为B公司吧)在拉票,我们决定也动员用户给投票,送一点小礼物。

那怎么知道用户投票了呢?B公司微信号只是号召去A机构微信号投票,说投票后抽奖;我去问A机构,是否是他们从后台拉出投票的微信号名单来。答案是没有。看来B公司微信号是在忽悠了,不可能知道哪个用户投了,也无法给予奖品。

时间很紧,我们来不及开发,就让用户用笨办法,把投票后的截屏发到我们微信后台。48小时里,我们手工整理了数千截屏,抽奖,联系用户,发奖品。

投票挺成功的,就是我们CEO“酒窝聪”被雷军颁奖的那个。

不做伤害信任的事。哪怕再小的事。

我这个CMO可以这样说,我们平台公布的数据,没有一个是假的。

正在和另一家互联网公司谈合作。最简单的“活动导流”——对方的客户群也很适合我们平台,在对方APP里放一个广告,到我们平台注册、投资,给奖品。

对方希望实时反馈,就是用户一投资,立刻返回数据,用户马上可以兑换奖品。这样当然是最保护用户体验的。

但是我们只肯延时反馈,用户要第二天才能收到可以兑奖通知。

首先,我不知道活动效果/用户匹配度,不知道是否值得为这个合作方、这个活动再增加开发资源。

其次,因为与多数合作方都是首次合作,不知道对方是否有经验控制作弊,我们事后有个通过IP地址、设备号、用户行为等重新判断的过程。虽然信任这个熟人介绍的合作方,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实时模板的复用性很低。

最后达成的妥协是,我们先小规模非实时尝试一次,效果好,再开发实时方案。

不信任,增加大量成本。

天秤座AB型血,总是面对这样的人格分裂,“如果对方靠谱,我就伤害了对方(和对方的用户体验)。如果对方不靠谱,我轻信就伤害了公司。”

在合作过程中,掉坑里过,不得不把自己逼得精明一点。

有一阵,我老板、我team老跟我说,“快招人。”

像念咒语。

公司成长太快,我决定加入的时候30人,正式入职的时候50人,半年以后快300人了。

创业公司,岗位是高度异质性的,恨不得一人都身兼N职,还能随时跟着公司产品业务变化改变工种。Team里有人做得了英语同传、写得了SQL代码;有人采访/码字/手绘/P图/活动/编游戏一把抓;有人写合同做预算谈判方案交互视觉开发数据一管到底,必要时还要管防羊毛党。

需要的时候,大家都值班用户群了。做活动时都帮着一张张手写快递单,给用户发礼物去了。

面试一个人,哪怕是职级再低的,我觉得一两小时根本就不够,最长单次谈5小时。

越往后,越了解什么样的人适合来创业公司。然而那些专业的能力,微妙的品质,例如对不确定性的适应,对跨部门合作的沟通(品牌、流量、产品、视觉、开发、法务的专业语言简直都说的不是人话),看看简历,问些问题,总是觉得不够的。

是一场赌。而我只能说,我有好多次,都想把这个从无到有建立起来的team抱起来猛亲一口(对待女儿的方式),“亲,你就是大写的靠谱”。(有一次我忍不住要去抱一个开发哥哥,人家躲了。搞得我很尴尬。)

还有一半时间,我在说服别人。(在麦肯锡面试的60分钟里,从来没有一项是分配给,“说服对方为什么我们是个牛逼闪闪你应该进来的公司”。)

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其实有很多选择,在大公司也有很多机会,很多历练与上升空间,未见得要来创业公司“拥抱不确定性”。三四十岁有一技之长的强劳动力,机会很多,机会成本很高,选择往往是慎之又慎的。

有一个面试是这样的,美眉考虑了一个星期,然后跟我再通电话,还在面某度与某团。

聊着聊着,我觉得没有什么希望了,只是继续机械礼貌地回答问题。

不知怎么提到奴隶社会,美眉突然说,“你是奴隶社会的。你发offer吧。” (我从来没有这么爱诺主和华章过。)

每当这些有着大好前程的boy和girl加入我们团队时,我都特别特别开心。(我觉得“默念不要辜负信任”这种话太酸了。)我就是特别开心。团队是最核心的竞争力。

有一天,我的团队和别的团队又掐了。

他们整天掐。

做文案的让视觉画图,视觉不同意文案给的方向。

做文案的让视觉画图,然后觉得画得不好看。

做推广的不同意产品经理的交互。

做活动的不同意金融产品团队提出的营销需求。 ……

(贵圈好乱。)

我觉得我们公司好可爱。

他们掐得解决不了的时候,我们这些“领导”就要去扑火。(有一次我一边在微信群里调解,一边过安检,把行李忘在了深圳机场安检处……此处省略1500字。)

有一天,我和技术负责人扑火中,我由衷跟他说,我喜欢他们掐,因为他们都特别在意自己的工作才坚持己见。如果哪天大家都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就糟糕了。他说,ditto(同意),只是不要为了不同而不同,因为不信任所以抬杠。

不信任会增加一切的成本。在这相爱相杀的半年里,我们慢慢在寻找人与人之间建立信任的方式。

没有简单的路径。(优化决策流程、提升沟通效率、团队培养基情、鸡汤洗脑画饼等等,当然都是要做的。)在亚马逊用于全员洗脑的“14条领导力原则”中,有一条,“EarnTrust”(赢得信任),用245个单词讲述了团队内部建立信任的要义。已经很精炼了。然我领会其精神,觉得可以总结成四个字,“严于律己”。

故事快要讲完了,还是要说回10月15日的发布会。

我连自己的婚礼都穿个米老鼠Tee就去了,什么仪式都没操办过,这下要总负责一个有两位中国好声音导师出镜/出场、有A轮投资方、有所有合作伙伴、有满场媒体的发布会。发布会当日凌晨,要启用新域名、新LOGO,PC端、APP与微信端所有相关页面相应更新。

我们董事长、CEO、其他部门负责人全程都没有忧心忡忡追问过我细节,只负责提供帮助,and付钱。

我森森替他们捏把汗。全靠鸡血、咖啡和团队撑过的两个月。还有被满满的信任。

我必须说,被信任、被授权的感觉好极了。

一直到今天,我自己这个controlfreak(控制狂)在信任与授权方面,都做得很弱。反观自身被信任时激发的小宇宙,和我团队always在线等我抽空做个决定的状态,他们很郁闷吧。

我得改。

这就是我的公元2015年。

练习怀疑与信任的一年,拥抱被怀疑与被信任的创业元年。

我不再相信,那些“善良比聪明重要/这世界还是好人多”的鸡汤。作为创业者,在各种利益纷争中,用信任来掩饰缺乏质疑精神与能力,是一种懒惰。应该学习保持一点清醒与质疑。

我更加相信,信任是效率、成就与幸福感的重大前提。建立信任,我尝试很久想要总结一个简单的配方,例如加强沟通、将心比心、直言不讳、自我批评……这些都重要,都似乎只是1000块拼图中的一角。然后我找到了,那就是“日久见人心”。

敬畏人性,所以永远怀疑。

敬畏时光,所以可以相信

8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麦肯锡  亚马逊  半年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

广告
广告
热门资讯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