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希泰:惨烈的资本市场或将导致我们错失三大发展机遇
商界新媒体 2016-01-08 09:04:50

1989级会计专业硕士,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前证券公司董事长,资深投资银行专家。清华大学水木清华种子基金管理合伙人,南开允能创业商学院理事长。中华全国青联常委并金融界别秘书长,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副主席。

2016年1月3日,是新年假期的最后一天,盛希泰应重庆MBA企业家联谊会邀请,出席了在商界传媒举办的“资本与路”演讲。

盛希泰

以下是演讲全文:

今年的资本市场是最惨烈的,会影响中国的资本市场很多年,导致错失三大方面的发展。

我认为,中国已经经历了两个三十年:第一个三十年,是毛爷爷的三十年,这三十年的核心词是“站起来”;第二个三十年,是邓大人的三十年,这三十年的核心词是“富起来”,中国人有钱了。而现在,习大大十八大以来开启的政治新常态和经济新常态,为国家经济的长期稳定发展提供了基础和保障。但就目前的情势看,本来可以继续保持这种势头发展,但现在错失了。

第一个错失:本来股市融合上岗,是个特别好的集中全民意志的机会。只有全民意志集中了,才有可能推出大的改革举措,否则是没可能的。而我觉得这个机会永远错失掉了。

盛希泰在现场演讲

我们的传统经济、存量经济非常差,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存量经济没戏了,用什么方法来解决经济发展的问题?这就是增量。我认为,增加增量,创新创业尤其是创业,应该是解决经济增长问题的一个出路。

第二个错失:错失了一个利用资本市场的手段办中国经济领域的头等大事——GDP保增长。在我们胡温时代,十年时间里都是水和面的关系,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就是保增长调节后的关系。保增长需要钱,保增长跟就业相关,就业跟稳定相关,这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逻辑。

07年应对金融危机是人家感冒我们吃药,跟我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大。如果没有足够的钱保增长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但如果通过股票来流转,这就是良性的。中国07年的时候股权融资给社会的贡献占整个社会工作总量的7.3%,但是今年现在水平是3%,今年4月份的时候只有百分之2.7%,三分之一。按照这种温和的走势,通过一两年的努力,第一个目标通过股权融资达到07年的水平,7.3%的比例可以实现。7.3%意味着按照我国去年年底社会总量是16.4万亿,股权融资有1万亿。那么这个1万亿可以让市场飞起来了。这种从股市里挣钱的好处还在于,是从自己的左口袋放到右口袋,没有流失。

第三个错失:资本市场结构、上市公司质量调整的措施错失了。

新三板这么飞涨,而银行和电力股票都不涨,为什么呢?因为股票要是想象空间,要的是未来。银行也有增长,但没有想象空间,创业板不一样,它有想象空间有未来。在网易的一次会议上,我曾说,中国资本市场错过了整整一代互联网。这是因为,二十年以来,中国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上市,所以去年马云的阿里巴巴上市的时候,刺激了所有人。

重庆MBA企业家联谊会会长王敏

去年阿里巴巴上市,我相信对中国所有人的刺激都是空前绝后的,包括对政府的刺激,我们没能把阿里巴巴留在中国,也没能把它留在香港,它去了美国。从资本市场来讲,非常可惜,非常可悲。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伟大的经济体,也不可能有伟大的资本市场。当年香港回归的时候,新加坡跃跃欲试,觉得取代香港的机会终于到来了,20年过去了,新加坡资本市场越来越萎缩。香港正是因为有中国大陆这个巨大的经济体作支撑,而新加坡只是弹丸之地。

而第二个打击是VIE结构。我们听了这么多VIE结构的公司,今年资本市场好的时候,大约有500家VIE结构的公司准备改回中国框架,回中国上市。VIE结构很难,原因有很多,我觉得原因之一就是中国资本市场向这些互联网企业关上了大门,是我们把它们推向国外资本市场;另一个不能在中国上市是因为他们没有盈利,比如京东市值三四百亿,但它还是一直亏钱没有盈利,而这在中国是不能想象的。但美国呢,很多大的基金却从盈利的阿里巴巴撤资转投京东。

我们一直在反思,中国资本市场应该如何拥抱这个时代。如果这些企业回国上市了,会怎么样,会直接影响中国的资本市场,真的可以一洗中国过去20年的耻辱了;而现在呢,中国错失了这些企业,这需要5年时间重新培养一批新的企业,这个损失不是短期的,而是一个长期的损失。

盛希泰认真思考嘉宾的问题

中国资本市场已进行了两次重构,第三次的要点是“1+3”

1990年深圳上海两家交易所先后开业,1992年国务院通过决议成立证监会,到1993年3月底到4月初在天津召开了中国证监会成立大会。从1990年到1993年,这是一次重构。那时候,上市公告书里写的“深圳异地上市公告书”,为什么叫“异地”,因为深圳和上海是地方资本市场,1993年证监会成立以后,才把“异地”两个字拿掉了。这是第一次重构从地方到全国。

第二个重构是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中国资本市场第二次重构,资本市场起死回生进入全流通时代。从2001年到2005年中国倒了四十家上市公司,在这之前有150家,清理完毕剩下超过一百零几家,一片惨象,中国资本市场陷入死胡同。2005年当时的证监会主席,我觉得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的证监会主席,因为他让中国真正拥抱了国际规则,最起码的一条是全流通。这个决策过程难度非常之大,2005年开始启动,2007年迎来了全流通时代,才迎来了2007年6000点的大牛市,到现在仍然空前绝后。这就像是电脑死机后的重启,这是第二次重构,这次重构的意义大于上一次,如果没有这次重构,今天中国的资本市场根本不可思议、不可想象。

我说第三次重构,这里有四个要点:

第一是注册制。注册制大家都在讲,我管它叫“1+3”。“1”是注册制,“3”是新三板,战略新兴板和深交所网络板。这次改革,不次于05年至07年的改革。其实这么多次的不断改革,都是为了适应时代,适应现在的互联网时代。

第二是新三板。新三板发挥这样一个作用,这么多年改革开放的成果,包括大众创业的抓手,注册公司,到了A轮B轮阶段,就可以拥抱资本市场,这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第三是战略新兴板。战略新兴板是为了应付两个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战略新兴板我认为是一个基本的原动力,启动战略新兴板,当然也是拥抱互联网的产物。现在它列了九大类:环保、原材料、能源等等。

第四个是深交所网络板。这样一个专门板块为了欢迎不盈利的企业上市,也是拥抱互联网。注册制+三个要素,新三板、战略新兴板和深交所网络板就是这样一股力量。

但不管怎么说,我认为2016年一定会是中国资本市场第三次重启,重新来一次开机。这个意义非常重大,核心就是市场管理市场。

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接地气相关的事情。

我离开证券公司正好4年时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92年到德阳的时候,公司非常会造势,每个人发一个5800块钱的皮尔卡丹的皮包,每个人一身西装。这是92年的时候,我自己也感觉入了一个最牛逼的职业叫金领。2000年做到证券公司副总裁,30岁中国最年轻的证券总裁,媒体连篇报道。

但就在这段期间呢,我发现了证券和银行之间的地位的变化,我在证券行业混了这么多年,2000年之前银行从来就是爷,在2000年之前保险没有什么地位,保险跟证券公司相比江湖地位差很远。但过了多年之后,证券公司的地位每况愈下,从2000年之前的两三万亿资产,到现在呢,几乎没有进展,相反保险从一万亿到15万亿。

从那以后,我觉得我不能继续做了,人在一个地方做三年就有惰性了,我从事证券行业做了十年了,从三十岁做到四十岁。如果我继续下去,一二十年退休,不会有更大的变化和发展。所以,我决定离开。年轻很简单,四十几岁重新起步这个很难说。

08年的时候,我自己做了很多的心理准备,我和自己说,好比我们吃饭,“我们吃饭不是一个桌面上面一个转盘么,我允许自己的心理落差从转盘掉到桌子上,但如果掉到地上就完蛋了。”但事实上,半年之内的时间内,我自己还是找不到北的。

13年一个特别偶然的机会,投了人生第一个项目天使基金叫昆仑决,之所以成功是我们现在代表亚洲跟美国人开始谈条件。昆仑决已经成为行内的标杆,很难超越。这个项目因为我自己参与了并且成功了,我觉得这个很好玩很有意义。这个项目给了我很多的感受和很多的启发,于是,从昆仑决开始,一发不可收。连续投资了数十个项目。

去年的时候,和洪哥(俞敏洪)一起吃饭,和洪哥说了想做个天使基金的想法,结果不谋而合,AngelPlus,我觉得因为我们的阅历和人脉、资源等能够给那些创业者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是plus。目前我投资了15家的项目,都是成功的,这是我很骄傲的事情,而且在这其中,还有2.5个独角兽的公司,这是我很骄傲的作品。

为什么是洪泰,洪泰为什么做到

第一:我们不惜目的地,第二:自己首先投自己的钱,第三:人脉

洪泰现在每天收到50份项目,我一个人看不过来,怎么办?那就找20个年轻人来替我们过第一关,为什么是年轻人呢,因为很多项目都是80后90后的项目,找些40岁以上的人来看这项目,思维跟不上。我告诉这些年轻人不要有什么羁绊和负担,就按照他们自己的想法和感觉来看,但这里又有问题,万一有些项目因为他们的眼光错过了怎么办。我们在这之前对这些人进行了高强度的集中培训,每天看个几十单,只要脑子不傻,这种训练一定可以把他培训锻炼出来。

“大家看到的是我投了五六十个项目,成立了国内规模最大的单笔天使基金,其实洪泰更多的是生态环境的打造。”如何让资源更好地被组合,投行出身的盛希泰一开始就更加注重架构和模式的搭建。

洪泰品牌一年时间做了一个在中国,创业绕不开的两个字“洪泰”。早期俞敏洪的个人的能量和我在投资界的一定关系,整个一年下来运作的结果。第二个,我们带的团队,包括中国早期领域,早期vc,天使投资圈最强大的团队。我告诉自己我尽管是武大郎的身高,但我要有武二郎的胸怀。不拘一格,只要能干,你就可以到我这来做。

洪泰做了中国目前唯一一个很深的生根环境,一个很深的创业生态环境,别的基金都在做一个积木的房子,来一个项目投一个项目,但积木式没有根基的。但我们用了一年时间,做了4个孵化器。

纵向布局,横向布局,我们在全国能够产生创业项目的城市,都在试我们的点。做了2十几年的经济工作,必须产生宏观思维。洪泰基金的产品布局是“基金+孵化器”的形式,其中成都种子基金的模式还将在全国多个城市复制,已经签约的包括上海、杭州、天津、济南、西安、深圳六个城市了孵化器方面,洪泰创立了创新空间、智能硬件A+Labs、AA加速器。洪泰基金在全国的布局最完整,我几乎把有可能产生项目的城市都拿过来,这是很好的一个流量的入口。

第三个布局,做品牌。创业不是赶时髦,但创业投资不能没有知名度,没有品牌。创业项目不牛,怎么会有人追着跑。还有一个,相互取得的一个利润。我今天我投了你,你会以洪泰为荣,觉得有面子,有市场份额,有知名度,有媒体追捧力,有人找你合作。明天你都成了小米、阿里巴巴我以你为荣,应该是这个逻辑。

盛希泰的新年建议:

目前为止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是每个项目需要我们的提拔,否则它很难起来,一个领域里面有成千上万个创业者,你怎么可能够出来。现在只有百分之20的项目拿到A股--天使投资项目。A轮到B轮三分之一,B轮到C轮三分之一,三个三分之一,乘完之后天使轮到C轮基本上百分之八,你没有知名度怎么拿到下面的钱,也搞不起来。这是我们做品牌的一个原因。

第二个很大的原因,这个毋庸置疑。如果创业者真牛,会被人追着跑。创业没有冬天,创业项目不牛,怎么会有人追着跑。硅谷为什么牛,围着华人转没有机会,因为最牛的圈子是白人的圈子,人家不要你投,不要你的钱。

还有一个,相互取得的一个利润,说白了谈价格。因为你希望我投,洪泰的价格打三折。我们很辛苦,拼命站台,拼命对接各种资源,比头一年辛苦很多。我们确实各个方面对得起创业者。不管形式多么困难,我们的项目价格是最低的,只有这样才能帮到创业者。刷脸是很辛苦的事,这个年代刷脸吃饭是个很悲哀的事情,但你不刷脸,你根本不可能把事情做好。这两个阶段的事是完全不相对立的,这是我们做得一个品牌。

我的判断,机会在什么地方,大家要做投资的话,PE已经没有机会了。要么在前端要么在后端,后端在于并购,并购基金在中国刚开始,并购收益特别大。并购市场牛因为伟大机遇,两个核心,一,文化的改变,中国有个说法宁当鸡头不当凤尾。二,伟大的背景,并购手段的市场化,并购技术的广泛应用。在中国上市公司是稀缺资源,一家上市公司就是一家金融机构。金融反过来理解叫融金,能搞到钱才叫金融。上市公司牛在能搞钱。并购手段的强化,迎来了新的原始股的时代。只要重组到位,方法到位,二三百亿是有可能的。并购重组仅仅对于仅少数人,近水楼台,需要资源。

第二,早期投资。天使投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堪比计划生育的口号,这是一个国策,力量能量巨大。GDP靠增量,增量靠核心。目前根据数据来说,前面十年做得好是因为判断对了形式,现在是必须要顺应时代,参与这种变化变革中来,只要用心投,一定会投到不错的企业。时代的进步太快。你们参与创业投资的优势是因为你们是成功人士。

BAT这三座大山,远超毛爷爷时代的三座大山,现在做什么行业都绕不开BAT,而BAT也在布局,前段时间马云用42亿美金收购优酷土豆,谁有这么多的资金和BAT抗争,那怎么办?如果和BAT做竞争,永远只能像个小孩儿跟在大人屁股后面,看不到屁股以上。只能走到BAT的前面来,你先投然后卖个它。还有,很多独角兽企业没有上市,为了消灭未来的对手,不惜花大价钱购买然后灭掉。最典型的就是Facebook收购whatsapp,花了190亿美元。

第三,很多上市公司有大基金的投资,也没有多少企业能和这种企业比。从我的角度理解这是为什么PE没有前途的一些原因。而前段有前途,这是因为前段需要一对一的人工沟通,需要花费很多的智慧去判读。

而大家可以先参与进来,参与一些项目,和基金进行一些合作,只有参与进来了,那么基金就有义务向你开放,这样逐步进行深入。必须果断地参与,才能有好的未来。谢谢大家。

6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错失  机遇  资本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