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滕斌圣:家族传承不要有赌徒心态
新媒体 2015-12-04 11:26:20

五年前,企业家们可能还会因为谈到“家族企业”一词而色变,避之不及。而今,二代企业家们开始落落大方地聊起家业传承。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战略学副教授滕斌圣从多年前教授二代企业家的过程中明显感受到了这样的变化。

家族企业越来越被公众所接受,家族成员越来越意识到肩负的社会责任和家族荣耀,但面临的挑战和压力越来越大。滕斌圣接受了记者的提问。

企业家开始接受“家族企业”称呼

Q:相信您也留意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5年春节团拜会上强调注重家庭建设的讲话了。请问根据近几年来对家族企业的研究和观察,您认为家族和家族企业有着怎样的新的发展趋势?

A:长江商学院2008年举办过家族企业的课程,但办了一届就先暂停了,那时候许多企业都很敏感,包括我们的一些校友,有的当时就讲,“我们只有两三个家族成员在企业里,凭什么说我们是家族企业?”但现在你会发现大家对于“家族”字眼不会那么抵触了,长江去年重开的家族企业课程就大受欢迎。

其实“望族”在中国历史上是很荣耀的词,是在“家族”中体现出来的,就像习主席也提到了“注重家庭”。企业家们意识到这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家族企业能够传承下去是很光荣的。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意识到企业可以在家族内传承。

Q:您个人认为中国现在的家族传承的状况如何?

A:国外的实证研究发现只有30%的企业能成功地从第一代传到第二代。目前看来似乎中国的家族企业传承成功率更高,也许是目前还没有到问题爆发的节点,较少出现像海鑫崩盘那样的情况。也可能因为其实真正的传承在往后推,中国家族企业延长了传承过程,虽然还没有失败,但是前程未可逆料。

家族传承不要有赌徒心态

Q:我们发现中国的家族企业其实走过了国外家族企业五六代人走过的路,您对此是不是有担忧?

A:中国企业的发展路径就是三十年走人家走三百年的路,家族企业的发展也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缩影:压抑比较久,释放出来就能量非常巨大,有一种只争朝夕的紧迫感。很少有企业留有发展的余地,让第三代第四代慢慢拾级而上,一般是把创始人能看到能想到的全部都去做。中国的首富是“各领风骚三五年”,大家你追我赶地往前走。

我会替他们捏一把汗。一层一层地往上堆,没有夯实,一层楼又上去了。一些企业家仿佛走钢丝,宁可赌一把,大不了把以前的都输掉,再从头来过,这是典型的赌徒心态。而中国对赌博的容忍度比国外更高。

中国的企业经营速度为王,环境变化大,空白点多,要边走边干,如果等待的话,机会肯定不是你的了,要赶紧去抢,还有一定的成功概率。这种打法在过去是行之有效的,但当企业积累了一定资源的情况下,如何在管理厚度上能够跟上,对家族企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一些家族内部缺少人才,富二代难担重任,但又没有选择,不传承给他们传承给谁呢?

Q:那如何获得平衡?

A:家族企业就像是八卦的形状,一半是传承,另一半是变革,在传承和变革两方面尽量达到平衡。而家族企业传承的东西比一般的公众企业更多更广,包括感情和家族文化。

家族传承要心态开放

Q:那您认为目前的一代企业家在家族传承过程中应该保持怎样的心态?

A:家族传承要有创新性和容忍度。我今天面试的一个学生是创始人的女婿,他承担了家族企业的很多责任,他自己说:“老爷子对我比对我太太要好。”他太太从基层做起,而他在外面做了几年,回来就直接是任高管。这大概借鉴了日本人的开放视角,女婿是可以在全社会上招募最有效人才的。

很多企业二代不急于进入自己的家族企业,因为许多在传统制造业,他们更喜欢做互联网+和金融投资。我觉得要放手让二代做自己喜欢的事,传统产业有职业经理人守住,存量以稳步发展,增量让二代去闯,这个组合挺好,也不会动摇根基。当二代企业家们发现原来投资没有想象中美好,不一定能赚到钱,还不如原来做实业更稳当,也许会回来。在外面碰壁后愿意回家族企业,这个过程和历练挺好。

Q:您认为一代企业家如何更好地交接到二代手中?传承过程中的股权传承如何运用?

A:二代企业家不大可能有一代企业家的综合能力和创业精神,他们一般在国外接受教育,没有吃过苦。但如果他们知道家族的未来在自己身上,就可能会从小学习、介入。一代企业家在传承的时候,或许会放手让二代开辟一番天地。我见过创始老爷子带着元老离开另行发展,把好的产业留给儿子自行组建团队的案例。

这就如同历史上朱元璋的大儿子死了,要传给孙子建文帝,先把老臣子都干掉已扫清威胁,但没想到是儿子燕王朱棣造反。像海鑫钢铁一样,由爷爷做主,让孙子来接班,这是莫非王土的“家天下”。而到了清朝,满族打破了汉族多年的传统,任何皇子都可能获得皇位继承权,但是坏处就是引来内部的斗争,所以传承要有一定的稳定性。有的企业家就一个儿子,并不急于把股份给他,像方太的茅理翔就是“帮三年看三年带三年”,把过程拉长了,这是比较合理的折衷方式。

二代企业家要避免海外并购的错觉

Q:平安?中国家族企业传承奖调研组在调研过程中发现,许多二代企业家在接班之后进行国际化,其中有一个举措就是进行海外并购,您认为他们并购的理念与一代企业家有什么不同?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A:二代企业家选择国际化及海外并购,不是二代的并购理念有本质区别,而是环境变化和资源不同,一代企业家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去国外并购,原来的体量支撑不了。其实并购不一定要等到二代,像双汇集团掌门人万隆就是在70多岁并购了美国猪肉企业。不管到什么阶段,应该考虑的是能不能买来管理好?

二代企业家在海外并购的时候可能会较有自信,觉得自己在国外留过学,买来之后能够管理,但这往往是错觉或幻觉。如果没有在国外工作过,没有在大的跨国企业做到一定的层级,等到收购过来,没有中外高层管理经历的人做左膀右臂是很难成功的。

Q:那您认为现在家族企业做海外并购时机是否合适?什么样的方式是比较好的并购方式?

A:并购目前是一个很好的战略,现在中国有大量的资金,人民币未来有可能贬值,所以是一个好的时机,关键是有没有合适的企业去买。有些中国企业对德国企业尤其是家族企业很有兴趣,因为是小而美的企业,又是细分市场中的隐形冠军,但他们的家族荣誉感是非常强烈的,所以很少出卖,自己的情感上很难接受。即使要卖也希望体面地卖,如果觉得你是个野蛮人,他会失去面子。我们有校友正成立基金,推动并购,聘请欧洲人任CEO。如果有家族企业想退出,基金公司可以接管一段时间,再卖给国内的企业,进行有效的需求对接。

2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长江  赌徒  商学院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3)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