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掉十年,一个年轻富豪的股灾心路
秦珍子 2015-08-04 14:48:08
摘要: 什么东西都只有未来,哪有什么重来?

晚了10分钟,输了10年

范伟勇盯着电脑屏幕,心砰砰直跳。忽然,他眼前的数字,从749万元,变成了80万元。

完了,全完了。他喃喃道。

7月8日上午10点30分,上证指数暴跌161.3点,这位使用1:1融资杠杆的股票投资人持有的股票全部跌停,他的账户维持担保比例低于临时平仓线,被券商强制平仓,偿还融资本息。

仅仅8分钟后,他用于补充保证金的100万元现金到账,为时已晚。因为触及强平线的账户太多,范伟勇开户的证券公司不得不使用电脑系统,自动排队强平。这意味着,没有商量的余地。

同一天,范伟勇身边不少使用券商融资融券业务投资股票的朋友都遭遇了强平。大盘收报3507点,较6月12日5166的高点重挫1600多点。

7月9日,上证指数连破3600、3700关卡,大涨5.76%,收盘时千股涨停。至此,一场看不见硝烟的金融大战暂告停歇。范伟勇此前的两只重仓股都在这天的逆袭中涨停。

“这跟我已经没什么关系了”。7月11日的生日宴上,这个刚满36岁的男人拥抱着一双儿女,享受着亲友们的祝福,开始平静下来,愿赌服输。

被强平的当晚,他和朋友们曾计算过,在这场股市震荡中,十几个人亏损总计超过一亿元人民币。

晚了10分钟,输了10年。范伟勇在微信朋友圈里写道,他损失了850万元现金,这笔钱是他打拼10年的积累。

入市与征兆

5月26日,范伟勇带着被阳光晒黑的皮肤回到上海。这位资产管理公司老板刚刚结束为期86天的环球旅行,乘坐的是欧洲最大邮轮公司旗下的大西洋号。

这是第一艘从中国港口出发的环球邮轮,跨越三大洋、五大洲,途经18个国家和地区,抵达28个目的地。范伟勇为全家8口人支付的旅费,是150万元人民币。

我想给家人好的生活。他淡淡地说,这钱花得值。

到家的第二天,范伟勇就被一群激动的朋友拉到了茶室里。上证指数在他离家的3个月里,大涨近50%,直逼5000点。

范伟勇自认为不是个冒进的投机者。今年之前,他从未使用过杠杆进行股票投资。2014年年底,他到广西考察项目,同行的一位券商老总劝他做点两融业务,行内称加杠杆,即用现金或股票作为抵押物,按一定比例从券商借钱或借股票。赚了是自己的,赔了就要用抵押物偿还借来的本息,称之为平仓。

在经过一番咨询、计算和评估后,范伟勇觉得,正规券商两融业务利润还比较可观,风险也还算可控,便用850万元本金作为质押,实际融资740万元,杠杆比例还不到1:1。

地雷就这样埋下。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越来越牛的大盘为范伟勇带来了超过500万元的利润,这还是在蓝筹股涨得慢的情况下。

直到最近几天,范伟勇翻看过往数据,才想起5月28日那天,大盘曾结结实实地摔过一个跟头。那也许是一个警示,但当天他并没有在意,甚至很快就忘记了。

28日一大早,他带着儿子,登上了上海开往北京的高速列车。在他的记事本上,如今还能查到北京,儿子看病几个字。这件事的重要程度,对这位父亲来说,超过一切。

对着记事本和大盘走势图,范伟勇才回忆起,在北京的那个晚上,他曾在财经新闻里看到了一根大阴线。

当日,上证指数收跌6.50%,指数狂泻321点,重演2008年5月30日指数下跌幅度。涨得太快了,调整一下很正常。他清晰记得自己当时的判断。

之后大盘走势强力,直取5000点大关。欢腾的气氛填满了整个市场。根据权威网站发布的数据,不少股票型基金净值翻倍,领跑者则达到了四五倍。不少私募基金体量急速扩张,投资者的咨询电话从早响到晚。范伟勇的股票账户资金一度膨胀到接近2000万元,但他压根儿没怎么看。

和全国大多数投资者一样,范伟勇和他身边的朋友都认为牛市真的来了,而5000点仅仅是一个阶段性成果。事实上,6月12日的5166点的确是一个关键节点,但此后的走向,却不是飞升,而是下落。

范伟勇起初不怕下落,在他看来,自己的人生就是从一无所有开始的。

1979年,范伟勇出生在上海徐汇区一户农家,是村里最穷的家庭。一到雨天,外面下大雨,家里下小雨。除了种地,父亲靠做点小生意维持一家人的开销,母亲则开吊车、运石子,每天忙到凌晨一两点回来。范伟勇作为这个家庭的独生子不得不学着做饭给自己和祖母吃。

我是草根里长出的孩子。他说。6月17日,他回到上海,大盘刚刚经历了连跌两天、近300点的深度回撤。

6月18日,备受瞩目的券商新股国泰君安进入上市申购流程。由于其融资规模较大,吸引了大量资本从原本持有的股票中撤出,怀着新股上市后会有多个涨停板的期待,进行申购。

根据业内人士的分析,这可能只是当天股市下跌的原因之一。这一天,沪指下跌182点,报收4785点。

6月19日,股民们期盼中的拉升并没有到来。沪指暴跌306点,深指暴跌1009点,股市的巨幅震荡引起舆论的巨大反响。不少投资机构降低仓位,一些散户则割肉出逃。

根据当时一份机构出具的A股分析报告,此时,监管机构对场外配资进行的清查已经广为人知,不少杠杆主动或被动降低,对市场形成了冲击。

那晚,在和一个券商朋友碰面时,范伟勇却没有一点儿担心。他甚至还为这轮下跌感到高兴,因为打击那些高杠杆配资和一切不规范的东西,市场会越来越好。

范伟勇认为自己是享受了改革红利的一代。他从进入中专学习涉外会计,到毕业成为一名基层保险业务员,到成为营业部业务主管,再跳槽至移动支付领域,在2005年5月1日结婚之前,他已经在上海攒下了婚房,年薪达到50万元人民币,并积累了广泛的人脉资源。

2006年,他辞职创立自己的投资公司,购置了别墅和几间商铺留给孩子。这个不抽烟不赌博不碰毒品的70后,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也就是在这一年,他开始进行股票投资,因为看好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

2015年端午节前的最后一周,A股上演了7年来13%的最大周跌幅。而入市快10年的老股民范伟勇为女儿庆祝7岁生日,心情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错过

3天后的星期二,沪指反弹98点,涨幅2.19%。

范伟勇算了算自己的账户,总数差不多1500万元,本金与配资比例接近1:1。

这意味着,前几轮的调整已经吃掉了他前期的利润,此前毫不在意的他警觉起来,开始在处理日常经营业务的间歇关注股票行情。听说杠杆加至1:5的配资账户已经被清理完毕。范伟勇安慰自己说,要到达平仓线,所持股票还得6个跌停板。

就在这微弱反弹的交易日里,范伟勇的朋友和他所知的不少投资机构抱着主动买套的信心回到市场。他们曾被两震出场,但此时,用颇为专业的眼光来看,这波调整接近尾声了。

范伟勇至今记得那个黑色星期五。2015年6月26日上午,他约了一位做互联网金融的老总谈合作。下午1点30分,范伟勇观察盘面,不少股票的确打开了跌停板,并快速拉升。结束会面后,他回父母家小憩。午睡醒来已经4点过了,范伟勇抓起手机看行情,看到了一片绿色,沪指暴跌7.4%,两千多只股票跌停,创业板也几近跌停。这场直接的跳水大约是从两点半开始的。范伟勇的心迅速揪紧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他参加朋友孩子的10岁生日庆典。在五彩缤纷的气球和孩子们嬉笑打闹的包围中,20多个爸爸却持续着神色凝重的谈话。

他们是一群有十几年交情的老友,年龄在35岁到45岁之间。其中有五六人来自金融行业,有三四个创业者,有医药行业的教授、司法系统的领导、娱乐行业的老板。他们的共同点是,都买股票。所有人都显出惊慌和忧虑来:国家好像没有出手,要出场吗?

最终,大家达成共识,不为这一时的、短暂的亏损出逃。

这个周末,央行同时推出降准降息的利好政策。然而,6月29日开盘后,双降刺激沪深两市高开,却没能拦住它们一路走低。

那段时间,范伟勇陷入了焦虑之中,不断地打开手机,盯紧盘面和股指期货,并随时查看交易账户,目睹自己的财富以每天数十万元的速度缩水。

每当心理防线快要崩溃时,他就反问自己:救市呼声这么高,证监会发言人也说回调过快,不利于发展,下跌的空间还大吗?

6月30日,在范伟勇眼中,是一段血腥旅程的开始,很多之前逃掉的朋友就是死在这个节点上。

当日,在基金业协会倡议不要盲目踩踏、证券业协会表示强制平仓影响小以及养老金入市消息的共同推动下,沪指开盘小幅反弹,随后再次暴跌。但临近收盘时,大盘强力反转,飙涨5%,站上4200点,创业板则势头更猛。沪深两市近300只个股涨停。

当天几乎所有身边朋友和金融圈内朋友抄底进入。

然而, 7月1日的暴跌随之而来,将30日的反弹点数全数吞噬。范伟勇回忆道,1:3的杠杆也已经爆仓(即保证金比例跌破平仓线),他慌了。

此时,市场上充斥着纷繁莫测的消息。有人担心境外势力做空,也有人悄悄传播着各种阴谋论。

范伟勇得到来自开户券商的确认,接近平仓线,只需要将保证金补入账户即可。他再一次充满了希望:我还有什么理由在这个点位去抛售股票?我没有!

那天,他一直守在电脑边,被9点钟一条利好消息、10点钟又一条利好消息不断说服。

如果想避免最终到来的那场悲剧,这本是他最后的机会。

强平

7月2日,沪指一度失守3800点,在石化双雄等权重股拉升下,终报3912.77点,又现千股跌停。

政策层面的救市与利好消息不断涌现,但范伟勇所持有的股票已经陷入非理性的暴跌,每日封死跌停板,想跑已经跑不出去。与此同时,他身边的朋友也面临着相似的窘境。

范伟勇仔细研究了自己的账户数据,得出结论:只要再准备100万元资金,就能扛到周三跌停;如果准备200万元,就能扛到周五跌停。7月6日开盘后,千股涨停,但收盘时又一致栽入跌停。紧接着,7月7日,除银行石油等板块上涨,超过1700个股再次坠入跌停的深渊。且买盘几乎统统为零,意味着股票的流动性丧失。

那一晚,范伟勇深知自己的账户也濒临平仓线。在赶晚班机从深圳飞往南宁前,他致电答应借钱的朋友:明天一定要把钱打给我。

他万万没想到,7月8日上午,又一片跌停板在开盘时出现。9点30分,范伟勇收到开户券商发来的3条信息,告知他已破平仓线,可能被强平。

他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立即抓起电话打给券商的朋友,却被告知已经进入电脑自动强制平仓排队。范伟勇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只要在排到之前把保证金补进去就是了,不要就差几分钟!

在朋友网银转账的十几分钟里,范伟勇死死盯着屏幕上的交易账户。他已经失去了操作股票买卖的权限,10点30分,100万元保证金还在路上,账户总资产749万元瞬间已变成了80万元。

我的心忽然就空了,也彻底静了。范伟勇回想经历强平那一刻的感受。仅仅8分钟后,保证金到账,但已失去了意义。

此前,这个股票账户对他来说像一只血泵。他将辛苦赚来的现金流不断加入进去,又从投资中获得利润,支付房贷、创业和家人的一切开销。2006年和2007年,这个账户曾用丰厚的收益带给他无比美好的回忆,但眼下,他失去了奋斗10年积攒的几乎全部现金。

不只一个,我身边几乎所有的融资朋友都被强平了,最多一个朋友损失1个多亿。好多人房子卖了,我们基本都把10年的奋斗输给了这次的股灾。

范伟勇这样写道。但几天后,这个草根里长出的孩子已经不再偷偷哭泣,而是着手筹划再出发。

范的朋友老单也被强平了。他起初迷惘而愤怒,但最终陷入了自我反省:这个社会给我的投资理念误导了我,此前是一种投机行为,以后会回归到价值投资。当被问及如果能重新选择,会如何决断时,这位步入40岁的民营企业家笑了:什么东西都只有未来,哪有什么重来?

就在范伟勇、老单以及与他们差不多的大量融资客被平仓的第二天,沪深两市奋起反弹,千股涨停,强力的拉升持续数日,不见势弱。

这和我的预测一致。范伟勇说,依然淡淡地,带着十足的专业范儿。

6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股灾  富豪  心路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