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短缺的乐视为何还在讲故事?
汪喆 实习生 王韶霞 2015-06-30 09:53:56

乐视和贾跃亭,似乎从来不愁没有关注度。

近半年来,凭借“乐视生态”系列发布会,乐视一直活跃在公众视野当中。而在近期,小米、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以及华安基金研究员杨晓磊等提出的种种质疑,让乐视更是毁誉参半。

从乐视网(300104.SZ)进入智能电视终端领域以来,其和小米的对比竞争就从未间断,近来关于内容之争的公关战仅仅是二者近两年来竞争的缩影。

自去年贾跃亭回归后,乐视在短短半年里凭借“乐视生态”的系列故事,市值一度登顶创业板之首。然而,质疑也与股价齐涨。

6月4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减持套现约25亿元。随后,刘姝威发表文章称需严格控制上市公司实控人减持套现,贾跃亭首当其冲。在舆论升温的情况下,刘姝威发布了其分析乐视近一年的成果。

不过,刘姝威的乐视网分析报告并未给乐视造成多大打击,相反却将舆论推向了相反的方向。而在电视上公开炮轰乐视的杨晓磊,最终也通过微博向乐视“致歉”。

贾跃亭在接受福布斯中文版专访时坦承,乐视是资本非常差的公司,其将25亿元零息借款至上市公司的行为虽然打破了减持套现的质疑,但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乐视资金短缺的问题。

“乐视的结局可能会很极端,要么非常成功,要么全盘皆输。”TMT行业观察者魏武挥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乐视在与竞争对手、经济学家和行业分析师多番较量中并未落得下风,但关于乐视的疑惑仍然待解。

不服来战

“不服来战”,简单四字,颇为贴合乐视对待外界质疑的态度。

乐视与小米之间的竞争一直很精彩,从智能电视终端到智能手机,二者竞争的领域不断在拓宽。

6月13日,小米电视业务负责人王川直接在微博中@贾跃亭本人,希望贾回答关于乐视TV是否违规、乐视内容是否比小米少以及乐视TV是否捆绑收费等三个问题。对于来自竞争对手的质疑,贾跃亭并未作出回应。随后,王川在6月15日的媒体沟通会上再次公开提出这三个疑问。

小米与乐视此前曾多次明刀暗枪 地掐架,但如此大胆的公开挑衅还属首次。

对于小米的公开质疑,乐视先是在微博作出回应:“友商近期以来有组织、有目的地对乐视进行无节操的攻击和诽谤,其已严重涉嫌侵犯名誉权及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

在此后的发布会上,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乐视移动公司总裁冯幸代乐视作出正面回应。“针对友商所谓内容第一,免费内容高达82%的说法,友商把别人的内容当自己的内容,其声称的免费内容很多是片花,纯属笑谈。”

虽然质疑小米别有用心,乐视也在第一时间对小米进行反击,但这场由小米主动发起的公关战,乐视已然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在国产智能手机领域,小米是名副其实的巨头,而王川的公开质疑则将刚踏入智能手机领域的乐视置于与小米相当的位置。

“小米已经黄了。因为他们没有想到乐视会进入手机领域,而且直接打进高端市场。乐视手机销量屡创新高,乐MAX总预约量已经超过200万,这些数字让对手害怕了。”贾跃亭在接受福布斯中文版专访时还表示,“此外,他们做的是生态圈,从一个硬件跳到另一个硬件。而乐视靠视频网站起家,打造的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在战略上,我们比对手更前瞻,更有优势。”

在乐视回应小米当天,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其自媒体发表文章《关于手机我不明白的事》。文章中,吴晓波细数四条其关于手机不明白的事,其中一条是缺乏核心技术的行业颠覆。

在吴晓波看来,当前可见的国内手机的发布会上,重点都放在手机性能的PK上,但事实上,从芯片、图形处理器到摄像头传感器,除了华为拥有自主开发的芯片,大多数品牌都缺乏核心技术。“无论是内存能力、速度能力乃至拍照清晰度能力,没有一项是属于自己的核心技术开发,那么剩下的便是组装的能力和市场的营销能力了。”在吴晓波眼中,凭借组装能力和市场营销能力颠覆行业,或许也是笑谈。

“颠覆行业”,对乐视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措辞。从乐视TV、乐视汽车到乐视手机,以生态“颠覆行业”已成为乐视营销的标配。

乐视TV在2013年5月公开发售,小米电视于同年10月发售,而乐视TV在发布之初就顶着颠覆行业之名。根据中信证券、中怡康等多家机构的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中国主流电视厂商创造了总量为3110万的智能电视用户总量。其中,海信以800万位居榜首,TCL、创维、长虹、康佳紧随其后。而以行业“颠覆者”自居的乐视用户量为150万,小米的用户仅30万。

资金短缺

故事讲得越漂亮,摊子就铺得越大。

“你摊子铺得大没问题,你要用你的实力去撑,但是从乐视的整个融资能力和他的团队以及具体的生产能力上来说,他有点铺得太大了。”魏武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事实上,对于乐视来说,资金短缺和融资难一直是问题,而近期贾跃亭的减持则再次将这个问题摆到了台面上。

6月4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乐视网CEO 、实际控制人贾跃亭于6月1日、3日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乐视网无限售条件流通股3524万股。

公告显示,贾跃亭6月1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1751万股,减持均价为68.50元;6月3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1773万股,减持均价为73.33元。两次减持共套现25亿元,减持过后,贾跃亭持股乐视网42.30%,仍为控股股东。

事实上,贾跃亭的这次减持早有预告。5月25日, 乐视网对外宣布,贾跃亭将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1.48亿股,外界预估套现金额近100亿元。此外,乐视称,贾跃亭未来会将全部套现金额无息借给上市公司,用于乐视网日常经营,借款期限不低于5年。

虽然早有预告,也对套现金额用途做了说明,贾跃亭的减持行为仍备受争议。

6月17日,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发表文章称,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减持套现将对投资者造成很大的风险。其中,贾跃亭的减持行为被重点评述。

“(贾跃亭减持套现)这从侧面反映出乐视的资金链紧到什么程度,包括它的融资能力缺失不是太强,这个也是事实。”魏武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认为贾跃亭减持套现借给上市公司,就证明了贾跃亭还愿意在乐视上继续玩下去,并不存在套现退出的风险。

“融资一直是乐视非常短的短板。说乐视时建立在股价之上,坦率的讲,有一定的道理,最起码现在是这样的。”贾跃亭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

事实上,迄今为止,相比其他互联网公司,乐视的融资方式一直较为单一。截至今年初,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的股份已有将近80%用于质押,占上市公司总数的34%。

“我做了大量的股权质押,把所有的钱都投到非上市公司体系,等于我们是双线作战,一个是上市公司体系业务要高速增长;另外一个所有烧钱的业务,培育起的业务,还没有进入利润高速增长期的业务,都得自己来做。”贾跃亭表示。

换言之,目前乐视生态中除上市公司以外的业务,其最初的资金来源大多数来自于贾跃亭个人股权质押得来的。

融资手段越来越多样化,为何乐视融资会这么难?

“过去乐视资金来源大多数都是贾跃亭的股权质押,但前一阵子,有政治事件导致贾跃亭很长一段时间在国外,很多银行对乐视充满了担忧。这个事情过去后,银行可能会觉得它的股价目前趋高的程度非常大,所以股权质押能拿到的现金不如预期。”魏武挥表示。

贾跃亭自己的解释是,目前其质押率已经非常高,只有减持才能把钱长期借给上市公司,而质押只适合做短期。

事实上,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乐视也在尝试多渠道融资。国内某财力雄厚的上市公司高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近期有机构向其极力推荐乐视。“但是它现在的价格太高了,我们肯定不会投。”该高层透露,目前乐视融资开出的价格过高,如果是去年的价格,尚可考虑。

结局难测

即便资本无法支撑,乐视的故事仍然得继续讲下去。对于贾跃亭或者乐视来说,选择乐视故事的听众似乎有一定的针对性。

时代周报记者在今年5月试图约访贾跃亭,但乐视方面给出的回复是,目前贾跃亭仅接受杂志及电视媒体的采访。而对于时代周报记者约访其他高层的提议,乐视方面在多次拖延后最终选择不回应。此次,时代周报记者再次联系乐视公关部,在以邮件发送采访提纲后,乐视公关至今仍无回应。

事实上,对于乐视要讲的故事,对于乐视生态,目前大多数人仍不明就里。

乐视一直宣称,乐视生态下属有七大自生态。“互联网生态是一个基础性的东西,剩下的六个生态,包括食品、电视、手机、影视、体育、汽车都是垂直的,也就是通过互联网基础性的生态,把六个完全看似不相关的产业,通过互联网真正的打破边界,真正实现跨界创新,最后把它融为一体。”贾跃亭解释。

虽然一直在说打破各个子生态的边界,但事实上,迄今为止,除了乐视网内容在乐视电视、手机等终端上的共享,以良性循环为基本运行形态的生态在乐视体现得似乎并不明显。

“其实这个生态都是自己的一种说法,生态实际上是要有一大堆的第三方去依托于你生存,比如说苹果手机,因为大量的第三方依托它生存。但乐视还没有很明显的第三方依托它生存,现阶段它主要还是讲故事。”资深互联网评论人洪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贾跃亭介绍,乐视生态中,乐视网属于内容产业,是乐视生态的核心;乐视影业是以互联网基因,创新型地融合互联网和影视行业;乐视电视是乐视第一次进入硬件领域,重构了电视行业;乐视手机是因为其看到了移动互联网再次进入升级发展期;乐视体育完成了一亿美元的融资,率先领跑互联网+体育;乐视汽车的使命是保护地球生态,改善人类生存环境,会再一次颠覆汽车业。

“每一条生态链后面,都隐藏着一个全球性的万亿级市场。”贾跃亭表示。

贾跃亭习惯在讲述乐视的故事时用一些宏大的词语,颠覆、全球、梦想……这些都是高频词汇,但公司运营最终还是要着眼于盈利。

刘姝威在其发表的乐视分析报告中对乐视TV的模式提出质疑,认为乐视网上市以来,虽然营收在增加,但盈利却在减少,这和乐视TV烧钱倒贴硬件的模式关系密切。

“除了富士康代工以外,乐视有一部分电视机是由兆驰在做,因而乐视并没有成本优势。代工厂家本身都是需要谋求商业利润的,本身不是专业做电视设计的乐视,产品本身硬件设计成本也很高。”兆驰股份总裁康健表示,目前乐视TV仅依靠付费内容的盈利补贴硬件成本的亏损。

故事讲得再大再全,也需要财务数据的背书才可信。

“贾跃亭是个愿意冒风险的人,如果别人买他的账,相信他的故事,也许乐视会成功。”魏武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乐视之所以在短时间内将摊子铺得这么大,源于其讲故事的逻辑。

“不断地进入到一些新的领域中给他的故事讲故事,然后得到资本的青睐,得到投资,这就变成一开始只是忽悠,但你听了我的忽悠把钱给了我,我说不定就把事情做成了。”魏武挥认为,按照这个逻辑,如果乐视的故事讲得成功,资金上没有问题,未来乐视或许可以成为一家成功的公司,但一旦乐视的故事没人再相信,那么就有可能全盘皆输。

原标题:资本非常差的乐视何以为继?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缺失  资本  何还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