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大换血 或影响货币政策走向
王晓 2015-06-16 08:06:06

履新货币政策委员后,摆在他们面前的是,如何运用货币政策缓解实体经济融资难的问题,如何运用货币政策等保持经济增长目标,又如何用好新型货币政策工具等。

在丰富的履历之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他们近一年来对货币政策的观点发现,他们均主张宽松货币政策为主。这或许也可一窥我国今后的货币政策走向。

6月15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公告称: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组成人员调整。

根据公告,《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条例》的有关规定显示,经国务院批准,任命连维良、史耀斌、张晓慧、田国立为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朱之鑫、胡晓炼、马建堂、胡怀邦不再担任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职务。现任货币政策委员会经济金融专家委员钱颖一、陈雨露、宋国青的任期已满,经国务院批准,任命樊纲、黄益平、白重恩为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作为体制外的三位委员,樊纲、黄益平、白重恩则尤受外界关注。

可窥货币政策趋势?

公开信息显示,樊纲曾于 2006年8月至2010年3月期间担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这是他第二次入选。樊纲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经济学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学、制度经济学暨“过渡经济学”。

黄益平现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政策、国际金融和农业发展。官方履历之外,黄益平于2000年5月至2009年2月先后担任花旗集团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其后还曾担任巴克莱亚洲新兴市场首席经济学家。

白重恩现任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制度经济学、经济增长和发展、公共经济学、金融、公司治理以及中国经济。

目前,白重恩担任国际经济学会执行委员会成员,巴塞罗那经济研究生院科学委员会成员,《世界银行经济评论》等国际期刊编委,《经济学报》副主编等。作为清华大学一名从教23年的老师,白重恩曾五次获得“良师益友”奖项。

履新货币政策委员后,摆在他们面前的是,如何运用货币政策缓解实体经济融资难的问题,如何运用货币政策等保持经济增长目标,又如何用好新型货币政策工具等。

在丰富的履历之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他们近一年来对货币政策的观点发现,他们均主张宽松货币政策为主。这或许也可一窥我国今后的货币政策走向。

6月,诺亚财富的一场宏观策略峰会上,樊纲曾表示,从2011年开始的新一轮的经济调整远远没有结束,最快明年触底,后年算是结束这一轮低谷。

他指出,当下的产能过剩还叠加了2008年刺激的遗留问题,再加上各种紧缩性政策迟迟没有退出,清理起来就比较困难。包括房地产限购、20%的银行存款限制、3%的利率成本等,与世界相比,很多国家利率为负。但是,中国利率依然是3%,有各种贷款限制和财政支出的紧缩性政策。

而据去年12月30日的《深圳特区报》报道,樊纲指出,当前的经济情况有点过于低迷,经济增长速度过慢,表现为轻度的通货紧缩。“政府应对与化解当前面临的经济与金融风险问题,措施不够积极。在针对经济过热时采取紧缩性政策是必要的,可以解决资产泡沫问题,但目前我国经济已呈现正常发展,许多紧缩政策如住房限购等应暂时退出舞台。”

相比之下,黄益平更加旗帜鲜明地主张积极、扩张的货币政策。

高杆杠率忧虑

今年5月9日,黄益平在《证券日报》撰文《当前货币政策仍有放松和扩张空间》。在此文中,黄益平指出,目前的实际利率在上升,原因就是利率下降的速度跟不上通胀下降的速度。财政政策也一样,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虽然在增加,但事实上一系列改革措施使得财政政策实际在收缩,比如控制地方融资平台等。本来经济下行的时候是要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来稳增长,但是因为担心高杠杆率进一步上升,延缓了宏观政策的调整,导致增长速度下行超过预期。

对此,黄益平提出,高杠杆率值得担忧,但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不能混合在一起,而是各有分工。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负责宏观经济稳定,宏观审慎政策负责金融稳定。“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看起来都在扩张,但实际上扩张的程度不够,甚至还在紧缩,仍有进一步扩张的空间。”

在经济增长下行的背景下,如何缓解企业融资难?

对此,黄益平撰文表示,短期内要想缓解企业融资矛盾,需要从总量上做文章,包括降准、降息。短期内如果经济增长下行变成一个主要的风险,央行就应该放松货币政策。如果担心金融风险,可以采取资本充足率、贷款成数、拨备等宏观审慎监管措施。此外,他还提出,尽快解决利率双轨制,积极推进良性化的利率市场化。

白重恩同样是一名主张市场化、灵活化的学者。今年3月,白重恩接受采访评价2月份CPI或仍维持低位时表示,当前物价水平持续走低,货币政策还有进一步调整的空间,相关部门应把握机遇灵活使用货币工具,增强流动性,进一步缓解企业融资难题。

此外,白重恩还曾撰文表示,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是增长的速度是否能够承载社会发展需要。这就要看经济增长能否创造充分的就业,而我们现在创造的就业仍然是比较充分的。所以,他认为目前的经济增速是合适的,甚至再低一点也没有关系。

白重恩同时认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应成为我国政府长期发展的重点。要维护公平的创新发展环境,在提供公众产品和公共服务时,如果政府做得过多会提高要素价格。

1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货币政策  成员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