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春和分众传媒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
经理人分享 2015-04-26 10:31:50

据最新消息说,分众传媒也在积极筹备国内A股借壳上市。

分众传媒最快在今年6月上市,搭建拟上市主体T1公司,预计出让20%公司股权。据腾讯科技获得的一份分众传媒给投资人的分析报告中说,分众传媒的估值是460到500亿元区间,以460亿元估值计算,分众传媒可能在A股筹集的资金为92亿元。

分众传媒的说法是,自己是中国规模最大户外媒体公司,拥有垄断性楼宇、公寓、影院、卖场媒体网络;还在搭建O2O开放式服务平台,未来则将成中国最大O2O市场开放式offline生态圈。

分众传媒2011年实现净利润11.29亿元,2012年实现净利润14.87亿元,2013年实现净利润13.20亿元,2014年实现净利润约为25亿元。分众传媒业务类别仍以LCD和框架媒介业务为主,2013年度的市场占比分别占比46%和37%。分众传媒预测其2015年-2019年收入和净利润保持15%-20%增长率。

分众要想做到这一点,必须实现的目标包括:让框架下沉到三四线城市,抓住城市化进程和中小城市消费升级红利;提高楼宇电视的毛利率,提升广告的话题度和受众关注度——这些是它的传统业务。它的新挑战是:O2O线下流量分发,通过与电商合作,将受众导流至线上实现流量变现分成;建立移动云数据服务,利用线下基础设施垄断地位,填补大数据中用户位置信息缺口——这两者为分众传媒正在大力发展的移动互联业务。

在分众退市后,江南春已经逐渐淡出公众视野,分众这个在2006年前后火爆一时的公司,也默默隐身躲在那些随处可见的楼宇广告背后。

因此,看看分众的发家史,有利于大家理解这次分众的借壳上市。

从“合”到“分”

江南春在2008年做出了一个决定,任命原分众传媒总裁谭智为公司首席执行官;自己将担任分众传媒董事局主席,并继续负责互联网、手机广告及其他新媒体的整合业务。

事后,这一决定被认为是分众历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当时的分众到了这样一个关口:江南春想靠并购来扩大自己的帝国,随着分众的不断扩张,成为中国最大的数字传媒集团,这位创始人的精力已经很难驾驭分众的全部业务了。他甚至说不清楚分众所拥有或者参股的公司具体到底有多少家。

2006年,江南春的分众在纳斯达克上市后3个月,就以1.83亿美元收购了谭智的框架传媒。江南春认定谭智能弥补自己的不足,谭是一个比较喜欢制度化、系统化和文化建设的管理者,而分众缺这个。

其实,分众业务面临问题在当时江南春任命谭智的潜台词中已经显出:它原有业务的门槛很低,很容易在三四级城市被复制——分众靠的就是业务员去跑业务,管理上也比较混乱。销售人员出去跑业务甚至都不分行业,经常出现好几个客户经理抢同一个广告主的情况出现。

在2007年之前,分众处于疯狂扩张的阶段,江南春通过不断的收购来实现自己的媒体帝国梦。据不完全统计,从2004年到2007年间分众先后投资和收购了60多家公司,数量之多、速度之快颇令人吃惊,而分众的触角从楼宇、电梯伸到影院、互联网、手机、卖场、户外LED等。众所周知,依靠企业并购实现的增长显然是不健康的,因为整合很耗时费事。同时这也说明分众的核心竞争力极易复制。

而2008年金融危机更加剧了分众的风险,年末,分众的市值只有12亿美元左右,而2007年末其市值则超过70亿美元,于是江南春想到将分众的楼宇视频广告等主营业务合并给新浪,不过这项并购计划没有得到商务部的批准。

谭智在成为CEO之后不到两年时间,离开了分众,并且再度建立一家名为城市纵横传媒的公司直接与分众竞争。这也再度证明,江南春的设想再宏大,分众的商业模式也缺乏核心竞争力。以谭智离开为标志,从2009年开始,分众从“合”走上“分”之路,不断将过去收购来的一些非核心业务卖掉或者剥离。

退市与缺乏互联网基因

2011年11月,分众遭遇了一次重大危机。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 )发布研究报告,“赋予”分众虚增LCD显示屏数量、内部交易导致股东受损、资产减值不合理等三宗罪,并给出最终建议——强烈建议卖出分众股票。浑水等机构对中国概念股的质疑大多以成功收场,统计显示,至少有18家在美上市公司中被纳斯达克或纽约证券交易所(微博)停牌、4家企业被勒令退市。

尽管分众以“美国投资人不能理解分众的商业模式”进行了反击,最后还是选择了退市,在2013年5月,交易规模为37亿美元的分众私有化尘埃落定。分众从一家“中国概念公司”变成了一家“中国圈子公司”。同时分众的增长动力也退回到当初的两块屏(LCD、框架广告)之中。

分众如果借壳上市,最大的问题还在于它是否能够跟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潮流。

江南春曾经主动拥抱过互联网,2007年3月,分众收购好耶,花掉了2.99亿美元。江南春视其为进入互联网的门票——通过收购聚众和框架,分众垄断了楼宇广告的渠道,因此进入互联网领域他也希望复制同样的模式,并且打造他设想中的“数字媒体集团”。但这桩婚姻很快破灭。江南春在2010年将好耶62%的股权以1.24亿美元卖给了银湖,分众累计损失了上亿美元。业内人士将其归结为分众缺乏互联网基因,江南春一度也承认了这一点。

那么在未来的借壳上市中,江南春对分众的定位究竟如何?他自己的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是,分众要成为“中国最大的生活圈媒体群”——江南春是业内公认的会讲故事的人,但分众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故事,毕竟不是那么容易讲圆的。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江南春  分众  O2O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