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生议案背后:工业遭到资本冷落 融资困局待破
吴侨发 2015-03-10 17:20:53
摘要: 引导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工业领域,大力支持中国企业国际化

文|吴侨发

3月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接受采访时,直言工业遭到资本冷落。他表示,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快速兴起,社会资源趋之若鹜。相反,TCL集团去年57亿元的定增获取艰难,“我当时真的是上门磕了无数次头,他们才投了钱。”

为此,李东生提出《关于加强中国工业竞争力的建议》,希望政府对支持中国工业发展制定更为有效的政策和措施,引导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工业领域,大力支持中国企业国际化。

融资困局

3月5日,TCL集团发布公告称,签订募集资金四方监管协议。华星光电已在国开行深圳分行开设募集资金专项账户,账号为44301560042570940000,该专户仅用于“华星光电技术第8.5代TFT-LCD生产线建设项目(t2项目)”募集资金的存储和使用。

该专项账户资金主要来源是,TCL以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向10名特定投资者发行了2,727,588,511股A股股票,每股发行价格2.09元,募集资金总额为5,700,659,987.99元。

这意味着TCL定增暂告一段落。早在去年8月,TCL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等相关议案。在定增过程的7个月中,李东生有一个多月基本上一半的时间都在忙57亿元的定增,“找投资人谈,给他们介绍,解答他们各种各样的顾虑和问题,就差没跟他们签担保协议了。”

原先预定要融资60亿元,为了完成融资任务,李东生直言“使出吃奶的劲”动员员工,最后融资57亿,“我自己承诺认购6个亿,员工12个亿,这是我发动大家认购的,这是很难的。”他说。

在李东生看来,工业融资难,大部分投资基金是不看工业的,他们不愿意把钱投到长期产生价值的工业领域当中去。“我当时真的是上门磕了无数次头,他们才投了钱,感谢国开投,投了15亿。”

资本冷落工业的原因,李东生认为主要是整个工业利润率、回报率偏低。由于中国整个经济的发展,人们收入水平提高,劳工成本上涨,对工业成本的上涨带来比较直接的影响,这对于很多以制造能力为主的企业构成较大的压力。

李东生认为工业利润率较低的原因,主要还有外资现在把一部分制造业转移到国外去,这样在国内供应链采购数量相应减少,使得产能过剩的情况进一步加剧,挤压这些企业的利润。

李东生了解到,工业投资回报率偏低,多年来在实业打拼的企业家萌生退意,改做投资或者其他的业务,不愿意再干实业,这几年民营资本投入到工业的比例也是低于投入到服务业。

如今,很多世界五百强把总部基地迁出中国,西方舆论甚至说未来印度会取代中国,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新的引擎,凡此种种,说明中国工业目前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

对于中国工业的出路和未来,李东生认为一个国家要强大,经济首先要强大。而经济强大的标志就是要有一批世界企业,中国已经是一个经济大国,正在努力成为一个经济强国。

“目前我们还没有成为经济强国的主要原因,就是缺乏一批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企业,虽然中国已经成为工业大国,大家综合实力不够强,我们缺乏全球主要产业领域具有领导性的企业,这种企业还是不足。”李东生说。

去年公布的全球十家最赚钱的企业当中,中国有四家企业入榜,全部都是国有商业银行,而没有一家工业企业。入榜的另外六家企业当中包括苹果、三星、微软三家电子企业。

对于人口众多,幅员辽阔的中国来说,工业必然是经济的基础。中国经济结构和欧美不一样。“我们相当长一段时间必须建立和保持中国在全球工业竞争力的优势,中国经济才能持续稳定的发展,才能充分吸收就业,并为服务业发展创造更大的空间。”李东生说。

他表示,建立工业强国,保持工业在国民经济中占较高的比例,相对欧美更符合全球当前经济的现状和中国自身条件,这一点一定要提高到国家经济战略的高度和认识。

如何突围

为此,李东生在议案中表示,希望政府为支持中国工业发展制订更为有效的政策和措施,要引导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工业领域。“当前的现状是工业投资回报率低,工业资产估值低,建议国务院支持有国际竞争力的跨国产业集团具体政策措施出台。”

在提高工业投资回报率方面,制订对工业企业优惠的税收和财政政策,减低产品增值税。国家税收当中,增值税是很大的一块,“我们增值税相对于主要的国家地区是比较高的,增值税税率17%,当然这由消费者承担,某种意义来讲增值税比较高,造成中国工业产品含税的价格会比较高。”李东生说。

3月4日上午,人大发言人傅莹提到香港水货倒卖的问题。在李东生看来,造成这种现象的因素很简单,香港是一个免税的地区,就算中国对进口商品实行零关税,都有17%的增值税,所以在香港的产品就算是零关税的产品,中国大陆和香港还有17%的价差,这个价差就会有一个套利的行为。

李东生说,“所以我们国家产品增值税比较高,这是长期的问题,我这个建议提过很多次,但是我还是要提。”

其次,在提高工业投资回报率方面,李东生建议,允许集团公司合并计缴所得税。现在的政策是盈利的企业必须要100%的课税,亏损的企业不可能抵扣的。等于一个集团公司拥有20家法人企业,有15家赚钱的,是100%交税,另外5家亏损的,没有办法把15家赚钱的企业利润抵掉。

“我们净利润42亿,交的所得税不是按照42亿所得来交,比这个高,因为我们当中还有亏损的企业。”李东生认为,如果国家对集团公司合并计缴所得税,这样有利于形成大的产业集团。

第三,允许企业利润再投资可减免所得税。这个政策早年对引进外资曾经发挥很大的作用。企业盈利再投资可以减免税,这个政策后来取消了,中国企业一直没有实施。工业企业里面建议允许企业利润再投资可减免所得税。

李东生打了个比方,今年赚了5亿,有2亿用于再投资,实际上没有拿来做股东分红,3个亿作为利润,那是交税,2个亿转成资本金,这个有法律的界定,能够减免所得税,鼓励再投资。

第四,允许高科技的行业行设备折旧能够加速。目前国内对设备折旧加速还是有比较多的限制,因为设备折旧加快会冲抵当期企业的利润,也会减少所得税。

现在有一些行业,包括李东生所从事的液晶面板行业,折旧期限比国外同行长一些,“我们在国内折旧算是比较快的,我们是按照7年折旧,这都是和税务局反复争取下来的,日韩企业是按照5年,台湾是按照6年。”

李东生指出,因为这些产业技术更新迭代很快,设备折旧加快有利于保持工业企业的技术先进性,折旧不能分红,折旧可以用于再投资。”

第五,对资本和技术密集的项目可以进行投资贴息。目前我国利率水平比较高,对一些重大的资产投资项目动辄几百亿,如果是融资贷款额度比较高,这个利息负担是很重的,要对重大科技项目给予一定比例的补贴。

“这项财政政策已经在实施,我们也享受到了。”李东生建议国家有更为清晰的规则和制度性的安排,“对各种企业是公平的,这种规则是清楚的,你符合什么样的条件投资项目就可以申请,符合什么样的研发项目就可以给予补贴。”

他表示,目前为止还是比较缺乏清晰的规则和制度性的安排。这样企业拿的多,拿的少,合理不合理,该拿不该拿,总是在市场上有很多批评和质疑的声音。如果国家对支持工业的财政政策能够有更加清晰的规则和制度性的安排,这些就可以避免。

提高工业回报率的落脚点是引导社会资金投向工业项目。李东生建议,对工业项目融资提供更多的便利。

在股权融资方面,目前国内企业上市和股权再融资非常困难。很多在国外操作的投资实施方案,国内没有办法实施,“我提这个建议希望能够改的快一点,像上市的注册制,再融资的简单化。”李东生说。

香港做定向增发,理论上就1天,它是备案制,香港大部分上市公司预先拿到股东会的授权,今年能够再融资额度是多少,董事会通过了,市场上有人接货,当天就可以做。

不过,TCL近期的定增却花费7个月的时间。即使如此,李东生认为7个月相比A股市场是一个奇迹。“这回能做成是运气好,市场环境好,去年公司业绩支持。”TCL当时做定增时,股票需要锁定三年,股票打了10%的折扣,7个月之后股价翻了一倍。

如果7个月以后,股票已经跌了20%,定增批下来还能发的出去吗?在李东生看来,根本发不出去。原来承诺的投资人很乐意履行承诺,“我们收了5%的定金,如果价格跌了超过10%,保证金不要了,也比履行自己的责任亏的少。”

李东生直言,这个问题是制度不完善造成的。在香港就没有这样的问题,同样的情况你要锁定价格,按照20个交易日的均价有一个折让,你锁定半年以后就有这样一个折让,香港最多就是10%,如果你不锁定股票是没有折让。

“现在我们的规则就是这样做的,再融资是非常难的,真的发的时候,你的价差不仅10%,所以加快金融改革加快股权金融市场改革来解决问题。”李东生说。

而在债权融资方面,李东生认为贷款利息比较高,希望进一步减息。虽然银行近期已经降息,但是比欧洲、美国、日本高很多,这种情况下,工业企业利息成本差异影响是很大的。“国外企业能够在所在的国家获得比较低的利息,我们国家比较累。”

显而易见,李东生两会议案核心落脚点,就是如何引导更多的社会资金、市场资金投入到工业领域,要提高工业的回报率,要改善工业的经营环境,这些工业产业就会有更多的资本运营和投入。

路径渐晰

在战略产业上,国家正加大力度引导社会资金。

以液晶面板为例,TCL集团华星光电成立至今已有三期项目,每期项目均需要大量资金。2009年,TCL在深圳投资245亿建设了华星第一条t1 8.5代TFT-LCD生产线。而华星光电二期(t2项目)将投资244亿元,华星光电t3六代低温多晶硅生产线预计投资160亿。上述三期项目上,华星光电在面板产能上,预计总投资64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华星光电t3项目牵头贷款行之一的国家开发银行,也通过其唯一的股权投资平台国开金融,出现在TCL集团定增中。国开金融以其史上对上市公司定增的单笔最高金额15亿元,显示了对液晶面板产业的战略支持和对公司发展前景的看好。

当然,649亿元的投资项目,其贷款额度非常高,对TCL而言利息负担不小。2013年6月18日,TCL公告称,政府豁免了华星光电8.5代面板项目51.01亿元的债务。

李东生说,“我们作为一个后来者,我们要追赶上去,要多方面的努力,资本方面的努力是少不了,它是资本和技术密集的,TCL华星已经在半导体显示里面站住了脚。”

2014年,TCL集团业务结构中,华星光电以19%的营业收入创造了TCL56%的净利润。在报告期内,华星光电保持满产满销,部分产品供不应求,实现销售收入179.64亿元,同比增长15.67%,实现净利润24.34亿元,同比增长7.60%。

华星光电总裁总薄连明表示,华星光电过去连续九个季度高速增长,九个季度加起来创造的经营性现金流是110亿,净利润是50亿,连续九个季度全行业效率性指标和盈利性指标走在前列。

如何在其他工业领域复制甚至是升级这一融资模式?

李东生认为从政府来讲实际做的事情应该更多一些,“我也看到政府已经有更大的举动,去年底成立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第一次以国家行为组建一个产业基金,以市场化的方式来支持相对薄弱产业的发展,这是非常有战略眼光的。”

去年9月24日,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烟草总公司、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等共同签署《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协议》,标志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正式设立。

李东生受邀成为这个基金咨询委员会的委员,“这个委员还是挺有地位,马凯副总理亲自颁的聘任书,一共十来个。对这个基金怎么运作,怎么使用,怎么规划推动产业的发展,贡献一下我们的力量。”

近年来中国大力发展信息产业,可是芯片却需要从国外大量采购。2013年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额高达2313亿美元,多年来与石油一起位列最大两宗进口商品。

李东生表示,国家已经意识到彻底改变芯片产业是很难的,所以国家下了很大的决心成立1000亿的基金,由于政府领导人对这个事情重视的程度,所以它的动员力使得这个基金超出了原定的规模,这个基金原定1000亿,到最后1380亿,财政基金300亿,其他都是社会资金,大部分是国企,国开行、中国移动、中国烟草,另外两地政府上海和北京也投了钱。“两地政府投钱有目的,主要的产业要落户这些地方,国家支持在北京建立2.8纳米的芯片厂。”李东生说,这个基金首先对上海和北京已经建立起来的芯片项目会继续给予支持,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有国家基金的支持,在半导体产业里面真正建立起优势才有可能。

另外,政府这轮投资是市场化运作,和以前不一样,不是财政拨款,各个企业投了钱都要求有回报。国家的钱要求保底,不能亏掉。所以负责基金管理的团队有很大的责任,要考虑这个基金的安全。“如果收益比较少,国家可以不分,给其他投资人分。”李东生透露。

另辟蹊径

国家牵头组建的1380亿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在李东生看来,这是很具战略眼光的行动。不过,对大部分产业领域来说,更多要靠市场的方式筹集资金。如今,李东生另辟蹊径布局新的融资平台。

3月3日,TCL集团发布公告称,认购唯冠国际债券暨参与唯冠国际重组。旗下已有4家上市公司平台的TCL集团,李东生正在操刀第5家上市公司平台。“长远的方向应该是,我们要搭建新的上市公司平台,未来会有很大可能在香港有第四家自己控制的上市公司。”

唯冠国际是香港主板上市公司,主要业务为制造、买卖及分销LCD显示器、TFT-LCD电视、CRT显示器及其他影音产品。唯冠国际股份自2010年8月2日起暂停买卖,并于2011年12月30日进入联交所证券上市规则第17项应用指引项下的除牌程序的第三阶段。

如今,唯冠国际实际上已中止主要中国附属公司的全部经营业务,且所有重大资产被中国相关人民法院查封及拍卖或冻结。截至2014年6月30日,唯冠国际的负债总额约为3,319,408,000港元。

为清偿该等债务,唯冠国际拟在香港及百慕达进行债务偿还安排计划。为推动唯冠国际的债权人计划并复牌,TCL集团全资子公司T.C.L.实业控股(香港)有限公司拟认购唯冠国际拟发行的本金总额为60,000,000港元的债券。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债券认购及发行之主要先决条件包括:有关唯冠国际间接收购TCL集团控股子公司TCL显示科技(惠州)有限公司的收购协议项下之成交已进行。

如果相关交易完成,TCL集团控股子公司TCL显示科技(惠州)有限公司将被注入唯冠国际,同时TCL集团持有的唯冠国际的权益将增加至约25%。

TCL显示科技是一家在广东省惠州市注册成立的中外合资企业,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主要业务为从事研究与开发、制造、销售及分销主要供智能手机使用的LCD模块。

李东生介绍,“其实我们零部件业务规模已经不小了,但是如果在国内想分拆或者分立这样的业务几乎没有可能。”他表示,由于国内对上市公司分拆上市非常严格的限制,“所以我们要搭建新的子公司上市平台,只能定在香港。”

多年以来,TCL集团用这种方式在香港分拆出3家上市公司,包括TCL多媒体,TCL通讯,通力电子。“都是用分拆或者分立的办法在香港资本市场,按照香港的证券规则来运作。”李东生称。

如今,TCL集团将这一方式复制到TCL显示科技。李东生透露,“这一次我们认购唯冠债券这个事情,目前还在操作中。长远的方向应该是,我们要搭建新的上市公司平台,这个平台会做零部件业务。”

TCL实业透过本次债券认购向唯冠国际提供融资以推进唯冠国际的债务重组及复牌事宜,将加快本公司控股子公司TCL显示科技被注入唯冠国际的进程,有助于TCL显示科技通过资本市场获得长期稳定及低成本的资金以投入研发和供应链整合,有效地增强新型显示技术的创新能力和对上、下游产业的整合能力。

唯冠国际重组复牌完成后,TCL集团作为唯冠国际的主要股东,将分享唯冠国际在发展中给其股东持续创造的价值。

随着融资渠道陆续打通,李东生主动承诺,TCL集团2015年要增长18%。“1000亿的18%,就是180亿,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是我们做了承诺,增加我们的压力和动力。”

9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李东生  困局  议案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46)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