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金争夺战
none 2014-01-08 11:54:51

3

整合前夜

在一般人眼里,煤老板靠的是老天给的资源,用的是见不得光的手段,赶巧碰上个好年景,发财发得容易。其实若往深里瞅,煤老板也有不简单的地方。

能闯出名堂的煤老板,定有在这个复杂世道里坚持下来的胆量和手段,即使只有半文盲学历,也能把中国特色用活用透。比如,神谷县最大牌的两个煤老板,一个叫牛锁,一个叫金万城,就各有特点,还一直有心争个先后。

牛锁奔六的人,驴脸牛脾气,个头高心眼小。年轻时是县劳模级别的养牛大户。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把牛卖了,承包了神谷县西崖底的煤矿。都说老牛祖上有德,他的煤矿煤层厚,焦煤粘结性好;老牛又是老派、能吃苦的主,舍得下苦力气管理煤矿,二十多年下来,牛锁奋斗成神谷县最大的煤老板。

金万城四十出头,也是神谷西崖底村人,还是村里第一个大专生。不过在省城大专读了不到一年就被开除了。别人打架他开盘口赌输赢,被记了一大过;在学校里给一个麦乳精产品搞假抽奖做促销,被记了第二次大过;偷了学校的凤凰牌照相机,拿到外头给人照相赚钱,虽然最后把相机还回去了,还是被学校直接开除了,并被校长评价为“建校五十年来最顽劣之学生”。

回到神谷后,金万城从拉煤起家,做到神谷最大的运输车队老板,之后又在距牛锁煤矿10公里的荒山坡,承包了一个煤矿,转型做起煤老板来。十多年过去,竟成了神谷县第二大煤老板,实力仅次于牛锁,且以路子野、脑子活著称。

牛锁和金万城虽是同乡兼同行,关系却相当不好。在牛锁眼里,首先,金万城给矿上高管和技术员开的工资很高,实则是哄抬了整个神谷煤矿从业者的工资水平,也是一种变相挖墙脚的行为,搞得自己矿上人心思动。其次,金万城给中间商让利让得猛,除了正常的抽点返利,还送房送车,堪称疯狂。

牛锁认定,如果神谷没有金万城来坏了规矩,自己的资产在过去十年起码翻几倍,因此找机会灭掉金万城是其最大心愿。金万城也烦透了牛锁年复一年的使绊子,也想找个办法让老牛彻底消停。

近来有风声传出,省里计划进行煤炭资源整合,要求年产120万吨的煤矿才能成为独立经营主体,如果达不到这个规模,就要被国有或民营大矿整合掉。按照这个标准看,牛锁的煤矿年产100万吨,金万城的煤矿年产70万吨,都不达标。因此他们必须在计划未出台之前,抓紧时间收购别的煤矿,成为独立主体后,意味着有资格整合神谷其他的小煤矿,成为真正的头牌。

在神谷县,可供他们收购的煤矿有两个,一个是王二旦年产30万吨的煤矿,另一个是温州人老茅的煤矿,也是年产30万吨。这意味着牛锁至少得收购其中一个矿,而金万城则必须成功把两个矿全拿下。

多年来结下不少恩怨的两人,被大环境推动着,不觉就走到了决战前夜。

筹款生死时速

严格说起来,金万城处于劣势,更需要主动进攻,牛锁只要看准时机打乱对手节奏即可。

相比牛锁的只攒不花,金万城忙于上设备、扩规模,账上并没多少余粮,短时间内要收购两个矿,少了10亿元恐怕都没开口的底气。10亿元可不是小数目,天上又不会掉钱下来。牛锁等着看笑话,没想到金万城早算好了账。

按照金万城的计划,找钱的第一步,是要把矿上囤积的30万吨煤卖掉。卖给谁?当然卖给做煤炭交易的中间商,俗称煤贩子。牛锁听说后就笑了,眼下是用煤淡季,谁理你?

金万城则看到事实的另一面,淡季的煤贩子才有活钱、有矿场,只要调动出他们对未来旺季的信心和期待值,消化掉这30万吨应该问题不大。

要想让煤贩子们掏腰包,你得帮他们把赚钱的路想好,甚至修好。煤贩子们囤了煤,最大的一个担心便是运不出去,或者因运力紧张无法按时交货。而运力,正是金万城的强项。

金万城旗下的运输队本来就是神谷最大的。这次为了强化运力,金万城把神谷那些只有三五辆车的小车队统统收编旗下,并担保有活先给他们干,自己收点管理费即可。小车队们当然愿意傍棵大树,纷纷归顺到金万城车队名下。

牛锁一看金万城扩运力,马上猜到他想借此诱煤贩子买煤。这点好破得很,手段不算光明正大,但是好使:没几天,金万城煤矿账上亏空严重,只待将存煤卖干净后坐等被收购的传言便正在他卖煤的节骨眼上传出来了。谣言如虎,不服不行,金万城虽成功组建了大运输队,可煤贩子对他实力的估值反倒低了。

金万城要挽回形象。立刻以给老娘过寿为名,把一票煤贩子邀至自己北京的新别墅内。煤贩子们来到别墅区门口,看到这别墅区名叫“万城豪景”,分明是金万城投资盖的,不由得啧啧叹服其资金实力。

大家进到金家客厅,装修豪华自不必说,最夸张的是电视柜旁边居然装了台提款机!这样的西洋景大家都是头回见,更是觉得金万城在北京当真是混得开。

寿宴虽是家宴,厨子却是从钓鱼台请过来的,档次跟国宴看齐。金万城特意请来了一个常在央视财经节目上露脸的经济学家作陪,让他给煤贩子讲讲将来资源整合后煤价必暴涨的道理。

面对面听的效果要比坐电视机边听的效果好太多了,专家一通展望,煤贩子们听得热血澎湃,恨不能把孩子学费都挤出来买煤。乘着热乎劲,金万城做了结案陈词:“弟兄们,我说点兜底的话,你们现在买了我的煤,如果资源整合后煤价没涨,你们亏的钱我双倍赔。”金万城说的话,煤贩子们信,一来是金万城平时做事就这风格,豪爽大气;二来人家金万城在北京都搞房地产了,还会差你几吨煤钱。

一顿家宴吃完,30万吨煤基本都卖出去不说,更重要的是,煤贩子们回到神谷后,把金万城在北京开发别墅区以及客厅装取款机的事传得沸沸扬扬。金万城的实力几乎是瞬间被神化,这对金万城即将开始的收购起到了巨大的舆论支持作用。

牛锁心想不可能啊,我们多少年对手了,我还不知道你有几个钱?一查,其实“万城豪景”别墅区根本不是金万城开发的,只是金万城买别墅时,不挑别的,就挑别墅名和他的名足够接近的,结果真给挑着了,关键时候大大地起了作用。 牛锁心里直骂奸商,可惜现在放出真相也无人关心了。把囤积的煤卖给煤贩子,金万城淘到一笔钱,可要想收购两座煤矿,这些钱自然还不够。他肯定要借,不是问兄弟公司借,就是问银行借。

果然,金万城向一家长期合作的焦煤公司借钱了,这家公司老板跟金万城是拜把子兄弟,本来能借3个多亿,可牛锁从中动了点手脚,让焦煤公司的一个多亿应收账款被野蛮拖欠。这样一来,焦煤公司账上只剩2个亿了。

没想到金万城见招拆招。他先是借了2个亿,然后又给这家焦煤贸易公司做了反担保,让这家焦煤公司从银行融到了2个亿的资金。这样通过反担保,金万城从这家只有2个亿资金的焦煤公司,借到了整整4个亿,且不违规不违法。

当然,4个亿加上卖煤的钱还是不够收购资金。牛锁得防着金万城从银行弄到钱,早早开始到银行行长办公室走动。正好把之前调查的别墅事件翻出来直指金万城是骗子,听得行长将信将疑。

金万城并不忙着跑银行,先与大型钢厂达成了年度包销协议。协议签订的前提,必须是钢厂给60%的预付款。按照行规,钢厂买煤,连现款都做不到,往往都是有3到6个月账期的,为什么会同意给金万城如此高的预付款呢?道理简单,金万城给钢厂的煤价是成本价,优惠到家了。金万城认为,虽然从煤上头没挣钱,可提前拿到大笔预付款,能支持自己完成收购,一旦收购成功,成为独立主体,那自己将拥有神谷煤炭的定价权,那才是真正获利的时候。

而拿下的抵押开采证和与钢厂的包销协议,都是银行认账的硬通货,银行最终还是放款了。

通过这三种办法,金万城成功融到了接近十个亿的资金,打收购战算是有粮草了。可在他忙于融资找钱之际,不断使小动作拖延对手的牛锁已经早就开始着手收购了,只要被牛锁抢下一个矿,金万城就会功亏一篑。

8亿买4亿的不亏本生意

牛锁看不透温州人老茅,就想先把王二旦的煤矿拿下来。可这孙子在神谷欠了8个亿的高利贷,躲在澳门不敢回来。牛锁连骗带哄、想尽办法把才把他弄回神谷,藏在酒店里,与之密谈煤矿收购的事。

金万城当然不能让老牛拿下王二旦,又找不到人,猜到是老对手把人藏了起来。金万城来了招狠的,放出王二旦偷回神谷的消息,紧急发动王二旦的高利贷债主们全县搜捕,最终成功将王二旦堵在某酒店里。

王二旦被债主们野蛮逼债,无奈之下,向牛锁提出收购条件,替自己还了8个亿的高利贷。牛锁知道王二旦的矿撑死值4个亿,要白白多花4个亿收购,真是打死都不愿意。

牛锁一犹豫,金万城就出手了。

金万城约谈了王二旦最主要的三个债主,表示自己可以把王二旦的债务都背过来,但有三个条件:一是你们钱我暂时还不上,但我认,在我还上之前,这笔债只能以银行的利息计算;二是当王二旦把煤矿手续全都转到我名下后,咱们再签还款协议;三是你们要齐心协力帮忙,把王二旦煤矿的手续以最快速度合法地转到我名下。

金万城当然也知道8个亿买4个亿的矿不划算,所以答应背债,但不答应马上还钱,而且在还钱之前不以高利计算。金万城是这么算账的:有了充裕的还债时间后,自己可以等资源整合、煤价上扬后,吸引这些债主们债转股,进一步拉长还债周期。如果能在3到5年内,陆续还完8个亿,从资金占用的角度看,自己并不吃亏。再说,高利贷债主们对王二旦的还款能力已经彻底绝望,有人愿意替王二旦背债他们已感万幸,周期长一点并不会太计较。另外,债主虽然难缠,但也是可资利用的人脉资源。煤矿转让手续繁复,且极其牵扯精力,如果自己来办,恐怕胃喝坏了都不见得如期办下来,借助众多高利贷债主们的力量帮忙办证,好让自己有更多时间去收购下一个矿。

这样一番腾挪运作下来,金万城生生把亏本生意盘活成了不赔本的生意。

不花钱的收购

看着金万城拿下了王二旦的矿,牛锁急了,发誓不惜代价要拿下温州人老茅的矿。否则让金万城收购成功,自己将再无成为独立主体的机会,自己的矿将来会面临被金万城兼并的风险,那才真是颜面丢尽。

牛锁开始跟老茅谈收购,明确提出会以高出煤矿估值50%的价完成收购。老茅就是拖着不给回信。牛锁以为老茅嫌低,咬咬牙,提出以高出估值一倍的价格收购,老茅依旧不置可否。

牛锁气急攻心,觉得温州人真是黑了心了,到底想要多少啊,怎么连个话都没有。出价无果,牛锁就让熟悉的县领导出面跟老茅谈。当然,这种谈是有技术含量的,明里话说得和风细雨,暗里压力给得惊天动地。老茅一看牛锁找县里领导压自己,毫不示弱,动用省工商联的关系给县长打电话投诉,牛锁和他托的县领导反被一通臭训。

牛锁实在没招了,只好找了神谷县的黑道老大邢猛帮忙。邢猛先是威慑,看老茅没啥反应,就直接约架。老茅虽是外来客,也是个老江湖,敢打敢拼,组织了一帮精干矿工跟邢猛的人在神谷河滩干了两场架。架越打越凶,老茅丝毫没被吓住,牛锁彻底心凉了,梁子结这么深了,还咋往下收购啊!

牛锁没招了,金万城惬意了。金万城先是花了点钱,平息了邢猛与老茅不分胜负的战争,然后摆了桌酒,给老茅压惊。 其实老茅并不缺钱,这段时间也有各路煤老板找他买矿,牛锁的开价属于正常行情,再高,却也不可能了。没惊喜,自然反应冷淡。至于后来老牛的威胁就完全是昏招了,却不知道这金万城想怎么跟自己谈。

金万城说:“茅总,兄弟想不花一分钱收你的矿。”老茅反笑了,让他说来听听。

金万城说:“兄弟收你的矿,不给钱,只给钱途。我收了你的矿,我就是神谷最大的煤老板了,我有能力给你建一个神谷最大洗煤厂,更能跟你签一个死合同,以后我矿上出的煤都给你洗,让你往后20年都有事干,都有钱赚。”老茅听后,抚掌大笑。

没花一分钱现金,只是签了几份纸合同,牛锁眼睁睁看着金万城轻松拿下老茅的矿。

跟冤家做买卖

省里资源整合的政策正式出台运行了,神谷最大的煤老板却仍是牛锁。

时间得往回倒转。话说金万城连收两个矿,以年产120万吨的规模,成为可以独立运营的主体,牛锁则差10万吨不达标,面临被收购的命运。老牛辛勤耕耘煤矿三十年,爱矿如子,如今此般下场,真是心如刀绞。

这天,金万城主动来找牛锁。可一见面,牛锁一口唾沫吐到金万城的迪奥鞋上,骂道:“想收老子的矿,死了这条心吧,老子把矿口填了,也不给你。”金万城笑道:“老哥,谁说我要收你的矿了,我是要把我的矿转给你,让你当年产230万吨的神谷超级煤老板。”

当牛锁确认金万城不是在开玩笑后,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其实,道理很简单,牛锁经营煤矿才是真正的行家,煤矿放在老牛锁手上,才能有高产量,才能出高效益。

牛锁不由得服了气,问金万城啥条件。金万城说,收购煤矿过程中,欠银行及各路神仙的债,牛锁要都背了,但怎么还,以及用什么节奏还,自己会给牛锁做规划,然后牛锁要再给自己15个亿作为收购款。

牛锁一听惊呼,背那么多债,我哪里还能拿出15个亿!金万城道,15亿不用马上给,你先给5个亿,剩10个亿你慢慢给,但是要算利息哦!

牛锁听后仰天长叹:“万城啊,以后我岂不是给你打工了吗?”金万城说:“老哥,别害怕,我再给你个优惠条件,以后你任何时候缺钱,我都能支持你。”牛锁叹气:"说得好听,你不还是收利息。"金万城说:"老哥,在商言商,你干不干?"

牛锁犹豫了,一是舍不得自己的煤矿,二是确实为神谷超级煤老板的头衔心动了。至此,牛锁背负着神谷矿业巨子的名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管理着煤矿,而金万城转手将煤矿和债务卖给牛锁后,拿了5个亿的现金,放了10个亿的贷款,可谓是玩得精妙,撤得潇洒。之后,他继续发扬资本运作之长项,转战天然气领域,则是后话了。

4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乌金  争夺战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43)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