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奇,浪到出奇?
周慧娴 2021-02-07 10:10:20

2021年1月27日,庚子年腊月十五,已进入春节假期的倒计时,人们都翘首以盼即将到来的春节假期。

然而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广州浪奇宣布,公司前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涉嫌挪用资金,目前已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

浪奇,注定过不好这个年了。随后的1月31日,浪奇披露《2020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度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为24.60亿元至 35.60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109%—5902%,预计 2020 年期末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约为负12.50亿元至负19.50亿元。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 年修订)》,如果浪奇2020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那么该公司股票交易将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一大国民品牌为何会沦落到如此境地?一切都还要从去年浪奇失踪的8.98亿元存货开始。

01

约9亿存货消失的黑洞

去年9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突然发布公告称,公司存储于瑞丽仓、辉丰仓两个仓库价值高达5.72亿元的存货被仓储方认定为不存在,仓储方甚至不配合浪奇盘点及抽样检测货物。浪奇在公告中愤慨地指出,仓储方既否认与公司签署了相关合同,又否认保管了其货物。

单单从公告来看,浪奇“受害者”的“人设”已然坐实。但接下来公司的反应却让社会各界对浪奇的遭遇提出了质疑——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存货异常情况的具体发现过程及最新核查进展。

按照正常思路,浪奇应该积极配合,但公司却一再推迟回复。原定于9月30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浪奇却以“对关注函所提有关事项尚需进一步核查”为由,又将回复推迟至10月15日。

15日是深交所给的最后期限,当日,浪奇不得不做出回应。百般无奈之下,它表示对化工品贸易业务存货进行盘点核查过程中,发现部分存货存在真实性存疑的风险,基于审慎性原则,公司对位于瑞丽仓、辉丰仓的存货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

相比浪奇的模棱两可,仓储方的回答则言之凿凿。其中一家仓储方鸿燊表示自己其实是一家运输公司,并没有仓储的资质。之所以与浪奇签署合同是因为公司“差钱”,因而收下浪奇给的仓储管理费用帮助浪奇“完善数据”。

第二家仓储方辉丰公司则直接否认与浪奇签订合同。那这批占地面积庞大的货物怎么就不翼而飞了呢?我们可以大胆地猜测,浪奇货物不翼而飞其实就是“獐子岛扇贝逃跑”事件2.0版本。

记者在采访上市公司财务工作者得知,存货转成本的时候可以倒挤单价,实现少转或者多转成本,导致潜赢或者潜亏,从而调剂利润。正因其特殊属性,存货是财务人员的利润调节工具。因而浪奇很有可能利用这批消失的存货粉饰以往少结转的成本。

“黑洞”还在进一步扩大,那时的浪奇依旧以为,动一动算盘,就能遮掩自身的财务问题。2020年12月25日晚,浪奇称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及对应账面存货金额扩大至8.67亿元,不仅如此,出事仓库也增加到了6个。

02

2次走偏方向的自救

作为华南最早的洗涤用品企业,浪奇也辉煌过,旗下的洗涤用品曾火遍大江南北。1959年,浪奇的前身广州油脂化工厂正式成立,推出的硬化油结束了中南地区不能生产硬化油的历史。在1993年,公司由国有企业改组为股份制企业,成为广州市早批规范化上市的股份制公司。

但由于日化产品的赛道竞争日益激烈,在蓝月亮、立白的冲击之下,很早之前,浪奇就退出了日化用品的老本行,其目标客户也从C端转移到了B端。

2013年,浪奇成立广州奇化化工,涉足化工原料贸易业务。此后,相关业务逐渐成为浪奇的主营业务,9月15日不翼而飞的5.72亿元存货也是化工原料。然而,高营收、低利润、利润增长慢是长期占据工业产品板块的三大关键词,这次改变并没有就此改变浪奇衰败的命运。

于是,浪奇又开始了第二次自救。此番自救,公司已然病急乱投医,曾试图通过收购,拓宽公司的业务链条,实现公司的产业链延伸,找到企业新的利润增长点。然而,几番折腾,利润增长却始终没有起色,到2018年,盲目收购结出的恶果也成熟了。

2018年6月,浪奇宣布拟收购广州百花香料股份有限公司的97.42%股权、广州华糖食品有限公司的100%股权、智盛(惠州)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天津天智精细化有限公司、江苏盛泰化学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股权。然而短短1个月后,这一宏大的自救计划就宣告破产。

7月广州浪奇宣称“股权转让比例及交易对价等条款与交易对方仍未达成一致”从而终止了对智盛惠州、天津天智和江苏盛泰的收购计划。而对百花香料和华糖食品的收购,也由发行股份改为现金收购。

到次年9月,浪奇对广州百花香料股份的收购计划也宣告夭折。原因是百花香料发现账面应收账款中部分客户经营情况不佳,部分应收账款存在回收困难的情形。

盲目拓展业务,不是聪明的自救方法。浪奇作为国产老牌,有国民度、有成熟的销售渠道,应该更有底气与新兴品牌抗衡。相比一昧延伸产业链,它不如专注主营业务发展,平稳度过低迷期。

多年以来,浪奇的净利润数额一直都不漂亮,2次艰难的自救也草草收场。

根据公司2020年中报数据,按照行业分类,浪奇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日用品零售业收入32.98亿元,占比公司收入总额的84.84%,但毛利率却仅为3.37%。按照产品分类,浪奇工业产品收入29.71亿元,占比76.43%。毛利率仅为可怜的1.87%。

压垮最后一根稻草的还有前任高管落马所带来的影响。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而言,高管的污点很有可能致命。

1月31日被监察机关控制的两名前高管在9亿存货凭空消失前几个月,就已经离职,前后分别离开的还有董事长、财务总监,他们都是“存货造假”链条上的关键人物。随着他们在浪奇舞台上的落幕,全新的领导班子立刻走马上任。但离职并不代表能够全身而退,最终他们也没有逃离法律的制裁……

除了上述前副董事长、前董事长秘书被监管部门控制,前董事长傅勇国也难逃此劫,2020年11月4日,广州市纪委监委发布通报,傅勇国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浪奇选择在1月31日官宣巨额亏损似乎是“纸包不住火”的无奈之举。遮羞布一旦被下,就覆水难收。众目睽睽之下,存货的踪迹不可能造假,而前任高管频频落马向外界昭示着浪奇的过去,绝不干净。

03

13亿元也拯救不了浪奇?

想要拯救浪奇的并不是只有它自己,命运并非没有伸出眷顾之手。

2019年,广东进行城市改造,拟对浪奇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东128号地块进行收储。收储土地面积共计11.98万平方米,协议约定拟收储金额为21.56亿元。

在浪奇陷入绝境之时,政府伸出了援手,这笔巨款极有可能让浪奇起死回生。然而事实是,公司拿着巨额补偿款也入不敷出。

2020年10月15日,浪奇公布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预计亏损8亿~10亿元,其中仅第三季度就预计亏损6.85亿~8.85亿元。虽然在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盈利了4210万元,此外公司还收到了政府的12.94亿元土地补偿款,但即便如此,浪奇仍旧亏损近10亿元。

或许,浪奇是真“浪”出了天际,救命稻草也拯救不了它。

1月31日发生的一幕,标志着浪奇已然迈入生命最后的乐章,此时的公司已经濒临破产。根据浪奇的说法,破产主要原因有二:一来,上半年受新冠影响,化工行业受到了冲击,浪奇主动退出大宗贸易业务,因而大宗贸易业务营业收入有较大幅度下滑;二来,浪奇业绩巨亏与累积计提约61.6亿元有关。

不仅如此,因为多起债务纠纷,广州浪奇多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截至1月31日晚间,广州浪奇名下部分子公司、参股公司及孙公司被冻结股计权注册资本金额合计6.54亿元。

从1990年至2019年,浪奇累计净利润仅为5.77亿元。亏损为过往30年利润的4-6倍,问题不在过去一年短时间的经营不善,而在于长年所积累,只是以前通过数字手段,暂时遮住了经营上的漏洞。

今年已经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浪奇才对外宣告集团巨亏。可怕的是,要是9亿存货不揭露浪奇的财务造假、前任高管会纷纷出事,公司还有可能继续招摇过市。

退市后,浪奇也有一丝挣扎的机遇,该品牌有一定的消费群体,还可以选择破产重组。但如果新的领导班子没有解决浪奇管理混乱等问题,这座大山最终还是会坍塌。

这家62岁高龄的老厂不知还能挣扎多久?

18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浪奇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7681)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