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临渊一跃
左林右狸 2020-09-17 13:51:08
摘要: 未来10~20年,技术创新的践行者将是当之无愧的后浪。

“百度成立直播业务部门,重点发力头部主播、直播带货”;“焦点分析:主动求变的百度欲靠电商逆袭”……这段时间以来,BAT中被忽视很久的百度,开始变得活跃起来。

百度股价在资本市场的反弹趋势也比较明显。从今年3月底的80余美元,到6月底的120美元,3个月的时间股价上涨了50%。如果从市值看,百度早已与阿里巴巴、腾讯不在一个量级。随着拼多多、美团、字节跳动等新一代巨头“纵情向前”,百度在舆论场中愈加弱势。一家过去十年投入了超800亿元在技术研发上的公司,一家营收超过了1 000亿元的互联网公司,市值仅仅400亿美元,这显得颇为难堪。

如果眼光放长远些看,这可能是一家技术型公司在转型中必经的“炼狱之苦”,是百度新旧转换时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此时的百度,如临深渊,需要的是临渊一跃的勇气。

押注长周期业务

2000年,科技企业泡沫破灭,亚马逊市值蒸发80%,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亚马逊挺不过来了。但20年之后,亚马逊不仅实现了盈利,还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微软因为错过移动互联网时代,股价一蹶不振,市值曾跌破3 000亿美金。经过战略调整,时隔20年,微软赶在2018年最后一个月到来之前,成为了全球市值第一的上市公司。

作为互联网时期曾经的霸主,百度和微软一样曾把持着PC时代巨大的流量入口,“躺赚”成为它当时最舒服的姿势。或许因为太过舒适,百度也被诟病失去创新力。移动互联网时代,不安分的企业总是伺机待动,希望突破巨头们看似严丝合缝的防火墙——字节跳动黑马跃出,抢占了百度、腾讯的流量和用户;拼多多从五环外崛起,杀入阿里、京东的地盘。此时的百度处境更加艰难,一边是巨资投入人工智能,烧钱深不见底;另一边搜索的护城河也变得不再坚固。

百度怎么办?从百度的战略看,解决办法是“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看起来是两个战场同时打,实则还是侧重于抓人工智能技术的长周期机会。这对于处于低谷期的百度而言,无疑是明智的选择。

一方面因为人工智能与百度过去的业务有很大相关性。人工智能技术从搜索尖端技术中长出来,两者背后的原理具有一贯性,搜索本身也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另外,百度一直在人工智能领域做一些大规模的投资,形成了一定的技术基础。2010年起,李彦宏最早布局人工智能领域,投入真金白银在机器学习、深度学习、自然语言处理等领域;2013年,百度宣布成立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首次将深度学习技术应用于大规模搜索排序系统;2014年启动百度大脑,推进自动驾驶等计划。经过李彦宏长时间的布道,BAT三家在即将发生颠覆性创新的领域看法取得了一致,认为未来颠覆性的技术很可能是人工智能。

另一方面,人工智能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在新基建提档加速的情况下,百度人工智能有机会造出大爆款。人工智能主要面向to B市场,普通人很难收获强烈感知,因此对爆款的思考模式与to C行业不同。对百度而言,所谓的爆款不是在影音娱乐领域做出热门产品,而是依托人工智能的平台能力,吸引海量开发者,使得所有行业都能用到它的平台和技术,或是小度音箱成为人工智能时代的交互入口,才是真正的爆款产品。

如今在新基建领域,已经初步形成BATH角力的局面。阿里巴巴、腾讯、华为都已亮出优势技术,剑指人工智能。去年,阿里巴巴首次披露人工智能完整业务,包括AI芯片层如平头哥、AI云服务层如第三代神龙架构、AI平台层如飞天大数据平台和AI算法层如自然语言处理等,足见其野心。华为则围绕手机端进行研发,2018年10月抛出AI芯片昇腾,加之此前应用在华为旗下手机终端上的麒麟芯片,强势发力AI芯片领域。

然而押注人工智能带来的颠覆性机会,也将是一次极大的商业冒险。不仅商业模式还在探索期,而且还是一项投入极大、门槛极高、耗时极长的事。先行者既要承担AI理念普及的工作,还要在蛮荒之地漫无目标地开拓。最后能否真正撑到人工智能大规模商业化落地的那一天,还是个未知数。这也是目前资本市场对百度的Apollo、智能云、小度助手三大AI业务都不予估值的原因。

因此,百度必然要承担发力人工智能导致新旧转换的负面效应。比如旧的业务可能面临负增长,但新业务的增长抵不过旧业务的下滑,会抵消利好。只有新业务突破一个临界点,进入正向大规模增长,在新的行业竞争中逐渐分出名次时,才会被公众看见,公司的成长性才会突然爆发。但在这之前,会有一个漫长的等待期。

抢占智能搜索终端

‍‍“技术应用是有周期的,一项创新技术从一行行源代码到进入大规模商业应用,通常需要几十年时间。目前,互联网技术周期推动的边际作用已经接近于零。换言之,伴随互联网人口渗透的饱和,互联网产业已经到了由盛转衰的拐点。

旧技术红利消失,新技术未进入大规模商业化阶段,技术发展的青黄不接是当前面临的技术现实。李彦宏深谙这一点,他提到:“数字经济在经历了PC的发明与普及,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这三个阶段后,正在进化到以人工智能为核心驱动力的智能经济新阶段。”

回顾过去50年时间,计算机技术经历了5个时期,平均每10年一个周期,分别为:大型机时代、小型机时代、个人电脑时代、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按照这一大周期的规律去看,每一时期上市公司的设备数量相比上一代都增长了10倍以上,而市值增长也达到了10倍。

现在,我们又进入了一个新的拐点。智能手机、PC等传统平台的出货量增速继续下滑。市场研究公司IDC公布报告称,预计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将同比下降近12%,至12亿部。与之相对应的是,新的智能交互入口正在形成。国际权威调研机构Canalys 2020年Q1智能音箱出货量报告显示,全球智能音箱2020年Q1出货量共2 030万台。

智能手机出货量持续下滑,智能音箱出货量持续攀升,证明前者已到衰退周期,新的搜索入口正在形成。为满足这一新的入口需求,搜索引擎正在从展示信息、提供知识变为直接给出答案。

这个变化意味着搜索引擎开始整理信息,从海量信息知识中为用户提炼筛选答案,而这个过程中还需要人工智能加持。百度、搜狗等都在朝这一方向发力。最新数据显示,百度首条满足率已经达到60%,这可以算是搜索引擎转型人工智能引擎的一个突破。在搜索终端变得碎片化,搜索场景变得多元化的未来,智能音箱、智能手表、智能家居、智能汽车等都可能成为搜索工具,搜索将渗透至生活各处。

从某种意义上讲,百度需要应对的不只是短期被各应用割裂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更是即将到来的万物互联时代。入口即流量,PC时代的搜索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超级App,互联网公司争的都是入口。而智能经济时代,智能终端是用户接入万物互联网络的第一站,自然是抢占重点。

在《全球产业展望GIV 2025(Global Industry Vision 2025)》中,华为预测到2025年,全球将有90%的人口拥有个人智能终端助理。因此,搜索引擎或许会与各领域的智能终端助理同时存在,甚至直接被智能终端助理取代。

在搜索引擎增长遭遇天花板的情况下,百度开始发力智能音箱等新兴搜索载体。这一战略转型无疑是明智的,据国际知名调研机构Canalys数据,小度智能屏2019年出货量全球第一,小度智能音箱出货量国内第一。同时,小度助手的用户规模也在快速增长。3月,小度助手在小度第一方设备上的语音交互次数达到33亿次,是去年同期的近5倍。小度助手语音交互总数达到65亿次,是去年同期的近3倍。

面对浩浩荡荡将要到来的大时代,李彦宏曾谈及“终局思维”,认为企业家的目光必须放得长远,要能看到尘埃落定后的产业终局,继而倒推行动计划,并在实践中持续验证。

自动驾驶就是他眼光的验证。2013年,百度成立深度学习实验室IDL(Institute of Deep Learning),是国内首个深度学习研究机构,李彦宏亲自担任院长。自动驾驶项目正是出自该实验室。7年时间,Apollo获得自动驾驶路测牌照150张、全球智能驾驶专利1 800件、测试里程300万公里、全球开发者36 000余名,开源了56万行代码,吸引了丰田汽车、本田汽车、大众汽车、福特汽车等近200家合作伙伴。

今年,百度加速了Apollo的商业化进程,Robotaxi(自动驾驶出行服务)落地有了重大突破。4月19日起,长沙用户已经能够通过百度地图和百度App在长沙市相应的测试区域内叫到Robotaxi。新基建背景下,智能交通、智慧城市成为风口上的大机遇,让自动驾驶的发展前路更为清晰,百度前期巨量的研发投入恰好为新基建打下了一定基础。

烧钱构建新护城河

‍‍过去,中国在高速发展过程中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并没有涌现出具有全球产业和技术竞争力的高科技企业。我们的商业发展一度由用户红利驱动。2010年,由于3G图片时代迈向4G视频时代,极大降低了各行各业实时接入互联网的成本。因此,电商、社交网络、外卖、共享单车等产业发展迅猛,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式到来。

伴随手机保有量的飞速上涨,一些移动新业务开疆辟地,凭借五花八门的商业模式在移动浪潮中获得一席之地。2010-2015年,中国科技浪潮由硬件转向软件的商业模式创新,由场景驱动技术发展。由于中国的用户规模足够多,文化和语言具有统一性,导致中国互联网行业成了典型的用户规模效应明显的行业。

相比之下,美国技术革命开始较早,1970年便通过大力发展股权融资拓宽上市渠道,为新兴科技企业提供充裕的资金支持,推动了信息技术产业中半导体、路由器等硬件产品的革新。

IBM作为计算机硬件代表,成了这一波科技风口的弄潮者。1980-1990的十年时间,IBM的业绩反映在股价上,最大涨幅达到1932%,大大高于同期纳斯达克的涨幅291%。随着计算机终端进入千家万户,思科多协议路由器、Intel处理器技术等都有了自己的用武之地。

20世纪八九十年代,全球专利技术呈现井喷现象,然而目前各领域专利技术增速均放缓。技术革命总能释放巨大的经济势能。1780年至今,世界已经发生过5次技术革命,每次技术革命都会延续大约50年时间。而现在,我们正处于信息和通信技术革命的后半段。

过去,借助模式创新、流量喂养、资本浇灌,不少公司不断跑马圈地,将做大规模当成关键的目标。但随着多数行业红利期已过,做大企业已经走到了极限。伴随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流量为王的移动互联网上半场成为过去时,科技和产业开始站上舞台。

在技术竞争的关键节点,我们在技术研发上投入巨大的企业更应当承担起先行者的责任,努力成为下一个时代的高通、英特尔。自主研发虽然会耗费巨大的资金和精力,但只要新技术进入增长轨道,背后就会有大量机会。而企业要想真正改造产业链,只有把核心优势捏在自己手里,才能抵御将要到来的外部危险。如果缺乏全球核心竞争力,当新一轮技术周期来临时,我们便会失去关键技术占位,成为新时期的炮灰。

自主研发是块硬骨头,但百度要想在人工智能时代翻盘,就必须锲而不舍地去啃。以百度大脑、飞桨、智能云等为代表的人工智能平台,必须让中国的人工智能跑在中国自己的系统上,才能成为企业新的护城河。

众所周知,苹果之所以在移动互联网时期获得成功,并非单凭技术能力,其自建的生态功不可没。一些安卓机之所以能够快速发展,也是因为谷歌为它们建好了生态。公司之间不是要搞技术竞赛,而是拼谁的生态最大最强,谁创造的生产力或价值更大。因此,人工智能技术固然重要,但生态更为关键。

过去只有百度一家公司真正在做人工智能,以搜索引擎为基础,完善自己的人工智能技术,进而拓展到不同行业,如汽车、智能家居、金融等,吸引更多人工智能开发者。如今,百度需要根据开发者的反馈不断完善自己平台的基础能力,惠及更多生态伙伴,建立良性循环。只有这样,飞轮才能真正转动起来。

基于这一逻辑,百度已逐渐形成一定的生态基础。比如百度大脑开放了250多项人工智能能力,飞桨凝聚了190多万开发者;Apollo生态合作伙伴从170多家扩至近200家等。做大开放生态的盘子需要长时间积淀,在这期间,持续巨额的研发资金投入必不可少。在宏观经济状况不利的情况下,百度今年Q1仍然加大了研发投入,投入了44亿元,占营收的19.7%,相当于毛利润的56%。实际上,百度近十年的研发投入平均占到总收入的15%左右,且几乎都投在了人工智能领域。

巨额的投入也换来了一定的成果,据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去年12月发布的《人工智能中国专利技术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百度人工智能专利申请量达5 712件位列第一,是2018年的2.4倍,包揽了深度学习技术、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智能驾驶等多个人工智能核心领域第一。

百度要想在现有基础上翻身,需要一个换挡过程,从旧有躯体逐渐转变至新生有机体。按照企业生命周期理论,企业的发展都要经历一个完整的“起始期”、“成长期”到“成熟期”、“衰败期”。为了避免衰退,企业就必须押注新道路,培养“第二曲线”。百度若能抓住长周期的新业务机会,就有希望真正长出第二曲线,在智能经济时代掌握主动权。

1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百度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7)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