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性不再色变,情趣内衣无罪
赵春雨 2020-08-10 11:02:12

中国有成千上万家情趣内衣企业,它们大多是低调、没有品牌的。当互联网打破传统思维,对企业来说,只有不断迭代才能适应外界的变化。

文/赵春雨

江苏省连云港灌云县某制衣厂。

下午3点,57岁的李大妈正着急忙活地做着情趣内衣,除了两只手不停忙活,身子一动不动。时不时还在高分贝的缝纫机噪音下,扯着嗓子和厂里其他女工报着完成的件数,像在炫耀战利品。

1分钟一条丁字裤,2分钟一款半透明内衣,4分钟一件吊带裙……做得越多,报酬越高。当记者问她会不会感到难为情时,她头也不抬地说“做这个和晒谷子一样。”

从宋代的“抹肚”到元代的“合欢襟”再到清代的“肚兜”,中国情趣内衣的发展脉络也算完整。不过在思想禁锢和对谈性色变的风气下,情趣内衣一直背负着“低俗”的罪名。

也就是在前几年,情趣内衣才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

神秘起家

10年前,灌云县还是一望无际的田野,村民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穿梭于此。

10年后,灌云县的交通道路从土路逐渐修建成水泥路,大片土地变成小高层。有趣的是,在这些小高层中,除了住宅就只剩下情趣内衣制衣厂。

早在7、8年前,灌云村民王静(化名)就自己开淘宝店卖情趣内衣,每次从工厂拿了货,她都要用报纸包起来偷偷带回家,如有别人问起职业,她还会迅速回答:“卖服装的”,然后跑开。因为在传统思维里,情趣内衣被认为是“不正经、不检点”的。

那时,横穿整个村子,看不见一张宣传海报,也没有大块招牌,建筑基调就跟福建云霄的假烟厂一样,水泥墙和大铁门,如果不是提前在网上联系好厂家去车站接你,你根本都不知道厂在哪。

如今,灌云从贫穷小县成为拥有600多家情趣内衣生产厂家和销售网店的中国“情趣内衣之都”,销量占据全国市场份额70%以上,年销售额超过30亿元。

说起灌云情趣内衣产业的带头人,竟然还是个90后小伙子。

时间追溯到2006年,雷丛瑞刚上高一,家里的服装店就遇到拆迁,唯一的经济来源断了。那时他沉迷游戏,混在互联网圈里,正因如此,也让他迷恋上淘宝。

“当时,淘宝成立不到三年,用免费入驻为由,吸引了很多中小微企业,所以我就和妈妈商量开了一家淘宝店,既能省去门店成本,也可以赚钱补贴家用。”雷丛瑞回忆。

那段时间,淘宝的管理制度还不严格,没有限制商品品类。所以雷丛瑞的店内有避孕套、拖鞋、化妆品等多种生活用品。谁也想不到,这店竟打开了这个男孩的情趣内衣世界。

有一次,有买家下单避孕套后,顺口问:“这里有卖情趣内衣吗?”电脑另一头的雷丛瑞有点懵,没过多思考就说:“有!”。然后他在网上找,发现有卖就下单寄给买家。

这次经历让雷丛瑞对情趣内衣充满好奇,他上网搜索,发现专卖情趣内衣的店很少,不过店内订单成交数很多,买家秀评论都很好。通过一段时间的搜集和与买家沟通后,雷丛瑞认定情趣内衣很有市场,只不过大多数人碍于面子不愿意接触。

▲雷丛瑞

后来,淘宝开始整顿商家秩序,要求每个店只能卖一种品类,雷丛瑞就把销售重点放在了情趣内衣上。

有了一个雷丛瑞,就有千千万万个“雷丛瑞”。

刚卖情趣内衣时,他也从不遮掩,甚至在课堂上都画着情趣内衣的版型。久而久之,村里人也从笑话他到慢慢接受他,特别是发现雷丛瑞小小年纪就可以挣到百万时,心里更是痒痒,于是开始模仿他做起情趣内衣生意。

如今,灌云人把情趣内衣做成了“当地特产”,雷丛瑞身价也早过千万。

遍地开花

情趣内衣在很多人眼中是赤裸裸的情欲,而在雷丛瑞眼中却成为商机。

最早期雷丛瑞走To C模式,找商家进货,再放到自己店铺上卖。后来生意做起来,跟风的人就多了。那段时间,灌云村民都学着雷丛瑞的路子开网店卖情趣内衣,白天下地干活儿,晚上打理店铺,他们的货也都找雷丛瑞拿。

这时他发现,销售情趣内衣用批发路子可以赚更多钱。雷丛瑞随即转换平台,到1688上搞批发。

从To C到To B,让雷丛瑞读大一时就赚够第一个百万。不过随着订货量加大,原有供应商无法满足,雷丛瑞再三考虑,决定和母亲开制衣厂,取名“午夜魅力”。

在产品样式上,雷丛瑞征求母亲意见:“因为我妈妈过去做服装生意,积累了很多选款经验,再加上50多岁,对各年龄段的人群喜欢什么款式的内衣也有所思考。”就这样,从设计、选材、再到拍摄和用户反馈,雷丛瑞不放过任何细节。

此外,雷丛瑞还以“标准、流程、系统”为准则改进生产流程和管理模式。

午夜魅力只经营2000平米的生产车间,雇佣少量女工,应对紧急订单、销售旺季等突发情况。其余相对稳定的订单量,与几十家作坊合作,对方只需按照设计图和样衣进行生产。

雷丛瑞放心和作坊合作的原因是,情趣内衣的制作工序不复杂,技术含量并不高:样衣和设计图送去作坊,那里的材料裁剪工会根据设计图上标注的尺寸,把样衣布料剪好,再由缝纫机前的女工拼接即可。

再加上这一行的规律,一般9成人只穿一次情趣内衣就会扔掉,对质量要求不高,主要还是看款式。

渐渐地,人们开始从羞于提“性”到敢于聊“性”。甚至连做情趣内衣的大妈们都得心应手,不再羞涩。

▲制作内衣的女工人

在大批消费者的狂热支持下,雷丛瑞和灌云其他商家开始探索全新市场——进军海外。

如今,美国、日韩、欧洲、中东甚至朝鲜的大部分情趣内衣都来自灌云。很多人可能认为日韩销量最高,其实并不是,每年有一半的情趣内衣是销往美国。在美国人眼中,情趣内衣和普通内衣一样,不过他们更偏向颜色鲜艳、造型独特的情趣内衣。总之,越辣眼,卖得越好。

雷丛瑞为了增加海外业务,与AV产业建立合作。用免费提供情趣内衣样品的方式,把最新款式植入到影片;他还通过情趣用品无人售卖机、国外网红测评带货、评论抽奖等方式促进消费,从而增强与消费者之间的黏度。

现在,午夜魅力90%的产品都出口海外。因为同样的产品在国内只能卖20~50元,利润5~15元,但在海外可以翻倍。

雷丛瑞说,根据销量数据,不管是身着长袍、看起来很保守的中东,还是生活奔放的欧美,都是午夜魅力的战场。

“从我厂子离开的人都出去单干,现在都干得和我差不多。”雷丛瑞骄傲地说。目前,整个灌云有2多万人从事情趣内衣的工作,有好多都是身价过千万甚至上亿的大户。

这片江湖

在商业法则中,每一个行业的发展,都会经历萌芽、成长、爆发、成熟和衰退这5个过程。

回看近几年情趣内衣企业的发展,抄袭、低价、质量差、无品牌,这些问题从未改正。

如今与8年前、10年前不一样,走所谓的“野路子”已经不能再满足该市场的需求。

当你打开淘宝搜索情趣内衣,将价格范围筛选到30元~60元,会发现每家店相似度高达99.99%,有的甚至连店铺名字都是一字相差。不难想象,店家要想卖得好,就需要在淘宝花点钱买个好位,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数据对比显示,2008年购买情趣内衣的大部分为28岁以上的男性,近两年则是25岁以下女性居多。这也可以表明,随着思想和时代的进步,女性意识到性愉悦也不一定非得靠男人来解决,每个人都有享受身体快感的权利。

再加上现在的消费大军是90后,有自己的想法和审美,不受传统思想左右,可见,还未被完全开发的情趣内衣市场未来还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有市场就有挑战,在现在的消费者眼中,她们更注重产品样式、质量和品牌,以及调情的场景。以前那种无牌淘宝货、低俗的情趣内衣,慢慢只会流失消费者。

因此,情趣内衣设计可不止是“露”,要足够新颖且具有时尚元素才可能起到吸睛作用。千篇一律,只会让消费群远离。

同时,质量上也需要有一定的保障,不能像“纸糊”一样,还没撕扯就“报废”,即便是大多数人一款情趣内衣只会使用一次。

在款式与质量上得到保证的同时,还要考虑未来情趣内衣的品牌发展方向。虽然现在的市场竞争不是很激烈,但以后的竞争是可想而知的。没有一定实力的品牌,会举步难艰。

早在2017年,雷丛瑞就在国外打过品牌战,对标品牌是内衣“标杆”——维密。从产品设计、开设门店、品牌宣传等方面,都在效仿。经过一段时间的周旋,雷丛瑞发现品牌运营成本太高,线下店的租金和员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在资金链跟不上的情况下,无奈结束此次尝试。

不过,这次经历让雷丛瑞学了很多,他告诉《商界》记者,虽然现阶段购买情趣内衣的消费者大多都是在线上下单,对品牌追求较弱。但随着消费者群体改变,产品理念提升,情趣内衣一定要有自己的品牌,否则定会淹没大海中。对此,他预测2022年,情趣内衣将会出现稳定数目的品牌,将会有更多原创产品。

罗列早期的国内情趣内衣品牌:奈丽丝、欧姿丽雅、兔女郎、黛丽芬,可能很多你压根没听过。因为他们不是倒闭就是转行,幸存下来的也在破产边缘徘徊,电商平台店铺粉丝不足200,月销售量为个位数。

它们究竟是被市场淘汰还是自动出局?更多的还是自动出局。因为“酒香不怕巷子深”早已一去不复返,空有好产品不做品牌,无疑是死路一条。

现在国内外内衣品牌众多,蕉内、都市丽人、罗丽丝、Zana Bayne,他们除了有品牌还有很多产品线:文胸、袜子、睡衣......他们不是靠单一产品存活,而是在打造品牌差异化的同时,增加更多特色产品。

比如蕉内,虽是内衣品牌,但店内袜子的销量和爆款内衣不相上下。

情趣内衣本身就是内衣市场里的细分市场,要站稳脚跟,需要在打造品牌的同时研制出更多衍生产品,从而顺应多元化的社会需求。

442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情趣内衣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1800)

以后的以后
以后的以后2020-08-29 12:30:16
有需求就有市场
饭盒
饭盒2020-08-16 11:49:53
开放的眼光看世界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