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季净亏超5亿,股价却暴涨约93%,B站没有边界
沉舟 2020-05-22 14:24:17

继成功破圈,频频刷屏后,B站交出了2020年度一季报。

5月19日,哔哩哔哩(NASDAQ:BIL,以下简称“B站”)于美股盘后发布了公司截至3月31日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

报告显示,B站第一季度总净营收达人民币23.16亿元(约合3.270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69%;净亏损为人民币5.39亿元(约合7610万美元)。

受财报发出影响,5月19日,B站早盘大涨超7%,最终上涨4.69%报收35.28美元,市值超122亿美元。财报后,华尔街投行杰富瑞集团将该公司目标价从26.10美元上调至37.70美元。

实际上,今年以来B站就在一路上涨的趋势之中前行,迄今累计涨幅约93%。

在B站财报电话会议上, CEO陈睿表示,第一季度的用户增长成绩向好,疫情引发的假期延长,只是起到了一个加速作用。预计在未来二季度和三季度,仍然可以看到一个好的用户增长。

不过,在营收快速增长的同时,B站依然没有摆脱亏损命运,且同比亏损幅度持续拉大。不断破圈,B站的增长有没有边界?

营收稳增,变现提速

财报显示,B站第一季度总净营收达人民币23.16亿元,同比增幅68.59%。从历年季度财务报表来看,2020年一季度B站的表现稳如从前。

一直以来,B站都保持高位数的营收增幅。其中,在刚过去的2019Q3、2019Q4其营收分别为18.59亿元和20.08亿元,同比增幅达到72.31%和73.75%。

(数据来源:财报 创业邦制表)

对此,中经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央财经大学新闻系副主任陈端向创业邦表示,“从财报显示,B站的盈利能力是非常强的,原因在于其作为年轻人的一个很重要的阵地,越来越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用户活跃度不断提高。”

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B站月活用户同比增长70%,达1.72亿;日活用户达5100万,实现了69%的同比增长。

在用户基数大幅增加的基础上,社区活跃度也进一步跃升,用户日均使用时长攀升至87分钟,环比提升10分钟;而社区月均互动数则高达49亿次,为去年同期的三倍之多。

(数据来源:财报 创业邦制表)

在流量加持的背后,B站细分业务收入呈现上升趋势,变现能力在逐步提速。

(数据来源:财报 创业邦制表)

2020年第一季度,游戏业务收入11.5亿元,同比增幅31.73%,对比2019年四个季度实现稳中有增,此前增速分别为26.86%、16.29%、25.42%和22.24%。

陈端分析,“B站区别去其他内容社区平台的一个重点在于游戏业务。因为游戏属于流量变现的收割机,不管是腾讯还是任何一个平台,但凡拥有游戏变现端口,整体的营收正常来说不会太差。”

试水直播,为B站带来近两倍的增长,一季度带来在直播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7.9亿元,同比增长172.09%。

可以看到的是,一季度,从在线教育、线上云音乐节到线上云逛展等,B站都在丰富直播内容品类,也有越来越多的官方公会和个人主播纷纷入驻B站直播。可以预测,B站的直播业务还会迎来爆发式的增长。

此外,B站的广告业务没有掉队;不过受宏观环境不确定影响,电商出现下滑。

财报显示,一季度,其电商及其他业务收入达1.6亿元,实现了63.82%的同比增长;广告业务方面,实现2.2亿元营收和同比90.46%的高速增幅。

“背靠阿里和腾讯,B站现在处于一个被‘投‘的阶段。依托投资和生态合作进行扩张,B站未来的潜力还很大。”上述人士认为。

持续亏损,牺牲利润换规模短期内不会改变

不过,与营收高增长不同的是,B站依然没有改善净利亏损状态。

财报显示,2020Q1其净亏损为人民币5.386亿元,亏损同比扩大到175%。2019年,B站的亏损达到13.04亿元。

B站是独特的,作为中国年轻一代最喜欢的内容社区,拥有高质量的内容、高粘性的用户和多元的社区文化,构建起自身坚不可摧的护城河。但是B站也是焦虑的,作为一个老牌公司,长跑十年,持续亏损,一直无法盈利。

(数据来源:财报 创业邦制表)

对于亏损幅度的增大, B站曾解释称,主要在于销售及营销费用、收入成本、研发费用等支出项大幅增长。

陈端认为,“B站的亏损主要还是因为成本投入巨大,但是这个投入是一个必须的过程,也是一个必要的战略性的支出。”

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B站的市场、销售和管理费用合计为7.77亿元;相较于2019年的一季度,这一数据为3.10亿元,同比增长了150.77%。

(数据来源:财报 创业邦制表)

“目前B站还没有形成基于‘出圈’等一系列行动的最终的商业模式,以游戏为主的收益来源应该还是一个阶段性的表现,未来业务的探索,包括持续拉新、内容创作等方面的投入应该不少,也是三费增加和亏损扩大的原因。”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告诉创业邦记者。

从“小而美”到“大而全”,这很不B站?

8年资深B站动漫用户曾向创业邦记者感慨,自己上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看B站,不过现在B站啥都有了,早就不是一个单纯的二次元社区了。

5月3日晚,B站推出的《后浪》在朋友圈刷屏,这是一个“bilibili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在五四青年节前夕,国家一级演员何冰以老一辈的口吻向中国的年轻人们表达羡慕、认可、鼓励等多种情绪。

相比跨年晚会一边倒的夸赞,这次的《后浪》“青年宣言”虽然引发了强烈的共鸣,但是也导致了巨大的争议。

很多资深用户认为,这很不B站。

B站此举是不是一定程度上损伤了原有的品牌形象,引发了部分老用户的反感?

对此,崔丽丽认为,过去B站是高中生、大学生等年轻群体集聚,以视频形式传播年轻人关注的文化娱乐及周边的阵地。随着第一批B站粉丝从学校走上社会,他们也逐渐进入主流社会,他们所需要的文化和内容也逐渐在变化。

“被稀释的是原有以游戏和二次元为主的社区文化。虽然目前依然是以游戏和二次元为主的收入结构,但个人觉得未来应该会有大的突破,所以打破次元壁应该也是迟早的事情。”

从B站的业务触角不断延伸可以看出,B站不再甘愿只做“小而美”,而是希望迈向更广阔的领域,因此就必须撕下ACG、二次元的标签。

吸引更多人就稀释社区氛围,不吸引就做不大,这似乎是一个悖论。

尽管争议不断,从资本对其青睐程度可以看到,市场对B站还是寄予厚望。仅2020年以来,B站就在两个月之内先后拿到了腾讯和索尼的投资。

而面对超120亿美元的市值,陈端认为,“二级市场对它的定价事实上出现了一定的成长性溢价,并不是专门针对财务表现。资本市场对其估值高于它的财务表现,认为它未来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这也超过了陈睿之前定下的百亿生死劫,过了这个市值水位,意味着B站未来或者暂时可以不用考虑被淘汰的问题。

不过,B站尽管在围绕IP的内容创作方面有优势,未来盈利的关键还是要看能否留存用户,以及能否保持住具有黏性的用户体验。

B站在创新,但也要面对不断扩张带来的不同质疑声音,也要面对进军更广阔行业边界带来的竞争和厮杀。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32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B站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186)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