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双城记: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王司徒 2020-01-13 12:44:00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说的不是查尔斯·狄更斯笔下18世纪轰轰烈烈的法国,而是21世纪奔流激荡的当代中国。

当代中国毫无疑问是最好的时代:改革开放,国富民强;市场经济,百舸争流;风雨兼程70载,中国正走在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

同时,这也某种程度上是“最坏”的时代:房价高企,物价飙升,工资涨幅缓慢;尤其在大城市,许多年轻人刚出社会,就要面临沉重的压力。

我们今天讲的“双城记”,也不是指当年洪流下的巴黎,和欣欣向荣的伦敦之间的故事;而是指现今中国,一些年轻人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上班工作,然后去到他们周边的城市生活,并且在两城之间来回奔波的故事。

我有个朋友叫小郑,他今年30岁,贵为985院校研究生毕业的他,在深圳一家大型科技公司上班,该公司以无人机研发为大家所熟知。

转眼间,小郑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他和未婚妻筹划着在深圳买房。尽管小郑作为科技研发人员,有着不菲的收入,但面对深圳高耸入云的房价,尤其是自己工作的南山区9万多的均价,这点儿收入还是杯水车薪。

小郑来自河南的普通职工家庭,双方父母收入都很一般。从踏上深圳这片土地那一刻起,小郑就没想过在深圳买房:“我来自普通家庭,上哪儿拿出几百万给我买深圳房子?唯有靠自己。”

在深圳,小郑从没想过离开。每逢过年,亲戚朋友都劝过他回老家;眼见初中同学在老家过起了闲适的公务员生活,小郑不是没有动摇过。

但他不想重复父辈的日复一日的生活轨迹。并且,自己所学的专业,只有在深圳这种高科技之都才能发光发热。

所幸,小郑娶了个愿与他同甘共苦的好妻子。做媒体运营的妻子,陪着小郑一起省吃俭用。工作几年后,小两口陆陆续续存了60万的收入。这已经比很多同龄人都优秀了。

揣着这60万,小两口把目光投向了深圳东边的惠阳。

中国版双城记: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第一次去惠阳考察时,其实小郑内心是拒绝的。坐着21块钱一程的高铁,沿厦深高铁从深圳北至惠州南,一路上的景色并不十分美观,主要是随处可见的建筑工地。

中国版双城记: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兴致降下来的他,本想小睡一会儿,可是不久广播就说,惠州南站到了。他看了眼手机,整个行程只有26分钟。

下来以后,小两口四处转了转,发现惠阳的城市面貌确实跟深圳不太一样:街道更宽敞,人流更少,相比深圳来说,少了几分匆忙,多了几分闲适。

中国版双城记: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到了售楼处,置业顾问的一句话直接触动了小郑的神经:“咱们这里1.3一平,你去坪山看看,坪山新房至少4万,离这儿也就15分钟车程。”

小郑自己查了查,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回家后,郑太太拿出计算器算了起来:

三房建筑面积102平;

单价¥13000左右;

总价约¥1326000;

首付3成,39万,外加装修约9万,各种税费相加3万,一共51万左右;

贷款30年,月供约¥5400。

这么算下来,两人的积蓄还剩9万,留有一定空间日后买车;月供只有5千多,可以在背上贷款之后不必降低太多生活质量。

思前想后之下,小郑终于在去年8月份签下了购房合同,交房时间在21年6月份。

小郑说,到交房的时候,深圳地铁14号线的惠州延长段差不多就要开通了。因为深圳14号线是一条快线,平均3公里一个站,时速最快,达到120公里/小时,也就是说从惠阳起始站到深圳终点站福田的岗厦北只需40分钟。

又因为小郑买的项目离地铁站特别近,所以满打满算,每天上班通勤的时间基本可以控制在一个小时左右。

这个通勤时间,小郑说,比很多住在深圳的同事都要短,并且还能免去早高峰的拥挤。

无奈下的必然

我相信,如果买得起,没人愿意在两座城市间来回颠簸。

俗语有句,有头发,谁想做癞痢?近年来“双城生活”这一概念的兴起,不得不说是大城市资产价格暴涨,房屋可负担性降低的背景下的无奈选择。

最新公布的全国人均收入排行榜,北上广深位居榜首(只有广州被苏州超过),上海的人均收入达到全国第一的¥64183元。

中国版双城记: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但这个数字跟上海的房价相比如何呢?我们可以看到,上海核心的区域单价很多已经超过了这一数字,比如徐汇、黄浦,以及静安。也就是说,很多上海工作的年轻人一年辛辛苦苦干一年所赚的工资,然后不吃不喝一分钱不花,也买不起徐汇、黄浦的一平方米房子。

中国版双城记: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上海被人称为“魔都”,其高不可攀的房价绝对是“魔幻”第一大原因。现实生活中,不吃不喝是不可能的,日渐高昂的房租、物价又将本不充裕的年轻人“扒了一层皮”。

“帝都”北京也不例外,¥62361的人均收入同样买不到三环内的一个平方。

中国版双城记: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这里边只有广州稍好,除开核心四区外,郊区房价还是挺温和的。

中国版双城记: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但不得不说,广州房价较低,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西部佛山的临广片区承接了大量购房需求。自广佛线开通以来,大量广州客在南海区买房,过起了“双城生活”。而南海相比不少广州的远郊区距市中心还近,因此南海东的房价也比从化、增城高。

以家庭为单位来看,深圳以34.2的房价收入比居全国第一(这个数字在全世界也数一数二),上海、北京也不甘示弱,一个家庭平均需要25年不吃不喝才能全款买房;只有广州房价收入比稍低,排名第8。

一线城市的繁荣,是中国繁荣的象征,也是这个伟大时代的最好例证。然而,时代光环下,也必然有很多小人物的无奈与辛酸。

可以说,“双城生活”会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在高房价的重压下,跨市甚至跨省流动将无法避免。

双城生活,怎样才可行?

当初小郑在惠阳买房的时候,老家的父母听说后不以为然:“隔这么远,每天这么跑,多辛苦啊。”

相信这也是很多朋友最直接的疑虑。去到房价更低的地方,自然有更充足的预算,可以买更大的户型、配套更好的小区。然而交通始终是最大的问题。

这里,给大家提供三点判断标准:

第一,距离不能太远,不能超过60公里。为什么是60公里,因为在中央在19年2月颁布的《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中,明确了都市圈是“以1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镇化空间形态”。

也就是说,1小时通勤就是都市圈辐射范围的上限,折合通勤距离大概就是60公里左右,注意是到市中心距离,不是到城市边界距离。

因此,很多市面上打着“双城生活”旗号在卖的项目,其实根本就是噱头。

这些地方包括但不限于:京城边的张家口(距离164公里)、廊坊的永清县(65公里)、环沪的嘉兴(最近的嘉善县68公里)、广州边的清远(65公里)、肇庆(82公里)。

而真正符合标准的,环京只有廊坊“北三县”之香河(53km)、大厂(50km)、三河(58km),其中燕郊镇只有35km。

环沪的只有昆山(50km)、太仓(41km)。

广州旁边则是佛山南海区的里水、大沥、桂城等镇(约20km),以及顺德区(36km)。

中国版双城记: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以及环深的东莞滨海片区(约40km)、临深片区(约30km),和惠州的惠阳、大亚湾(约49km)。

中国版双城记: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因此,小郑买在惠阳,到深圳上班,从距离上是可行的。

第二,必须有便捷的轨道交通,并且地铁优于高铁。很多城市的高铁站都距离市中心有一定距离,比如深圳北站、广州南站。你即便坐高铁到了深圳北,那距离你上班的南山、福田也得有40分钟的地铁或公交路程。

同理,广州南站坐落番禺,距离市中心也有近30分钟地铁,不比直接坐广佛线去市区近多少啊。

因此有地铁对于双城生活来说尤为重要。比如昆山,早在2013年就接驳上了上海轨交11号线,目前又有S1线正在施工中。

东莞目前有1号线正在建设,并且在未来有多条线路计划与深圳地铁接驳。而临深的惠阳片区,除了上文提到的深圳地铁14号线,还有通向大亚湾的16号线正在施工中;这些地铁规划都是深莞、深惠双城生活的重要保障。

相比之下,环京的北三县只有三河的燕郊有地铁规划,并且地铁平谷线已经在建,所以燕郊与北京的交通连接是最紧密的。

第三,最现实的,价格门槛不能过高。这方面,环深的东莞的优势就不如惠阳。东莞因为自身经济实力强,房价已经偏高了,凤岗达到3万/平,塘厦2.4万/平,长安2.5万/平,虎门2.3万/平。

而惠阳和大亚湾片区的房价是1.3万/平,是明显的相对价格洼地,并且距离适中,有地铁规划,对于年轻刚需而言是不错的选择。

环广的南海东部和顺德房价都是1.7万/平,这已经比很多广州郊区高了,但距离、配套,甚至地铁都比一些郊区强,因此综合来看,广州的双城生活相对不是无奈的选择。

环京方面,目前房价最高的是燕郊2万/平,最低的是香河1.3万/平。环北京的燕郊算是被政策打压的很厉害的房价相对洼地。综合交通、距离,燕郊应该是北京刚需的好选择。

环沪,房价最高的是昆山1.8万/平,其次是太仓1.5万/平,这相比上海市区要低得多。因为有地铁的便利,昆山相对来说会是刚需们的好去处。

签下买房合同那一刻,小郑的妻子哭了。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港湾,这是她心心念念的家。

对于许许多多90后来说,房子是挥之不去的阴云,是肩上沉重的负担。但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难处,60后、70后、80后也经历过各自的困难,只不过当下90后需要面对的是刚好是房子而已。

只想对90后说:生活再难,也要奔跑着向前!

141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4810)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