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请接好你的00后实习生
宋笛 2020-01-10 17:41:00

她穿着一件宽大的羽绒服,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颜色介于粉色和藕色之间,拉链处的地方挂着一个小型的熊娃娃,外套里是线衣马甲、衬衫和领带,配上空气刘海,像是一整套日本女子高中校服的搭配。说话的时候,两只胳膊垂直地撑在凳子上,身体偶尔会向前摇,思考的那几秒,眉毛会向斜上方挑动一下。

杨霄,00后,北京语言大学大二学生,12月15日当天下午,她正穿着这样的装束坐在北京一幢写字楼的会议室内,进行一次校内推广活动的复盘。

“传播量不错,转化率太低”,这是主办方给出的“KPI考核”结论。杨霄需要复盘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杨霄有点紧张,思考一下后,她洋洋洒洒列出了三点:第一,点击量高说明标题起得好;第二,转化率低说明找的校内投放渠道不对;第三,推送排版有改进的空间。

这是杨霄兼职外的实习,在这个实习之外,她还有一个“正式”的兼职:为一家提供大学生就业辅导机构工作。杨霄社交平台晒满了她参加各项商业、公益活动的照片,还有一部微电影的剧照——这是她工作外的兴趣。

杨霄真的很忙。

室友问她,“你为什么要在大学做你以后要做一辈子的事情呢?”

杨霄说:“这是我的个人选择,我没办法说服你,我也不想说服你,你这句话没有不对,但我的观点也不是说就是错的。”

“想辞职,但想想工资又算了”

从9月开始,彭诚倩已经在一家留学机构兼职工作第三个月了。

工作内容很繁杂,她需要和学校的社团去沟通,做线下和线上推广,兼职有KPI考核,需要用钉钉,还有线上会议,她有时候会想辞职,但是想想工资又算了,兼职的工资收入可以覆盖掉她在北京求学的生活费,收入包括:基础工资和奖金两部分,听上去和一份正式的工作没有太多区别。

彭诚倩,中央民族大学大二学生,2019年8月,彭诚倩开始投递简历,被拒数次后最终被这家留学机构录用,经历了一个星期线上培训后,就开始投入工作。

彭诚倩说话时坐得笔直,言语简洁,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会直接说:“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每个月,彭诚倩都能提前完成公司的KPI考核,但是她对这家公司仍旧不是很熟悉,兼职的三个月时间里她只去过一次公司,大部分工作都是从线上安排。

从某种程度上,这个工作像是一个网络游戏,在头顶有惊叹号的NPC处领到任务后,想办法完成任务,然后再获得回报。

为什么要这么早出来实习?

彭诚倩想得很清楚,她说:“兼职试错成本那么低,为什么不多试试呢?”

她得弄清楚到底想要做什么,在第一份实习开始前,彭诚倩在新媒体和市场推广两个工作方向前犹豫了很久,为了弄清楚两个工作分别是做什么,她在网上查阅了大量资料,现在问她的时候,彭诚倩会非常清楚地告诉你,新媒体的工作任务包括:排版、后期数据监控等等。

与彭诚倩不同,杨霄的兼职并没有报酬,两份都没有。

她只是单纯地想折腾点事情,大一的时候,她参加了许多校园的活动,但是现在她觉得这些有些局限了,“当然学校里的活动还是挺好玩的,但是不够”。

杨霄目前的工作内容之一是收集大学生对于职业的困惑,“迷茫”是她收到的关键词之一,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杨霄不一样,在短短半个小时,她已经列出三种对于未来就业方向的设想,与常见的空想不同的是,其中每一种她至少都尝试过。

“我来实习两个月,打算回学校开号赚钱”

杨霄的工作是这样找到的。一开始是参加一些机构举办的活动,简单的听会,听的次数多了,脸熟了,接下来就是帮忙组织,最后就变成了“校园合作伙伴”。

这是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学生的福利,海量的会议、活动以及杨霄、彭诚倩所说的“大佬”:大厂的高管或者资深的志愿者。

互联网下沉的号角一吹响,高校成了大城市最后一片高地。商业轰隆隆地开进的校园,一些高校大学生的朋友圈一条转发价值50元,校内的社团忙着接单,这意味着,学生更“值钱”了。

积极的一面是,在这一进程中,更多的实习机会被释放。刺猬实习是一家大学生实习招聘平台,并为大学生入职前提供整套闭环的学习过程。其新媒体负责人胡璜观察到,大企业提供的实习机会在变得更加多元和丰富。

2019年,胡璜开始接触到第一批00后的实习生,他怀疑是心理作用,让他觉得这一批实习生有明显的不同。“你为什么来实习”,胡璜面试的一位大二00后实习生是这样回答的:我就打算实习两个月,我要来学习新媒体运营经验,掌握了我要回学校自己运营一个号赚钱。

胡璜说:“他们更有能量”。

此前刺猬在全国多个学校召集合作伙伴举办线下活动,一位武汉的大学生凭借一己之力,联动七个社团,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文化展,这让胡璜印象深刻。

在胡璜看来,如果一件事情他们很感兴趣,那么他们有可能会把它办得非常漂亮,超乎你想象的那种,这可能意味着更高的上限。在一些领域中,各类工具的普及以及高校学生本身商业价值的提升让这些实习生和正式员工之间的能力界限正在变得模糊。

当然,这还只是个例,并非普遍现象,普遍的特点是什么,胡璜也还没有摸清,“他们太多元了”。

商业机构也没有摸清,一家商业机构做了一些年轻化的尝试,他们认为00后喜欢二次元,就用动漫形象进行宣传文章的推送,结果发现效果并不好。真正效果好的是标题里带有这些关键词的文章,“月薪”、“包吃住”、“转正”。

“能混着泪水吃饭的人都不一般”

赵城龙总是垂着眼,两条腿不安分地伸长着,他有些拘谨,在谈到工作的时候,话不多,但最后总会补上两句。赵城龙是闽江学院大二的学生,目前在北大进行为期半年的人才培养计划。

赵城龙对于工作的判断最简单,“工作就是为了赚钱,不然谁去工作,如果有钱我就去做感兴趣的事情了”。尽管这么说,赵城龙目前对自己的规划却显得最为特殊,他打算在大学期间入伍,然后考军校,赵城龙说他喜欢有纪律的感觉。

实习是工作的预演,老板们需要做好准备。

彭诚倩不喜欢开会,杨霄也不喜欢。尤其是那种搞得隆重,把大家都叫过来结果什么结果都没有会议,还有纯粹告知性的会议。彭诚倩说:“我是有建议的,你不听我的建议,就让我按你说的做,会让我很不爽”。

对于KPI,他们没有达成一致,杨霄不喜欢被考核着干活的感觉,彭诚倩则将KPI视为一个参考指南,至少可以通过KPI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赵城龙不能接受“996”,他觉得上午9点上班,下午6点下班比较好。

他们都希望跟到比较有能力的领导,能够成长更快;他们也觉得需要给领导足够的尊敬,不能太任性,彭诚倩一次和领导产生分歧后想离职,可是她想起来网上提到的“95后”一不满就离职,她觉得不能和“95后”一样,就忍了下来。

00后是多元的,对于工作的态度也是如此,他们不是天外来客,大多数不会真的对金钱毫无诉求,只凭兴趣和脾气行事,他们区分得清调侃和现实的世界。

彭诚倩最近一次哭得很惨,各种事情压力过来,她一路哭到食堂,吃完一顿饭,后来她看到一篇文章里的一句话“能混着泪水吃饭的人都不一般”,她给自己鼓了鼓气。

小时候,彭诚倩的母亲需要每天很早去上班,家里花400元买了个录音机,母亲出门前会定好时间,7点准时播放英语听力叫彭诚倩起床,彭诚倩一直都知道工作不易。

她对自己以后工作的设想是这样的:第一份工作一定是辛苦的,可能会赚的很少,但是会逐渐上升。

杨霄在一旁听得认真,听到这里她突然提醒到,“那可不行,第一份工作的工资还是很重要的。”

187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5727)

叶慧琳
叶慧琳2020-01-10 18:29:01
厉害了,。。。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