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经济:那些在深夜赚大钱的人
金克丝 2019-11-29 14:04:00

熬最晚的夜,用最贵的眼霜,这是典型的“当代青年生存图鉴”。

如果说白天的年轻人都是办公室里辛勤打工、莫得感情的“社畜”,那么夜晚的到来,才是他们放荡最不羁的灵魂、自由喘息的时刻。

广东的夜排档从晚上10点才开始热闹起来;北京的簋街小龙虾店24小时宾客满座、到了深夜生意爆棚;重庆成都的火锅店里,夜里两点还能听到“咕嘟嘟”锅底沸腾的声音。

从北上广深开始,夜经济正在席卷各大城市,餐饮、购物、娱乐、会友......人们在夜晚有了更多的消费。

深夜,正在成为一个富矿。

在夜晚的战场上,已经有很多商家摩拳擦掌,开始了对这个千亿级市场的争夺。

而很多人,也在这样一座座灯红酒绿的不夜城里,用各种方式收割了财富,书写自己的故事。

01

一个烧烤摊月入3万

如果说,早餐是一座城市的温度,那么夜宵,就是一座城市的灵魂。

夜经济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吃”。据统计,2018年某外卖平台夜间餐饮消费交易额较2017年增长47%,晚上6点到12点是夜间餐饮消费最集中的时间段。

而夜宵之王,就是烧烤。

很多人都好奇,一个深夜烧烤摊平均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有人曾算过一笔账,一个烧烤摊假设有20个摊位,一次可以接待40人,人均消费60元,每晚翻台3次,那么总收入在7200元,烧烤摊利润至少能有一半,也就是一晚上能赚到近3600元,一个月轻轻松松赚10万,年入百万不是梦。

“年入百万的也有,但是很少,也有只能赚三千的,像我就一个月三四万。”一位摆烧烤摊多年的店主老陈分享了他的故事。

就食材而言,烧烤摊的利润看似极大,一个茄子成本才1块钱左右,烤好的茄子卖10块钱;一串土豆片成本几毛,能卖好几块;而肉串儿的利润则更大。酒水也是非常挣钱的,比如卖出一扎啤酒就能挣个20多块钱。夏天的时候,一个晚上卖出二十几扎是常事。

做烧烤生意7年,老陈一家三口就围着这个烧烤摊转。每天有两三千的营业额,大概纯赚一千多元。平均一个月出摊25天,再加上点烧烤外卖的越来越多,每个月能有近3万的收入。

“其实赚得不多,分摊到每个人身上也就是一个月一万块钱。”老陈说。

但做这一行付出的辛苦也超过常人。每天早上七八点要去进货,下午开始洗菜串肉,晚上6点就出摊,一直要忙到凌晨两三点,没一天偷懒的日子。而且天天熬夜、烟熏,对身体健康也产生了影响。

烧烤摊夏天翻台率高,但刮风下雨或者到了冬天,生意就会很受影响。

街边烧烤没有房租水电,省了一大笔钱,但最怕的是城管部门联合执法。老陈做这行这么多年, 眼见城管越来越严,尤其是政策颁布后,城市不允许露天冒烟,基本看哪儿冒烟,城管立马就来。

管得松的城管,可以找关系交钱打点,管得严的直接把摊子给收了。如果路子都没有摸清就出来摆摊,很容易就黄了。

“而且来吃烧烤的人很杂,喝酒闹事的不少见,遇到这种事儿,得硬着头皮处理。”老陈说。

接下来他打算盘一个店面,结束担惊受怕的出摊生活。但是这样成本肯定上升,打薄利润,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也是所有像他一样的个体烧烤户的困扰。

除了老陈这样的烧烤“游击队”,很多烧烤店已经开始了规模连锁化运营。

例如从深圳走出来的木屋烧烤,营业时间是晚上5点到早上4点,专为“夜猫子”服务。现在,木屋烧烤已经有130多家门店,每晚平均翻台率能做到2-3次,一年总营收额约14亿元。

想要抓住深夜孤单的灵魂和钱包,其实抓住他们的胃,就已经成功了大半。

02

小地摊挣出30万

夜市两大个体经营类的“杀手”,除了卖烧烤的,就是摆地摊的。

在很多人眼里,摆地摊是很“low”的活儿。但其实,很多这样被“看不上眼”的小生意,反而是夜市上利润很高、又相对轻松的活儿。

我们的采访对象张帆就是这样一个又“low”又“洋气”的结合。白天,她是某二线城市办公室里“高大上”的小白领,晚上就摇身一变,就成了当地有名的闹市一条街上的“摆摊妹”。

这样的摆摊生涯她已经坚持了两年。张帆每个月有20多天,在晚上7点到11点出摊,夜市上来来往往的年轻人很多,两年来,她已经通过摆摊赚了20多万,在一个二线城市,这是个非常可观的收入。

摆地摊看上去容易,但要想赚钱还是有很多技巧。

张帆卖的是女生耳环、项链、衣服配饰等小物件儿,这类摊位的竞争激烈、容易同质化,稍不上心就泯然众人。

为了拉近和客户的距离,张帆每天下班后都会换上潮服、牛仔裤、板鞋,再搭配一顶鸭舌帽,看上去就是个青春逼人的90后。

摆地摊也要不断学习。为了增加竞争力,张帆经常阅读时尚杂志和各种时尚公众号,来捕捉最新流行的时尚元素。比如性冷淡风流行那阵子,她就进货了很多黑白灰色的配饰;牛油果色流行的时候,也弄了不少相关的小玩意儿。

和别人统一批发不同,张帆特别注重货的独特性。出去旅游时看到什么漂亮独特的小玩意儿,就会留下联系方式,并带一些回来试货。有一次她去西藏玩儿,在当地看到不少精美的藏族饰品,就带了30件回来卖。没想到这些风格独特的饰品广受欢迎,没几天就卖光了。

张帆似乎一下子摸透了窍门——只做有特色的、独一无二的精品。从此张帆的小摊成了当地的“网红”小摊,人气越来越旺。

“摆地摊的竞争也很激烈,只有花心思、出的货独一无二,才能做出头。”

之后,张帆也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经商才华。她发现一个摊位容量有限,而且顾客有货比三家的心理。为了多出货,她想出了一个办法。雇了两个人,同她一起在街头、街中、街尾各摆了一个地摊,把货按照价格和类别的不同分散到不同的摊位上。

小小的地摊,也是智慧的凝结。

三个摊位加起来几乎能把来逛街的小姑娘们“一网打尽”,每个月挣个1万多不成问题,好的时候每月能挣到2万,比她的工资还高。

03

最“老实”的挣钱方法

不是每个人都能开个深夜酒馆、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摆地摊做生意的口才和灵光。

夜经济下也有很多衍生的服务型经济。

比如,晚上吃吃喝喝容易误事,开不了车就要找代驾。

兼职做司机并不新鲜,很多人会在下班后通过跑快车来补贴家用,但随着这几年平台抽成越高,快车赚钱越来越难。不少人转行做起了代驾。

代驾的蓬勃也有赖于夜经济的蓬勃。有了代驾,那些在晚间各个包厢里钻来钻去的生意人、酒吧里买醉的人,似乎也多了一个放肆的理由。

一个代驾司机跑10公里的起步价至少有50元,尤其是晚上10点之后,代驾收费会更高。平均一晚上接三个单子,从7点忙到夜里12点,因为不用自己出油钱,除去平台抽成后,也会有几百元的收入。

不过,代驾往往集中在一线城市,代驾司机会聚集在各种五星级酒店、KTV、酒吧等夜晚人流多、且更高概率有代驾需求的地方。因为遵循近距离派单的原则,司机们在这些地方一晚上接个三五单不成问题。

我们的采访对象江师傅就是这样一位兼职代驾司机。白天,他是一名国企的员工,晚上,就在北京工体酒吧一条街附近等单子,一般来说,一晚上挣个三四百不成问题。

但是代驾也有旁人不知的心酸。除了熬夜,代驾面临的很多都是醉酒的车主,有时候碰到脾气不好的、耍酒疯的,难免也会嚷嚷两句,碰上刮风下雨天,骑着自行车去接单,也是苦活儿。

在江师傅眼里,相对收益来说,这点委屈也不算什么。晚上跑代驾相对自由轻松、也没有什么很高的技能要求。他觉得,这是一种更适合像他这样老老实实的人、规规矩矩地在夜晚挣钱的办法。

当前的政策推动下,各地力捧“夜经济”。在未来,城市的夜晚,只会更加流光溢彩。

但即使深夜是片红海,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淘出金子。

没有哪一行是随随便便就能挣钱。无论是烧烤、摆摊还是代驾也好,深夜里每一个微小的工种,或能忍苦忍涩,也需有智有谋。

401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2896)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