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罗永浩被列为“老赖”,冤吗?
梁坤 2019-11-06 10:25:14

曾经跳动的耀眼词汇,是辉煌期的见证,也是物是人非的感怀。那曾经高呼的口号有多激昂,如今垮台的声音就有多悲凉。

最近,乐视的贾跃亭、金嗓子创始人江佩珍、锤子科技罗永浩等人因为企业经营困难,拖欠大笔账款,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或限制高消费者,被媒体冠以“老赖”之名。最后,还是曹德旺看不下去,大声向大众和媒体呼吁,不再用“老赖”称呼破产企业家。

事实上,“老赖”这个词,既干瘪又丰盈,简单又复杂,在舆论中调和出了一个有争议性的语义场。上述一连串的名字中,贾跃亭和罗永浩无疑是最扎眼的,他们被称“老赖”,冤吗?

希望与失望

早在3年之前,在“企业危机”的语境下,罗永浩和贾跃亭就已经成了患难兄弟。

2016年11月,为感谢曾经在锤子科技陷入困境时贾跃亭的相助,罗永浩为乐视发声:创业本质上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不要在一个企业不顺利的时候,做一些围观扔石头的事情,同行就更不要做这种事情了。大家总有顺或不顺的时刻,希望大家都能以一个健康的态度面对一个企业的顺利和不顺利,起起落落这样的事情。

贾跃亭回应罗永浩的力挺:感谢仗义的老罗,不被狂黑的梦想不值得去实现。语气一如既往地霸气,抑或说鸡汤。

三年过去了,他们在危机中越陷越深。

曾经,我们感动于罗永浩心中变革市场的梦想,以及对工业设计和用户体验的执念;也由衷欣赏贾跃亭以颠覆精神为旗帜、生态战略为抓手、大笔融资为手段勾勒出的商业版图。即便在企业陷入困境时,也常有惺惺相惜者驰援救场,有大把用户为这份情怀付费买单,有无数支持者表达鼓励。

然而,面对遥不可及的归国日程表,面对法院的“限制消费令”,把“老赖”这个略带污名化的帽子戴在他们头上,正是他们曾煽动起的舆论的反噬,和其中一点点商业理性的回归。

罗永浩和贾跃亭都是成功的意见领袖、“人设”打造家,曾经随意振臂一呼都能吸引大批“乐迷”“锤友”。如今,被冠以“老赖”,不过是情绪的崩塌和逆转。

在此,我们以罗永浩和贾跃亭的微博内容为样本,进行粗放的数据分析,试图还原公众情绪的偏倚与聚合过程。因为罗永浩对微博进行了设置,仅能采集到今年5月5日之后的数据,共1185条;贾跃亭的样本容量为4762条。

我们先来看一下两位微博的画风:

在贾跃亭的微博中,除了乐视,最突出的就是他对“生态”的执念,共提到1461次。构建中国最完整的生态,是贾跃亭的目标和骄傲,也是最终拖垮他的罪魁。雪崩时,这7个剪不断理还乱的子生态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贾跃亭、罗永浩被列为“老赖”,冤吗?

“生态化反”这个概念在贾跃亭的微博中,最早出现于2015年3月10日,最后一次提及是2017年3月10日,乐视陷入危机之时,整整两年。在融了几次资,烧掉大把钞票之后,七个异质的生态不仅没有“化反”出更绚丽的烟花,反而酿成了大爆炸,把虚胖的自己炸得千疮百孔。

如今看来,这些词汇无不充斥着一种高高在上、凌空蹈虚、强性高潮的套路和虚伪。

所谓“生态化反”,对具体步骤和操作方式避而不谈,反而生造辞藻,排比罗列,以咏叹和煽情为能事,把一堆朦朦胧胧不明就里的抽象概念堆叠在一块,就能从稀里糊涂的投资人手里赢来大笔钞票。

曾经跳动的耀眼词汇,是辉煌期的见证,也是物是人非的感怀。那曾经高呼的口号有多激昂,如今垮台的声音就有多悲凉。

相比于贾跃亭清一色的高亢,罗永浩在媒体上为自己建构了一个嬉笑怒骂、有血有肉的媒介形象。

他曾连发数十条微博怒怼宜家繁琐的购物路线,图中“宜家”“家居”和“IKEA”占比最高就是因为这点。

贾跃亭、罗永浩被列为“老赖”,冤吗?

不止于此,网络记录下了罗永浩曾经辉煌的战绩:手撕王自如、大战吴晓波......媒体上的罗永浩时而锱铢必较,讽刺、挖苦“敌人”;时而对社会问题表达观点;时而又秀出自己的优越感,甚至用上脏话也无所谓。

舆论的反噬

源于野心,也困于野心。

在罗永浩和贾跃亭的微博中,记录着他们理想主义情怀和改变世界的壮志豪情。

然而,事实不会因为概念的喧嚣和情绪的奔涌而发生改变,公众的耐心也有被磨去的一天。

美国司法部公布的贾跃亭的债主名单,25万散户股民心中的苦楚,甚至孙宏斌在业绩会上的泪水,都留下了最真实的言说和最切肤的痛。

舆论最不能容忍的是说谎者。他们可以接受一个有缺点的人,也可以接受一个失败者,而不能容忍被一个个概念忽悠得团团转,几十万股民也无法原谅无数次的“下周回国”。

他们会将其视为不可饶恕的罪过,在舆论场展开粗暴的攻击。煽动的情绪越浓烈,节奏带得越起劲,当被揭穿后,那种反噬打脸的情绪也就更加汹涌澎湃。

对企业家来说,经营企业的关键不在于概念有多新奇、模式有多颠覆,也不是思想有多深刻、理想主义有多强大的感染力,而在于,这所有的一切,需要以优秀的产品和服务为基础,千万不能让调门高过了自己的能力和贡献。

煽情过猛,胸怀大志,却缺乏实打实的产品输出能力作为基础,缺乏经得起检验的盈利方式作为支撑,缺乏硬核的经营管理能力作为资本,等到烟雾弹散去被人看清真相时,更让人反感。

公众对贾跃亭的信任早在他申请破产之前就已经“破产”,如今贾跃亭微博上“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这几个字成了25万乐视散户股民和机构债权人不得不强迫自己相信的希望。

而罗永浩靠着自己所营造的理想主义形象,靠着能言善辩充当意见领袖来煽动的情绪,如今也以“老赖”的帽子在媒介磁场中把能量还给了他。

大家都明白,很多时候话语即权力。如果按照朴素的因果论,既然曾经靠着包装得天花乱坠的概念支撑了商业梦想的勾勒,也得接受如今“老赖”的帽子带来的“误伤”。舆论场应该容下企业家的悲情叙事,也该正视债权人的焦虑和愤怒,因此,从苦苦等待回款者的情感角度出发,不冤。

回归商业理性

在这场全民讨论中,比“谁才是老赖”更可贵的思考,是关于商业的本质。

企业家是经济生活的中心,是值得称赞的群体。在经济中,他们不仅是创新者、组织协调者、领导管理者,更是风险承担者。于是,他们常陷入这样的悖论:必须预见发展必然带来的难以预见的风险,控制发展必然带来的难以控制的危机。

正因为这很难,所以企业家是一份勇者和智者的职业。

所有企业家都有危机感,因为他们都是“老赖”的易感人群,常游弋于“梦想家”和“老赖”之间。危机来临时,可能化险为夷,也有可能倾家荡产身败名裂。资本的图利本性决定了它们常常只能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一时资金周转不灵就面临欠债、违约、失信的风险。

当然,就像曹德旺所言,我们需要推崇企业家冒险精神、理解企业家创业和发展之路上的困难。但倡导尊重企业家,保护企业家的氛围并非其逃避必要责任的理由,更不能用理想、情怀这样的字眼掩盖真实的情况。

如今,是经济下行的艰难关口,也是利益交织的复杂时期;是戳破泡沫的尴尬时刻,也是“裸泳者”的曝光时间。很多投资机构都表达了投资法则转变的态度。他们开始告别乌托邦式的项目,从概念回到具体,从虚幻回到现实,大水漫灌的理念正在被抛弃。

企业家,是致力于让梦想照进现实的群体。因此,从本质上来说,真正的企业家应该是现实主义者,要能够认清梦想和现实之间的落差,打磨自身的经营管理能力,懂得诚实守信的可贵。

不能在速度和激情中蒙眼狂奔,更不能企图用投资人的钱让问题瞒天过海。真正的创新不是随时跻身新风口,涉足新领域,发布新概念,制造新话题,而是实打实地打磨优质产品,做好相关服务。

市场经济有成功者,当然也会有失败者。商业竞争要给人进入的勇气,更要有退出的兜底。在这样的情形下,个人破产制度正呼之欲出。

商业社会需要有人情味,需要宽容,更需要有法理。从法理的角度,多数人不再把“执行难”和“执行不能”沦为一谈,认可“老赖”是故意蔑视法律,有钱不还者,而确实无力偿还和暂缓偿还者不应被称为老赖。

此番“老赖”之争,称呼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给所有企业家提了一个醒:乱花迷眼叙事受到排斥,一夜暴富、“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投机主义正在终结,对商业规律的敬畏正在回归。

178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贾跃亭  罗永浩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5997)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