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能否建成下一个硅谷?
贾晋京 朱宝宝 2019-10-16 11:05:45

40年前,改革开放进程起步,深圳成为中国开放的“试验田”;而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深圳再次来到改革前列,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先试示范区”。随着2019年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发布,深圳被赋予了新使命。在当今世界出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时代的大背景下,深圳的新使命对世界与中国有什么样的特殊意义呢?

从经济地理来看,深圳所在的粤港澳大湾区,是继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之后的世界第四大湾区。前三大湾区分别象征着世界经济发展史上一次产业浪潮,纽约湾区象征着着20世纪上半叶大规模制造从美国走向全球,旧金山湾区象征着战后信息化产业浪潮,东京湾象征着20世纪下半叶消费品产业革命。深圳,是否可以在21世纪新一轮产业革命中成为某种象征呢?

世界需要“下一个硅谷”

当前,世界经济仍处在低增长、低通胀、低需求同高失业、高债务、高泡沫等高风险因素交织之中,过去数十年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产业浪潮动能均已减退,对世界经济的拉动作用明显减弱,而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尚未成长为能够带动全球增长的主要动力。

与此同时,全球经济生态的“基因”正在悄然改变,无论新技术、新模式、新市场还是新业态、新产品的创造、推广,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例如,当代研发往往是来自全球的几百项甚至成千上万项技术、专利的集成;当代产品往往是像华为手机那样基于其通信技术标准体系开发出来的;当代的消费则往往是像电子商务那样以“互联网+”的方式去改变人们的行为习惯。信息和物流的高速发展,使得地球越来越像一个“村”,从而使经济活动能够以更加系统化、协同化的方式进行,创新的合作范围和影响范畴也就变得更大,历史的车轮也因此升级为“高铁”。在这样的时代,唯有让基于经济新生态的科技和产业革命开花结果,才能带动世界经济实现创新驱动型增长。

如何才能让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开花结果呢?从历史上看,世界前三大湾区都扮演了把一片经济腹地上已经萌发的新型经济运行方式带向全球的“火车头”角色。其中最为突出的案例是美国的硅谷,它使萌发在美国加州的信息革命变成了巨大的全球产业链,并且至今仍处在全球信息产业创新中心位置,源自硅谷的设计和产业链运营是全球信息产业运行的动力源。对全球新一轮产业革命来说,无疑也需要一个像硅谷这样的世界创新中心,问题只是它会位于什么地方。

随着中国市场成长为世界最大市场之一,中国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地位也悄然升级,成为国际市场之网中的“服务器”之一。中国发展动力也在转型升级,新经济、新动能成为中国增长的主要引擎。在“世界工厂”地位的基础上,中国正面临着通过产业升级改变自身在全球产业链位置的重要机遇。面对国内外形势和历史机遇的交汇,中国需要着力打造一个科技创新集聚地,并以此辐射全国;而世界也需要一个把新动能辐射到全球的“放大器”。深圳作为中国改革的“试验田”,获得了这方面的新使命。

为什么深圳适合建设世界创新中心?

深圳目前还不是“下一个硅谷”,但历史与世界维度的大坐标中,深圳完全能够向这个方向前进。

第一,深圳有着“全产业链”优势。依托粤港澳大湾区周边城市优厚的制造业基础和发达的制造能力,深圳拥有突出的产业化能力。从实验室里粗糙的科研成果,到用于测试的样品再到成批市场化的产品,这一过程在美国硅谷可能需要长达几年的时间。而在中国深圳,抛开科研需要的时间,仅生产过程只需几个月便可完成。

第二,深圳依托中国市场巨大腹地。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消费逐渐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2019年前两个季度,我国消费趋势指数均保持在115点。在深圳设计研发并生产的产品可直接销往内地各省市,相比之前加工、出口再回流的模式,既减少了长途物流和关税成本,大大提升了产品的市场竞争力。此外,我国正在加紧的自贸区建设,也为产品出口提供便利。

第三,粤港澳大湾区面向世界经济广阔舞台。粤港澳大湾区不但已经在全球工业格局中确立了重要地位,并且处在“大陆法区域”与“海洋法区域”的交汇处,有着对接世界经济中陆上与海上贸易体系的独特优势。在全球价值链向服务业可贸易化方向发展的大趋势中,粤港澳大湾区将拥有引领“科技服务人类”产业前沿的基础。

如今的深圳正在积聚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力量。除了积极对标硅谷外,深圳也需提前预防硅谷发展面临的困境。资本和人才的集聚短时间内会带来巨大的增长潜力,而当两者积累到一定程度,则会反过来抑制创新中心的发展。所以,深圳也应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契机,在打造科技创新中心的同时,注重向周边城市扩散,以确保自身保持创新的活力。

建设全球创新中心,深圳还有一段路要走

从长远发展看,随着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中国需要驶向创新前沿的“火车头”。然而,与硅谷相对照,深圳仍有三大关键短板需要补齐。

第一,高校和研究机构资源不足。2019年5月发布的《四大湾区高等教育竞争力评价报告》显示,纽约湾区和旧金山湾区包揽了世界大学第三方指数评价(TUI)得分的前十名。其中旧金山湾区的斯坦福大学位列第一。高效利用顶级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学术资源,通过产学研合作有效推进技术创新,是硅谷持续不断释放创新活力的方式。相比之下,深圳缺少世界一流大学,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领域还有待提升。

第二,深圳需要建立更加完善的全链条科技金融服务体系。“从创意成长为产业”的过程,需要从风险投资、股权投资到投行、资本市场的全链条支撑。目前,深圳在金融对科技创新的支撑能力方面,尚需要努力追赶世界一线水平。

第三,“深圳故事”仍有待讲好。硅谷能够吸引全球创新人才、聚集全球科创产业资源,离不开“硅谷故事”的吸引力。全世界的人一说起科技创新、未来场景,就会想到硅谷及发生在硅谷的相关故事。而深圳目前的形象仍以“打工者创造的大城市”为主,尚需要向“世界未来”的故事升级。

2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深圳  硅谷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22)

广告
广告
热门资讯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