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斌圣:智能商业的发展趋势
滕斌圣 2019-05-27 14:29:02

5月27日,由商界传媒主办的第十四届商业模式中国峰会暨首届财中金控产业赋能高峰论坛将在上海安莎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大会将探讨“智造”时下的商业变革,把脉2019年的经济趋势。

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滕斌圣教授发表了演讲:

大家早上好,在座有很多老朋友,对我来说参加商界的商业模式年会大概10次以上,我们刚刚说办了十四届,我几乎从第一届、第二届就开始。对我来说每一年参与到这个过程当中收获很大。

2008年从评选的企业里关注到两家,这两家挺有意思的,通过商界安排,与两位创始人聊了很多次,也去了他们公司,把这两个案例写出来,我是中国第一个把京东商城写成案例的,两家公司最后去美国上市了。

商界从商业的角度去分析公司很有前瞻性。我挺有感触的,的确说别人的创新模式容易,革自己的命最难。我当时有一个学生EMBA二期,他当时是头部媒体的主编,EMBA毕业两三年我发现他辞职了,我并不惊讶,那时候是一股风潮,传统媒体的都转向新媒体。我以为他做了新媒体。过了两年看他又办了一个杂志,我非常不理解,为什么从一个火坑跳到另外一个火坑呢?

过了几天发现他开始做模式创新了,叫黑马训练营,5万块钱学费。找谁来上课呢?免费上课的投资人,100个创业者你来给他们讲课,你们有投的机会,我就要有跟投的权利。最后也上市了,叫创业黑马。刚刚周云成说的方向是对的,虽然稍微晚了一点,因为有人过去十年把这件事都做了。晚总比不做好,革自己的命是早晚的事情。

我说自己容易,长江商学院十几年来也没有创新,上行的商学院起来了,说别人很容易,怎么反观自己。

刚刚郑总慷慨激昂的演讲展示了未来的环境是纷繁复杂的,尤其是去年和今年。我在商界有一个专栏,每个月写一篇文章,我没有时间做自媒体,每个月写一篇文章是愿意做的。半年前我写了一篇文章,我本来担心商界不敢发,因为观点可能非主流。我分析了一下美国在中美谈判当中提出的一些主要的诉求,我说这两条可能可以妥协,另外两条不能改。这是长期的竞争和斗争,我的意思是含蓄地预测中美之间无法达成完全的协议或者是妥协。

这样的文章并不是每个媒体都愿意去发的,但是我是非常敬佩商界能够有这样一个平台,让我们能够把我们真正的想法表达出来。所以我还是非常珍惜有这样一个机会。

智能这里也一样,是一个大的机会。现在的人工智能相当于1996年的互联网和1976年的PC,这个是毋庸置疑的。

凡是代替人类的机器都是人工智能,广义上讲离开机器,离开智能,用一句名言来讲叫“蒙眼狂奔”,也是坐在近况上要饭的行为。沉淀了很多数据,分析下来发现结论很可笑,这种情况下说明你们的分析是半调子,是夹生饭,味道很差,因为你做得不到位。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森林火灾和冰淇淋的销量是成正比的,森林火灾引起冰淇淋上涨吗?不是,其实是温度的增加引起冰淇淋销量的增长。你不找到背后的原因,只看表面的原因是不可以的。

小孩蛀牙的数量和语言能力是成正比的,是让小孩多吃糖少刷牙能让小孩的语言能力提高吗?其实不是,是年龄提高语言能力会提高。如果你只做半吊子的数据分析,那这绝对是错误的。

任正非有一句名言,“让听得到炮火的人指挥战斗。”这是我们从阿富汗战争当中学到的。未来战争是这么来打的,美国投地的炮弹没有超过200,特种兵三人一组,每个人身上都是百万美元的设备,这三个人能够动用的火力是司令调动的火力,能够让听得到的人做战争决策。

未来可能你看到的不是真实的情况。AR、VR让你看到虚幻的感受,你看到的是事实,也不见得是完全的事实。

10年前一家公司受到一位父亲的投诉,说你给我16岁女儿推送的信息是怀孕期间用哪些产品,你们鼓励我们女儿早孕吗?这家公司说我们算错了。过一段时间给父亲打电话表示歉意,这位父亲说应该道歉的人是我,因为我刚刚知道16岁的女儿的确怀孕了。天天在一起的父亲没有办法知道怀孕这件事,为什么一个完全不接触的电商第一时间就知道呢?回过头来我们去看很简单,她搜的产品不含香精的润肤露,孕妇用得比较多,你把几个线索联系在一起基本可以判断是一位孕妇。

十年前已经有这样的技术,在这个技术时代不去做一些挖掘实在太可惜了。

我们中国的环境特别有利于数据和智能的挖掘,我们政策和法律非常不完备,很多在别的国家不一定能够做的事情,在国内还是可以大行其道。

这几年讲数据隐私的问题,大家也觉得像李彦宏说的,我们愿意牺牲隐私获得数据,这个愿意是不是应该打引号?我们看到很多智能企业真的在用这样的方法。我一个学生做大数据分析的,把自己和智能招聘相联,假装自己是用户,一个月付一万块钱可以获得智联上面所有的信息,然后数字化。所有东西变成变量,毕业的学校、专业、生日、日常信息作为一个变量进行数据分析。

你如果是消费品企业,卖SUV,我从数据当中提炼5万人进行分析,这5万人绝对是目标客户。微信、手机号都有,直接做营销大家可想而知这个效果。

你说这种做法在别的国家是否一定可以?我不知道。还有企业的做法更有冲击力,大家每天都在拿着手机,你的手机WIFI不打开,你的行动轨迹、运营商都掌握,数据就完全沉淀下来了。某个地方想发现吸毒者,当地有5千个吸毒者,把他们的轨迹放进去进行机器学习,来找里面有没有某中规律,不一定知道规律,让机器先学习。再把一百万市民的行动轨迹数据丢进去和这5千人进行匹配,每个人匹配度不一样,有的人可能才1%的匹配度。把前100名进行调查,80个人的确是吸毒者。这种做法使我们社会变得更加安全,你是否乐意被分析?每个人的看法不尽相同。

我去到温哥华看到警察骑着自行车在车流中穿息,我说他在干吗呢?我学生说在抓违章。我说为什么不用摄像头?我学生说在德国没有经过同意不可以用摄像头。在德国几乎看不到摄像头,北上广深很多摄像头,使得我们在人工智能领域获得空前的,别人无法企及的数据量。人工智能最重要的就是数据量,没有数据量的话,没有办法智能化。

由于案例不够让机器产生虚拟案例,通过虚拟案例再来学习,你连案例都不够,你机器学到的东西离真实有多近?这是我们真实存在的,这里有很多可以讨论的空间。

很多基本的领域,我们看到齐头并进,应用层面来讲机器人、无人驾驶等场景日新月异。

第二个场景语音识别、文字识别技术日新月异。五年前科大讯飞给我看他们新的技术阅卷,不是选择题阅卷,是作文阅卷,大概90秒看完一篇作文打分。同样一篇作文用三个特级教师打分,让系统打分,最后系统打的分接近三位特级教师的打分,这个是可靠的,稳定的。科大讯飞的董事长跟我说技术能达到,但是实际当中不能接受,有些家长和小孩知道是机器阅卷就要疯了。

一些技术的确非常高,一些智能公司展示给我看。比如说有家公司为阿里提供接线员的服务,如果不说是机器人我还以为是真人服务,我说什么他反馈,比正常人似乎慢一拍,差0.5秒,不说我真以为是活人。现在阿里线上人员数量从几万人变成一两万人,大量裁员,因为已经不需要了。

这是低级的,更高级的像315曝光的打骚扰电话让机器来打,活人打骚扰电话有时候直接挂掉,或者被骂几句,AI打智能电话,把多少万次的打骚扰电话的内容输入进去提炼一套方法,整个成功率可能只有5%。5%成功,95%失败,我知道结果。把所有通话内容进行机器学习找到某种规律,对方说这个话怎么提高成功率。这样做不但大幅度提高成本,的确把成功率提高了不少。

我想这种场景或者是这种应用已经相当成熟。底层也是一样,从芯片到大数据分析,到云计算、到传感器,这个也是突飞猛进。几年前传感器还相当贵,现在有些低端的传感器十块、二十块,传感器那么便宜,4G到5G至少十倍、二十倍、百倍的提高,这要看很多条件。所以数据不再是一个瓶颈。很多原来具体的应用完全因为数据处理太贵,数据传输太贵不经济,这个东西随着5G真正实施绝对不是问题了。

原来最早我们去Google参观无人驾驶,无人驾驶激光雷达把200米范围内所有东西都抓到,有的动态,有的静态。本地的计算能力往往不够,用边缘计算不够,把数据一部分传到云端,让云计算帮助无人驾驶的车做计算,这样数据大量和云端的传输,云计算的成本一个月上千美元甚至更高。激光雷达一个月上千美元,云计算又要一个月上千美元,你说无人驾驶能否推广?技术成熟瓶颈在那,随着5G到来绝对不一样的情况。这是为什么华为、中兴会被美国政府这样强力对待。

我去年卸任了中兴集团的独立董事,因为美方要求所有的董事会都必须卸任,我觉得也挺好,经常开会开到半夜也于事无补。当时有人批评中兴咎由自取,为什么不像华为有芯片业务,你在芯片领域早一点投入不会被美国抓住小辫子。我说这种观点有点让我想到晋惠帝的一个说法,天下大饥荒饿死很多人,当大臣向晋惠帝汇报的时候,他说什么?没粮食吃为什么不吃肉泥呢?吃了肉泥不就可以活得很好吗。

我的意思是说中兴主要做终端,做通讯设备的公司,你能指望它,能够要求它必须把芯片牢牢抓在手里吗?全世界手机里只有三星能做自己的芯片,现在增加一个华为。苹果和高通达成协议,也要依靠高通的芯片。与其说是中国的耻辱,不如说是中国芯片公司的耻辱。反过来说你怎么没有把整条产业链全都占住呢?我认为有点要求过高了。

把这个拉回来,它的背景就是刚才我提到的5G时代的风起云涌,华为5G时代专利1500,中兴1200,大概全世界排在第四,中兴的专利不比华为少很多,我们加在一起要掌握5G内的40%的专利。美国要面对这样的挑战,必须无所不用其极。

我想这种大的变革的确很难预测到底结果会怎么样,但是我们必须要保持敬畏心,还有敏感度,因为不去拥抱变化一定是被淘汰。所以很多其他的技术也是关联在里面的,石墨烯、量子通讯、量子计算,很多东西看似非常遥远的事情,但是脑洞大开的是可能的趋势。

我看到BAT能够获得人才的能力是空前的,我们可以比硅谷高两倍、三倍的价格,把顶端人才挖过来。之前我们刚回国,如果我能挣到美国的收入基本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现在把人从美国挖回来翻倍也不是不可能,我们这方面能力有了大幅度提升。

我们在阿里这家公司看到有的是整个团队从美国最一流的科技公司直接挖过来,不是一个一个挖过来,这个是之前想不到的。

黑犀牛、黑天鹅比比皆是。大家体会到高度智能的时代,不管你做什么行业,我想如果你不能用任正非说的,让听得到炮火的人指挥战斗,加上数据智能分析做决策的话,这个战略不可能是正确的。谢谢大家。

3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滕斌圣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