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是破产的亿万富翁
晨清 2019-05-16 10:30:51

交往的日子里,蒋玉莲无数次猜想过赵武成到底是什么人,但直到他被警察带走刑拘,她才知道这个男人的真正身份——从神坛跌落的亿万富翁。

昏黄的灯光下,蒋玉莲倚靠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发呆。桌上只摆放了一个马克杯,为了遮掩杯柄上的些许裂痕,上面绑了红线。之前蒋玉莲并不理解,为什么男友赵武成要亲自给它绕上一圈圈红线。现在她知道了,这其貌不扬的马克杯是赵武成所剩无几的“资产”,爱马仕限量款,售价1000多元,抵得上他们租住房屋的一个月房租。

交往

蒋玉莲和赵武成是经朋友章瑞介绍认识的。

第一次见面,赵武成开着一辆皮卡就来了,没有佩戴手表,没有携带钱包,身上的衣服是五六十元的山寨“潮牌”T恤。蒋玉莲当时默默地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这就是个穷小子嘛。当天吃饭,赵武成主动从屁股兜里摸出一沓现金结了账。蒋玉莲瞅了一眼,估摸有两千元。

此后,两人还有过几次见面,赵武成兜里的两千元逐渐变薄。幸好蒋玉莲不拜金,几次接触下来,对他还算满意。两周后,两人一起租了一间屋子, 正式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交往的日子与蒋玉莲曾经无数次幻想过的场景有很大出入,就两个字:平淡。不过少有的激情更令她放心。偶尔周末,两个人会结伴去公园散散心。有一次,赵武成捡了两条柳枝,给蒋玉莲编了一个头环,还专门摘了两片柳叶做装饰。当时,蒋玉莲内心暖暖的。

可在一起久了,蒋玉莲还是会觉得有一道无法跨越的沟壑横亘在两人之间。

租住的房子并不大,卧室只有两间衣柜。搬家当天,赵武成抬来了一大包衣服单独放在了一间柜子里。趁着他整理时,蒋玉莲偷偷瞄了一眼,有件衣服胸前印着一个大大的“BURBERRY”LOGO。但平时,赵武成依然总穿着五六十一件的T恤。蒋玉莲有次问他,那么多衣服为什么不拿出来换着穿,赵武成什么话也没说。第二天,蒋玉莲发现衣柜上多了一把锁。

赵武成经常睡醒就出门,也不知在哪里待一整天,直到晚饭时才带着一身烟味回家。在家,赵武成总是坐在沙发上,对着一堆买来的小电风扇进行拆解。蒋玉莲问他鼓弄这干吗,赵武成怯怯道:“研究研究,看看这个时代的产品有啥特点。”有时,手机铃声响起,他会突然被惊吓到,望一眼号码,赶紧挂掉。蒋玉莲问他是谁,叫他回拨过去,赵武成也总是支支吾吾。

晚上赵武成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有一次,赵武成起夜惊醒了蒋玉莲,她发现他静悄悄地摸到客厅,拉开了茶几抽屉,喝了几口水又上了床。第二天,蒋玉莲在抽屉里发现了一袋安眠药。当天晚上,面对蒋玉莲的质问,赵武成苦笑:“神经衰弱,经常失眠,医生就开了点儿药。”

……

两个人住在一起的第三十六天,蒋玉莲早早回到了家,没有等到赵武成回来,却接到了公安机关的电话:赵武成因为涉嫌骗取贷款罪,涉案金额高达上亿,被刑拘一个月。

蒋玉莲感觉天塌了。

往事

想必章瑞也得到了赵武成被刑拘的消息,一大早就来到了蒋玉莲他们租住的小屋门口。“不好意思,之前隐瞒了一些关于赵武成的事情。走,带你去个地方。”

浑浑噩噩的蒋玉莲跟着章瑞来到了附近一处物流园。这是两人之前散步常会路过的地方,而每次路过,赵武成总会催促她赶紧走,仿佛这里有一只猛兽,下一秒就会冲出来将两人吞噬。

章瑞说,物流园的董事长就是赵武成。

物流园占地上百亩,虽然无人走动,不过从建筑设施上可以见得的确是大手笔。

“上世纪七十年代,赵武成的父亲就是当地有名的‘赵百万’。”章瑞说,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赵武成从小不愁吃穿,日子过得很自在。后来赵武成来到了父亲的厂子帮忙,第二年,和同镇的一个姑娘结了婚,并生下一儿一女。

没多久,赵家分家,父亲给了赵武成上百万资金和十数亩土地,还有在他血脉中延续的经商基因。赵武成从生产电风扇、取暖器等小家电开始做起,在十年的时间内,完成了小型生产厂到大型产业园的升级,产品也转型为洗衣机和电冰箱等大家电,并积累了数亿的资金。

“他妻子呢?”蒋玉莲顺口问。

章瑞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愤恨:“那个年代的企业家,多数都是家族式管理,这个物流园也不例外。赵武成的妻子担任财务总监,娘家人负责原料的采购和产品的销售。这一块儿油水多,你懂的。”

“如果不是因为她,赵武成或许也不会这样。不过企业经营,谁说得准呢。”

蒋玉莲想起,以前和闺蜜聊天时无数次幻想过今后找个有钱男友,但她不敢相信那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真的是个亿万富翁。

章瑞仿佛猜到了她的想法,“别不信,那时候,赵武成穿的一套衣服就上十万,意大利定制的名牌呢”。

彼时意气风发的赵武成,在投资这个物流园时,特意从海外引进了很多先进的设备和物流系统,极大地节约了生产和物流成本。当然,他也把前十年积累的上亿资金一次性全部投了进去,后来还分批向银行贷款了数亿元。当时,凭借着“赵武成”三个字和物流园的品牌名,银行贷款审批速度快、额度高,已经开始膨胀的赵武成在外吃饭,一签单都是几千上万。

自小没有怎么出过省城的蒋玉莲哪里听过这种故事。“这物流园一定很有名吧。”

章瑞笑了:“可不,规模最大时有十几家企业入驻,上千名员工,总产值在整个区域排名第二。”

跌落神坛

大概逛了逛园区,章瑞带着蒋玉莲来到了办公主楼。

章瑞说,此前一到四层用来办公,而整个五楼就是赵武成的家,目的是更方便观察了解整个物流园的动态,他的母亲、妻子、子女都住这儿。那时,赵武成还专门为员工在园区内建了一座公园,甚至为了女儿,他在屋顶花园处修建了一个游泳池。

董事长办公室的一面墙上,贴满了物流园曾经获得的荣誉,“赵武成先生荣获C市先进个人”“C市十强企业”,蒋玉莲终于相信了赵武成的身份。已经挂着蛛丝的展览架上还摆放着不少照片,照片里的赵武成或和动辄上百万的豪车合影,或前往国外奢华旅游。

“这些车都是他的?”蒋玉莲疑惑。

“是的。”章瑞说。

“那最后怎么变成了这样?”边问,蒋玉莲边用手指在办公桌上划过,满满都是灰尘。

章瑞叹了口气,一直到五年前,整个企业都在迅猛发展,市场对于家电的需求量大,电商对于实体店铺的冲击也还没有展现出来,加上企业产品物美价廉,来钱很快。当时全国范围还在推广“家电下乡”活动,有政府红利支持,赵武成加大了生产规模,新增了多条生产线。

爬得越快、越高,跌落得必然更惨。

随着“家电下乡”政策退出,家电行业出现拐点,市场需求量锐减,造成产品大量积压。与此同时,客户向厂家退回了大量问题产品。

“这个品牌的产品市场口碑还不错啊。”蒋玉莲也在当地听说过。

“家族式管理的弊端,赵武成娘家亲戚在采购过程中吃回扣,零件以次充好,很多产品都出现了质量问题。他曾经还和前妻沟通过,让娘家人撤出管理层,也没有下文。自那以后,夫妻间就有了隔阂。”

年底,企业出现更大危机,银行信贷政策收紧,有的银行不再向企业提供贷款,甚至开始收贷。最初,赵武成还能足额按时归还利息,可后来,企业资金周转困难,还贷成了他的噩梦。

第二年,赵武成和妻子离了婚,手握企业财务生杀大权的前妻解散了财务部,带走了企业所有现金和账册。后来赵武成才发觉,离婚前,集团财务还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借入数额不明的高利贷。

“就在离婚后,企业资金链完全中断,全面停产。赵武成没办法偿还银行贷款和利息,还有罚息。他原来是不抽烟的,那段时间为了缓解焦虑,一根烟接一根地抽。”

赵武成破产了,兜里只有前妻留下的2000元钱。

人生还要继续

一个月后,赵武成走出刑拘的大门,蒋玉莲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她告诉赵武成,会陪他一起面对。

最终,两人变卖了能变卖的一切来偿还供应商的欠款;整个物流园也在法院进行了拍卖,来应付银行的部分欠款。赵武成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执行。不过,衣柜里的那些名牌衣服,赵武成依然留着,他相信总会有一天,这些衣服会重现天日。

有天,赵武成的母亲从借住的姐姐家来看望他们,蒋玉莲陪他们一同去了赵父的墓地。墓地是赵武成还未破产时修建的,很是奢华,墓前还有一条石雕龙。

当天晚上,蒋玉莲和赵武成在一起看电视,他枕在她的腿上,没有吃安眠药,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402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亿万富翁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5548)

大神
大神2019-05-21 10:43:35
哎,怎么把注意力都放在谈恋爱上了。这个女朋友或许只是虚构的,作者只是借此来叙述一个亿万富翁最后是怎么一盆如洗的!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9-05-17 21:39:38
多发表这样的文章,还有很多玉莲这样的好女孩,这个时代不是人人都拜金的。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9-05-17 21:29:50
挺感人的!希望有后续。
空中的梦想家
空中的梦想家2019-05-17 09:43:10
来商界看小说? 能不能审核严格点?要不然就卸载了再见
黄上
黄上2019-05-17 01:02:23
基本胡扯
天明
天明2019-05-16 23:49:43
2000,泡妞,同居……你当我是傻子?
MichaelChen
MichaelChen2019-05-16 23:49:01
商界怎么会刊这种小报文章?
天狼
天狼2019-05-16 20:33:41
如厕读物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9-05-16 14:57:57
文章不错,世事无常!
城主
城主2019-05-16 12:20:21
商界啥时候也有这种文章了,垃圾。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