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为什么希望苹果股价下跌?
盒饭彩金 2019-05-09 16:22:00

每年5月初,巴菲特都会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今年依旧如故。

北京时间2019年5月4日晚,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第54届股东周年大会在美国中部小城奥马哈举行,89岁的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和95岁的副主席查理·芒格接受了来自股东、分析师、媒体等50多个提问。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将现场这些提问进行了整理编辑后发现,将近6小时的问答环节中,巴菲特和芒格回答了回购、继承人、苹果、亚马逊、5G、中国市场等业务问题,也针对现场提问给出了不少投资建议。同时,在回答最有意思的个人投、人生现阶段最珍视的东西、每天醒来促使你们工作的最大动力、怎么解决你们(巴菲特和芒格)之间的冲突等问题时,现场连发了好几个彩蛋。

重点问题:回购和继承人

1.关于回购

问:我的问题跟伯克希尔股票的回购有关,去年的第三季度你们大概花了100亿用于回购伯克希尔的股票,几天的时间内,当我们的股票在下跌的情况下,那时你又买了。持有1200亿现金,我的问题是你们为什么不回购更多的股票呢?除非你们是真正想做大笔的收购,大概800—900亿的收购正要进行,到底是怎么回事?

巴菲特:我们是不是有1000亿甚至2000亿,都不会有太多的差别。在我们怎么去做回购股票的策略上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我们以前有这样的政策,按照账面价值做回购,但是这个已经不相关了,过时了。现在真的是觉得在真正应该回购股票的时候去做,而且这个股票的价格需要比当时账面价值要高,就像是你在做一个合伙企业,你有三个合作伙伴一起运营,他们的股份分别都价值300万,其中一个合作伙伴说我希望把另外一个人的股票买下来,我要买110万,我就说不可能这么做,100万的话,他们说我不买100万,我买90万呢?剩下的这些股票就会有200万的价值。

回购股票的数学其实很简单,很多的公司都有自己的回购计划,他们说我们只要支出这么多。我们想买XYZ的这些股票,想买一个公司,我们不管花多少我们都要做这件事。我们买股票需要在我们觉得它应该在一个保守的预估内在价值之下买的,内在价值不是特别的点,可能是一个区间。大概对我来说这个区间10%左右,查理会觉得这个区间也在10%,有时候我们的认知不一样,但是会比较接近。查理会觉得可能比我想的要高一些。我们想要确保的是当我们回购股票的时候,这些没有卖股票的人会比回购前有更多的利益。这就是我们的原则。

今年第一季度你可以发现我们其实买了大概10亿的回购,这跟我要买多少没有太大的关系,但这10亿意味着什么呢?我们觉得回购是没问题,但是我们不想过多地去回购。第一季度回购的这些股票至少让我们的股东受益了,至少让我们的这些留存的股东受益了。这样的差异并没有太大。

有些时候可以看到我们可以花更多的钱来回购股票,比如说比它的价值低25%到30%,我们现在没有在任何做这样的一笔收购,前提是对股东有益处。我们在回购股票上比以前变的更激进一点,这是我的看法。

问:我现在有一个问题,今天股票回购,在我们一些杂志上看到时间马上就到了,公司里面会买上千亿的回购情况,大概会占有伯克希尔·哈撒韦市场上面的一些资金的20%。您现在讲100亿的资金,100亿什么时候会发生,怎么样结算?

巴菲特:我讲了100亿,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三秒钟就进行了回答,这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数字,我希望能够进行这样的回购。我们如果有钱,可以回购1000亿的资金。我们如果今天回购的1000亿的股票,这个公司可能价值更高,可能是5000亿,我们回购了1000亿。我们公司钱是非常多的,有很多的股票数字,70%到80%所有的股票。我们非常喜欢有折扣的回购这些股票,这是我们希望有的现象,如果今天的股东从在座的股东回购您的股票,这些价格是合理的。

但是我们要非常确保他们知道这样的事实,怎么评估这些股票的价格,因为我们是合作关系,我们说有三个合作伙伴,有两个人他们想冻结第第三个人的股票,冻结他的资产,我们需要让这三个人必须都要得到相同的信息和事实,所以我们披露这些信息是非常重要的。这些信息我都会给到我身边的人,我的这些股东他们每年会看我的年报及我应该在年报中把这些信息讲清楚。如果需要他们去卖他们股票的话,我要让他们知道这些信息是什么?哪些信息他们可以拿到,我和查理在这方面怎么的。我们的股票稍微低于我们的内在价值,我们不会犹豫,我们不会在短期内买这么多,查理你怎么想?

芒格:我们会受到很多的监管。

巴菲特:我们在回购上会做的很好,我们在决策上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很少说Yes。如果有一些情况已经非常明显,迫在眉睫了,我们肯定会毫不犹豫。比如说我们的生意如果有很大的利润空间,我们一定会这样做。

问:伯克希尔现在有A股和B股,你们下一个股票准备买哪一种?是不是更理想的状况是买更多的A股,回购更多的A股?现在每年会有很多的B股,你时候会把A股作为捐赠的形式给盖茨基金会,或者给你孩子的基金会。我们能不能假设说你们的生活会不会在未来因为都回购B股变得更好呢?

巴菲特:我们回购股票,如果买很大量的话,我们肯定会在B股上买更多,远远大于A股,因为B股的发行量是更大的。毫无疑问我们负责可以花250或者500亿的情况,我们当然会从B股开始先购买,会比购买A的可能性更大。当然并没有任何主要的观点,我们只要觉得价格合适,我们就会积极购买,在交易B股的量一直都是比较高的,查理你有什么想法?

芒格:不管买A股还是B股,我们都不在乎。我们希望在理想的情况之下,我们一年之间会做一些私人的购买,或者是大家能够在买我们股票或者他们不买,我们如果没有人买的话,公司也会进行回购。我们希望我们的股票不会被低估,也不会被明显高估,我们不希望有这样的状况。我不希望今天的股票只值这个钱,但是你卖到两倍的钱,如果我们做的不好,这中间没有什么神奇的秘方可以帮我们做正好的。

在商业的观点来看,如果股票的卖价非常低,我们会进行回购。理想的状况来讲,这些股票的价值能够在我们这些期望的范围,以及内在价值的情况下进行销售,我们没有想办法压缩这些股票的价值,我们才能进行很便宜地进行回购。今天市场上的特性就是如此,股票被低估的话,我们就会把握这个机会。

2.关于亚马逊

问:我理解亚马逊的投资上巴菲特没有做任何的投入,但是这个投资仍然感到非常吃惊,我们是不是认为在未来二十年我们会看到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哲学的改变,把它的价值投资这种为期70年的价值投资做一个转换。亚马逊是一个很好的公司,在过去十年的牛市中发展了很多,基于这一点和其他的投资,我们是不是应该为价格投资而不是价值投资做好准备?

巴菲特:我们投资回报率还是最重要的,所有的基金经理人,两位经理也是希望能够在过去的季度投资在亚马逊。马上就会得到回报了,它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投资。IBM跟我们的账面价值以及低的比例上,查理想说只要投资都是有价值的。你现在投资了一笔钱,长期之后你的几率能够得到怎么样,这些计算的方式都是一样的,不管你买了银行过这买了70%账面价值的银行或者以后的报告又是非常有尽职收益。

亚马逊我们在做决策的时候,我想这是我们因为更有价值,我在看其他的公司也在看一些股本资本等等,我们的这些意向还是没有太大的改变。两位做了亚马逊投资决策的人,他们看的是已经看了更多的股票,当然他们看的比我更多,他们在管理的钱是比较少的,不像是在他的环节之中他的工作中在管理相应的资金。他们看的是他们所了解的,哪些是这个公司发展的时候,已经在做的调整,以及做的估算之后得到的销售结果。现在的边际报酬,还有一些有形的资产更多的一些现金,所有的这些方方面面的一些因素都能够进行计算,而收集到它肯定觉得是符合它的原则而做的决策,然后交给给我。当然这两位经理是非常聪明,而且是完完全全对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进行了完全的承诺的两个人。我木觉得我不会猜测他们做的决策是不对的,查理也不会猜测他们做的决策是不对的。

今天考虑的条件都是类似的,你今天买了亚马逊,或者是买了其他的银行,也许看起来是非常的便宜,账面的价值比较低的,但是最后我们都还是回到了在讲到伊索寓言曾经讲到的,你今天买到的结果不管是三四五六,要怎么样才能够达到那里,你怎么样跑得更快,或者是哪些东西才能够得到更好的,龟兔赛跑也是如此,我们也做了一些情况,也是这么做的。尽管有更多的计算方式,学商的人还有到底怎么样投资,今天到底丛林有多远,或者最糟的结果是怎么样,你可以一石二鸟或者五年、十年之后会有怎么样的一些结果,这些也都是我们在进行投资,以及到底能够成功而得到的一些结果。到底错的还是对的,现在很难判断。

芒格:沃伦跟我比某些人要年纪大了不少,在座的各位我们的年纪都比你们大。我们在全世界来讲是最不具弹性的人,但是有些事情发展之中是非常非常极端的,你如果还看不见的话,其他的人会在旁边促使你。我不介意去买亚马逊或者买卡夫亨氏,我想这些事情有的时候我不太在意,但是我不知道说他们怎么不会买谷歌,我也不会讲买谷歌会比买亚马逊更好。

巴菲特: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搞砸了吗?我们的总结是,已经有了一些内部的情况,你讲到GEICO这个保险公司,我们知道它的价钱非常好,边际成本非常低,我们也知道那时候买GEICO的时候也是对我们公司是最有利的。谷歌和GEICO是不同的故事,我们只是坐在那打几个电话就成交了。我们真的试图想控制所有的这些公司,也许苹果不是我们的目的。

3.关于苹果

问:你们公司现在拥有了苹果公司较大比例的股份,苹果的商店上面服务的层面也进行改变了。所以你觉得今天的这些评价对苹果公司是公平的吗?

巴菲特:今天你讲的这些观点我都已经了解了。因为我是苹果的持股人,持股公司,而且是最大的持股方。苹果的股价目前还在上涨,对我们来说我希望苹果的股价下跌,这样我就能够买更多苹果股票。

今天我们不会再做进一些的深入分析,或者是解剖关于苹果公司到底是怎么样的。刚刚您讲的所有的状况很明显我们都已经知道了,而且我们已经在开始进行研究了。查理你怎么看?

芒格:我的家庭里面都有苹果产品,他们也绝对不会放弃苹果产品的,这是我的想法,我的家人都拥有苹果。所以,持有苹果是好事。

4.关于喜诗糖果公司

问:你们好,我来自巴拿马。我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十年之前就进入的股东,讲到糖果公司,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我也看到查理一直对这个公司非常有趣。不在做任何假设的情况之下,这个公司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收益。你觉得这个公司为什么没有在开始扩展的更大呢?怎么样做才可以让这个公司扩展的更大?或者赚更多的钱?产出更多新的产品?

巴菲特:我们在过去十几年之中我们有一些新的点子,但是它的规模在投资上来讲,我们在保险上是有做更多的扩张。我们曾经想到有10-12个不同的,比如说有一些新的,沃森是我们的新经理,但是不见得每一次改变都是成功的。今天的业务进行的非常好,但是它是在一个比较小的市场,每个人都喜欢买巧克力糖吃,或者送巧克力作为他们的礼物。

今天几乎没有什么人,他会买巧克力糖自己吃,如果今天办公室有一盒巧克力,办公室有25个人,马上就吃完了。如果我把这个礼物给某一个人,他们很高兴,如果在晚餐会的时候大家也带了一颗巧克力糖,大家也都很高兴,每个人会拿一块巧克力糖来吃,你自己可能不会进糖果店买巧克力来吃。这个产品是送礼最佳的伴手礼。

今天有加牛奶的巧克力糖,我们希望能够在地域上,把巧克力糖在很多的地方进行推移。我知道这个礼物是非常好的礼物,但是它走的并不远,如果说我们在东边开了一个店,大家说我终于等到你的糖果店来了,我们就发觉这个店开了也卖不了多少巧克力。在同样的英尺里面,有的地方买卖非常好,所以我们已经试了很多一些销售的战略,但是这些方法其实它都有自己独特运行的理念,以及结果。所以,因为在吃巧克力并不是成长这么快的业务。

本文来源:盒饭财经

1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巴菲特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351)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