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赚8000万,搞地产不如卖水泥!
内幕君 2019-05-05 15:18:32

1993年,许志安26岁,郑秀文21岁。师兄妹俩在那年合唱了一首年度红歌——《其实你心里有没有我》:

“长夜里我要化做你眼中星星一颗,让你每个晚上亦望见我。”

唱罢一曲两人定情,成为香港乐坛的“金童玉女”,分合分合,分分合合……

直到26年后,郑天后才从这首歌中找到真正的答案:

“让我再次回忆当初,是我爱你太多。”

52岁的许志安在出租车内尝了一把春色,“酒醒”后,这位曾经的香港十大杰出青年,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一上台二鞠躬,三道歉四流泪。

娱乐圈的剧情,始终挺乏味的——你读剧本我饮酒,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而后便是男泪女谅,感动中国,全剧终。

这次也一样,大度的郑四万救了许志安。

“这次,是我们婚姻中共同的一课。我相信经历和教训一定会帮助(许志安)重回正轨。”

故事看多了你会才发现,千篇一律是童话,琢磨不透的结局,欧亨利式的反转才更适合成年人。

比如水泥这个行当,很多人以为早就过气了,抢救不过来那种。事实上,被列为六大产能过剩行业之一的它,近几年活得挺好,赚钱能力甚至甩房企半个身位。

房企只想“活下去”的2018年,水泥行业春色无边,万条垂下绿丝绦。

想不到吧,野百合也有春天。

2018年,全国水泥产量217667万吨,比上年增长3%,而利润同比却翻了一倍,全行业实现盈利1546亿元,打破2011年利润1020亿元的历史纪录。

其中,龙头水泥企业海螺,300亿元净利润一骑绝尘,不仅让同行望尘莫及,放到造富能力一流的地产行业,房企同样难以匹敌。万科2018年净利润337.7亿元,只是略胜海螺一筹。融创165.7亿元净利润,更是难望海螺项背。

毛利率方面,在水泥面前,“暴利”的地产行业也要声低八度。

2018年,水泥上市公司的销售毛利率,普遍在30%以上,一些龙头企业甚至超过40%。比如上峰水泥,2018年毛利率高达46.7%,华新水泥为39.65%,海螺为36.7%。

从横向比较来看,据国联证券研报,2017年,包括西麦斯、太平洋等国外水泥龙头企业的销售毛利率多在20%—30%左右,比国内水泥企业的掘金能力差远了。

再看地产行业,2017年上市房企中,仅27家毛利率超过30%;2018年,只有16家毛利率超过海螺,且多为一些“不务正业”的房企,如排行房企毛利率榜首的SOHO中国。

作为办公楼综合运营商,潘石屹的营收主要来自北京和上海两地核心地段的优质办公物业。而专注“正业”,以住宅开发为主的房企——碧桂园、融创、富力、恒大、新城、龙湖、世茂等,在水泥老弟面前纷纷败下阵来。

要明白一点,房地产行业由于项目结转周期较长,2018年的业绩有一部分得归功于2016年、2017年的火爆行情。换句话说,近几年最风光时候的房企,干不过遭遇“去产能”时代的水泥。

而且,水泥企业的负债率低到让房企们垂涎。比如海螺,资产负债率只有22.15%。哪家房企能做到?

最近十年,改革步伐减速,基建放缓,水泥行业迎来震荡洗牌。

2007年,行业结构调整开始,一些落后的水泥生产能力逐步淘汰;2013年,官方定调“水泥行业产能过剩”,想法设法去产能。

到2015年,全行业利润遭遇腰斩,龙头企业也深受其害。其中,海螺2015年毛利率低至27.64%,同比2014年骤降18%,净利润跌去31%,仅75亿元;华新水泥毛利率为23.66%,同比跌近20%,而净利润跌了91%,只有1.03亿,不过王健林的一个小目标尔尔。

从这时起,水泥被外界牢牢钉在了“夕阳产业”的柱子上,和煤炭、钢铁、平板玻璃、铝、造船行业排排坐,一根藤上六个瓜。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重浪灭一重生,只在须臾之间。水泥行业从至暗走到至明,短短三年。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水泥价格持续上涨,两年多的时间,全国散装水泥均价从250元/吨,涨至2018年年底490多元/吨,几乎翻了一番。2018年12月,上海部分工地的水泥到位价甚至逼近700元/吨。

在房企以价换量的2018年年底,水泥企业踩着半个月涨价一次的节奏,群体合唱了一曲《涨声响起来》。江苏涨完安徽涨,四川涨完浙江涨……

无序地大幅涨价之下,下游行业叫苦不迭。

2018年10月26日,成都混泥土协会公开抗议,指责水泥企业不顾民生牟取暴利。他们在给成都市城乡建设委员会的报告中称:

2017年9月以来,成都市水泥价格持续飙升,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累计上涨了210元/吨。

现水泥已攀至550元/吨,净利润高达250元/吨。

值此经济形势异常严峻之际,水泥价格的无序暴涨,导致建设成本大幅增加,建设各方、施工企业无力承受,其下游预拌混凝土企业将出现全面亏损,且无力垫资。

水泥打一个喷嚏,下游行业便患了一场重感冒。

据了解,从2018年10月24日起,成都水泥企业采取饥饿营销,逐渐减少水泥供应,导致成都市部分大型混凝土企业缺货停摆。不单单是蜀地难,排队买水泥、买不到水泥的戏码同样在华东地区频频上演。

更有甚者,漂洋过海买水泥。

据海关总署数据,2018年前11个月,中国水泥熟料进口数量为1043.1万吨,与上年同期的18.46万吨相比,涨幅超过55倍。

究其原因,不得不提“错峰生产”。

2016年开始,秋冬季大气污染治理攻坚战全面打响,水泥产业链相关的矿山整治、熟料煅烧、水泥粉磨和混凝土搅拌等环节均受到管制。国务院出台34号文件明确要求水泥行业全面“错峰生产”。

水泥窑大范围停产,使得熟料供不应求,继而引发水泥价格上涨。但明白人都知道,错峰生产只是涨价诱因,行业“协同限产保价"才是幕后推手。

它们将团结的力量发挥得淋漓尽致。

水泥企业称自己是“抱团取暖”,说白了就是步调一致自行限产、提价,他们管这种行为叫“良性协同”。然而,伪装的外衣剥去,露出的或是赤裸裸的“垄断”本质。

这个故事,要从6年前那场震动发改委的“锁窑”事件讲起。

2011年第三季度开始,因为产能过剩、需求不振,水泥企业使出停窑、延长检修等各种限产保价手段,后来愈演愈烈,直至“锁窑”发生。

当时东北不少水泥企业的电闸中控室被上了几把锁,联盟企业相关负责人一人一把钥匙,只有人员到齐窑炉才能运行。

“锁窑”事件引发外界广泛质疑,最终发改委在2013年3月组织20个调查组,对国内三十多个家水泥企业同时进行了反垄断调查。

由于各种错综复杂的原因,事件最终被定性为“不属于垄断行为”,但涉及锁窑的吉林亚泰水泥销售有限公司、北方水泥有限公司、冀东水泥吉林公司共计被罚了1.1439亿元。

这也是我国反垄断执法部门首次对水泥行业进行处罚。

然而,敲山震虎并不足惧,目前水泥行业区域协同、联合涨价、协同停产、熟料控销等涉嫌存在垄断的行为不在少数。

只是没人会再提“倡导价格协同”,他们讲的新故事叫“通过科技创新加强节能减排”,话外之音:让我们为了环保事业,一起同步限产吧!

同步限产造成的后果是供需失衡,这时候,“涨价”就成了天经地义的事。

近日,福建省水泥企业自律委员会举行全体会议,大会对福建区域水泥企业非采暖季错峰停窑进行了安排,话音一落,多家企业调整水泥价格。

当天,华润水泥(福建)发布通知称,根据市场情况,4月20日零时起,公司出厂各品种各规格型号水泥在原价格基础上上调20元/吨。红狮水泥、蓝田水泥、金牛水泥等同样调整价格,均上涨20元每吨。

错峰停窑—协同限产—组团涨价,只能说自古腰包保不住,最是套路得人薪。也难怪混凝土行业气得需要磨牙棒:

协同就是某些龙头企业搞的变相垄断,水泥企业借环保督查之机,屡次夸大环保整治及错峰停容的影响,利用国家去产能的政策,形成区域性垄断,不顾民生牟取暴利。

对此,一哥海螺表示委屈,“你们不要讹人,我就是一卖水泥的。”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

“谁让你日…赚八千两百万。”

本文来源:地产风声,作者:内幕君

128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房产  水泥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179)

CJQCEO
CJQCEO2019-05-05 23:13:50
这故事可以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