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上班的人是怎么赚钱的?
婷婷的勇敢世界 2019-05-05 09:44:06

上班的人有工资、奖金、年终奖,那些不上班的人,他们是怎么挣钱的?

上班摸鱼打农药,在峡谷遇到了领导,领导甚至向我发起了组队邀请,气氛一度有些尴尬..... 看到同事的蚂蚁森林可以收能量也不敢去偷,怕别人知道自己在神游。

上班的这样,自由职业者是不是就不摸鱼了呢?不,摸鱼是人类从狩猎时代带来的天性。自由职业者摸起鱼来更加无边无际。

不用争,一个成年人,高度集中注意力去做一件事情,撑不了多少时间。一般25~45分钟,人的注意力就会溜走一次。我有两个朋友,他们是大家眼中的自由职业者。没工作,有活儿干。同时,他们也都是跟我们一模一样的摸鱼高手。

姓名:EASY

职业:独立技术顾问

履历:某大厂云业务负责人

“这一年没上班虽然看起来很自在,但其实每天不干点正事就会有一种焦虑和愧疚感。上班那几年,下班和周末倒是玩得毫无牵挂……”

对于easy来说,明明没有上班,却很久没有漫无目标、无所事事的过一天了。都是一堆的事情摆在那里,为了不做它们,刷微博看rss一转眼晚上十点了,最后变成了有目标的……度过了无所事事的一天。

谁说只有格子间里好摸鱼呢,以上,正是一个自由职业者的摸鱼日常了。

Easy是个极客,他赚钱的方式是做课程。把做好的技术类课程放到平台上去出售,帮助到一些想在技术领域入门和有所发展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既整理了知识,锻炼了自己的写作和表达,还能挣钱。虽然活儿干起来有点苦,但是能够把一份时间售卖很多份钱,其实是一种不错的商业模式。

在成为自由职业者之前,他的履历和北上广深的很多大厂人是相似的:很好的教育背景,毕业去了一家很有名的公司,在一个快速发展的行业里积累超过10年,并迅速成为公司核心业务的负责人。2017年他辞掉干了10年的大厂工作,从北京回到家乡重庆。买房装修并迅速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工作室员工只有他自己)。

他出品的产品主要是关于“做事”的课程,不是关于“应试”的。过去一年他的课程卖的还行,几千块钱一套的课程,卖出去有几百份了。

但是要说多赚钱吧。也不一定。参照如今各大公司顶级程序员的年薪,大部分课的收益达不到各位程序员年收入的。即使是网易和腾讯官方做的几千的大课,也就卖几百套。还有30%+的平台分成、25%的个人税代扣(部分平台可以自己找代理公司开票,但成本也在10%了)以及iOS平台上30%的苹果税。

一个人单飞最辛苦的是,除了擅长的工作以外,你还得干点自己不擅长的,比如Easy:本以为单飞后的主要精力是在做课,但其实卖课更劳心费神。 一年下来做课的时间一半,另一半都在做各种销售。

如果是要脸不愿意到处发广告的性格,就更难做了。平台帮推?他们一般有自己官方的大课,就算同样投入推广,学员还是喜欢买官方的课。当然,那种和平台内容互补的小课是没问题的,但小课挣不了啥钱。

Easy算是在线讲师中的佼佼者了。他很清楚自己的付费人群需求在哪:那些不看源码不看手册来付费看你的文章和课程的,基本就两类人:①看不懂手册的 ② 想省时间的。

要将一个复杂的东西讲简单,必然需要隐藏细节,这也必然会带来不精确性,严格的说,就是错的。所以Easy讲自己做的课程产品是“桥”,只是用来过河的。过去以后,就可以拆了。付费课程从来就不是为知识付费,知识是免费的(至少在程序员世界是这样),你是在为自己的学习能力、英文能力和时间精力付费。

至于学完以后,自然也是不能保证学员一定能找到工作的。但可以让你做出一个覆盖全平台的、类似简历系统和微博信息流这种复杂程度的应用。剩下的就是自己多写写项目,给自己的简历累积资本了(这里的项目不是指那些玩具和高仿,而是指真的有用户在用的项目)。

过程是很辛苦的。光是补充几十个小课到年度课程,就没日没夜的干了两个月。至于整套课程,需要系统学习17周才能学完。但是在这个过程里。Easy实现了以输出为输入。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叫充电宝一样,充电半年放电半年,一直放电不充电,就变成输出雷同的培训讲师了(意在强调定位,培训讲师没什么不好)。动手做独立开发,然后再执笔把这个过程表达出来:不断的学习,不断的做新的内容,在这个过程里,自己也得到了成长。

有时候产品封装太厉害,就变成讲框架了,过于抽象。后来还是完全从原生一点一点改上来的,给出改的原因,思路和最终方案。当一个产品被Easy判断为还没达到商业产品的水准,就不会被上架。

最近,商业课完成之后Easy有空了。家里吸油烟机灯泡坏了,自己网购灯泡,搜索视频学习安装;想吃炸鸡米花也不点外卖了,自己鼓捣蒸汽炸锅,居然比店里的好吃。

在收入上,做在线课程的好处是,不管课程销量多少,有一块算一块,回款方面不操心。Easy的其他朋友们,单飞就没那么顺畅了:一朋友公司做外包,去年挣了100万,成本50万左右。刚想让土豪请吃饭呢,结果有40万一直收不回来。今年说无论如何要转型做产品了,不干外包了。

还有另一个小同学毕业实习进了一家公司,眼瞅着公司要黄,老板和副总消失。客户催活,出于责任心小同学就带着人把活干了跟大伙把钱分了。接着老板出现了,说让再帮忙在做个单子,熬了一周几乎不睡觉把活干完,最后老板不给钱。“冤冤相报何时了”。小同学之后就安心上班了。

小公司的日常——垫钱做项目,尾款收不到。“客户拖欠不是问题,问题是客户跑路……打官司基本就是骗自己”。

Easy说,哪天自由职业干不下去了,再考虑换个地方上班。但是不管在哪里,程序员应该对自己好一点。而他对自己好的方式竟然还是,写代码。差不多每年都会写一个“只为自己”的程序。不是那种顺便应付的写法,要让自己看着爽、用着更爽,写到满意为止。

姓名:郁哥

职业:散养编剧

履历:写小说的中专生

“我不用走出舒适圈了,我在哪都不舒适。不舒适的状态就是我的舒适圈,所以我在舒适圈的时候还舒适吗?如果不舒适,那么我在舒适圈。”

郁哥是个职业编剧,抽电子烟,喝零度可乐,过着昼夜颠倒的生活。签约在国内最好的影视集团,但基本不用去公司。一人一狗住在北京周边,靠近河北但是行政区划属于北京的地方。

日常工作就是读书看电影和写剧本。虽然这些在读者看来都是休闲娱乐的活动,职业编剧当成职业做起来,并不轻松。“每天的时间真是太短了,紧赶慢赶也没法把一天的计划做完。”最要命的是,职业编剧一干活就需要开电脑。那么很顺手的,日常摸鱼就是打游戏。郁哥吐槽自己,“游戏能带来的快乐是非常短暂的,所以需要一直打游戏。”

作息是晚上六点睡,半夜两点起。既满足了熬夜的刺激,又带来了早睡早起的舒爽。并且回避了社交的高峰期。窗帘常年拉着,小长假姐姐来北京一起出去玩了一下午,回来时泪流满面……太久没见阳光眼睛受不了刺激了……

郁哥爷爷是学校的校长,爸爸在设计院工作,但是到了郁哥这里,只勉强读了个中专。整个中专几年,为了打游戏穷得一天只花一块钱吃饭,刚到北京时候住车库改造的地下室,木板隔开,头上是街舞工作室,也是摇滚青年来着。

得有十年的时间一本书都没看过。后来结束了跟自己的拧巴和较劲,去北京电影学院进修,以一种非常热血、苛刻的方式过了充实的一年。刚入行的时候,觉得同事都好厉害,满嘴的人物,桥段,隔场,转折,节奏,就觉得像梦一样,晚上回去会想,我这辈子还能学会这个吗?感觉好复杂,好玄妙,好需要技术,好需要天赋,谁能来教教我啊。

“真想回去教教那个年轻人啊。”

郁哥现在家里有9个书架,超过5000本藏书。老觉得时间不够用,就很少出门了。藏书太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都有什么书了。春节前,用一个软件一排一排的统计自己的藏书,每天扫描几百本,整个工程干了一个多月。

因为有轻度的阅读障碍,读书速度不快。为了更集中注意力的阅读,学习了番茄学习法,还买了一个番茄闹钟。那个小工具其实就是一个下课铃:定好时间,铃声一响,就高度集中注意力读书写字,铃声再响,可以根据设定休息几分钟。这样的阅读训练挺有用的,现在两三百页的书,一天能看三本了。“买了个防水音箱,洗澡的时候还可以听听公开课”。

不常出门的职业也有弊端,人会越来越不想动。郁哥能懒到什么程度呢,做饭都是搬个凳子去厨房,坐着做的。在他Po出来的宠物小视频里,背景永远是乱七八糟的,地上一定有可乐瓶子,瓶子一定是倒着的。

他有一副备用眼镜,专门用来找眼镜。为了说服自己收拾一下房间,躺床上想了一下午。不做饭的时候就点餐,一天一个全家桶,年前用肯德基积分换了个电饭锅。年后全算上,胖了40斤,160了……终于胖到没裤子穿了。

平时基本不出门,除非需要开剧本会。但是这种会议本来就不多,再加上平时,接不到剧本,没活儿干的时候更多。郁哥骑摩托一半爱好一半是代步吧,开会买菜都骑车出去。

钥匙,捏离合,轰油门,换二档,持续加油,慢慢地,慢慢地松开离合,双脚离地,走起,三档,四档开始表情就要严肃,五档开始低腰,摇摆,感受身体的重心,二百公斤的惯性,齿轮,轴承,肉身与机械合为一体,动态平衡。耳边轰鸣呼啸。还有全世界所有明媚的风。

很难有人能把郁哥约出来喝茶聊天,除了入行第一年认识的那些老朋友:七八年了,说聚一聚,吃饭唱K。其中还有一个郁哥很喜欢的ex。“她特意从香港飞过来的。大家都老了,可以做很好的朋友了。”散场后打车很难,排了九十多人,郁哥和他的朋友们就在旁边商城里坐着:看旁边一对情侣吵架吵了四十分钟……然后这帮编剧在底下分析人物心理和潜台词……

很少出门的主人偶尔外面回来,狗子尼禄开门就激动的往人身上扑。尼禄把自己的毛绒都叼到郁哥的电脑桌脚下,摆成一排。上网查了下说是宠物希望主人可以开心一点……

“我何德何能啊,有这么可爱的狗狗。 ”

郁哥的职业愿望就是,希望多赚钱,可以养十二只法斗,全都养得猪一样,然后给他们起圣斗士的名字。

从小作文写得就很好,想不到长大以后竟然就靠这个谋生了。想一想,与高考的朋友们一样,郁哥觉得自己,也不过是另外一种一眼看到头的人生罢了,也挺无趣的。

“写作就像在一片漆黑中,反复地玩着打火机。就是说但凡手机有电也没人干这个。”

嘴上虽然这么说,郁哥还是每天没日没夜的读书和拉片子。而距离北京1786公里的重庆,程序员Easy,他忙起来的时候是在做代码课,闲下来休息方式还是写代码。他说如果哪天自由职业混不下去了,再考虑回北京找个工作。

本文来源于婷婷的勇敢世界

108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赚钱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102)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