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中国往事
假装FBI 2019-04-12 09:17:31

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4月10日晚公布的人类史上第一张黑洞照片被人吐槽是用座机拍的,结果第二天因为它的版权问题就把一家靠图片版权挣钱的公司推向了风口浪尖。

4月11日上午,一个写着“友情提醒各位同行,那个黑洞的图公众号别乱用,版权来自视觉中国,听说准备大捞一笔”的截图引起了公众——主要是自媒体——的恐慌。这种被视觉中国律师函长期支配的恐惧感像瘟疫一样在各个微信群、朋友圈里蔓延。甚至有人给视觉中国贴了一个标签:版权恶霸。

一张黑洞照片引发的血案

后来视觉中国迅速更改了那张黑洞图片的文字说明和版权说明,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甚至亲自回应称,已经进行了撤销版权声明。

但天下苦秦久矣,此举并没有打消人们的疑虑,反而进一步发酵,如果这还只是民间的小打小闹,那么,下午3点共青团中央的一条微博则具有强大的毁灭一切的气质: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视觉中国影像

随后视觉中国连发两条微博,一条承认版权不是自己独有,第二条则是6点左右跟共青团中央道歉。

这基本上就是今天这件事儿的整个过程。而巧合的是,明天也就是4月12日,视觉中国就将迎来3.88亿股解禁,占总股本的55.39%,约合解禁市值103.30亿元。这种历史的偶遇连编剧都不敢这么编。

这不是本文关注的焦点,因为关于这件事的报道已经铺天盖地了。还是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视觉中国的往事。本文从两条线入手,一条是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资本腾挪,一条是异常低调的人物线。

让人眼花缭乱的资本关系

根据公开资料,视觉中国创立于2000年6月,是一家视觉影像产品和服务提供商,其核心业务板块分为视觉内容与服务、视觉社区和视觉数字娱乐三个板块,同时拥有中国最大的视觉内容互联网版权交易平台。

2005年UIG与Getty Images合作,成立华盖创意;2007年UIG集团再收购雷海波在2000年创办的视觉中国创意设计社区;2011年UIG集团将旗下的汉华易美(ChinaFotoPress)、华盖创意(Getty Images China)、视觉中国整合为视觉中国集团(CFP),也就是现在的视觉中国(Visual China)。

2013年8月15日,汉华易美、华夏视觉与远东实业(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证券代码: 000681)签署了一项协议:汉华易美、华夏视觉借远东实业的壳上市。

远东实业通过向廖道训等17名自然人发行股份购买其合计持有的华夏视觉100%股权、汉华易美100%股权。这17名自然人分别为廖道训、吴玉瑞、吴春红、柴继军、姜海林、陈智华、袁闯、李学凌、高玮、梁世平、黄厄文、谢志辉、秦弦、马文佳、王广平、张向宁、喻建军。其中,廖道训、吴玉瑞、吴春红、柴继军、姜海林、陈智华、袁闯、李学凌、高玮、梁世平等10人为一致行动人。

雪球上有人扒出廖道训、吴玉瑞系夫妻关系,吴春红、梁世平系母子关系……

2014年,视觉中国借壳远东实业成功登陆A股,其借壳上市时的承诺是:廖道训等10名一致行动人认购的股票自上市之日起60个月(五年)内不进行任何转让。承诺期限为2014年4月11日~2019年4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视觉中国宣布,其关联机构联景国际将收购全球第二大高端视觉内容版权供应商Corbis Images的全部资产,对价小于1亿美元。

Corbis Images由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创建于1989年,拥有Corbis Images、 Corbis Motion等授权品牌相关的图片素材知识产权、域名、商标等行业稀缺资产,其中包含Bettmann和Sygma两大全球两大知名图片库,在线图片库拥有近5000万张图片和19万条视频, 记录了19世纪至20世纪全球重大历史事件,是不可再生的、稀缺的、极其珍贵的人类历史影像遗产。拥有15000多名签约供稿人,为全球超过50个国家的客户提供服务。

2016年7月份,视觉中国又公告称,已同相关方于当年7月11日签署协议,子公司华夏视觉将以共计8083万美元(约 5.254亿元人民币)收购联景国际的100%股权(包括4050万美元负债),成为联景国际的股东,联景国际的核心资产即为Corbis,即从大股东手中收购Corbis,于2016年11月15日完成了资产交割。

两年后,2018年3月,视觉中国宣布完成对500px的收购,现金对价17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079亿元。

另一个故事的主角则是全球第一大图库Getty,它在其中又扮演着诡异的角色。

根据上海证券报2018年9月份的一篇报道,视觉中国在收购了Corbis和500px后,非但没有进行独立的国际化扩张,反而进行了如下处置:

500px的Marketplace(500px的直接销售平台)遭完全关闭,商业伙伴Getty全权掌握500px的国际销售权并拿走近半分成;视觉中国于2016年收购的Getty老牌对手、具有近30年独立运营经验的国际第三大图库——Corbis更是下场凄凉,Corbis的上下游两端资源被斩断,网站被关闭,签约摄影师被遣散并转送至Getty阵营,一夜之间Corbis在国际上由Getty对手沦为Getty附庸。

该报道认为,这样的操作超越了正常的商业界限,没有如此损己利人的操作:“在国际图库圈,这被视为视觉中国与世界第一大图库Getty的一场合谋,视觉中国在全球并购获得资源,同时客观上帮助Getty消除竞争对手、补充新鲜血液;也有人觉得,这更像是一场视觉中国对‘老大哥’Getty的‘进贡’,以维持紧密合作。”

低调的一致行动人

4月12日的解禁涉及的视觉中国股东,分别是吴春红、廖道训、吴玉瑞、柴继军、姜海林、陈智华、袁闯、李学凌、高玮、梁世平,他们是一致行动人,也是视觉中国的实际控制人。

对很多人来说,除了李学凌,其他名字都相对陌生,李学凌在其中起到的作用非同小可,他启发、鼓动了柴继军。

故事回到2000年,视觉中国的起点上。

彼时同为中国青年报记者的柴继军、李学凌和技术出身的陈智华发起了一家网络图片公司Photocome——2005年更名ChinaFotoPress汉华易美——并获得了中国百联优力(北京)投资公司U1G集团董事长廖杰的投资。

当时,柴继军是摄影记者,李学凌是文字记者。2000年4月的某天,两人当时正搭档做一个关于张朝阳、王志东等互联网英雄的选题,在报社食堂吃饭。柴继军开始说作为图片编辑,负责处理全国各地的摄影师寄来的照片,每天差不不多100多张,由于版面等原因,大多不会被选中使用,而许多媒体还大量缺少图片。

李学凌对柴继军说:“咱们发现了一个好点子,互联网这帮人就会烧钱,我们做一个不烧钱的、能赚钱的生意吧。”

于是,Photocome就这么诞生了,意为“图片来了”。

由于开始那几年公司经营得一般,2003年李学凌减持了10%的股份,并从中青报跳槽到搜狐和网易,又于2005年离开网易创办YY,2012年YY上市。

柴继军则是在2005年从中青报辞职的,2006年任职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图片库执行总编辑,此处略过不表。

柴继军作为实际执行人自2011年担任视觉中国董事长,2015年卸任但仍保留董事席位。

此处省略10000字……

今天,共青团中央diss视觉中国引发的狂欢中,有一个重要的身影——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他转发共青团中央的微博并配文称:“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视觉中国的。”

言辞充满了讽刺。

这就要再往前追溯到2018年7月3日了,当时张颖气愤地发了一条微博:

视觉中国这家公司,说是从前年开始,开发了一个系统,开始有组织地大范围搜索未授权疏忽使用他们图片的各种企业,然后漫天开价的要求巨额赔偿,通常一个小疏忽一张图片也不接受删除,直接索取几十万人民币的天价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从该公司收入角度来看,据说“战果颇丰”。侵权确实不应该,但这种漫天要价的商业模式更不应该,现在还变成了这家公司的核心商业模式,也是好笑了。我就不相信这样勒索的商业模式能延续且能维持。等着吧,总有一天...

不成想被他一语中的。

此话的背景是,据强韵数据统计,2013年以来,视觉中国及其子公司共涉诉讼1000多起,案件涉及主体主要是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和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案由均为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或网络传播权纠纷。

接近视觉中国人士透露,视觉中国并不追求直接判决赔偿,主要是为了将维权变为销售,转被告为独家签约客户。这也被视作图库之间的竞争之战。大多客户会在诉讼判决前与其达成和解,成为长期合作客户,最终通过法庭诉讼生效判决的金额不超过0.1%……

刚才看了一下视觉中国的股价,今天不跌反涨,目前股价28元,增长了3.02%,市值为196.16亿元。只是,晚上8点多开始,视觉中国官网已经无法打开了。

但有一点我可以保证,本文的头图不会侵权视觉中国。

参考资料:

[1] “视觉中国”,王者还是贡臣,上海证券报,2018.09.06;

[2] 李学凌的第二春:视觉中国集团借壳上市,侯继勇,2013.10.14;

[3] 视觉中国上市以来主要资本运作。

本文来源于假装FBI。

79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视觉中国  版权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933)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