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诺基亚不卖一部手机,一年至少躺赚230亿元
徐艳丽 2019-03-26 17:01:16

三星的手机屏,技术、产能、良品率全球第一,苹果跟三星打了好几年官司,iPhoneX还是要用、且只能用三星的OLED显示屏。

我们还远未做到无可撼动的世界第一,我们唱衰的对手却依然牛批。

2017年底,距离萨德入韩和Note 7爆炸一年有余,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跌至0.8%,几近秃瓢。

新仇旧怨,汹汹民愤,几个月后上市的三星S9旗舰,第一个月在华出货刚到8万台,赶不上同期开售的OPPO新机一天的销量。

从那时起,Sumsung在中国成了三丧。

“惨败”“溃散”“痛失”中国的三星手机,干脆利索地关停了深圳、天津两家工厂,遣散3000名中国员工,转头以越南、印度为生产主力。

三星走了,手里却死死掐着中国手机的七寸。

去年上市的华为旗舰机Mate 20系列,预产阶段等米下锅,全球面板产业老大三星电子拒绝提供顶级AMOLED屏幕,老二LG电子补位,后来Mate20出现绿屏事件。

华为绿屏那几天,三星GALAXY官博发了六个字:屏实力,不焦绿。

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三星的手机屏,技术、产能、良品率全球第一,苹果跟三星打了好几年官司,iPhoneX还是要用、且只能用三星的OLED显示屏。

上一届安卓机皇HTC,当年市值碾压诺基亚、登顶MWC(世界移动通讯大会)“最佳手机公司”,然而被三星卡住屏幕和零部件供应命脉,后者一断供,产能锁死,临时换屏,伤及元气。

HTC滑铁卢过去七年了,国内的华为Mate 9、Mate10、小米Mix2、OPPO R系列、vivo X系列、一加、魅族等众多品牌旗舰机的屏幕,依然依赖三星。

2017年,三星在OLED屏幕市场的占有率达到89%。京东方、天马、维信诺等大大小小的国产面板厂商加在一起,总共占全球OLED手机屏出货量的4%。

手机屏只是三星垄断的一个技术C位。

存储器领域,不管是当下主流的DRAM内存还是SSD固态硬盘,三星都是第一。

据IDC 2016年统计,三星在全球SSD市场中拥有39.6%的市场份额,比二三四五名加起来都多。英特尔原来是第一,后来成了三星的三分之一。

移动设备的DRAM内存,三星从2012年到2017年占有率一直保持在50%,有时甚至冲到60%以上(Statista数据)。这个市场至今保持14%-20%的年增长,体量超过三千亿,被三星控制得死死的。

半导体产业,2017年三星半导体销售额正式超越英特尔成为全球第一。台积电的芯片代工不比三星差,但高通的骁龙5G芯片最终选择三星代工,因为高通想拿下三星S和note系机型的芯片订单。

三星,就像手机界的灭霸,你走哪条路都有它。它是全球唯一拥有手机行业全产业链的厂商,它自己就是一个队伍。

2018年,三星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中占比19%,连续7年位居第一;排名第二的苹果占比13.4%,华为13%,小米7.9%。

去年第二、三季度,华为手机出货量一举反超苹果攀升全球第二,余承东一句“华为稳了”万人点赞。隔壁韩国,三星手机CEO高东真焦头烂额,他为业绩下滑俯首道歉,誓将发力折叠屏手机度过难关。

几个月后年报出来,华为半年收入和利润不及苹果一个季度,手机出货量上,三星是2.6个小米,1.5个华为。

在国内,黑三星是意识形态正确。但三星不是被黑得最惨的,最惨的是上届老大诺基亚:

诺基亚在中国是一股神秘力量:衰落是我,倒闭是我,谁TM药丸谁就是我。

2018年11月,在以美国为首的“五眼联盟”对华为密集围堵的节骨眼上,诺基亚宣布与国内三大运营商签下价值150亿元5G框架协议(中移动后称协议与5G无关)。

消息一出,网友哗然,热评第一是“舍华为和诺基亚合作,三大运营商真让人无语!”,热评第二是:

“what?诺记还活着?!”

154年老牌通信巨头哭晕在芬兰。

自从智能机淘汰功能机,诺基亚已不当大哥很多年。

2013年,连续14年雄踞世界第一、年销4.3亿部的手机帝国诺基亚,以54亿欧元的耻辱价把版权卖给微软。

那两年,诺基亚全球数万高管和工程师向其他科技巨头四散,“陨落”“消亡”“逝去”成为诺基亚专属头衔。

直到2017年,“死透了”的诺基亚突然以1850亿元年营收重新杀回世界500强,在几乎“没卖一部手机”的情况下,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第二大通讯设备制造商。

在华为频遭排挤的欧美日韩澳,诺基亚的5G网络旌旗飘飘。

2018年7月,诺基亚从针插不进的美国拿下全球迄今公开的最大一笔35亿美元5G订单,计划为美国推出第一个全国性5G通信服务;

在日本,诺基亚与电信运营商NTT DoCoMo签署了一项重大5G网络建设协议,该运营商拥有日本近一半的移动用户;

在中国,诺基亚与国内三大运营商签下约150亿人民币通信运营协议;在欧洲、西亚、韩国、澳大利亚,诺基亚众多5G部署开工上马。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统计,诺基亚的5G标准必要专利声明量超过1471件,在全球通信厂商中排第二,占比13%,仅次于华为的17%。

所谓标准必要专利,就是技术过路费。

原则上,只要你将来设计的手机支持5G,无论用没用我的产品,都会不可避免地使用我的专利,用了专利就要交钱,且费率我说了算。当年高通两次起诉魅族索赔近6亿专利费,就是因为手里攥着大量3G、4G标准必要专利。

这样的硬核专利,诺基亚有1.2万项。其中1/3是GMS标准(2G)专利,1/4是W-CDMA标准(3G)专利,1/5左右是LTE标准(4G)专利。

以上仅是冰山一角。据粗略统计,诺基亚已公开的全部通信专利数量达到181599件。

▲数据来源:智慧芽全球专利数据库

业内有言,三流企业做产品,二流企业做品牌,一流企业做标准。

凭借手中海量专利,诺基亚每年可以向苹果、华为、三星、小米、LG等近40家智能手机制造商收取高额专利授权费。

就算诺基亚不卖一部手机,一年至少躺赚230亿元。

中国三大运营商选择与诺基亚签订5G协议,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中国2G-4G的核心基础设施大量都由诺基亚完成。诺基亚是中移动4G招标中份额最大的非本土厂商。

在中国企业缺席那些年,高通、三星、诺基亚、爱立信几乎制定了通信世界的一切教义。

到了5G,华为手握1900多项核心专利,终于熬成全球第一。

即便如此,上个月的2019年世界移动通讯大会上,对“欧洲是否会封禁华为”,诺基亚CEO苏里公开回应:封杀中国电信公司不会影响欧洲5G建设。

任何领域,强大到孤独才会有绝对的征服。还是任正非说得对,不要盲目自信,不要抱怨——“惶恐才能生存,偏执才能成功”,强大才能自卫。

若不是5G之争,“诈尸”的诺基亚已被我们扫入历史的尘芥堆。这早已不是国外老牌巨头第一次被吃瓜群众强行报废。

3月12日,一篇《宝洁退市》的新闻炸响快消圈,一时间,“宝洁退市,快消巨头辉煌不再”、“4次更换CEO,砍掉上百个品牌”、“裁员近万,业绩倒退回十年前”等负面消息泛滥。

一头雾水的宝洁中国员工和高管一觉醒来不是“被失业”就是“被关门”,不得不四处辟谣、否认三连:

我们没退市、我们没失业、我们没关门,宝洁只是申请从巴黎摘牌,股票继续在纽交所交易。

进驻中国30年、旗下300多个品牌、世界500强中日化行业排名第一的全球快消帝国宝洁,在中国隔三差五“死”一遍。

然而,就在国内唱衰宝洁的3月12日,宝洁在美股首次突破100美元,3天后升至102.44美元。宝洁总市值随之突破2543亿美元,相当于4.3个百度,7.4个小米,78个上海家化——上海家化是国内目前唯一市值过二百亿的日化企业。

这还远不算宝洁的高光时刻。

2008年,宝洁全球销售额达到逆天的835亿美元,成为当时世界上市值第6大公司、利润排名全球第14。

巅峰之后,受金融危机、消费升级、零售电商化以及大公司病、品牌多元化等问题困扰,宝洁业绩起起伏伏,2017年回落至651亿美元。

宝洁的失意成功引起国人注意。于是,继“惨败!三星”、“滚蛋!乐天”、“失灵!苹果”、“再见!东芝”之后,坊间喷喷群里又新增一个“别了!宝洁”。

人们喜欢看英雄诞生,更喜欢看神话破灭。

在中国,由于其日化占有率将近47%、洗护发产品一度高达50%以上的压倒性地位,宝洁成为快消行业风向标,它的任何“不佳”都被解读为掉队甚至败溃。

宝洁被黑得最厉害的那几天,朋友圈里有业内人忍不住发声:

快消圈里有句箴言:宝洁的人能在人均收入每天2美元的地方赚到钱。

2018年,在总体形势下行情况下,宝洁在中国市场取得了7%的销售增长,以不到全球1/10的业务量,贡献了超过30%的增长占比。中国成为宝洁在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

在天猫,宝洁10年间业绩增长了1000倍,去年双11预售期,宝洁旗下仅OLAY小白瓶系列即售出80万件,一千块一瓶的SK-Ⅱ神仙水经常大面积抢断货。

这两年宝洁聚焦最赚钱的业务,砍掉100多个品牌“断臂瘦身”致业绩下跌,但净利润和利润率却稳中有升。

▲宝洁历年利润率/图源:财富中文网

宝洁前董事长杜普雷有句名言:“如果你把宝洁的大楼和品牌留下,把员工带走,这家公司一定会死。但是如果你把钱、大楼和品牌带走,但让员工留下来,10年内我们将重建一切。”

对宝洁而言,最贵的不是300多个品牌,是宝洁人。

宝洁的人才培训体系堪比一所MBA学校。据不完全统计,美国500强公司的CEO中有至少几十个都是从宝洁“毕业”的——

前微软CEO鲍尔默、通用电气CEO伊梅尔特、波音公司董事长迈克纳尼、惠普和eBay前CEO惠特曼、3M公司CEO麦克纳尼、雅诗兰黛CEO及联合利华CEO……

在中国,“宝洁系”人才更是几乎撑起半个本土营销圈。

阿里内部的宝洁人有一个单独的群,据说现在已超过200人。副总裁彭雳琦是二十多年的宝洁老兵,天猫总裁靖捷原来在宝洁负责招人。

同样有宝洁背景的人才,腾讯有一百多人,京东有几十人,原京东高级副总裁熊青云曾做到宝洁大中华区市场部副总裁。

除此之外,猎聘创始人戴科彬、唯品会副总裁孙格非、原艺龙CEO崔广福、原1号商城总裁祝鹏程、前苏宁营销总部副总裁郭冬东、宝宝树CEO王怀南、前飞凡网CEO李进岭……都是宝洁旧人。

宝洁宝刀未老,神话也未寂灭。

“三星凉了,宝洁药丸,诺基亚衰落,苹果下凡,国外品牌都挺惨……”

网上搜“衰落巨头”,但凡你熟悉的国外品牌几乎都被撸了一遍。

1918年,中国社会新旧文化的激进演变到达沸点之际,鲁迅对某些打着爱国旗号夜郎自大的人恨铁不成钢,于是写了一篇“自大的中国人”:

“中国人向来有点自大,合群的爱国的自大——看见别家兴旺,多说大话,摆出大家架子;或寻求人家一点破绽,聊给自己解嘲……这便是文化竞争失败之后,不能再见振拔改进的原因。”

整整一百年过去,鲁迅笔下“爱国的自大家”,成了今日某些闭眼黑的键盘侠。

侠之大者,鄙视日本、美国、西欧、南韩,看衰三星、索尼、苹果、诺基亚……

唱衰对手并不能使我们自己更强大,反而能麻痹神经,对别人的搏命进击掉以轻心。

宝洁从本世纪初起,每年至少投入超3.5亿美元用于市场研究,每年在约60个国家与超过500万名消费者沟通,每年开展15000个消费者沟通方面的项目研究。

三星已成全球研发投入最高的公司,2017到2018年研发经费达134.37亿欧元(折合人民币1021亿元,相当于百度全年营收),烧钱砸技术之外,集团高层还在不断亲赴欧美日,开出比CEO还高的工资去世界500强公司里挖人。

诺基亚在可以躺赢的情况下,富集4万名工程师争分夺秒攻关5G,“诺基亚手机”这个品牌在卖给微软又倒卖给富士康皆半死不活之后,于2016年重回诺基亚手中,授权HMD重新生产,去年密集发布数款诺基亚新手机,销量增长782%,市场份额杀回全球第九……

中国企业这几年很牛,但三星依然在称霸,诺基亚闷头做大,宝洁占据货架,菲利普电动牙刷和戴森吹风机比国产品牌贵十倍,依然被信赖和哄抢。

诺基亚前CEO Jorma Ollila在回忆录中说过一段话,大意是:如果公司在最鼎盛时闭门塞听,内部官僚作风盛行,忽视竞争对手的创新与市场需求,即使做到市场第一,也会被无情抛弃。

我们还远未做到无可撼动的世界第一,且我们的对手依然牛批。虎狼环伺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夜郎自大,出师未捷先心醉神迷,看不清对手低调发力、暗里使劲。

本文来源于华商韬略,作者:徐艳丽。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诺基亚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0564)

顾仲
顾仲2019-04-04 21:06:25
三星居然还有0.8%,到底是谁在买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9-03-31 20:19:12
我们也应低调发力 暗里使劲!
Homey
Homey2019-03-27 19:24:51
中国企业这几年很牛,但三星依然在称霸,诺基亚闷头做大,宝洁占据货架,菲利普电动牙刷和戴森吹风机比国产品牌贵十倍,依然被信赖和哄抢。如果公司在最鼎盛时闭门塞听,内部官僚作风盛行,忽视竞争对手的创新与市场需求,即使做到市场第一,也会被无情抛弃。 我们还远未做到无可撼动的世界第一,且我们的对手依然牛批。虎狼环伺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夜郎自大,出师未捷先心醉神迷,看不清对手低调发力、暗里使劲。
仁者樂山
仁者樂山2019-03-26 20:25:08
戒骄戒躁,砥砺前行,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