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琐事 | 不娶富家女
凌凌六 2019-01-22 13:57:46

眼前这个女孩,宛如欧洲待售的古堡,看起来身价非凡,售价也跟白送差不多,一旦接手,才知道维护费难以数计——“不准破坏原貌,不准翻新,不准改造,只能加固和保养”。

男才子 女财神

要解释精英男朱鹏程和富家女马晨晨的非典型性爱情的开端,和解释两人为什么以及怎样分手一样,都需要费点口舌。

打初中起,朱鹏程就不断地收到女孩的情书、礼物,1米82的个头,人长得帅就是得便宜。学业也棒,名校本硕连读,毕业后在知名的会计事务所做项目经理,毕业没几年年薪30万元左右,在京城高涨之前就在东四环供了套两居室公寓。性格是典型的处女座,整洁、有条理,很讨女人喜欢。

星座专家讲,琼瑶式爱情的男主人公绝不会是处女座,因为他们很实际,朱鹏程确实如此,对人对事的来龙去脉必须了解,然后做出周密计划,妥当安排,一见钟情,通常是女人对他。他懂得把握度,在这个限度里能享受到女人爱意带来的便利,又无需承担任何麻烦。因为一旦对方想深入发展,他那常年出差的工作便成为无需刻意的回避借口。

朱鹏程是在杭州做项目时认识马晨晨的。马晨晨在一家事业单位做财务,那家单位的年审项目是朱鹏程带队去做的。马晨晨是个普通的女孩,没有江南女子的婉转妩媚,有点小胖,看上去不精干,也不美丽。但马晨晨又是个不一般的女孩,因为她有个很阔的老爸。

马晨晨的爸,人称马爷,茶商,经营茶厂,也做贸易,育一女一子。笃信“从来富贵多淑女,自古纨绔少伟男。”儿子在英国留学,读经济,对女儿,他没有什么要求,不在乎她的平庸。只要她按自己的兴趣活,反正他养得起。马晨晨性格有点儿像《红楼梦》里的迎春,图清闲,要省事,只差每天在房里捧本《太上感应篇》了。靠着父亲的钱,马晨晨上了个不怎么样的大学,之后靠父亲的打点进了个事业单位,挣不到什么钱,乐在清闲,时间好打发。

大部分单位的财务室都被女人把持着,马晨晨所在财务室也这样。财务室的女人打心眼里喜欢马晨晨,一方面她没有上进的需求,年底评先评优的事她从来不争;另一方面她花钱大手大脚,常请大家吃饭,动不动拿些小玩意儿送给大家。

这种单位的年度审计不复杂,朱鹏程等只是例行查账。他的英俊照亮了整个财务室,女人们看在眼里,热在心头,半是为了报答半是玩笑地要撮合他和马晨晨。

在杭州呆了大半个月,马晨晨天天在朱鹏程眼前晃,但他对她的面目始终模糊。直到有一天,走在单位附近,一辆玛莎拉蒂在他边上缓慢停下,马晨晨探头向他打招呼,她的模样立体了也清晰了。作为会计,他有点算不过账来,一个月薪5000块的女孩开得起200多万元的车?一打听,据说每月马晨晨的爸给她的零花钱是10万元。朱鹏程倒抽一口冷气。不是他看走眼,马晨晨实在是太平庸,黄袍加身珠光宝气在她身上就像穿着冒牌货。

只要朱鹏程愿意,没有他谈不成的恋爱。项目快要结束时,他和马晨晨吃饭看电影送她回家。马爷夫妇平时住在茶厂,马晨晨独自住在一栋300平方米的联排别墅,有个阿姨照顾她的日常起居。走过小院子,是一楼大厅,装了个晃人眼的水晶灯;二楼阳台很大,阿姨种了些花花草草。马晨晨介绍说隔壁那户是她弟弟的,这一套是爸爸给她的嫁妆。嫁妆比人有吸引力,可惜婚姻里又不兴买椟还珠,朱鹏程心里暗叹。

朱鹏程与马晨晨开始了远距离恋爱,这次距离对马晨晨不存在。无论朱鹏程在哪, 任何一个周末马晨晨必然会飞到他所在的地方去看他。朱鹏程不迷恋马晨晨,也不讨厌她,她有好吃懒做的资本,何况她单纯,真心喜欢着朱鹏程。

父亲提醒过马晨晨,她并不在意,她说:“就算朱鹏程真的是图我们家的钱,那我也是图他的才貌呀。互有所图,也公平呀。”父亲笑了,“你真这么想就好,以后万一不好了,就不会受伤”。

驸马爷=“附属”于“马”家

春节后,事务所调薪,朱鹏程的薪水没有如预期的那样上涨15%,他辞职了。当然,主要原因是有马晨晨撑腰,她说她家在安吉刚接手了一个茶园,要建新茶厂,爸爸请他过去打理。朱鹏程以马家准女婿的身份去筹建新茶厂,他以为自己要挥斥方遒大展鸿图地干一番,他的名号即将从朱经理跳入朱老板。

茶园在天目山北麓,群山起伏,云雾缭绕,作为旅游,空气新鲜风光天然,可长居;作为都市人,单调,多雨、多蚊虫的乡间生活让朱鹏程领略到的是凄苦。

更不适的是,以前他在事务所,每到一处,有人接待,打理一切,现在,这个被叫作“朱总”的人,做的就是管家、保姆活:厂房装修,员工食堂件件都得操心;工商、税务、质监局……每个环节都得过问;还得为员工办理健康证、工人技能培训等。朱鹏程满腔热情很快熄火,茶厂筹建工作完成得七七八八时,马爷派来了新的负责人,叫吴绍,说是茶园第二大股东的太子爷,朱鹏程任命成吴绍的副手。

让朱鹏程寒了心的是茶园给他开出的薪水,年薪25万元,配一辆二手三菱吉普车。这让朱鹏程肠子都悔青了,以后哪怕老板是你亲爹,也得事先谈妥价格。更令他懊恼的是分管茶园财政大权的不是自己而是吴绍。他向马晨晨抱怨,老丈人放着科班出身的会计不信,宁可信他人。

马晨晨如实地把朱鹏程的抱怨转告父亲,马爷笑着说,就是考虑到朱鹏程的特殊身份,给他的待遇已经比市场行业价高出不少。至于不让他分管财务,就是因为他的会计专业,你想想,万一他想做点啥手脚,那不麻烦大了。

马晨晨听着也跟着嘿嘿笑,毫无心计地再做一次传声筒,原封不动地又将父亲的话当作笑话讲给朱鹏程。他看着她傻乐的圆脸,恨不得抽她一巴掌,这个缺心眼的女人,完全不知道为未来丈夫争取什么,他也无望地意识到,真做了马家的附马爷,他不过是“附属”于“马”家的,没有议价能力的劳动力。

吴绍不常在茶厂,替代他的是助理叶洁。叶洁跟着吴绍也有四个年头,在床上,郎有情妾有意;下了床,叶洁就成了婚姻没人作主的林黛玉。吴家对他们的关系装聋作哑,不闻不问,没人表示过赞同也没人公开反对。

叶洁无可奈何,她不敢逼婚,生怕想嫁入豪门的狼子野心被显形;她也不敢放手,她在他身上可浪掷了几年时光啊。她承认,金钱像一张试纸,感情和它放在一起,立马显出脆弱。暗地里,叶洁埋怨吴绍对两人关系的无作为,不努力争取也不果敢斩断;明面上,她努力做得大方得体,装出感情至上,无怨无悔的样子,所以,当吴绍要让她去茶园帮忙时,她二话不说便应承了。

茶园里一男一女两位漂亮管理者,怀着以婚姻作抵押的决心,各自等待着股东的考验。

古堡式女友

很快,朱鹏程切身地体会到俄罗斯谚语,“在讨饭袋和监狱面前,没有人是安全的”。

事情不算大。茶园要装两台工业用除湿器,吴绍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在海外定了两套二手货,用船运,报关手续不全,被扣在港口,每天被罚高额的仓储管理费用。海关的通知发到收货方,马爷很生气,他咆哮着教训朱鹏程,怪他采购监管不得力,怪他事件处理得不及时:“我们才是这家茶园的大股东,你怎么能听任别人瞎指挥!”

朱鹏程百口莫辩,他是大股东的代表,可是大股东并没有给他授权,采购合同上他是签了字,但这只是贯彻吴绍的指令呀。马晨晨在一旁拉他的胳膊,“做生意你是新手,听爸的肯定错不了。”

这话朱鹏程听了一哆嗦,这大半年来为了茶园,不能说呕心沥血披荆斩棘,但兢兢业业。他学到了什么?他处于行业的末端,种茶采茶,受累受苦不说,还得不到信任。又要牛耕地,又不给牛吃草,这合理么?这样做十年,他仍是“新手”,老丈人当权尚且如此,等马晨晨弟弟回来接管家族企业,他的地位更堪忧。

马爷没有收嘴的意思,“靠你这点本事,我真不知道你将来怎么养老婆孩子。就算我的女儿可以不要你养,但你总不能也让老丈人养一辈子吧?”朱鹏程站起身想辩解,被马晨晨拽住,她噘着嘴看看父亲看看他,“爸说你也是为我们好呀。”朱鹏程哑忍,心里确定,这个女孩不能要,因为她根本不具备与她的生活相匹配的能力,她孩子般的天真,不知忧虑阻碍了她的进化,她有颗“史前头脑”,她被父亲定格了,她需要被人溺爱度过一生。她像宠物,有生命无性情,有声音无主张。

小城出身的朱鹏程生来就不是利他主义者,他的一切都要靠自己努力争取。眼前这个女孩,是他在这个家族争取最没有力度的一个生命体,宛如欧洲待售的古堡,看起来身价非凡,售价也跟白送差不多,一旦接手,才知道维护费难以数计——“不准破坏原貌,不准翻新,不准改造,只能加固和保养”。这条款,像极了马爷在逼他对他的女儿未来做出的承诺。

朱鹏程承诺不起,他不再说话。在马爷建立的体系里,他此时的任何声音都是冲撞,也许在类似的家族企业里,对错并不值得分辩,他们的发展也不依赖正确。

和马晨晨分手已经无悬念,但是如何将分手利益最大化,朱鹏程将再次展现手段。

外援

越是有想法,越是要谦虚自抑,比起电视剧《潜伏》里的斗智斗勇,朱鹏程的潜伏轻松很多——对马爷,他是诸事汇报,谨慎请示;对马晨晨,他体贴入微,“哄”字当头。时入年关,各种联谊派对特别多,朱鹏程开始跟着马爷出入大场合见识大场面。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次酒会,朱鹏程结识了来自深圳的富姐姐,比他年长1岁,不靠爹不靠娘,自己创业,身家过亿,待字闺中。获得女人的青睐是朱鹏程的强项,富姐姐的心怀很快地向他隐秘盛开,她说“无论个人还是事业上都很需要他!”

这一回朱鹏程学精了,情是情,业是业。富姐姐总裁委任函到手,三月有效,他开始着手离职。他恨不得立马走人,但和茶园签的是三年合同,以马爷的性格,不会轻易让他拍屁股走人的,肯定要他惩罚性地付赔偿金。不是付不起这笔钱,他是咽不下这口气!

朱鹏程想到了叶洁,她仍在出路不明的姻缘路上耗着。朱鹏程随便找了个机会,跟她聊起来,她立马大吐苦水。朱鹏程借机教她要学会拒绝他人的感情敲诈。

“你的付出,是感情透支,等到掏空了自己的那一天,你认为他会娶你么?男人是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好而娶她,你越好,他越有恃无恐,觉得你是一条赶不走的狗。”

“苦等是不会有答案的。你要知道你和吴绍有没有将来,就必须引入外援,再找一个男人来做测试,打破目前的僵局。这样做的好处:让你男朋友认清你的价值,除了他,你还有别人爱;如果他真紧张你,自然会承诺你的未来,反之,你对他也无需留恋,尽快弃暗投明;同时也测试一个你对他的感觉。你要记住,只有当你对一个人失去感觉时,他才能被你所用。我是学会计的,我很清楚,感情是无法收支平衡的,要么净流入,要么净流出。有时你不得不学会对别人不忠,来保持对自己的忠诚。”

叶洁等这些话很久了。朱鹏程仗义地表示,吴绍这么对她,他早看不下去了,他可以帮她。朱鹏程深情地表白,其实第一次见到她,他有些喜欢她……叶洁对朱鹏程也有好感,两个人半假半真地好起来,好得明目张胆。

很快,马爷知道了,果真暴跳如雷,马晨晨只会哭。马爷要朱鹏程立马打包滚蛋,朱鹏程不紧不慢地提出要求,要茶园赔偿三个月的薪水。他清楚马爷不可能把合同终止的原因公开,一来马爷要面子,二来这个错跟工作也无关,不过是男人都会犯的错。他得偿所愿。

叶洁也拿到了三个月的赔偿。她用鱼死网破的方法终结了与吴绍的关系,这个结果,她早有预感,真来了似乎也不太难过,乌云密布这么久,终于霹雳一声,豪雨一场,还有几分畅快,畅快中也含着些许幻想,幻想着自此能和朱鹏程在一起。可是,她发现自己再也联系不上他。叶洁倾向于相信他是为了她而远走。

朱鹏程自然倾向于认为,情场里,再能干的女人也有机会一厢情愿,一往情深。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富家女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7130)

宝清
宝清2019-01-25 13:01:37
老调重弹
阿五
阿五2019-01-25 12:32:33
几年前商界杂志里的文章,现在再看,另有一番滋味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9-01-25 10:02:05
有没有后续?
叶慧琳
叶慧琳2019-01-24 09:21:59
???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9-01-24 07:38:40
借船出海、金蝉脱壳、走为上计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9-01-23 20:30:52
风格知音化~
商界朋友
商界朋友2019-01-23 20:01:23
厉害
向东东
阿相2019-01-23 18:26:09
这笔风和写中国华尔街那位作家的好像
皮卡丘
皮卡丘2019-01-23 14:30:24
求完版
苦集灭道
苦集灭道2019-01-22 23:05:39
现实的让人不能接受,但这就是生活
阿里狼
阿里狼2019-01-22 22:33:12
说的好像你娶得到
fycsdz
fycsdz2019-01-22 20:46:15
自立自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