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喔这五年:从风光上市到债权人提交清盘呈请
杨立赟 2018-12-27 13:37:00

天喔的鼎盛时期是2013年范冰冰代言蜂蜜柚子茶时,一句“健康美丽喝啥哟,天喔蜂蜜柚子茶”的电视广告风靡全国。然而早在创始人林建华今年5月被调查之前,天喔就不胜从前了。

曾经以一款“蜂蜜柚子茶”打响名气的天喔,即将结束它跌宕起伏的一年——老板出事、产品停产、赶鸭子上架的接班人,它们构成了天喔今年的关键词。

已经成立19年的天喔,能否走完明年第20个年头还是未知数。

李莉坐在位于上海松江区泗泾镇的天喔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总部,等待雇主最后的命运来指引她自己未来的命运。这个总部由一个科研大楼和一栋工厂组成,厂房的外墙挂有天喔茶庄“C满E”果汁饮料和巴诺咖啡等产品的巨幅海报,但从褪色程度来看,已有些时日。

界面新闻记者走访的当日,工厂里只停了一辆卡车,并没有在装货。厂房内的搬运货物的叉车也安安静静地停着,并未作业。

天喔总部由一个科研大楼和一栋工厂组成

厂房内的搬运货物的叉车安安静静地停着,并未作业

李莉在天喔食品已经工作了10年,图清闲的她并不想“步步高升”,10年来一直是一个基层员工。现在的心态是“能干一天是一天”——“老板出事了”,她顿了顿,脸上透着一种欲说还休地神情,“5月份就被抓起来了。(公司)已经辞退了一批人,有工人也有管理人员,养不起了,现在是一个人当几个人用。”李莉之所以没有另谋出路,是因为“等到被辞退了还能拿赔偿金”。

创建者林建华的失联

天喔的转折始于今年5月。对于天喔集团与南浦食品之间持续的关联交易,许多投资者的疑虑由来已久。

南浦食品和天喔食品是林建华分别于1992年和1999年创立的公司,两家公司之间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总部均位于上海松江区泗泾镇,相隔仅3公里。

2018年5月4日,在港交所上市的天喔国际(0219.HK)宣布短暂停牌,并且将发布该公司时任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控股股东林建华构成本公司内幕交易的公告,令外界哗然。而这一公告印证了几天前林建华被有关部门调查的传闻。

6天后,5月10日晚间,天喔国际正式公布林建华正在协助有关部门进行调查的消息,林建华自5月2日起缺勤,公司无法直接联系或接触他。

根据天喔国际在公告中自曝的信息,调查事宜直指与天喔业务往来密切的南浦食品(集团)有限公司。5月2日至7日期间,有关部门曾要求天喔提供南浦食品的若干财务资料,包括天喔自2008年以来向南浦食品销售的过往金额,以及南浦食品与天喔的三间附属公司分别于2016年12月31日、2017年12月31日、2018年3月31日进行贸易往来的结余。

2018年5月10日,天喔国际发布公告,证实林建华正在协助有关部门进行调查。

事发时,林建华作为天喔国际的控股股东、董事长,拥有该公司14.25亿股股份,占公司发行总股本约64.62%。当时,天喔国际还竭力澄清林建华被调查一事对公司的影响,称该集团目前业务运营维持正常。林建华仍可透过其律师参与公司的必要决策工作,林建华缺勤期间,董事会主席工作将由林建华的儿子林奇暂代,行政总裁工作将由公司执行董事杨瑜铭暂代。

但是眼见天喔如此,市场已经做好了大撤退的准备,5月11日,停牌一周的天喔国际复牌,股价当日暴跌23.71%。

此后,天喔国际的一次次公告就像一集集连续剧,让人越看越凉。今年6月,该公司执行董事、首席财务官、公司秘书兼授权代表林铿、独立非执行董事沈亚龙相继辞职。

到了8月,董事会的3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刘乾宗、张睿价、王龙根,首席财务官吴文楠,执行董事兼运营总监徐建新等人先后辞职离去。

8月13日,天喔国际再度停牌,至今复牌无期。8月17日,该公司一则公告披露林建华涉及的超过21亿元不寻常交易款项,分为三个部分,其中有16.85亿元是2016年天喔国际及其附属公司向上海天浦食品、威谊国际贸易两家公司支付的预付款项,但并未收到任何货品;有4.5亿元是林建华在2017年8月23日代表天喔国际旗下全资子公司天喔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与宁波通商银行签订综合授信合同以获得4.5亿元贷款,主要目的是财务支援林建华持股30%的南浦(香港)投资公司的附属公司天盛仓储,而宁波通商银行已经从天喔食品账上扣款3.36亿元;最后还有6000万港币是天喔国际附属公司南浦酩酒坊与寰发投资签订的购买协议,后者声称已经交货,但天喔国际却表示未收到货品。

吊诡的是,这三笔款项似乎是林建华故意绕开董事会的行为,天喔国际董事会成员声称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接班者林奇的炫富谜团

林建华育有一子林奇,一女林莉萍,二人在天喔帝国里均身居多项要职,其中之一就是天喔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父亲被查后,临危受命的是25岁的林奇。

6月28日,天喔国际宣布,罢免林建华的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职位,由他的儿子林奇正式接掌。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林奇于2013年8月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获数学学士学位。2014年7月至2015年12月曾任南浦总经理助理,负责管理营销及媒体部门;2016年1月加入天喔国际,任集团副总经理,负责天喔茶庄的日常管理及监督集团市场部;2017年3月,获任天喔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作为天喔的太子爷,林奇接棒也是情理之中,但原本的剧情可能是多年之后。或许是因为还未来得及好好抛头露面,林奇一向低调行事,只有在任集团副总经理时留下过公开影像。不过今年9月,短视频《一条》发布的上海浦东陆家嘴豪宅短片,再次把林奇和天喔拉到聚光灯下。

司佳丽的陆家嘴豪宅

豪宅的女主人司佳丽在短片中介绍自己的800平米豪宅,拥有独立游泳池,整体由法国设计师设计,家具由法国maison dada定制。从巨大的落地窗口,可以俯瞰黄浦江。司佳丽说,这是父母给她和丈夫的婚房。

作为一名服装设计师,司佳丽于2011年毕业于伦敦服装学院,在国内拥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公司——上海汉娜司(Hanna Si的中文译名)服装设计有限公司。虽然她的微博上没有公布丈夫的信息,但不少网友和自媒体爆料其丈夫就是天喔太子爷林奇。而豪宅视频中,和她共进早餐的男主人,相貌也疑似林奇。

林奇任天喔食品集团副总经理时留下的公开影像

据网友估算,这套豪宅价值高达1.7亿元。在天喔遭遇重大变故的时候炫富,该片引来一众网友的围观,并且遭到不少人质疑资金来源。

这位年轻的少东家掌权,并没有给天喔的员工带去太多信心。李莉认为,“除非有非常厉害的人物愿意出手,把这个公司好好整治一下”,她摇了摇头说,“商界靠的是人脉是脸面,原来好的时候有很多人围在一起,现在天喔一落千丈,还有谁愿意来呢?”

山穷水尽,连原料钱也拿不出来了

在过去10年里,李莉见过林建华几次,对他的印象是“比较固执”。对天喔的大多数人来说,在今年5月之前并不知道这家公司会卷入如此大的风波。但林建华失联之后,公司上下无人不知,“他出事是因为南浦食品,而不是天喔。”

1992年,林建华用此前在莆田市华南副食品有限公司积累的第一桶金和包装食品行业的经验,创立了南浦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曾代理经销雀巢、加州乐事、红牛等知名品牌,业绩直线上升。林建华在南浦食品担任总经理至2016年5月,也就是说,他的儿子林奇在南浦食品任总经理助理时,实际上就是跟着父亲学习管理经验。

南浦食品成立之后的第七年,林建华在1999创办了天喔食品,两家公司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南浦食品一直都是都是天喔食品最重要的经销商,天喔自有品牌发展也部分依托南浦食品经销。

目前,南浦的背后是光明集团和天喔集团。在南浦食品占股51%的大股东上海市糖业烟酒(集团)有限公司,由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100%控股;而占股35.84%的天喔(福建)食品有限公司和占股13.16%的上海天盛酒业有限公司,实际都由天喔食品控股。

南浦食品集团距离天喔总部仅3公里,两家企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距离天喔总部3公里外的南浦总部,现在境况同样萧条。在该公司工作了两年的王勇说:“这家公司快倒了,天喔也快倒了。这几天都有一些物流公司之类的来讨债。”他告诉界面新闻,近半年来,南浦已经辞退了一部分员工,除了保安、后勤和办公室,其他部门都有人离开。

从2015年开始,南浦的业绩就开始呈现极速紧缩趋势。据“酒业家”报道,2015年至2017年,南浦的净利润分别为0.3亿元、0.1亿元、146万元。

有意思的是,南浦和天喔在对方的地盘相互存货。南浦在天喔集团的门口设立了一个近100平米的门店,里面存放着南浦食品代理的红白葡萄酒等酒类货品。据了解,这些酒原先主要供应附近的企业和政府招待宴请,近来生意也不如从前。过去南浦最大的订单美国嘉露酒庄的“加州乐事”,也早已与之解除合作。

南浦在天喔总部的门口设立了一个近100平米的门店,存放其代理的红白葡萄酒

而南浦厂房的一部分功能也是天喔食品的仓库。虽然记者在询问的过程中,还有人开着小货车来提货,但实际上,天喔现在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无论是上海本地还是远在辽宁沈阳的经销商,都在抱怨天喔供货不及时。

上海的经销少陈经理告诉界面新闻,“卖是还在卖,但从7月份开始供货不及时。他们老板出事了,工厂出了问题,生产得很少了,有时候可能两周都不来货。”

而沈阳一名经销商则表示,目前库存只有天喔的奶茶和咖啡饮料,正在收尾,清仓之后就不再代理这个品牌了。另一名苏州经销商也表示只剩话梅类零食的少量余货,正在清理库存。

除了零售,天喔也做B端业务。2017年1月,天喔国际曾经发布公告,与复星国际全资附属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订立战略采购合作协议,成为复星集团包装食品的战略采购合作供应商。这一战略采购合作协议3年内维持有效。当时,天喔国际还期待通过复星集团网络带来商机,从而实现进一步增长。

不过,对于在目前天喔的产能状况下还能否正常履行合作协议这一问题,复星集团拒绝了界面新闻的查询请求。

“没钱买原料,怎么生产?”李莉说,不仅是天喔在上海的工厂难以生产,在全国其它地区的工厂情况都差不多。“现在就是库存有什么就生产什么,没有库存就不生产了。”她说。

大厦如何倾塌

其实在林建华被调查之前,天喔就不胜从前了。

天喔的鼎盛时期是2013年范冰冰代言天喔集团蜂蜜柚子茶时,一句“健康美丽喝啥哟,天喔蜂蜜柚子茶”的电视广告风靡全国。同年,天喔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对天喔食品全资控股。张学友、李宇春、李敏镐、黄晓明、吴秀波、周冬雨等明星在不同时期分别代言过天喔的炭烧奶茶、冰红茶、C满E、金贡泉、蜂蜜柚子茶等各类饮料,但是天喔的拳头产品仍然只有一款蜂蜜柚子茶。

当年范冰冰一句“健康美丽喝啥哟,天喔蜂蜜柚子茶”的电视广告风靡全国

天喔鼎盛时,并未对行业未来的走势作出准确的判断以未雨绸缪,这些潜在危机在2014年时任天喔集团财务总监陆影的一篇专访报道中初露端倪。

2008年加入天喔财务团队的陆影,2013年带领财务团队全程参与天喔国际在香港上市的历程。

杂志《首席财务官》这篇题为《天喔集团:财务加速度》的报道中,陆影表示,跟很多其他食品企业都不一样,天喔不但自产自销自有品牌产品、代理的产品品类繁多,并且很多代理产品的区域也不相同,这就造成了华中、华北、华南片区市场销售的品牌,以及价格体系、营销方式都不完全一致,业务线愈加复杂。

天喔力求打造一个集中化管理的模式,曾经想过借鉴一些集团企业分事业部的管理模式,但是由于公司整体的体量不大,按照事业部分派下来,管理团队将会庞大且纷繁复杂,机动灵活性就会比较差。因此,天喔当时正在尝试摸索自己特有的管理模式,比如把自有产品和代理产品采取两种模式一套班子运营。

天喔国际上市的2013年,自有品牌的毛利率增长5%,达到28%;代理品牌的毛利率微升1.4%,达10.2%。陆影承认,由于政府控制三公消费,天喔代理经销的高端洋酒等确实受到了一些影响,2014年的计划是“重点发展自有品牌,尤其是自有品牌中的饮料”。

但是有业内人士分析,近年来天喔在自有品牌上并没能获得进一步突破,而天喔国际倚重的进口酒等第三方产品多属于中低端产品、毛利率较低,两方面因素都拖累了公司业务的发展。

电商这一销售渠道兴起后,对于天喔这样的老牌传统食品企业来说,原本具备的线下渠道优势就在无形中被削弱了。陆影在上述专访中“对电商的火爆始终保持着一种冷静的态度”,如今回头看,天喔这种过于谨慎的态度,可能导致该公司在线上渠道的转变和拓展上“慢半拍”。

当天喔还在观望和踟蹰的时候,它的竞争对手三只松鼠、百草味、良品铺子、来伊份等零食品牌早已向着电商飞奔而去,其中不乏一出生就带有电商基因的企业,也有拥抱线上渠道的传统企业。甚至早在2012年,在淘宝网数以万计的休闲零食中,以麻辣花生闻名的“黄飞红”就已击败天喔、上好佳、乐事、洽洽等知名零食品牌。在电商渠道,无论是营销方式还是针对性的产品研发,天喔都未出现当年“蜂蜜柚子茶”一样可以广为流传的案例。

近两年来,天喔食品及零食的营收从2016年的10.7亿元下滑到了2017年的7.24亿元,跌32.9%,自有品牌的营收在整体营收的占比也从2016年的43.7%下降到2017年的36.7%,其余占比63.3%的营收贡献来自于分销第三方品牌产品,包括马爹利、轩尼诗、娃哈哈等知名品牌。

2015至2017年,天喔国际营收从49.08亿元略微增长到50.18亿元,净利润从3.66亿元大幅跌至1.70亿元,负债总额由33.84亿元增至46.75亿元,资产负债率从53.9%升至58.7%,每股收益EPS从0.17%下降到了0.07%。

天喔的困境不仅仅是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生产,没有持续的广告营销和产品创新升级,它的品牌效应递减,目前已经到达市场终端的产品也不如过去受欢迎。在上海徐汇区的一家罗森便利店里,并没有陈列天喔的饮料产品,唯一的天喔蜜饯生产日期是2018年2月,保质期12个月,意味着还有两个月就将过期。

甚至在天喔总部门口的自营超市里,虽然整齐地陈列了天喔的大多数自营商品,但最出名的蜂蜜柚子茶离过期时间也仅剩3个月。

天喔超市里的蜂蜜柚子茶仅3个月就将过期

今年5月天喔”大地震“的半年后,债权人终于坐不住了。11月12日,一名债权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了对天喔国际的清盘呈请。与此同时,天喔国际寻求委任该公司低度干预共同临时清盘人以进行重组,作为强制清盘的替代方案。

一周后,开曼群岛大法院批准天喔国际的共同临时清盘人申请,天喔国际董事会将保留一切与管理公司日常业务有关权力,以便制订债务重组计划。其后,天喔国际在11月底迅速补齐三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分别是香港执业会计师林天发和刘斐、中国内地执业律师胡红卫,形成近三个月来天喔国际董事会人员最全的局面。

天喔国际在最近一次有关清盘呈请的公告中表示,开曼群岛大法院已经把呈请聆讯押后,最迟期限是2019年2月28日,但预计天喔国际将在这个日期前继续申请押后呈请聆讯,即延期开庭,为重组争取时间。

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界面新闻查询时表示,已经获得开曼群岛大法院批准按“低度干预”的基础委任德勤为共同临时清盘人,以全面协助天喔进行重组,这一委任的目的是“保存集团价值”。

问题是,天喔打算如何重新焕发出新的价值。

(文中李莉、王勇均为化名)

3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天喔  茶饮  快消品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137)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