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掉估值上亿的股权,去丽江开客栈的CEO,回来了
东颖 2018-12-18 10:00:00

财务自由,这个已被大家说滥的词,被越来越多的人奉为“人生理想”。曾几何时,许多人的梦想都变成了远离喧嚣的城市,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开一家小店,玩玩摄影、种种花草,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

财务自由这个词,仿佛散发着诱人香味,让一代又一代的人趋之若鹜。

卖掉估值上亿的股权,去丽江开客栈

我认识的一个北京老板,在公司上市的第一年就卖掉了估值上亿的股权。他说现在有钱了,终于可以去过理想中的生活。

过去的十几年,他每天都高强度工作,每天能睡五个小时已经是奢侈,周末别人都在家里陪老婆孩子,而他在外地出差。

“抗日战争8年,我这战一打就是十几年,腰早就坐坏了。”

那时支撑着他坚持下去的梦想就是:公司上市、卖掉公司、找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过没有烦恼和压力的生活。

所以公司刚一上市,他很快换取了钞票,带着一家人去了丽江。买了一栋带院子的房子,花了两百多万来装修,又买了单反和画画工具,准备去过他心目中的美好生活。

最开始,在朋友圈能时不时都能看到他发的状态。今天开车去洱海,帮家人照相。明天买回一车的新鲜花草,亲自种满院子。在丽江认识的有趣的朋友,新鲜的见闻……每天上班的时候打开朋友圈,看见他发的这些生活状态,都会由衷地羡慕。

谁不想摆脱不喜欢的工作,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吃一顿丰盛营养的早餐,写字看书喝茶,不赶时间地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呢。

只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往往都是残酷的。而我们理想中的生活,永远都在别处。

还不到两年,这位朋友就重新回到北京了。他的精神看上去还没有之前长年累月熬夜工作时候的好,人发福了,却不是幸福生活的发胖。

“那种生活实在过不下去了,还是工作好。”

谈起在丽江的生活,他说一开始是挺好的,因为新鲜嘛。反正自己有钱,怎么折腾都行,在丽江开了两家客栈,找了人来管,自己基本不操心。本来想着要学摄影和画画,但东西买回来摆弄了几天就搁置了。都说在丽江最舒服的事情就是晒太阳,但晒久了都一样,除了皮肤变黑了,人也没多长两个翅膀出来。

最主要的原因是,觉得人生突然毫无意义,没有任何奔头。

“我都不知道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都快抑郁了。”

过去每天早上一睁开眼,要做的事情就纷至沓来。开会、处理邮件、想方案……没有尽头的工作令人疲惫。但在丽江,每天早上醒来睁开眼,脑子空空,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谁,待在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

曾经想要逃离的生活,却变幻成另一种模样重新束缚住自己。

生活无处可逃。

朋友回到北京后,又重新开始创业。他说现在至少不再为钱工作,虽然挺累挺忙的,但他这只无头苍蝇总算找到了支撑自己生活的支点。

其实像他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

王石和张朝阳:曾放下工作、追求理想,最终却难离江湖

王石亲手把万科做大后,忙着攀珠峰涉冰洋还不够,还跑去哈佛游学,你看他好像云淡风轻的样子,实际上始终没有放弃海外遥控,潘石屹和任志强在社交媒体上玩得不亦乐乎,私底下却不放过任何一个政策风口,他们的对外形象未必都是包装出来的,但表面上的轻松并不代表真正放松,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就像是在爬山,你爬到了山顶,想要停下来呼吸清新空气,看一看日出,但先看到的,却是更高的山峰,先想到的,是那更高处的风景,以及更清新的空气,你只能不断向上攀爬,直到脚步松散,呼吸困难的那一天,你原有的那些理想,终究会被新的理想所覆盖,而那些不断放大的欲望,就像鞭子般抽打着你,让你不断前行,却又伤痕累累。

张朝阳在曾经的采访中,经常抱怨自己很累,不可想象的累。他说自己回国创业以来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甚至得忍受侮辱。于是,张朝阳开始退居二线,让自己在游艇、钓鱼、登山之间放松“疗伤”。结果导致搜狐上下也弥漫着一股懒散之风,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被甩出了互联网一线阵营。说要“隐退”的张朝阳立马放弃了之前的想法,重新回来,誓要“再造搜狐”。

对于这些企业家而言,他们的血液里天生就带着征服的狼性。他们对权力、社会价值和存在感有着永不疲惫的追求欲。

如果没有了创造社会价值的机会,对他们而言即使财务自由,每天泛舟胡海,诗酒茶话,也依然无法弥补他们心中对于权力和实现自我的渴望,只会在漫长的时间里日益消耗自己。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接触了大量的创业人士,其中不乏有创业成功了,早早地在四十岁之前实现了所谓的“财务自由”了的人。

可是我发现,对比这些人所做的事情,在变得有钱了之后,他们所做的事情和之前并没有多大的差别,甚至是,更拼命。

这些人,他们性格,背景,或者行业也许各有不同,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他们眼底深处都有火苗在燃烧。

这火苗是什么呢?

“追求的就是把事情做成的这种快感。”我一个朋友,在证券行业打滚近三十年,早已经名利双收,这么跟我说。

那些不想上班的年轻人

和上面那些在实现财务自由后,才敢去追求理想生活的中年人不同的是,现在的年轻人,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已经开始不上班的生活。

根据国内某大型求职网站发布的《2017 离职与调薪调研报告》显示,近三年应届大学毕业生的离职率持续走高,2016年应届生的离职率更是高达 26.5%。另外,一线城市员工的离职率增长较 2015 年高出 4.1 个百分点,为 22.4%。

从“世界这么大,我要去看看”,到“急性拖延症请假一个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厌倦工作,逃避工作,即使没有达到财务自由的经济能力,但也很洒脱的辞职,或者去创业。

除了因为现在年轻人家庭经济负担较轻,从小养尊处优外,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迷茫和焦虑。

“我每天一进办公室,就觉得窒息。”

这是我曾经的同事小美的原话。对她而言上班就是消耗青春,浪费时间。大好的青春年华为什么要浪费在电脑面前,用高晓松那句话说,就是“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

于是小美辞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出国旅行。从新马泰到国内的西藏、新疆,每天的生活都在路上,她觉得这样才算活着。

但旅行半年后回来的小美依然很焦虑。

这次不仅钱花光了,还没了工作,而等待她的是下个月的房租和一堆账单。上班痛苦,但是不上班更痛苦。旅游散心,无论去到多远,只要回来依然要面对巨大的压力。因为暂时的逃避,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的根本。

还有一个女文青朋友,去年卖了苏州的房子,去云南大理追求文艺梦想去了。她说:“去随便开家精致的小店,看阳光斑驳的古城,路上有安逸的行人和猫,偶尔写写字,跟来往的游客聊聊见闻,听听他们的故事,余生就那么闲散慵懒地活下去……”

结果仅仅四个月后,她就回来了。再见她依然是苏州火车站,灰蒙蒙的脸色满身疲惫。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对我说: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她又重新投身了城市的繁忙之中,她说:存在于你想象之中时,你会不停地去美化它,当你得不到时, 你就会不停地给自己的想要加注,继续美化它,无限地扩大那种美好,等你真的去实现它时,也许等着的就是死水一般的无聊。

不同年纪,同样的焦虑

中年人也好,年轻人也罢,迷茫和焦虑的根本原因,其实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我曾经遇到过一位自由职业者,他很有才华,只用一些闲暇时间干点活,收入就足够支撑一整个月的生活。

但是,后来他又回去上班了,他跟我说,原来以为自由是宝藏,没想到,自由原来是惩罚。

因为他是一个很宅的人,不善于和外界沟通,所以选择了自由职业以后,就进一步与外界隔绝了。他之前设想的种种计划,真有了时间,却也没有去行动。反而整天呆家里打游戏,荒废时间,最后不仅身体状况变差,还得了抑郁症。

其实,自由,意味着没有人给你方向,没有人规划你的生活,这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寻找。对于内心不够强大的人来说,自由与其说是一种享受,不如说是一种惩罚。

而真正能够承受自由的,是那些有明确的目的性,有过人的执行力和自律能力的人。

所以,追求自由的你,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要好好想想,你是否有能力承受它?

我们期待向往的那些,只是因为离我们本身生活很遥远,我们就给它添加了许多的滤镜,让它变成了我们幻想出来的美好。

我们都向往远方,希望去过一种没有烦恼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但其实我们想要逃避的是生活的琐碎、枯燥、无意义。

人类为什么要工作

每天挤公交地铁,去到公司,打开电脑,一坐便是一天。重复机械的生活,啃噬着我们的身心。脱发、油腻、焦虑,如果不是为了钱,我们又究竟为了什么上班工作?

在TED的演讲视频《我们为什么工作》里提到:

如果是想要赚钱,那就是最世俗的回答了。因为我们忽略了我们作为人类最大的特质,就是创造力和有思想。工业革命之父亚当斯密曾说:在流水线工作的人会变得很笨,笨到人类的极点。因为他相信人类通过薪酬制度的方式把人们变成要满足制度需要的人,剥夺了人们的创造机会。

如果我们能为自己工作的目的,设计出另一套系统,那为什么不能是“这份工作正好是我喜欢的”、“这份工作的收入可以让我每天多睡会儿懒觉,而睡懒觉能让我身体健康、活力满满”、“工作可以让我实现小时候当作家的梦想”……这些更正向积极的思想呢?

财务自由应当是手段,不是目的

财务自由是实现理想人生的一种手段,而非最终目的。

就像那个有名的寓言故事,富商和渔夫一起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如果富商的终极理想是晒太阳,那他可以在几十年前就实现这样的生活。

有人解释财务自由,是指通过金钱的原始积累,让你有更多的选择,不再为金钱打工。

《武林外传》其中有一集,佟湘玉因为生活里没有目标而陷入无聊和迷茫,于是她不断给自己找目标,但这些目标总有实现的时候,所以她的迷茫永远也不能终止。她没有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只是为了目标而寻找目标。

当你开始不再寻找人生目标和意义的时候,你的人生才开始真正变得有意义。生而为人,我们就像走在一条漫长没有尽头的荒原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迷路,不知道什么会发生意外。工作,就像我们在沿途采到的鲜花,捡到的果实,它最终也会随着时间而化为尘埃,但它曾带给我们或美好或腻味的香气,或甜或酸的滋味,有一天,它会告诉我们曾经存在过的意义和价值,是代表我的存在。

就像罗曼·罗兰所说: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而是无聊。

卖掉上亿股权去丽江的CEO都回来了,不要让你的人生陷入无聊。

25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财务自由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2238)

您好春哥
您好春哥2018-12-20 11:39:19
人生就一个字 贱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