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一:探索数字经济与地产行业未来
和讯房产 2018-12-17 23:16:21

论坛嘉宾

腾讯智慧房产高级产品专家 毛长青

鑫苑科技集团CEO 王亢

孚链科技创始人 赵伟

世纪互联副总裁 沈寓实

巨洲云科技数字空间事业部总经理 喇诗海

中国民生银行总行个人金融部财富管理业务负责人 赵新亮

首先感谢五位嘉宾在今天到现场跟在座的各位校友、各位朋友们做交流,这场圆桌论坛的题目是数字经济与地产行业未来。实际上这个题目非常大,数字经济是现在全球都在探索和发展的方向,中国现在也已经把前些年说的比较分散的一些提法逐渐集中到了数字经济上面来,也就是说原来讲互联网+的提法,现在越来越开始用数字经济去代替了所有的跟互联网、跟大数据、跟人工智能融合的方向。也就是说数字经济时代里面所有行业都可能会面临着很多的机遇,当然从不同的视角对这个行业的判断会有不一样的观点。

我们今天五位嘉宾是来自于不同的行业,只有一位是真正来自地产行业,剩下几位不算直接地产的行业,但都有一定的关系。现在首先有请五位嘉宾先做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王亢:各位嘉宾、主持人,谢谢!我是王亢,是鑫苑科技集团的CEO。鑫苑科技集团旗下大概有三到四家围绕地产为核心的数字中介或人工智能几块不同的产业,一会我想把其中一块,也是跟地产这一块结合非常紧密的,我们做的基于AI、数据、人工智能的在家庭场景中使用的康宝(音)机器人、康宝社会形态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毛长青:大家知道腾讯在做线上整个产品的塑造,所以我们从2015年互联网+到现在提出了数字经济(不清楚)

沈寓实:我是来自于世纪互联集团的沈寓实。世纪互联是中国最大的第三方数据中心之一,有二三十年的历史。数据中心有数字房地产之称,所以跟今天讨论的话题也是有非常紧密的联系,我们也很关心房地产相关的趋势,特别是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时代的到来,使得数据中心的产业面临着根本性、结构性的变化。我在加盟世纪互联之前,我是2016年加入世纪互联之前是在微软十年,微软在中国落地也是我帮助主导的项目。在云计算、大数据,不仅是对数据中心行业,对房地产行业也是非常深入的融合和深刻的变化。

喇诗海:巨洲云是从2014年开始创办的一家专门做房地产信息化的企业,这里面涉及到很多的地产里面数字化管理一系列的模型,包括我们在信息化解决方案在全平台上打造了一套给地产的解决方案。在今年从数字化的解决方案上增加了一些新的方向,主要是从空间产业地产、地产写字楼做了互联网化的转型。通过这些互联网的转型,有效地去连接整个to B、to C客户端,产生一些更新颖的数字化碎片型的管理。未来我们也会在这些层面上,把我们整个数字化产品打造出来,为整个社会做更深层的服务,也有效地帮助我们地产公司在做转型的过程当中提供数据基础,有效地帮助我们在未来把整个房地产发展的方向做的更明确一些。

赵伟:我是2005年级清华的MBA。我是做财务管理做了17年,2017年在民生银行主管按揭,当时跟莫总、麦田、链家都交流过,给链家研究院和麦田高管也做过一些培训。我的兴趣是专注在房产价值的变化,现在像北上广深研究的是老百姓个人房产价值超过了120万,房产价值对客户的资产配置的意义非常重大,一会我可以分享一下我在这方面的心得。

朱岩:刚才听到了各位嘉宾确实是不同行业的翘楚,也确实不是完全是地产行业的。今天这场是数字经济与地产升级,很多人提数字地产,我不是民生的,也不是世纪互联的,站在需求者的角度想听听站在需求者角度看的数字地产到底有什么样的未来?你觉得数字地产应该提供给你什么样的体验才叫做是数字地产?

赵新亮:银行是掌握了大量的数据,地产和银行是天然的,咱们中国的经济周期就是房地产周期,基本上我们的经济周期是三年一个小周期,这个房地产周期马上结束了,又开始新的周期是完全不一样的周期。我是在2015年底的时候领导让我管按揭,当时我们七年不做按揭了,领导给我打电话说做按揭。那时候房子很悲观,像现在一样2014年是房子下降的,说北京房价是下降,你别去做按揭。我当时没有听他们的,我就背包去社区做调研,调研完之后说赶紧换房子。我北京第一套房子换到市中心,用了17天的时间。另外的房子是只用了三个小时,因为我从供给和需求的变化来看房价是越来越大的,大幅度去降低首付、利率和税费的改革一定是需求端的。这几年我们跟中介去沟通,从数字的角度,数字对于房产的变化特别是对老百姓的资产配置提供了很多的来源,包括刚才朱老师说的Airbnb,我去韩国度假的时候租Airbnb不用与业主见面,在网上找到房子之后把款付了,网上把密码发给你,都的时候把门一锁就可以了。租赁行业数字化变革对房子的影响,包括我那套房子也是通过Airbnb租给别人。

另外是北京有多少人看房子,链家和麦田猛攻看到这些数据。在今年四五月份的时候北京的房子出现了回暖的小高峰,很多人说是不是房价开始涨了?我说只是短暂的回暖,很快在六七月份下降了,而且十月、十一月北京房价是下降的,而且在可看见的未来至少明年北京的房价要企稳是很难的,所以我是准备把房子卖掉了一套准备进股市了。这里面包括与链家交流分析,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看完房子之后买房子都不一样,速度最快的是九零后,因为九零后知后有六零后支撑。数据上有在旺季的时候一个房子可以看多少次被卖掉,以及淡季的时候。买北京的房子是哪些人,排第一的是河北,还有山东、河南、内蒙,这些完全可以展示这些行为。包括人口的高峰,2006年北京市人口出生是20万,很多人问我北京学区房怎么样?2020、2021、2022年又是高峰期。一是二胎,还有一个是前一年是羊年,羊年不爱生孩子,这是在北京的习惯,生在羊年的人高考是有便利的。看到这些数字很有意思,也可以看到学区房的变化。

最后分享一个小小的数据,刚才夏院长提到结婚,其实我用我们清华读MBA时用到的模型来看,2009年因为限购政策有变化了,2009年北京有3万多人为了买房子去离婚,此后我跟团队讲现在我们去看贵宾客户有没有钱,已经过了看表、看包的时代,要看离婚和复婚的次数,这是作为判断依据。我这是从民政局的网站上扒出来的数据,然后用我们回归的模型得出来的购房行为。

朱岩:他是左眼看数字,右眼看经济,没有合在一起去,看到了房地产数字背后巨大的价值,以及在有了新技术之后可能会带来的像Airbnb的机会。但是他更关注这里面的经济机会是什么样子的,也就是说房价以及到底社会是不是有刚需。刚才夏院长也分析过,我觉得我们不要被他们误导,要有自己的判断才可以。我们听听几位嘉宾是怎么想的,请喇诗海先生讲讲对数字经济的理解,尤其是和地产的结合。

喇诗海:我从事房地产信息化管理的行业大概已经有十多年了,从一开始地产公司到现在截止,现在90%的地产公司往信息化走,首先带来的是数据。这些数据会提升他们的管理水平,现在整个地产行业对于数字化管理过程当中越来越重视整个企业内部对于整个数字的监管。

朱院长之前介绍了我们在未来的走向不光是前期的销售,我们现在逐步走向了运营的时代。运营代表了现在在地产公司做的像智慧社区的项目,这些项目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短期之内带来效益的项目。这些项目给我们带来的首先是政府层面上,我们通过数字上的整合,包括硬件的整合,能够清晰出某个区域内的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还有一部分可以指导这些人员上班周期是什么状态,再就是分析出来整个社区区域内人流量的基础状态。有了这些状态之后,可以有效地对运营去做一些数字化的影响。比如说在我们这个区域老龄化人口相对多一些,比如说在五零后、六零后的人多一些,可以做老龄化人口的银行放贷的服务。

在运营过程中载体还是地产公司,能够把整个的运营服务做的加精细化,能够将我们整个的服务内容产出到整个社区当中去,把原有物业的收入提升。说白了,我们现在都知道京东和淘宝,他们做的是什么呢?未来我们更多是作为一个中间商,我们已经有这么多的社区和房地产。可能我们现在在做的一些数字化的转型能够提供的不单单是数字化,还有一些是要背负政府对我们的期望,他们也希望知道我们整个建设过程当中的变革,以及现在在做的一些内容,都是我们在做的一些基本的点。

朱岩:我也看过一系列所谓信息服务的系统,基本上难以满足我们的要求。您觉得这中间的gap到底在哪里?

喇诗海:现在我们在服务的过程当中能够囊括的内容相对来讲比较多,我们现在在做的整个过程当中,发现因为我们的目标导向导致了产品的研发方向出现了一些偏差。有过多的导向是为了自己新的经济利益增长去做的,增加了过多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比如说把社区周边的理发店、干洗店全部纳入平台上,那就产生了巨大的问题。因为从社区的角度来说,住户更多关注的是平台带给他服务的内容。原来不存在甲乙双方,原来是直接找商户,做的服务不好是直接跟商户对接。嫁接到平台变成了是物业公司的平台还是社区的平台。我们会发现在这个过程当中,会有习惯性的变化。

另外是C端整体的需求量,变化的速度太快了。我不清楚的是哪一项服务应该达到什么标准,比如我们两人都去理发店,可能你会觉得不错。这样会导致后来做着做着,在社区服务层面上会有一定的偏差。但是我们现在在做的整个内容,因为我们还把社会责任在里面。我说的社会责任是什么概念呢?我们现在还有一些社区医院,社区医院带来的是什么呢?比如医保可以去做在社区医院里面,头疼脑热可以在社区里面看。如果平台把社区医院纳入进来,也会带来医保的数据,以及带给你的服务也多少,服务有没有做监管,这是未来在平台角度去做的。如果平台是割裂的,比如这个小区是一个,另外一个小区是一个,很容易导致大家的评价不好。并不是说我们平台作为与不作为的问题,而是出发点的问题。另外再增加一些利润的角度,比如对商户收取一定的利润增加平台的运营。

朱岩:现在我们对于地产或社区数字化服务还处于探索过程,还不是很成熟。数字化社区也好,我们的数字化地产也好,都需要数字化来做支撑,都需要idc,都需要硬的东西。我想听听你对于数字地产、数字经济时代地产的一些看法?

沈寓实:这个方面我是这一两年有一些考虑,印象最深的是2013年从微软,我是2001年就去美国的,在清华过去待了十二三年,无论整个微软云在全球落地。我觉得我在美国混的还不错,回来发现跟他们比没有什么钱。有一个行长说中国主要不看你干什么,主要看你搞了几套房,我2001年出国时没有买房,他也是比较片面总结了特别是北京的状况。

因为我在微软长期做云计算、大数据,后来微软云在中国落地以后与中国实体经济结合,发现中国的实业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这也是咱们提到的数字经济的概念。后来2016年做了千人计划到世纪互联,世纪互联也是启迪集团是第一大股东、控股股东。刚才朱院长讲了世纪互联,在过去二十年来主要是做数据中心,数据中心最核心的就是被IT行业称为IT的房地产,咱们的房地产是建房子给人住,数据中心建房子给机器住,建机房机柜,企业数字化已经深入到房地产了,不管是大企业、小企业都需要用服务器,都需要用数字化的设备。这个设备自己维护、升级,场地、效率会受到限制,所以就催生了数据中心的行业。

当然还有带宽,中国有三大运营商,数据中心的带宽、电力会有比较好的分配、统一的整合,这个行业之前非常大程度是拿地、拿电、拿带宽。世纪互联创始人、董事长自己在all in区块链了,到了区块链领域去思考。区块链跟数据中心离应用还比较远,但是整个数字创新对于数据中心,当然资源仍然很重要,也就是拿地、拿电、拿带宽非常重要。更重要的是如何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的方法,将数据中心更好地运营起来。现在从传统的数据中心变成云数据中心,最大的数据中心的用户是云的厂商,像阿里、微软、AWS、腾讯,在数据中心上面虚拟化,过去是物理机给客户,现在虚拟化变成虚机给客户。当然在这个思考之上,实际上历史都是否定之否定,原来数据中心相当于是卖房子,把一个一个机房机柜卖给企业。现在虚拟化相当于租房子了,因为物理的服务器就没有关系了,就不再了,通过虚拟化变成虚机可以快速迁移。但是大家还有安全隐私的需求,这是IT房地产这一块。

影射回人住的房地产可能也有这种趋势,因为现在新的信息技术发展是日新月异,我个人本质是跨越了空间甚至是跨越了时间调配资源,就是跨越时空的调配资源,这是非常大的本质。另外是通过大数据对用户的需求,不光是现在的需求,还有往前追溯和往后追溯,这是现在数据技术非常大的作用。在IT房地产,在IDC行业也是非常明显的,我们服务这些小企业,但是有各种的数据和能够精准看到哪些中小和互联网企业,在世纪互联有一个专门的部门叫未来独角兽,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看哪些能够变成独角兽,我们现在在帮助他们发展,这些都可以映射到这边。很多数字地产,大家不要低估了数字经济。

朱岩:大家听清楚了吗?他为我们开了一个很大的脑洞。他把IDC映射到这边来了,我给他再翻译一下他说的是什么?叫云家庭,将来家能不能变成云化,就是你不住在家里面了,你住在云里面了,云地产会是什么样子?我觉得他提的这个问题真的很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刚才又说了有PDC,你睡觉的是PDC,也就是个人数据中心。睡觉还要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地方,但是家里面其他的功能都云化了,如果真的都云化的话,我怎么总觉得回到五十年代初了呢?和那时候差不多了,是不是大概是这样的思考?

沈寓实:历史总是否定之否定,我们IT数据中心直接跟互联网企业比较多,所以比个人地产跟IT结合要紧密一些,这个思考也是前瞻性的想法。

朱岩:接下来听听互联网领域最前瞻的企业,那就是腾讯了。我们听听毛长青总来讲一讲你对于智慧地产或数字经济的理解是什么。

毛长青:谢谢朱院长!互联网应该是一直在做数经,微信带来的是千亿的流量,而我们基于腾讯不管是自有还是与合作公司,比如说我们在滴滴、吃、住、行、用打造线下所有的数字经济整体的系统。从腾讯的角度来说,希望把这些素材,以前我们要做赋能,帮助地产行业共同达到数字化地产经济发展的产业链。从某种该度来说,比如说大家知道腾讯新的大楼是跨时代的大厦,把人跟人的信息、人跟物的信息基本上都在楼里是打通的。去年马化腾在“两会上”提出来的,水的利用率是很低的,南方到了雨季怎么去利用好,包括城市的节能环保和城市的发展怎么做,腾讯在周边包括在自己的楼边有几万物联网的装置来探测,这套技术在其他城市也慢慢推广。如果大家参观过腾讯大楼确实很震撼,人根据人流量有不同的温度。周边外界的气温匹配楼里面的温度,达到很舒适的角度。

腾讯的中台数据,大家都在谈中台,我们也在打造中台。我们会把相关消费的数据、出行的数据,包括支付的数据,大家知道支付很关键,根据商超的定位来分析这一区域,包括是做餐饮,还是做其他的服务,腾讯在这方面为所有地产做赋能。 第三是做基于微信统一入口的海纳智慧社区平台。这个产品在全国大概有5000家社区入驻了,这个平台现在是免费的。把整个政府端、居民端和社区管理举打通了,并且把政府相关的智慧城市基于互联网的入口打通了,在广州把所有的吃穿住行的事情跑一次,都不用去跑,在手机上可以完成。在北京也在尝试做,我们跟地产赋能是越来越紧密了。

朱岩:腾讯给我们的工具越来越多,使生活变得越来越便利。但是我想知道,也想进一步问一句的。像腾讯的新大厦做到这个样子,经济效益怎么样?成本怎么样?

毛长青:基本上遵循降本增效,这是原则,首先把管理费降低了,带动了周边相关管理,与整个城市管理时效性很好地打通,带动了整个城市发展的经济指数包括消费能力。

朱岩:我们接下来请王亢总来讲一讲,因为你们是叫做产品的供应者,你们在数字化时代里面给我们提供的是什么类型的产品?

王亢:刚才毛总讲到的新本讯大厦,我本人也去过很多次,包括提到的腾讯产品。我简单介绍我们做的是什么,我们做到了什么,包括未来想做什么。假设我举一个场景化的例子,这边是我们在北京的家,是我们自己的房子,这是其中一个圈。第二个圈,我们假设看清华大学可以理解为是清华物业,比如说叫社区或者叫物业。第三个圈,我们假设北京是第三个圈,可以理解互联网城市或者互联网社会。我们经过三四年做了一款产品叫康宝智能机器人,我给它的定义是两块。

第一块,如果在普通消费者层面,我们可以理解为是家庭的中控,或者再说通俗一点是大的摇控器。可以做什么呢?围绕刚才说的三个圈来讲一下我们已经做到了哪一步。我说一下我个人面临的痛点,北京的房价不低,租金也不低,但是我们去交物业费的时候,十有八九都要到物业管理处,往往也都在阴暗的地下室,需要排队等人,整个过程上楼、下楼等等很费时。第二是我发现门下面被宝洁阿姨或保安送小白条有各种信息,有一次当时是放暖气,我正好出差,结果回来以后地上全都是水,我就投诉物业不能打电话吗,物业上贴了一个条。我说条没有见到,不好意思是掉了,可能保洁打扫给扔掉了。

BAT已经很强大了,强大在手机上,这是过去的感官,包括腾讯也要转to B、To G,我想表达的是我们现在做了一个康宝机器人,大概铺了小一万台。首先我们的模式是免费的,也就是说我们虽然有京东、天猫旗舰店,但是是结合物流公司,结合各种物业渠道免费铺设到业主的家里。这个机器人能做什么呢?刚才说的所有的痛点,无论是该物业费像微信刷脸缴费,还是简单地去买水,还是交暖气费,任何的交费环节统都有打通。

第二是康宝机器人大概也这么高,跟很多物业包括腾讯打通了,打通以后就能够达到哪些效果呢?比如说有一键呼叫或一键报警,喊一声就到物业,物业看情况是否到下一个动作,比如报警或上门。再比如说我们新增的很多房子,包括现在家里面还有一个痛点,大家都遇到过到楼下开门的时候发现单元门的门禁换了。基本上我打赌每个们都有预见过,修的话要几个月时间。门禁板的成本是多少钱呢?我还真做到大量的调查,便宜的是2000多,我说的不是to C价,我讲的是批发价。康宝有8寸显示屏,直接就扮演了们后面门禁的功能,所以就解决了我们在卧室早晨快递敲门的问题。

作为我们开发家庭网关或家庭网络,或者我们叫数字经济的入口,我们励志解决的就是通过一个小小的目前在第一状态是物理载体,能够解决我们生活中在家的时候跟物业之间的沟通、跟物业之间的交互、跟整个社区之间的交互。我们现在已经大概打通了2000款不同的电子产品,有海尔、格力、消息,康宝可以跟越来越多的电器产品做连接,我们把家庭的智能家居这一块也打通。未来的房子或者此时此刻的房子,包括几十个样板间都装了康宝。

在北京我们看智能社会或智能城市,举例子我们画了一个圆,方圆半径5公里以内,在清华社区5公里以内线下的理发店、线下的餐厅、健身包括培训机构等等,我们可以理解为赋能给到了物业公司,由物业公司的人员去把线下一定半径内愿意提供的服务、优惠券、内容也统统搬到屏幕上。也就是讲我们不一定非要拿起手机打开APP去看周围有哪些店有打折券,因为手机还是人找机,人要主动交互手机,康宝是机找人。当摄像头看到面前有人就会发出指令,比如知道我要健身,我大量的数据也会被康宝沉淀下来,这个数据也是跟腾讯云合作。这样机器更懂人,我也更懂机器,就是这样一种交互状态能够带来社会、物业、家庭中更便利的使用场景。

最后我再补充一句,现在康宝虽然还是冷冰冰的,但是现在它还是由硬件去打造的一款机器。现在我们已经此时此刻在开发2.0版本,我们把它内置,跟很多大家电厂商像电视厂商、机顶盒厂商,把它内置成应用集成包。将来如果有这个机会,我们想打造的就像在美国看到的科幻片里,这是一个宇宙飞船,我们对着船说话,在任何角度这艘飞船都会给你一个反馈、交互。我们不一定非要对着康宝,也不用拿出手机说要打开康宝的APP或者找出应用的整套程序。那是一个终极阶段,康宝是无处不在的。现在物理硬件已经做完了,明年的目标是在全国的一二线城市现开始,至少先免费铺设出去500万到1000万台康宝。这一万台的数据也给我们的预期比较高,日活做到70%,日均调用次数达到80次,日均交互时长超过的120分钟,这在我们做之前也是没有想到的。我个人感觉需求确实是存在的,希望第二阶段康宝inside赋能更多其他第三方。

朱岩:刚才听五位嘉宾对数字经济和地产的联合有自己不同角度的理解,也确实给了我们很多启示。但是我们知道在数字经济时代,地产转型升级还是有非常多的困难,这是行业自身的习惯和特点所决定的,也有政策环境所决定的,也可能是配号方面的问题所决定的。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我们稍微简短一点,想听听大家从不同的角度来谈一谈你们觉得地产转型升级最大的困难在哪里?

赵新亮:转型的困难就是说赚钱太快了,过去十年、二十年只要是一线城市的,买房子、做按揭人人都是巴菲特,地产商更是。我了解的都是中介,像链家其实数字化转型是做的非常好的,包括做贝壳。我觉得谈困难的话,第一个是观念,第二个是有没有决心。

朱岩:我觉得其实你第一句话说的是心里话,最大的困难是还蒙不能像以前赚钱那么快的。

喇诗海:我跟很多地产公司沟通过这样的问题,地产公司转型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像传统的小镇做转型,另外一方面是向产业地产做转型,会对产业园区的经营或者做旅游等等方面。我们沟通时发现一个非常大的困难,我们在跟地产公司做交流的时候,大家之前是做住宅地产,有一些企业规模迅速增长。到了现在地产的状态,不得不进行转型,然后从自己做的非常熟练的业务大不太熟的领域,从目前来看这是必须要经过的过程。整个在转型的过程当中,必须要更多的像腾讯、王总这样的公司加入到这些企业内部当中,然后帮助这些企业做一些更能够贴近社会华的变化。我希望更多的是什么呢?在这些过程当中,这些公司能够更加开放,然后结合BAT这样的公司。而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数字,他们是走在了地产公司最前沿。像王总讲到的康宝inside,并不是物业加硬件,而是把整个运营状态做了变化,这是希望未来地产公司在转型过程中真实面对的困难。

朱岩:需要开放的心态、开放的生态,这样大家才能更好地合作。

沈寓实:我觉得地产行业转型最大的难点,因为IT之前也面临非常大的转型,如何能在新的思维或跨界的思维下找到新的模式,这个是非常困难的。现在不管是经济发展阶段或国家政策或方方面面,新的科技技术带来的冲击都使的不可持续了,不可持续的商务模式下如何找到新的模式?这个行业我也不是特别了解。刚才喇诗海讲到产业新城,我们也参与了不少,模式创新是非常困难,这方面需要做大量有决心并且是很正确的选择,如果选择不对了就成为了加速衰败,那怎么能够转对?这块需要对整个行业发展趋势,特别是今天的话题是数字地产、数字经济,我想行业要用数字经济赋能或服务传统行业,这肯定是新的动力的主要源泉。但如何用?刚才鑫苑重要的尝试,跟鑫苑之前有很多接触,区块链也做了很多尝试。机器人明年要有这么大的铺开,都是非常好的尝试。简单说回来就是如何掌握新的跨界思路,这是最大的难点,也是亮点。

朱岩:最大的困难你认为是模式。接下来有请毛长青。

毛长青:其实跟地产行业接触越来越深才发现一个特点,地产行业面临数字化运营加产业规划。前几天我见了大量的房产商,跟我们谈怎么把数字加产业园、产业园区的规划,我们有大量的IP,IP就是促进地产商做产业的转化。

王亢:我们在去年、前年,最早是在三年前刚刚开始找这个题、破这个点的时候很困难,当时跟地产商沟通的时候,我觉得地产商物业公司尤其是大的巨头对网络无感,我就是开发房子就是凭地段,就是位置、位置、位置。我们也度过了很艰难的第一阶段,当时是康宝第一阶段去抓数据,我们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去做,后来发现这个需求真的是有的。而且经过坚持跟煎熬,后来发现有两个现象对我们逐渐开始有影响。第一是地产商开始去做尝试跟切换,无论是像金科,还是像远洋,也就是大的开发商也都通过各种方法直接或间接接触到我们公司,尝试去做。

第二个是大的物业公司,我们也接触了。物业公司很辛苦,也 怎么赚钱,而且跟业主关系很紧张。他们其实也是有很多难言之隐,我们通过康宝结合物业,重新定义了物业跟业主之间的连接方式,或者是升级的连接方式,物业源源不断提供优质服务给到业主的同时,也能帮助物业公司获取额外的一份收入,也就把矛盾点解决了。业主满意度,我们把有康宝和没有康宝就发现有明显提升,物业公司通过康宝有一些收入,谁说这些收入只能是BAT或美团才能专走的。

最后一点是像腾讯公司,我们今年跟腾讯云接触的时候,发现腾讯的同事也很重视康宝怎么样把腾讯大数据、大科技的公司、顶级的公司重新跟千家万户,以及跟中国的几亿家庭连接起来。

朱岩:谢谢!您基本上是跟沈寓实总说的是一样,他是说模式,你给他具体讲了模式是怎么去实现出来的。非常感谢五位嘉宾!由于时间关系,最后我们请每位嘉宾给我们一句寄语,2018年是被称为转型的元年,2019年即将到来,新的一年里面地产行业一定会有更多的发展机会,在数字经济时代里面请每位嘉宾在2019年即将到来的时候给我们一句寄语!

赵新亮:房子是用来住的。

喇诗海:数字赋能每一位,让我们在2019年走的更远。

沈寓实:希望大家找到数字经济的新模式,促进房地产融合发展。

毛长青:我们希望我们的家居空间更温暖,建筑更制冷化。

王亢:第一句话,对于物业来说我想讲的是物业场景,家里的事交给康宝。第二句话是对新建房子来讲,未来的好房子自己会说话。

0
欢迎关注商界网公众号(微信号:shangjiexinmeiti)
标签房产  数字经济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广告
广告
广告
商界APP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音频新闻
    通勤最爱

广告